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网中人的不老阁(blog)

平常心回忆无常事

 
 
 

日志

 
 

试析一份知青调查报告[六]题外话 [原创]  

2014-09-05 20:17:13|  分类: 知青说……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六】题外话

纵观那份《调查报告》,总有如鲠在喉、不吐不快的感觉。首先,它是那个知青巡回展的衍生物,而对那个巡回展知之者很少,热心去参观的也不多,据来自网上的消息是“数万人”;而受访的600人就来自那“数万人”,所以那600人在上海127万上山下乡知青中的代表性是可想而知的,至少存在样本数量小、样本选取范围窄等根本缺陷。因此,用这样得到的数据来说事,是需要谨慎小心的。

其次,虽然《调查报告》有600名受访人的“基础数据”(即性别、年龄、下乡地点、下乡类型等基本情况),也有若干“调查数据”(当年为何去农村,对知青经历的整体评价,知青经历带来的遗憾,知青经历对事业发展的帮助),但是,把四个选择题的统计数字,用四张带圆环图柱状图的数据图表显示出来,犹如学习百分比计算作图的小学生算术水平,如此这般的数据分析与解读能力未免太肤浅了。应该对各组数据给出不同的权重,把数据关联起来,而不是平铺直叙,简单说事。如果报载《调查报告》就是全部调查结果,那么只能对调查者的水平扼腕长叹了,而选择题的可选项已经显现出调查者对历史情况的无知,把涉及数千万人、长达二三十年的大运动看得太简单了。但愿上述感叹是杞人忧天,以偏概全。

笔者觉得,调查者还存在一些亟待注意改进的地方。

在基本思路上,切不可受“天下知青是一家”的误导,从五十年代到七十年代的二三十年里,上山下乡作为一种政府行为,路线方针政策都有过许多变化,发生过不少极端做法,使得当事人知青必然产生各不相同的感受与评价,所以,研讨这样的历史事物,就不能轻率地看做一个统一体。舍此就会以偏概全,得不到全面的结论。笔者在[四]里就主张把二三十年分成若干个阶段。

在具体操作中,应该把调查得到的数据按基本情况进行分组解读,既然是要了解上山下乡当事人对上山下乡这个历史事件的评价,就不能忽视这样一个基本情况:不同的下乡年份、下乡地点、下乡类型都会影响到当事人对所经历的事件的评价,而现在看到的《调查报告》是笼而统之地“一言以蔽之”,看不出其中实际存在的差异。除了下乡年份、下乡地点、下乡类型之外,还应考虑另外几个影响评价的因素,尔后把它们综合起来,进行分析评判。

(一)务农的时间

数以千万计的知青是一项没有任何统一行动大纲的活动,每个人究竟要在农村待多久是没有什么预期的。由于家庭背境、人生机遇、个人能力的不同,知青在农村务农的时间也各不相同,短的只有一年多,长的达十年有余。时过境迁之后重逢相遇,对那段人生经历的感受与评价,受制于各自务农时间的长短。时间越短,感觉越好,仿佛是参加了一次有滋有味的下乡劳动;时间越长,评价越差,生活的磨难是不言而喻的。所以,务农时间的长短是一个不应忽视的因素。

笔者之所以用“务农”一词,是想提请注意有不少知青下乡后不久就脱离大田劳动却以“不脱产”名义进入“上层建筑”,例如学校、电影放映队、文艺宣传队等等,由于是长时间脱离农业生产第一线,所以他们对上山下乡的评价与同样长时间却奋战田头的知青的感受是有差异的。

(二)离农与回家的方式及途径

当初是大呼隆的一窝蜂下乡,并无太大的差别,但是,尔后的离农(离开农村)除了“大返城”之外,则是五花八门千差万别。虽说招工、招生、征兵是幸运的,但也不是千人一面千篇一律,同样涉及家庭背景、人生机遇、个人能力等等。尤其是从“走后门”开始的全社会“寻关系、找熟人”,八仙过海各显神通。这样的离农过程给知青的心灵上留下深刻的影响,也会波及到对历史事件的评价。当然,即使是到了事过境迁之后的今天,真要查清楚这方面的情况也还是十分困难的,当事人未必愿意抖露自己当年的秘密,而且还会有人继续掩饰自己的过去。相信历史学社会学等方面的专门人员有智慧收集这方面的历史数据。

此外,离开农村不等于返城回家。曾经有幸在下乡后不久在招工、招生、征兵中离农的,未必就像最后在“大返城”中那样回到日思夜想的家里。直到退休之后才得以“叶落归根”。所以,不同的“回家”途径也是值得关注的。

(三)返城后的境遇

毫无疑问,时过境迁以后的境遇会影响对此前经历的感受与评价。采用《调查报告》中那样的提问方式(知青经历带来的遗憾,知青经历对事业发展的帮助),得到的主要是各自对上山下乡的主观感受。笔者觉得应该尽可能收集客观事实,例如返城后的工作经历、生活待遇等情况,在这样的基础上进行分析、比较,得到的结论有可能相对客观一些。

总之,下乡年份的早晚、下乡地点的远近、下乡类型是插队还是农场、务农时间的长短、回城顺利与否、回城后境遇好坏,都不可避免地影响着对上山下乡经历的感受。所以,在曾经上山下乡的知青中,对上山下乡运动产生了截然相反的评价。

相当多的知青离农或返城之后,工作不顺,甚至下岗,生活窘迫,成为社会上的弱势群体,对上山下乡运动多半采取否定态度。其中,六十年代末七十年代初、跨省、插队、务农十来年,再加上直到大返城才回家、尔后又遇到下岗,有这种经历的知青对上山下乡的反感是最为明显的。

如果说上述情况是一种不在少数的典型,那么,还有一种典型,确实有一些真心诚意的自愿者,出于革命英雄主义和革命理想主义,跨省下乡,适逢北方“反修前线”的需要,他们大多奔赴兵团农场,去之前经过政治审查,是阶级路线阶级政策下可靠的根红苗正,到兵团农场后,衣食无忧之余,还接受大量政治教育,表现积极,很快进入政工、教师等“重要岗位”,真正在生产第一线的时候并不多,等于是到农村为自己镀上一层金,返城以后也由于已经积累下来的身份资本,继续顺风顺水,事业兴旺,功成名就,不乏富商或官员,所以对上山下乡运动是热忱赞美与充分肯定。如今在各种媒体上掌握话语权的也正是他们,即使不是高喊“青春无悔”,也是认为只有经过农村的磨练,吃苦耐劳,方能成功,在农村战天斗地干革命是自己光荣无比的宝贵精神财富,等等等等。当然,这种情况还可以深入发掘到当年极为重要、如今无人言及的阶级路线、阶级政策对知青前途乃至现今对上山下乡评价的影响。简而言之,务农时间最短、离开农村最早的,往往是来自“革命家庭”根正苗红的“红五类子女”,而由官方版“血统论”认定的“可以教育好的子女”则成了最后“大返城”时的“主力军”。

所以,应该认真调查和了解知青下乡前后的变化轨迹,进而判读他们对上山下乡运动的主观评判,最终得到基于事实的结论。《调查报告》中的一些访谈内容多是侧重于主观感受,不乏浓烈的怀旧、怀念。这些都不等于反思、反省,不是科学地研究那段历史所需要的客观思考。

链接:

试析一份知青调查报告[一]

试析一份知青调查报告[二]

试析一份知青调查报告[三]

试析一份知青调查报告[四]

试析一份知青调查报告[五]

试析一份知青调查报告[六]

  评论这张
 
阅读(297)| 评论(32)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