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网中人的不老阁(blog)

平常心回忆无常事

 
 
 

日志

 
 

返城以后1977〈30〉另类的“愤怒出诗人” [原创]  

2015-12-15 17:12:46|  分类: 返城以后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回顾自己的人生历程,不时发现,有些事情是在无意之中发生的,但是产生了意想不到的的后果。例如那年6月30日清晨我家板壁上的书架突然发生崩塌,在整理书堆时,我看到了一叠封尘十余年的初中教科书。正是那次“邂逅”,对我后来的人生之路产生了非同一般的作用。

 

1977. 7. 2 星期六 晴

上午将“支部生活”“教科书”等整理告一段落。午阅自己中学的作文、周记。下午2时去里委为唐海东、周昭因病退座谈会作记录。

【忆与议】

文革在1966年6月爆发,随后从大学到小学的整个教育系统出现了古今中外史无前例的和平年代全国停课。但是,我始终梦想着回到教室,完成基本的学业,所以,一直保留着自己初中一二年级的全套教科书,甚至在1968年11月到江西插队的时候,把那叠教科书也放进了行李箱。但是,在长达七年的插队岁月中,我只是在下乡后的第一个春节期间拿出来过,与阔别了整整两年半的教科书重逢,颇有兴致、饶有兴趣地看了半天,仿佛回到了梦幻中的校园生活……。偏偏那些天“集体户”加紧政治学习,不绝于耳的“青年运动的方向”“认真接受再教育”“坚持政治挂帅”“肃清刘毒”等等,虽然没有明确指向,但也足以让我这个“可以教育好的子女”胆战心惊了。从此,把那叠教科书压在箱底。一直到1975年9月我病退返城,它们又随我回到了上海。但是,回沪后的我最渴望的是早早获得一份工作,并不记得那叠教科书。到了1977年6月底,在我感到自己按“残缺”安排工作已近绝望的时候,一次意外的“书架塌方”事件把那叠淡忘许久的教科书展现在我面前!也许,冥冥之中存在着一种无言的昭示与安排吧!

那叠教科书包括代数、几何、物理、语文、俄语、做革命接班人(初一政治课本)、社会发展史(初二政治课本)、历史、地理、植物、动物、生理卫生……,甚至音乐,一应俱全,一科不漏。到1977年夏秋之交,风传有可能恢复高考,那叠教科书变得抢手起来。虽然只有初中一二年级的内容,与全套“数理化自学丛书”无法比拟,但是毕竟聊胜于无。因为惨遭摧残践踏的中学教材园地一片荒芜,能有那样的教科书已经是十分幸运的了。在近乎狂热的1977、1978高考热潮过去之后,那叠教科书仅“残留”俄语第一、二、三册,其他的均不知去向。一想到它们“度尽劫波”,我就觉得心痛不已,但是想到它们的作用可以说是发挥到了极致,心情又舒畅了许多……。

虽然1977-7-2那次教科书的“现身”,给我后来走上人生新里程提供了最初的启迪,但也不是“立竿见影”。日记中提到的自己中学的作文与周记,也不啻为一件趣事。那是1964年秋天到1966年夏天亦即我初一二年级的“作品”,不知道是什么原因居然会保存下来,躲过一劫的它们就更成了我的“宝贝”,一直保存至今。等到此番“返城以后”告一段落之后再作解读,从那些幼稚的童言中可以真切地看到我们这代人曾经是怎样接受思想教育的。

 

1977. 7. 5 星期二 晴

七七年的上半年就这么过去了。每想到此,便感到无限的忧愁,难以言表的苦闷,简直把人给憋死了。

多么难过的日子啊!默默地承受着这一切,心灵上是何其痛苦。

上周三晚上的事迄今不能忘怀,也许将深深地刻入心中,永志难忘。这是沉默中的一次爆发,但是我似乎感到这种爆发力愈见其小,而在向另一端走去……。

心中的怨气愈积愈多,何时能消,哪日能平?近来遇见熟人,无论是谁,总要发上一些议论,以泄一些怨气,暂时地舒展一下胸怀。但随之而来的,却是加倍的……。

这一切啊这一切,过去的,眼前的,未来的,把我朝什么地方推……

 

诉衷情    叹两月又两年

再过两周便是义务中止、赋闲在家整整两个月。

再过两月则是退回上海整整两周年。

工伤退沪等分配

闲坐感羞愧

无酬义务不停

谢恩自慰

赤诚心

谁领会

惹是非

思前顾后

肝胆欲裂

欲泣无泪

77-7-5

【忆与议】

这样的日记表明,7月2日“现身”的教科书还没有开始对我产生影响。

 

