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网中人的不老阁(blog)

平常心回忆无常事

 
 
 

日志

 
 

1975日记选(23)再次感叹知青的差异 [原创]  

2014-10-03 19:43:33|  分类: 1975日记选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在1975年6月4日去区乡办接受了复查病情之后,到底还要多久可以得知病退的准确消息,那是一个“无解方程”,没有人会告诉你下一步的日子,只能耐着性子等待“天上掉馅饼”。

 

1975. 7. 1 星期二 雨转阴

继续制卡,完成4小组和2小组,下午盖章。小胡下午未来。至今我已将东台路一册完成(计12、5、3、4、2共5组,第1小组为小胡制卡)。晚上去程C家,答复程母关于上图集体借书证手续。又至徐JC处,关于二元一次方程组,不甚明白。

1975. 7. 2 星期三 阴

继续制卡。小胡一天未来。许也未到。卢只到上午。我今制了25小组半组和26组。空余阅“代数”,学“行列式”。

【忆与议】

当时上海图书馆实行“集体借书证”,也就是由企事业单位出面办理单位“公有”的借书证。从理论上来说,在办理该证以后那个单位的“革命群众”都能去上图借阅经过鉴定允许传阅的“内部书刊”,但实际上那张“集体借书证”都成了具体掌管那张证的个别人的“囊中之物”,单位里绝大多数的人都蒙在鼓里无从知晓;即使传开了,也还是成了“朋党”特权的象征。

日记中的徐JC是云庄大队60余名知青中唯一的因“独苗”于1974年5月“困退”返沪的,可惜他在八十年代后期就因病早早离世。当年他回城不久被“重新分配”到某企业后,看到有机会进“七二一大学”读书,就开始补习初中高中的文化知识,因此就有了复习二元一次方程等记载。我自学行列式等内容,也是受其影响。前者应当是初二的内容,后者是初三的内容。而当年云庄大队的知青差不多都是67届初中生,真实的学历是读到初二结束就“被初中毕业”了。到1975年7月,已经被“辍学”九年整(1966~1975)!

 

1975. 7. 3 星期四 多云,阴

继续制卡。小胡上午来,核对口卡。今将复兴路册完成(27、28小组)。

1975. 7. 4 星期五 闷热,多云转阵雨

完成制卡。小胡又只来上午半天。陆、卢、俞核对,我替卢,完成17组半组和18组。

1975. 7. 5 星期六 多云,阴,闷热

完成核对。基本结束。下午回家,适逢程C母亲来谈关于图书卡事。晚上校《史通》。

【忆与议】

此处所言制卡(编制人口登记卡)工作基本结束,实际上只是阶段性的告一段落,在这以后还去派出所“义务劳动”了一阵。参见《七十年代中期上海的人口登记卡》一文。

 

1975. 7. 6 星期日 阴,多云

上午家务,处理“垃圾”废物。午后与弟、小妹去“北京”看电影《热烈欢迎金日成主席》加映稻田养萍。晚校《史通》。

1975. 7. 7 星期一 晴转阴

校《史通》。

1975. 7. 8 星期二 晴,多云

终日心绪不宁,除校《史通》外,“回头看”去年的笔记。

日月如梭,光阴似箭,眨眼间回沪已有两个月了。这两个月,除了开头的一些日子和6月17日~7月5日这一段日子外,都可以用“度日如年”来形容。我渴望工作、合适的工作,即使是无报酬的,也是心甘情愿的,因为呆在家里的“无业者”生活是极度空虚与无聊的。社会生活中的矛盾、斗争才是人生的乐趣。

而这样一种信念一直极其强烈地支配着我:我还是一个“江西人”,我不属于上海。因此,时时把江西云庄记挂在心上,重游在梦乡。我自己也不明白究竟是什么东西把自己同云庄如此不可分割似地联接起来了。我不止一次地向云庄的人们表白自己渴望早日归队的心情与愿望。但是好心的人们一次一次劝告、甚至警告式地规劝我:千万不能着急,重要的是环境复杂,小小的云庄不可避免地同样存在着“乌眼鸡”。是啊,列宁曾告诫人们一个“不无益处的教训:做任何一件事单靠善良的愿望总是有点不够的。”不能一厢情愿,还得仔细、周到地考虑一下后果、影响。

我始终不能从对于云庄的惦念中解脱出来。云庄食堂处在一次接一次的严重危机打击下,风雨飘摇,朝不虑夕。云庄的人们矛盾纷纭,互相倾轧,在食堂每况愈下的情势下,人心更加动荡不定。好一副凄冷、破落、衰败的情景。云庄来信对它的描述可谓“栩栩如生”也,不难想象实际生活中究竟是怎么一回事。然而这只能说是一种缩影,是更多的同类的凝聚而已。

