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网中人的不老阁(blog)

平常心回忆无常事

 
 
 

日志

 
 

返城回家路上的踪迹 [原创]  

2014-10-22 18:10:27|  分类: 知青文物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如果说,1968年11月19日离沪赴赣插队落户,因为是“人生第一步”,想到了保留两件“纪念品”,详见《浅说1968-11-19火车票》《且说1968-11的一张歌纸那么,七年之后,1975年9月17日踏上返城行程的时候,就是有意识地保存了沿途的车船票等“踪迹”,为的是见证人生一段旅途的终结。

离村返城的第一段路程,是从云庄到新干县城,交通工具是本大队的拖拉机,故无所谓车票。

第二段路程的从新干到樟树。有汽车和轮船两个可选项,票价分别为1元和0.50元。由于携带的行李比较多,乘长途汽车是难以随身托运的,所以是乘赣江上的内河轮船。当年的轮船属于“江西省井冈山航运分局”,船名“赣明”,票价0.50元。时隔四十年,不知道赣江轮船是什么时候停航的。估计也不会有多少乘客会记得那些貌不惊人的轮船的名字。由于“赣”字的笔划太多,所以有一个民间自造的简体字,左边是“火”字旁,右边是“干”字。

返城回家路上的踪迹  [原创] - 网中人 - 网中人的不老阁(blog) 

与上述轮船票对应的,有两张“江西省井冈山航运分局 自带物品运费收据”。尤其是有一张填写得比较工整且完全,船名赣明、起运港(站)新干、目的港(站)樟树以及9月17日等基本信息一应俱全。在左侧“物品种类”栏目中,写明了“10件”。记忆中那些东西里有樟木箱、杉木铺板(其厚度超过普通铺板,为的是回到木材奇缺的上海以后可以发挥别的作用)、松木制作的小椅子等家具,但并非全部是我的,还有插友托带的,为的是“用足政策”,因为当时凡有户口迁移证明,就可携带一定数量的家具(很可能10件就是上限),所以那次回沪,不仅有一位插友李HK同行,另有苏HQ等插友送行以便捎带家具。

收费项目中,运费2.65元,搬装费0.70元。标千0.10元。此处的标千应当是标签的“简化写法”,每件行李一个标签,10件行李就是10个标签,每个标签1分钱,所以标签为1毛钱。上述三项合计3.45元。

返城回家路上的踪迹  [原创] - 网中人 - 网中人的不老阁(blog)

另一张“运费收据”,颜色不同,格式相同,字迹潦草,又没有盖章,但有“补10件”这样的字样,应当是在船上的“补”的运费1.20元、搬装费0.50元、合计1.70元。至于为什么会“一款两付”,就想不起来了。

到达樟树以后,进入第三段行程——樟树~上海,交通工具是火车。当时的小硬卡形式的火车票,一端有小针孔的购票日期,“75 9 17”表明是1975-9-17购买的,硬座普快,樟树经向西(向塘西站的简称)至上海,限乘指定日期车次4日内到有效。由于樟树没有始发的列车,所以只要是经停樟树前往上海的列车均可上车。根据我的日记记载,18日凌晨经停樟树的50次列车(广州~上海)不办理快托,所以只能在火车站过了一夜,18日上午办完快托,下午乘88次(萍乡~上海)回沪。火车票背面蓝色方形印章可能就是办理托运的标记。

返城回家路上的踪迹  [原创] - 网中人 - 网中人的不老阁(blog) 

当年火车托运有“快托”“慢托”的区别,这是平常人的说法,铁路系统内部对“快托”的正式称谓是“包裹”。在普通百姓心目中,“快托”即“包裹”形式托运东西,虽然物随人到,但是运价十分昂贵,所以尽可能避而远之。不记得当年在火车站办理“慢托”的时候,是以什么理由让我等把樟木箱作为“包裹”而“快托”的。从“南昌铁路局 包裹票”上可以看到,“木箱”的“实际重量”是26公斤,但是“计费重量”是30公斤,在“运价里程”为855公里的情况下,运价达9.20元,这在当年是一笔相当可观的资费了。

返城回家路上的踪迹  [原创] - 网中人 - 网中人的不老阁(blog)

按照我的日记,当年9月18日上午九时将箱子交付快托。下午一时半乘上萍乡~上海的88次列车,告别樟树,章、张、苏三位插友最后送行。与此吻合的,有一份电报——

返城回家路上的踪迹  [原创] - 网中人 - 网中人的不老阁(blog)

电报左上角的“1723”是收报局收到电报的时间,17:23。首行一组电报码是发报方的信息,除了表明发报局是江西清江(当时,樟树虽然是史上有名的“药都”,又有火车站,但在行政上只是清江县范围内的一个小镇,与清江县城相距五六里路),行末“20  18  1400”的含义是,该电报为20个字、18日14:00发出。所以,这就佐证了插友在火车离开樟树站以后到邮电局发出了这份电报。

不记得那次回家为什么不是发电报给自己家里,而是发给了正在上海的一位插友。当时他家的住址是打浦路53弄108支弄69号,所以收报人的地址姓名占用了14个字;相形之下,电报正文很简单:88次19日到。连同落款(我的姓)只有6个字。

返城回家的最后一程是上海火车站到家里,当年是北站到西门路,全程约4公里。估计是行李太多,就喊了人力三轮车,资费0.70元。

返城回家路上的踪迹  [原创] - 网中人 - 网中人的不老阁(blog) 

当年我等“插兄”属于“人民公社社员”,囊中羞涩,所以不敢奢望“享用”人力三轮车的,更不会索要“上海市三轮车集体服务车资报销单”。而1975年9月19日这天,早上7时10分火车到达上海,8时20分回到家里,则是一次特殊的例外,那七毛钱的三轮车把我送到了跨出“人生第一步”的起点——正是在这里,七年前的1968年11月19日清晨5点多,前往火车站,开始了插队落户……。

  评论这张
 
阅读(407)| 评论(36)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