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网中人的不老阁(blog)

平常心回忆无常事

 
 
 

日志

 
 

细读1975-8-1的通知 [原创]  

2014-10-12 11:40:12|  分类: 知青文物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我的“知青生涯”终止于1975年9月19日,那是在江西新干云庄办完关乎“重做上海人”的各项手续后回到上海的日子。而结束将近七年的插队落户、获准返城的“通知”,则是在此之前一个多月的1975年8月4日收到的。详见《病退返城,美梦成真》。

那是一份由区革会乡办发给我的家长的“通知”。

细读1975-8-1的通知  [原创] - 网中人 - 网中人的不老阁(blog)

 青年王宗仁因病当地组织提出要求,经市知青办审批,正式同意退回上海。我办正与当地组织联系,办理正式返沪手续(发文编号 175)。特此通知。部分病史资料在星期一下午来取回。

卢湾区革委会知识青年上山下乡办公室

一九七五年八月一日

细细品味那张没有A5纸大的“通知”上的几十个字,最大的感慨是,当年我们都是“组织人”——明明是我和我的家长要求让我退回上海,可是到了政府部门的函件中,却成了“当地组织提出要求”,见不到一丝一毫的个人意愿。这就是那个极端年代里喊得震天响的“当家做主人”的真实写照。

回顾自己的“病退之路”,也亲身体会到了“农村同志”对插队知青的态度,尤其是1975年2月17日我去县革会知青办,恳求县乡办尽快与上海方面联系我的病退问题,县乡办负责人就坦承:“说实话,我们是希望都退回去,一个不留,最省事。”(详见《病退路上遇怪圈》)也只有在这个意义上可以认为,上海的区乡办在“通知”里所说的“当地组织提出要求”是真实的。

我注意到上述“通知”的原件显示的签发日期是1975年8月1日,而“通知”正文里又说“部分病史资料在星期一下午来取回”。由“万年历”得知,1975年8月1日是星期五,所以,那个“星期一”应该是1975年8月4日。我又注意到自己的日记里写着,1975年8月4日收到区乡办的“通知”,那么,这当中又有怎样的过程呢?

细读1975-8-1的通知  [原创] - 网中人 - 网中人的不老阁(blog)

上图显示的区乡办发来的函件外套,是当时最小号的信封,制作粗糙,信封的角上不成直角是十分明显的。信封用纸甚至不及“通知”用纸,既绵薄又黄黑,历经四十年,已经脆弱不堪。

细读1975-8-1的通知  [原创] - 网中人 - 网中人的不老阁(blog)

从信封的背面可以看到,那份“通知”的实际付邮日期和时间是1975-8-2的20时,地点是12支局。当时的卢湾区革委会所在地,是今黄浦区人大、政协、团委等机构所在的重庆南路139号(位于兴业路和太仓路之间)。邮戳表明,该地就近办理“邮资总付”业务的是上海市邮政局12支局,估计就是思南路7号的思南路支局。

而那份“通知”的实际投递日期和时间是1975-8-4上午9时,投递局是34支局。当年我家属于34支局(即龙门路支局)的投递范围。当时的投递频率是每天上下午各一次,上午一般是10点半左右到达我家一带。所以,我在当天的日记中写道:“上午接到区乡办通知”。

由于那份“通知”是走邮局投递的途径,所以不难推断其中的经过——区乡办在收到市乡办的批复后,8月1日完成了与“当地组织”联系的函件(发文编号 175),然后由区乡办的办事人员填妥格式化的“通知”,再交到区革会的收发部门,由他们统一付邮,于是就有了8月2日20点的邮戳。到了邮局之后,就进入邮局内部的流转模式,即使是收件人与邮局近在咫尺,也必须把该邮件分到收件人所在邮电支局,再由它分发、投递。这样的流程少不了24小时。记得六七十年代邮局就开展过“本埠邮件力争做到:上午交付邮寄、下午完成投递”的“创先进”活动,它反过来说明,当年8月2日20点交付邮寄的邮件在8月4日上午9时的投递邮戳完全是合情合理的。我在网络上的地图里查到,当年卢湾区革委会到我家,是重庆南路、西门路(文革后更名为自忠路)这么一条L形路径,不足1.5公里。健康人步行的话,也用不了半小时。

回眸当初下乡之时、1968年11月那份“光荣批准”插队落户的红色“通知书”是何等的“荣耀”和“喜气”啊,若非我是被“紧急应征招募”、在三夜两天之中就加入上海首批赴赣插队的行列的话,肯定还少不了敲锣打鼓地把“通知书”送上门……。而到了“因病……退回上海”的时候呢?且不说经历了两年又三个月的漫长岁月,还留下了一言难尽的“后遗症”,竟然又经历了两年又七个月的“义务劳动”(另详),得助于“高考1977”,才从“病退知青”“待分配青年”中解脱出来。

我们这代“知青”忠诚老实地走过了一段前无古人后无来者的上山下乡之路。那场运动以锣鼓喧天的“大欢送”闪亮登场,以溃不成军的“大逃亡”凄惨告终,而不是以花团锦簇的“大凯旋”宣告结束。这才是那个完整的历史过程,也是不可否认的历史事实。如今某些人“无悔”“歌德”,欢欣鼓舞于所谓“知青时代”的到来。其实,那充其量也不过是千百年来“一将功成万骨枯”的悲惨史实在一代“知青人”身上的重演重现而已!

链接:

细说1968-11-16通知书  

http://wangzongren1952.blog.163.com/blog/static/9959590120091280521315/  

我的“知青生涯”始于1968年11月,终于1975年9月,一头一尾,有相应的“通知(书)”。

  评论这张
 
阅读(394)| 评论(34)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