【忆与议】

上述“心情随笔”说明我在万般无奈的漫漫等待之中也产生过“坚持乡村”的念头,不过,最终还是由那个“集体户大食堂”风雨飘摇的现实粉碎了幼稚、急躁……。

 

年复一年的巩固工作,颇有点令人疲沓了。在没有把根本的原因解决以前,是不会达到如期的目的的。我们这些人已经愈益感到报上说的与实际做的往往不是一回事了。宣传的是插队知青在农村成家扎根,而实际上却又不得不承认插队知青的生活自给是一大难题,不断寻求办法予以解决,这办法往往又是到某些地区举办工矿企业吸收知青。事实上的作为就这样冲淡、以至抵消了报纸宣传的效果。因而人们不禁要问:为什么还硬要进行这种不切实际的宣传呢?岂不近乎徒劳无功么?

【忆与议】

从字里行间不难看出,当时一些部门在想方设法为插队知青就地办厂,以期解决生活不能自给的实际困难,但是与此同时却继续宣传和鼓吹什么“坚持乡村的伟大胜利”。如此表里不一言行不一的作为,实在令人反感。所以,此处日记肯定是有所指的,只是不敢“胆大妄为”地在笔记中写清楚具体的内容是什么。因为以言治罪是那个极端年代里最大的恐惧之一。

 

城里的老同学们老是不能理解知青、特别是插队知青为什么不能安心于农村。有些人老是问我,试图寻到答案。然而我给予他们的回答总不能使他们感到满意,依然无法理解。试分析,他们之中有的人根本没有到过农村,因而无法想象中国农村的实际。有些人则是到农场锻炼过若干年,但那儿的情况又与生产队有着绝大的差别。因此他们只能在报纸、广播的正面宣传中听到一些、知道一些,但是他们忘记了这宣传的东西,恰恰是实际生活中居于少数的先进典型,忘记了正是应当从这正面宣传中看到实际生活中居大多数的中间以至落后的状态,而不能把宣传中的先进典型误以为现实中的全体,从而得出不符合实际的结论和判断。总而言之,宣传不是现实的尾巴。我想,这些可爱的老同学大概把广大的农村都统统想象成了如同小说《征途》《剑河浪》中描绘的那种“理想之地”了。

【忆与议】

又一次说到了老同学对插队知青的不理解,这一情况最初出现在1973年7月份,见《感受农场与插队的区别》一文。两年后又和老同学谈到这个话题,仍然没有找到共识,难免心存龃龉,而且记录在案。现在看来,这两大类知青的经历确实存在很大的差异,事到如今,虽然时过境迁,但是对那段人生经历和那个历史事件的评价上,依旧存在难以弥合的分歧。所以“天下知青是一家”的说法与情景,充其量也只能止步于吹拉弹唱吃喝玩乐之类的娱乐嬉戏。当然,两大类并不是“天堑鸿沟”似的绝对分界线。

 

那么究竟什么东西才是知青不安心的根源呢?在社会主义历史阶段中,人们思想意识不可能凭空达到高度共产主义的境界。社会存在决定社会意识。正是许多生活中的现象在知青脑海中不断地掀起八级风浪。例如,同届毕业生就因为“城乡差别”,在政治、经济各方面悬殊甚大。同样务农,又因为农场与生产队的差别而受到严格区别:插队务农期间不作工龄!同样的青年,还因为“工农差别”,在各种公共活动场所遇到迥然不同的待遇。……如此等等,就是在务农青年中,事实上亦存在多种差别:市郊农场的,外地农场的,插队落户的。客观现实中也确实有高低之分。诸如此类的东西实在不胜枚举。这一切的一切,在我心灵上一次次留下不愉快的记录。至今我一直竭力在寻找答案,试图用大道理来管小道理,可是总无成效。我唯有承认自己不精通马列主义了,在没有正确的立场、观点、方法的情况下,就永远只能在“茫茫黑夜”中彷徨。

【忆与议】

此处表明,社会上在1975年就已经出现了对“插队期间不作工龄”的愤懑与反感。这是一些因“困退”“病退”而返城的插队知青碰到的真实情况。虽然他们人数并不多,但是上述不合理的待遇对还在插队的知青的心理是极大的冲击,成为“知青不安心”的又一原因。当年就曾经试图找到问题的根源,但是无果而终……。万万没有想到,在四十年后竟然会再一次追根寻源,原因是看到有“知青”引吭高歌“青春无悔”,甚至为上山下乡运动歌功颂德……。从两个时隔四十年的现象中,隐隐约约可以看到其中存在一脉相承的联系。

  评论这张
 
阅读(403)| 评论(28)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