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网中人的不老阁(blog)

平常心回忆无常事

 
 
 

日志

 
 

1975日记选(25)病退返城,美梦成真 [原创]  

2014-10-09 19:04:25|  分类: 1975日记选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就在我的日记中越来越频繁地出现“心烦意乱”“茫茫然,不知所措”“百无聊赖又是一天”之类词语的时候,改变我人生轨迹的转折点终于出现了!

 

1975. 8. 2 星期六 晴

祖父病重,早上去急诊,需留院观察,晚上守夜。

1975. 8. 3 星期日 阴,下午阵雨

继续去医院守护。

1975. 8. 4 星期一 阴,小阵雨

祖父病情又恶化,医生也难下诊断。上午碰到小学同学沈荣华。

上午接到区乡办通知,云市乡办已批下,去乡办取病史资料。下午与母同去,方同志接待。

【忆与议】

如果没有日记,我是想不起1975年8月4日这个日子的。在我的“知青生涯”中,许多“重要日子”往往比较模糊甚或淡忘了,需要借助日记等资料才能确认或回忆起来;但有两天是刻骨铭心、永生难忘的,一是1968年11月19日(首次离沪赴赣),二是1973年5月7日(意外工伤)。前者是我告别校园“踏上社会”的日子,后者是事发之时绝对没有想到的,它竟然成了改变自己命运的起点。然而,“离乡返城”之路是无法预期的漫长,从1973年5月到1974年2月,由充满幻想的“离村、离农”到失望之至的“回村、等待”;1974年11月23日突然获悉上海放松了病退政策、重新燃起病退回城的希望之火,及至1975年8月4日收到区乡办寄来的同意病退回沪的通知。经过这8个半月的时间,才走完了当初离沪赴赣之时只要三夜两天就完成的“人生第一步”。当初是“轻而易举”地跨出了一步,谁知“收回”那一步、回归故里是何等的困难!

所以,那份“大赦书”似的“通知”也就成为我的“珍贵文物”之一,另文详述。至于与妈妈一起去区乡办、取回病史资料、方同志接待等等经过与细节,已经完全想不起来了。

 

1975. 8. 5 星期二 多云

祖父病情好转。我略感不适。上午复信费ZD。晚上去徐LH家。徐妹随后同来借《政治经济学基础知识》(青年自学丛书)。晚在医院碰到小学同学赵关达。

1975. 8. 6 星期三 晴

祖父早上回家。不久,里委黄书记、陈主任来看望弟弟。晚早睡。

【忆与议】

我的祖父自从五十年代中期因言获罪沦为“政治贱民”之后,一直郁郁寡欢,尤其是在1965年宣布“回到人民队伍”以后没多久,“大革文化命”把他赶回“阶级敌人”的阵营,成为“群众专政”的对象,除了“早晚请罪”、定期交思想汇报、逢年过节贴“认罪书”、有重大政治活动时“画地为牢”式的集中监管……等等之外,一年到头接受监督劳动,年逾花甲必须天不亮起床打扫环境卫生,每逢星期四里弄大扫除时还得弯着腰一刻不停地接连打数百桶井水,“深挖洞”期间无论是烈日酷暑还是寒冬腊月、往返几十里拉运为防空洞工程烧砖的砖坯……,如此经年累月的身心折磨,使心脏病、老慢支等疾病进一步加剧。虽然在1973年再度“回到人民队伍”,可是恶化了的身体状况已经无法复原。1975年的盛夏高温把他击倒,幸亏住院救治,得以“苟延残喘”。此时此刻,我获准病退回沪,对他也是莫大的欣慰,一家三代人也重获团聚——曾经在1968年11月和1970年3月上山下乡的两个孙子,终于都经由“病退之路”回家了!我弟弟因自幼患哮喘,先于我一年多在1973年11月病退回沪。

日记中的黄书记是当年大华里委会的支部书记黄帼英,陈主任是当年大华里委会的主任陈鼎如。由于我弟弟是复发过敏性哮喘,致使家中祖孙两人卧床不起,而我还老老实实勤勤恳恳为里弄、街道“义务劳动”,所以书记与主任联袂上门探望,也可算那个年代里难能可贵的人情味了。千万不能忘记的是,那个年代奉行的是官方版的“血统论”即所谓“可教育好的子女政策”,我弟弟在里弄生产组的能干和我在里弄街道里的实干,正是她们当时需要的。而我祖父尽管被认可“回到人民队伍”,终究是“犯有前科”的“异己”,所以,两年多以后我祖父溘然长逝,她们两位就不可能参加追悼会,至少是碍于她们的身份。

 

1975. 8. 7 星期四 阴,小阵雨

昨下午陈鼎如通知我继续去派出所帮忙,各里委一人,工作是把口卡按名字笔划排序。

【忆与议】

想当初,1975年6月4日我到区乡办复查身体以后对最终结果是翘首以盼、急不可耐,而两个月以后的8月4日收到区乡办同意我病退的通知以后,却“磨磨蹭蹭”,不是立马回江西办理有关的手续,而是滞后了二十来天,直到8月25日才动身回赣。个中原因何在?找不到文字记录。唯一可以解释的是,当时还处于双抢大忙时节,公社和生产队的有关部门和人员都在“双抢第一线”,很难顾及“小我”。从那二十来天的日记来看,我仍然是“认认真真、兢兢业业”地“义务劳动”着,继续帮助派出所完成编制“人口登记卡”的扫尾工作,“有始有终”乎?