1977. 7. 6 星期三 晴

上午作读书笔记,又返顾往事。下午到区革会接待站,适郑祖群恢复接待,云待残缺动了以后再研究。

1977. 7. 7 星期四 晴,35~36℃

家务。下午在“嵩山”观《走访地下城》。晚上暑气逼人,待下雨后近12时方睡。

前晚王XW来我家,同访刘TN,竟一聊三小时之久。感慨万千,意味无穷,浮想驰骋——

团坐成围,夜阑不思归。农友聚会,话无尽,往事细回味。

山路旋回,青松苍翠,云庄风光美。

血气方刚,出类拔萃,青春年华,满载春插誉,双抢气更锐,男女同工酬,首创新法规。

踏露水,田头人声鼎沸,惊破日头好睡。干劲冲天,银镰飞舞热汗挥,烈日当头何所畏。笑雨电风雷,为我助威,强筋骨,好炼锤。

山沟机声隆,谷箩冒尖锥,月亮照阡陌,挑担健步回。显身手,天天咱夺魁。手捧饭碗议明日,谈笑谐诙,不知劳累。

忆峥嵘岁月,令人陶醉,心往神追,问心无愧。笑谈往事,看今日境地,能不叫人悔。

【忆与议】

不记得那年初夏三个插友居然会聊谈三小时之久,而使我留下上面那些文字的,都涉及1972年的往事,可以参见《插队云庄(纪实与回忆·1972年)》中《春插大忙》《双抢大战》等篇。那是插队知青在云庄村真正大显身手、最为心情舒畅的大半年,然而,它又应了“盛极必衰、物极必反”的老话,正是那年出现的以“知青抢工分”为代表的对插队知青的非难乃至惩罚,成为压垮知青的“最后一根稻草”,参见《巅峰过后》。从此以后云庄村插队知青辉煌不再。但是,亲历辉煌期的插友对那段日子还是难以忘怀。

那天三个插友参加长聊之时,也是各有一本难念的经:刘尚在苦苦寻觅“离村、脱农”的途径;王虽自谋出路、转插安徽、且已上调,但还是念念不忘“我要回家”;我则深陷返城之后谋求工作安排的泥淖之中。尽管事过境迁之后还会兴致勃勃地“笑谈往事,看今日境地,能不叫人悔”,但绝不是对告别“曾经的辉煌”产生后悔,因为回味的内容并不是“激情燃烧的岁月”而是当年对插队知青命运的抗争,同时从眼下处境产生对当初年幼无知、轻信盲从的反悔,增加了对那段经历及其根源的反省反思。

 

1977. 7. 8 星期五 多云,35℃

极不耐烦,一事无成。

1977. 7. 9 星期六 多云

读红旗第七期所载申克鼎《驳四人帮的臭老九论》一文,见鲁迅名言——

“无端的空耗别人的时间,其实是无异于谋财害命的。”

顷读鲁迅名言,犹如久旱遇甘霖沁人心扉,寥寥数语,却是言简意赅,深刻尖锐。

读鲁迅名言,激起怒火百倍,谋财害命的侩子手,就是四人帮一类。践踏人权,毁我青春,罄竹难书滔天罪。

读鲁迅名言,更增添对鲁迅的敬佩。千夫污指,横眉冷对;铁骨铮铮,毫无谄媚。人生双膝,决不为了下跪。为真理而战,正直无畏!

【忆与议】

上述5日、7日、9日的内容,除了“填词”就是“心情随笔”。前者只是模仿词牌的形式,根本不懂其中的平仄格律;后者则是一种无厘头的带有押韵的“韵文”,这与返城以后两年中的阅读有关。除了帮助父亲搞古籍整理而涉及古汉语之外,还接触了不少半文半白的书籍(如《二十年目睹之怪现状》等)以及鲁迅等人的诗词。受到这样的潜移默化,采用自由发挥的形式,表述自己的内心世界。以上的“词”与“文”,都是押 ei(ui) 韵,如果把它们视为广义的“诗”,也可谓“愤怒出诗人”罢。

 

1977. 7.10 星期日 多云

阅革命文物77/3。

1977. 7.11 星期一 多云,36~37℃

阅完列全6/413~475,列全7/1~43。阅《论向社会主义过渡》。

1977. 7.12 星期二 多云,夜雨

阅列全7/44~129。续阅《论向社会主义过渡》。…。晚陪父去红光就医。

1977. 7.13 星期三 阴,下午大雨

终日昏昏欲睡。…晚上团组织生活。

1977. 7.14 星期四 多云,下午阵雨

下午阅列全7/130~211。阅《伊加利亚旅行记》。

1977. 7.15 星期五 多云

上午遇郭忆红,略告区里小郑“再作研究”,郭说“我们去问问”。费来。…下午阅周立波《暴风骤雨》(人民文学出版社56年8月第2版)。晚阅列全7/211~265。

1977. 7.16 星期六 多云,转雨

将《伊加利亚旅行记》阅完。下午到老西门,归途遇沃国兰。

桂XM来信,重读再三,感叹无限。

回想往事愁断肠  面对现实泪盈眶

门路世界如天网  出路何在多渺茫

1977. 7.17 星期日 多云转阵雨

下午阅历史研究77/3,《列宁传》。晚阅列全7/265~283。

【忆与议】

上述日子里除了与新朋旧友的来往记录之外,就是那些读书记录,而“愤世嫉俗”式的“心情随笔”有所减少,任意发挥的“诗词创作”则在7月上旬达到登峰造极的地步,此后的日记中很少再出现,好比是断崖式的终结。因为人生开始步入另一程。

  评论这张
 
阅读(232)| 评论(21)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