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网中人的不老阁(blog)

平常心回忆无常事

 
 
 

日志

 
 

1975日记选(19)病退路上大进展 [原创]  

2014-09-09 20:15:21|  分类: 1975日记选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我在云庄最后一次参加的农忙是1975年的春插,这是始料未及的,虽然在4月下旬已经从县乡办得到准确消息,病退报告已经发往上海(详见《1975日记选(16)病退之路现曙光》),但是我无论如何没有想到,5月2日收到家里来信,得知上海的区乡办要我回沪复查身体!这可是非同小可的病退大进展!

 

1975. 5. 1 星期四 阴,小雨

休息。上午写家信。下午以睡眠为主。上慰分团老高,新干小组曹、盛、吴今上午到云庄并过夜。刘TN今在新干被灌得酩酊大醉。终日心情不佳。

【忆与议】

从1973年开始,无论春插有没有结束,五一节那天知青都“自动放假”。这在很大程度上是由于1972年知青为了同工同酬而要求独立编组、最终以失败告终,从而强化了知青的“节日情结”,也就是突出自己并非传统的农民而是要做“一代新人”。1975年五一节这一天插友刘TN居然还到县城“借酒浇愁”!而上海慰问团是按照惯例在这农忙时节“深入第一线加油鼓劲”。

 

1975. 5. 2 星期五 阴,偶有小雨

复始行议。收家信说,区乡办要求我回沪复查。

【忆与议】

那一年春寒料峭,影响了早稻秧苗的生长,致使插秧推迟,从1970年开始高喊的“不栽五一禾”(意为在五一节之前完成早稻插秧)在1975年是彻底化为泡影,到4月底只完成了预计栽种后季稻的田块、也就是生产队最重要的“粮仓地段”的插秧任务,剩下的需要在立夏节气之前突击完成。不知为何,那一年5月2日就让我恢复“专职罚议”,所以,我最后一次参加春插也就“有始无终”,悄然收兵。而更大的变故是,同一天收到家里来信,说是上海的区乡办要我回沪复查身体情况,这就是说,我的病退已经大有希望了,返城回家完全有可能不再是梦想了。

 

1975. 5. 3 星期六 阴

行议。整理东西时,发现一些去年留下的笔迹,不无趣味,录之于下。

【忆与议】

由于要回沪复查身体了,就把积累的信件之类进行了一次清理,但是又选择性地抄录、留存了一些自己觉得有意义的内容。以下这些内容很可能是当年给外地同学写信时的若干“半成品”。

74年5月1号我写道:(当时,从3月18号至4月14号干了一个月的“罚议”,颇有感触)我是极不乐意接受这种暂时性的安排的,但出于无奈,只得“上任”。尚能使人有些兴致的是每天下午要去山坑罚那些吃红花草的牛,借此机会,我几乎走遍了云庄各个山坑,一些从未到过的地方也走到了,爬上山头,极目远眺,领略领略云庄的山水风光,倒也不无乐趣。要是在以往,是决无此种游山玩水的闲情逸致的。但是,更多地充斥于我的心头的是一种不安。社员们劳动在田头,自己却心有余而力不足,真难受得很。我觉得自己不应当学那种贪图安逸的人——这种人是我们的社会制度所不能容许的——我们应当是永远朝气蓬勃、勤勉上进,把自己的力量贡献给祖国,而不管自己置身于何处。我希望离开云庄,但当我还在这儿的时候,就不能将它置之度外,我热切地向往着重新参加大田劳动,因为田野里热火朝天的景象每天每时每刻都在深深吸引着我。

 案:一年后的今天,我又何曾不因为事不如愿而时时感到十分的痛苦呢!

回顾这两个多月的生活,比之在沪的日子,无论如何要快活得多,那九个半月,脱离斗争,脱离实际,生活枯燥,思想空虚,真是可怕得很!当我一回到这熟悉的农村大地,生机勃勃的大自然立刻使人感到豁然开朗,焕然一新。火热的斗争生活更使人心情舒畅,精神振奋。在沪时那种无端的烦恼、沉闷,也就烟消云散、不知所终了。论物质条件,无疑要比上海差,但对一个革命青年来说,更重要的、更需要的是斗争!与天斗,与地斗,与人斗,其乐无穷!最危险的则是思想上的衰老。