 

1975. 8. 8 星期五 阴

续排口卡。

1975. 8. 9 星期六 阴,偶有小雨

续排口卡。

1975. 8.10 星期日 晴

上午到费家,后在“建国”看电影《我们的队伍向太阳》,后访徐JC。下午访郑XW、黄JZ、屠HS家。路遇七年未见的老同学徐芳翰。

【忆与议】

这段日子里偶遇三位老同学,其中沈荣华、赵关达二位与我曾经在小学里同学六年之久,1964年小学毕业后“各奔东西”,不记得他们考入什么中学。虽然彼此住处相距不远,但也没有什么串门,想不到十一年后重逢。记忆中,沈荣华因为身体不好,一直在家“等待分配”,赵关达则在1968年分到某个工厂。徐芳翰是小学四年级开始与我同班的(当时对大跃进年代中在弄堂里遍地开花的“民办小学”开始进行调整,分分合合,以求正规化),小学毕业后与我同时考取东风中学,但是不在一个班级,1968年“毕业分配”以后就“失联”了,1975年是偶然相遇。虽然与他们三位是时隔七八年十来年的重逢,但是没有能够真正“复联”。现在想来,在当时的景况下也实在没有那份忆旧怀旧叙旧的闲情逸致。时至今日,又过去四十年了,少时发小们又在何方……。

 

1975. 8.11 星期一 阴,偶有阵雨

续排口卡。

1975. 8.12 星期二 阴,有阵雨,台风

续排口卡。

1975. 8.13 星期三 多云

续排口卡。上午宋PL之兄、下午徐JC都曾来。

1975. 8.14 星期四 多云

续排口卡。晚上到周XL家。

1975. 8.15 星期五 多云

续排口卡。中午访李WJ。午前徐LH母亲来,云徐被毒蛇咬伤。

【忆与议】

在准备最后一次回江西云庄的时候,除了继续在派出所“义务劳动”之外,就是频繁地出入于插友家中,以便为还在“修地球”的插友带些东西去。

日记中提到徐LH被毒蛇咬伤,使我想起自己曾经有过这样的回忆——1972年夏季,双抢期间的某一日,天光未亮,徐LH作为大队队委兼妇女主任轮值、吹哨呼喊“开早工喽”,在村里的小道上踩到歇凉的毒蛇,脚背上被咬了一口,很快就肿了起来,并且向上发展,村民们大呼不妙,在尚未肿起来的部位的上方用绳子紧紧扎住,懂得草药知识的大队支书到山上采集疗毒的草药,捣烂敷贴在伤口,化险为安……。这只是我的记忆,由于1972年的日记被窃,所以没有可以佐证的文字记载。而今在1975年的日记里看到这样的记录,不禁再一次深有感慨,单纯的回忆往往是不靠谱的。

 

1975. 8.16 星期六 多云

续排口卡。至下午3时半完成,但还有扫尾工作,下周继续。午访陆BL未遇。晚饭后在大光明观《时刻准备上战场》。回家,刘TN之弟已来过,陆等候已久。送陆至太平桥,又遇周DQ。

1975. 8.17 星期日 晴

上午家务。下午访徐JC,又同到徐LH、宋PL、黄JZ三家。

1975. 8.18 星期一 晴热

早饭后匆匆复信费ZD。上午去派出所,整理卡片,放入抽屉。下午完成装卡,直至5点半。其他人按索引卡补正6月17号以来的变动。下午程C弟弟曾来。

1975. 8.19 星期二 晴热

按户口变动记录统计索引表补正(6、7月)口卡,直至下午6时,终未完成。老张让我们明天下午再去扫尾。

1975. 8.20 星期三 多云,热

上午在家,洗衣,阅书报。午刘TN弟送东西来。下午去派出所“扫尾”,至5点半完成。历时二个月的义务劳动至此结束。

【忆与议】

此处的日记言及“按户口变动记录统计索引表补正口卡”,这是大规模的重新编制口卡结束以后的一项日常工作。尽管当年的户口制度十分严格,但是在上海这样的大城市里,人口流动还是不少的,所以户籍管理必定是动态的。在当时百分之百的纸张记录、手工操作的条件下,“户口变动记录统计索引表”是一个不可须臾缺少的环节,它相当于派出所户籍管理功能的“日记账”,在此基础上,把与人口登记卡有关的内容纳入口卡系统也是必需的。于是乎,“补正口卡”应运而生,当然工作量并不大,但又不能缺少,也不能滞后过久,大致一个月就有一次。我在1975年9月病退回沪以后到1978年4月搬离卢湾区吉安街道的两年半中,就N次被召唤到派出所“义务劳动”。虽然当时的日记中都记过一笔,但是始终没有统计过。如今在我的“后知青日记”整理过程中将有希望解答N等于几。

  评论这张
 
阅读(342)| 评论(26)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