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网中人的不老阁(blog)

平常心回忆无常事

 
 
 

日志

 
 

1975日记选(24)翘盼返城的日子 [原创]  

2014-10-06 18:35:43|  分类: 1975日记选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在等待病退复查、继而又是等待复查结果的日子里,1975年5月17日开始的“制作口卡”(参见《七十年代中期上海的人口登记卡》一文),居然一而再再而三地“延长复延长”,这样的“义务劳动”成了我暂时解脱烦恼苦闷的途径。

 

1975. 7. 9 星期三 晴,多云

洗被。校《史通》。晚阅《平原枪声》《炉火熊熊》。

1975. 7.11 星期五 闷热,下午阵雨

上午阅完《平原枪声》。下午1时半陆光来通知去派出所“返工”。校《史通》。

1975. 7.12 星期六 阴,热

继续去派出“补工”。晚阅《形式逻辑》。

【忆与议】

无法忆及那些“返工”“补工”究竟是什么事情,从后来的日记来看,如此的后续工作也持续了个把月之久,直到8月中旬。

 

1975. 7.13 星期日 阴转阵雨转多云

上午家务(洗被)。下午至“北京”观电影《沂蒙颂》加映《北京体校少年武术班》《电子控制织羊毛衫》。晚上续阅《形式逻辑》。

1975. 7.14 星期一 晴

早饭后去区乡办,然后去派出所,继续“补漏”,后第二次核对。晚阅《形式逻辑》。

【忆与议】

当年从6月4日去区乡办复查到7月14日,整整过去40天了。但是,日记里没有记录那次去区乡办的情况,可以肯定,那次一定是怀着希望而去,带着失望而归,简而言之,一无所获。

 

1975. 7.15 星期二 多云,大阵雨

完成第二次核对。晚校《史通》。

1975. 7.16 星期三 多云,下午阵雨

上午复制口卡。下午与兴安里委交换核对。午阅《金陵春梦(二)十年内战》。晚校《史通》。

1975. 7.17 星期四 多云,热

上午基本完成交换核对。下午继续复制口卡。午阅《金》。晚校《史通》。

1975. 7.18 星期五 晴热

继续复制口卡。午阅《金》。晚纳凉。

1975. 7.19 星期六 晴热

继续复制口卡,完成东台路,再帮国栋制西门路的。午阅《金》。晚纳凉。

1975. 7.20 星期日 晴热

做了些家务。续阅《金》。晚纳凉。

1975. 7.21 星期一 阴,阵雨转晴

继续复制口卡(西门路)。晚上与卢明德去大庆剧场,区分局组织慰问演出,黄埔分局小分队演出一小时半。

1975. 7.22 星期二 晴

至上午11时完成制卡,全部工作至此结束。下午阅完《金陵春梦》。

【忆与议】

从稍后7月28日的日记里可以看到,当年卢湾区吉安街道大华里委就制卡2882张,这还是一个地域小、人不多的小里委,依此推算,当年市区进入人口登记卡系统的在300万以上。当年没有电脑、没有网络,也没有分文报酬,有的是“人海战术”(以全市十个区、每个区十个街道、每个街道十个里委、每个里委四个“义务劳动者”来估算,全市至少有四千人参加),就依靠三个月“义务劳动”,完成这么大的一项工程,按照现在的市场经济观念,实属“无本万利”了。

 

到今天上午,核对户口、填制口卡的工作结束了。我作为一个义务的临时工,在派出所里帮了一个月的忙。此刻的心情是复杂而矛盾的。我感到高兴,因为我们完成了任务,尽到了责任。我又感到留恋,因为要同逐步熟识起来的民警、青年告别。我更感到不安,因为自己又将游离于“生活”之外,游离于任何一个充满生气的革命集体之外,重新过起孤独、无聊、空虚、清闲的“无业者”生活来。这最叫人发愁、难受了。

一个多月的义务劳动中,我表现了极大的热忱、相当的积极,尤其是日前暑气逼人的大热天,也没有停过半天,坚持到底。人们也许会简单地认为我是为了今后退回上海之后打下基础。当然,也可以认为是因素之一,但最终的原因并不在此。我对于病退回沪以后的种种可能,并没有做过多的考虑,因为各方面的许多因素甚至常常使我并不热衷于病退回沪,但又坚决地谋求离开云庄。这种极端矛盾的心理,使我觉得痛苦,也感到彷徨。作为一个血气方刚的青年人,不能为祖国有所贡献,而是饱食终日、无所用心,更使我感到极其痛苦。因此,对于参加工作的期望十分强烈。虽置身于义务劳动,没有丝毫报酬,但也觉得极其高兴,自己总算没有白度这一个多月,多少有点贡献于人民了。工作本身也使我从无端的孤独、苦闷中解脱出来,在由许多青年人汇合成的集体中工作,真好像是从难受的窒息的环境中遽然回到了充满活力的人间一样,觉得无限舒畅,精神也随之振奋起来。

我一时找不到更多、更好、更恰当、更合适的词汇语句来形容自己的心情。这一个多月真可以用思想、精神上的解放来形容它。总而言之,这是难忘的一段日子。

但,我又不得不面对严峻无情的现实。我从心底里有点害怕正视这一现实。因为它把欢乐、愉快从我的精神生活中驱走,把烦恼、苦闷强加于人。我现在终于真正体会到了脱离生活、脱离集体是一件多么令人可怕的事。

【忆与议】

上述“心情随笔”集中体现了当年我的心境,义务劳动可以暂时转移自己的注意力,一旦中止,就不可避免地回到“原状旧态”上来,二十多岁的年轻人竟然年复一年地“无业”,何至于斯!

 

1975. 7.23 星期三 晴

上午校史通,心烦意乱。下午阅《自然辩证法杂志》73/1。晚阅《学习与批判》75/7。

1975. 7.25 星期五 晴

又接到通知,去派出所,上午核对第二套口卡及户口手册。下午支援景安里委制卡,奋战3小时半,制卡146。陆、小胡共制200余张。

1975. 7.26 星期六 晴热

奋战一天,把二套口卡按姓氏分开,与其他里委相比,效率是高的(仅二人)。早起阅《列选》p.1~10。

1975. 7.27 星期日 晴热,傍晚起大雨

天热,心烦。阅《摘译》75/1、5、6。

1975. 7.28 星期一 阵雨,傍晚大雨

上午按姓氏点张数。下午汇总数,核对户口手册。(大华里委210姓,2882张。)

1975. 7.29 星期二 晴

茫茫然,不知所措,过了一天。

1975. 7.30 星期三 多云

百无聊赖又是一天。

【忆与议】

从接连不断地出现的“心烦意乱”“茫茫然,不知所措”“百无聊赖又是一天”等词语中,而且出现得愈来愈频密,不难想象那些日子是什么滋味。时过境迁之后再回头看,发现这样的现象似乎预示着事情发展的转机即将出现。

 

  评论这张
 
阅读(294)| 评论(21)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