多年来,我为社会主义新农村做了些什么呢?那已经过去了的糊涂岁月,应当受到自己良心的责备。在沪期间的所见所闻,也给了我一种新的前进动力。但回队后二个月来,令人不安的却是知青中思想境界惊人的变化。为历年少见的普遍高出勤,暂时掩盖着“不安心”的思想情绪。但更吃惊的是,一些人对老俵中那些不三不四、低级荒唐的谈论,非但不予抵制,反而大感兴趣,不仅同他们闹成一气,还拿到知青中来宣扬扩散,甚至还无事生非地想出一些庸俗至极的东西来取闹解闲,不以为耻,反以为乐,影响级恶劣,也有损于知青间的团结。这种现象是精神生活空虚无聊的反映。这到底是放松思想防线、受落后东西影响、潜移默化而造成的呢,还是随着岁月的推移、某些人本质的暴露,将由时间来作进一步的考验。日久见人心,时间的考验是严峻的,它能把伪装之下的真相毫不留情地揭露于光天化日之下,大庭广众之前!    当然随着年龄的增长,考虑个人问题是很自然的,重要的是,如何对待它、处理它,应当把主要精力放在何处?

【忆与议】

抄录上述写于1974年5月1日的内容,正好过去了一年时间,以“案”形式夹入了感慨。

△ 74年7月16号写道(当时上任农忙保管员,积极性甚高)毫不怀疑的是,今年回队之后,我在性格上与前几年大大不同,根本的原因是思想上较之以往变化甚大,积极因素增加了一些,消极情绪被克服了一些,尽管思想上依然存在离开云庄的念头与愿望,但比之过去,则多了一个想法:要站好最后一班岗,或者说,无论在何时何地,总得把自己看作是祖国社会主义建设事业中的一颗螺丝钉,毫无保留地贡献自己的力量——尽管我能力不大。

案:抚今思昔,只觉得,自己忘记了这样一条道理,即光有善良的愿望往往是不大够的。近一年来,自己常常在行动时忘记考虑后果如何。

【忆与议】

上述写于1974年7月16日的内容,与那年那时候的笔记中的想法是吻合的。

△ 74年11月5号写道:在迎接插队落户六周年的日子里,回顾这几年的生活经历,我深深感到,真正地认识社会、了解社会是那么不容易,每当客观的社会现实与主观想象发生冲突的时候,思想转变是多么痛苦,尤其是当这种冲突涉及到切身利益时,这种痛苦也就更为剧烈些。这些体会,在六年前是无法想象的。那时,总为自己终于进入了社会而感到高兴,脑子是那么简单、纯朴、天真、幼稚,对于今后必然出现种种曲折、失败,毫无精神上的准备,以至走了许多弯路,接踵而来的挫折及其教训,使人逐步清醒过来、聪明起来了,客观现实一步一步地改造着充满孩子气、学生味的“理想世界”。这每一步都是以不同程度的痛苦的思想转变过程为代价的。回顾这六年的生活、尤其近两年的生活经历,我认为自己还是带着相当的稚气,但又不可能凭空老练成熟起来,所以还是应做好充分的思想准备,以迎接新的斗争与考验。应当说,尽管我也曾碰到过不少挫折或曲折,但总起来说还算风平浪静,大风大浪还不曾经历过呢!

案:事情真巧,当这些话写下不过十多天,一场急风暴雨来临了,筹办青年队过程中的思想交锋何其激烈呀!时隔良久,现在回想起来,还会有点儿紧张哩!

△ 74、11、7写道:对于看书学习,我比其他各种活动更喜爱些。因为我感到这是现实生活的需要。要更好地活在这个世界上,就必须用正确的立场、观点、方法去了解、分析、认识、解释这个世界,用正确的理论指导行动。从另一角度来讲,这是如何有意义地支配业余时间。每个人的业余,精神上总要有一个寄托。有的人打牌、谈山海经把它消磨掉,有的人搞些木工之类手艺、技术,有的人看小说、文艺作品或搞搞乐器作为消遣,也有的人则从事文艺创作。总之,每一个人都会支配他的业余时间。问题是如何支配得更有意义,而不是虚度时光。

在我的政治生命史上,揭开了新的一页。上月二十号团支部正式将入团志愿书发给我填写。我的心情是多么不平静:我明白,当我跨进了团组织大门之后,就不再是一个普通青年,而是有严密组织的无产阶级的战斗集体的一员;我懂得,不应当继续糊里糊涂度岁月,而应当时刻记住要为共产主义奋斗终身,把一切献给党!回顾过去了的岁月,我深深感到,政治上的成长,绝对离不开组织的教育、同志们的帮助。朝夕相处的同志们面对面地用不同方式帮助我前进;身居异地的老战友们亦通过不同渠道同样有力地推动着我向前。

【忆与议】

上述写于1974年11月5、7日的内容,对比同一时期的笔记,思想轨迹是基本相同的。

  评论这张
 
阅读(418)| 评论(27)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