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网中人的不老阁(blog)

平常心回忆无常事

 
 
 

日志

 
 

五十周年之际的一次网上邂逅(题外话) [原创]  

2014-09-30 20:37:30|  分类: 平民忆文革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母校旧址变身“爱仕马之家”的感怀

前几天在网络上收集母校东风中学的旧貌和新颜,沉浸在回味与怀念之中,不经意之间看到有关母校旧址的最新动态——

http://news.xinhuanet.com/fashion/2014-09/22/c_127004193.htm   新华网

上海“爱马仕之家”开幕

2014年09月22日 06:00:02 来源: 新京报

上海爱马仕之家位于黄浦区淮海中路217号

在中国的马年过了三分之二之时,上海的HERMES爱马仕之家终于在9月12日揭开面纱,正式开门迎客。这是继巴黎、纽约、东京和首尔后的全球第五座“爱马仕之家”,在爱马仕大中华区总裁曹伟明看来,“2014年正值农历马年,亦是中法建交50周年,上海‘爱马仕之家’的开幕不仅是品牌在中国奠定的一个重要里程碑,更是一段注定的缘分。”上海“爱马仕之家”开幕时亲临现场的爱马仕全球首席执行官Axel Dumas则希望“上海‘爱马仕之家’能让更多热爱生活的人们感受到我们对于传统的不懈坚持和对创新的永恒追求。”

打造一个新“家”并不是容易的事情,在上海,爱马仕花了6年的时间。

首先是选择一栋合适的房子,爱马仕挑中的是淮海中路与嵩山路的交汇之处,号码牌为“淮海中路217号”的这座建筑,除了地理位置和历史内涵之外,很大原因在于它的“H”形双朝向——这是爱马仕的标志之一。

在长达6年的翻修中,这栋最早为法租界霞飞路巡捕房,后来成为上海市警察局,1960年又成为东风中学校址的历史建筑,被不断地做“减法”,拆除了多年来增建的部分,甚至对地基进行了结构改造,最终被恢复至接近最初的原貌,红砖水泥外墙和露台窗户,可鸟瞰法国梧桐成阴的街道。而爱马仕也通过这一“不着急,慢慢来”的翻修举动,表明了自己对历史的尊重和传承,以及对工艺的精益求精。(下略)

 

引人注目的是“淮海中路与嵩山路的交汇之处”“这栋最早为法租界霞飞路巡捕房,后来成为上海市警察局,1960年又成为东风中学校址的历史建筑”,此番文字已经确凿无疑地告诉我,就在我等入学五十周年之际,母校旧址已经“华丽转身”!在百度搜索有关上海爱仕马之家的资讯,我对凤凰网上的报道与介绍是“情有独钟”,因为它提供的照片使我又一次回忆过往、思绪万千、感慨不已。

http://fashion.ifeng.com/a/20140909/40042165_0.shtml   凤凰网

中国首个爱马仕之家落户上海滩

2014年09月13日 03:16 来源:凤凰时尚

在位于上海市中心的淮海中路和嵩山路的交汇处,闪烁的霓虹与林立的高楼中坐落着一幢四层建筑,别致的屋顶与花园使其自成一格。顺着南面外墙向上望去,你会发现一个熟悉的身影从红瓦屋顶上腾空而起,那正是爱马仕的烟火骑士。他骑在马背上,双手伸向蓝天,手中的两条丝巾迎风飞舞。这尊雕像根据巴黎福宝大道24号爱马仕旗舰店中的烟火骑士复制而成, 标志着继法国巴黎福宝大道24 号旗舰店、美国纽约麦迪逊大道店、日本东京银座店及韩国首尔道山公园店后,全球第五座“爱马仕之家” 落户上海。

上海“爱马仕之家”位于一幢二十世纪初的历史建筑内。它的红砖水泥外墙精巧别致,设有露台窗户,可鸟瞰法国梧桐成荫的街道。这样的建筑在如今的上海已着实难觅踪迹,经过长达六年的翻修,包括对地基进行的结构改造工程,并拆除了多年来增建的部分,这幢建筑已被恢复至接近最初的原貌。而唯一有迹可循的改动,则是将南面屋顶的百叶天窗漆上与原本的红瓦屋顶相同的颜色。这幢H形双朝向建筑共1,174平方米,分为零售区域,活动及展览空间,其翻修和设计工作由RDAI 建筑设计事务所(英文全称为Rena Dumas Architecture Intérieure)在Denis Montel 的艺术指导下进行。

五十周年之际的一次网上邂逅(题外话)  [原创] - 网中人 - 网中人的不老阁(blog)

↑  中国首座爱马仕之家

五十周年之际的一次网上邂逅(题外话)  [原创] - 网中人 - 网中人的不老阁(blog)

↑ 中国首座爱马仕之家夜景

五十周年之际的一次网上邂逅(题外话)  [原创] - 网中人 - 网中人的不老阁(blog)

↑ 中国首座爱马仕之家

〈下略。〉

从前两张照片里的行道树可以判断,那是大楼的北立面,也即沿着淮海路人行道的一面。

从最后那张照片来看,远处的那栋三层建筑物是当年的“西大楼”,而“爱马仕之家”所在的四层建筑物就是当年的“东大楼”,图中所示正是大楼的南立面。

当年,南立面底层的内走廊与室外的地坪之间还存在大约四十厘米的高差,喜爱运动的同学常常是在校园走道上快跑几步跃上大楼的内走廊;南立面的中央灰色圈门处有三四步台阶,如今成了略微的斜坡,可见岁月沧桑把室外地坪提高了不少。如果从图中“凤凰”两字处向北进入大楼的底层,也就是灰色圈门的东侧,那里曾经是“复课闹革命”期间的1968年夏秋时节我所在的67届初三(1)班的教室。也正是在那个教室里,1968年9月的一天,我坐在教室东侧的末排座位上,“聆听”了决定命运的“判决书”式的“毕业分配档次名单”,我被列入“外农(外地农村)”档次,从此告别校园上山下乡“接受再教育”……。

 

注视眼前的照片,寻找历史的痕迹,回忆逝去的时光,遐想未来的岁月。

沿着上述思路,瞥见凤凰网页上有一个“福建省泉州市网友”留言说:“坚决地址(抵制)外国奢侈品继续攫取中国人的血汗钱”。诸如此类的语言如今已经见多不怪,它所表达的心态可谓习以为常了。

对于奢侈品的“刻骨仇恨”,我们这代人并不陌生。也正是在这条淮海路上,或许就在如今的“爱马仕之家”的门口,都曾经发生过1966年8月下旬开始的“破四旧”。在“破旧立新”“灭资兴无”口号下, “横扫千军如卷席”——小裤腿、火箭鞋等等“奇装异服”,飞机头、喷香水、涂唇膏等等“资产阶级生活方式”,都被认为是“散发着封资修的腐朽气息,毒化着人们的灵魂”,在淮海路这样的商业大街上,在光天化日之下,对着“异样”的黎民百姓,当众采取“革命行动”,“破四旧”成了践踏法律、肆意妄为的绝对律令、神符魔咒。不难想象,当年的奢侈品会是什么下场。

据说,奢侈品(Luxury)在国际上被定义为“一种超出人们生存与发展需要范围的,具有独特、稀缺、珍奇等特点的消费品”,又称为非生活必需品。即使如此定义,在那个疯狂的“革命年代”里,也可以理直气壮地把电冰箱、洗衣机等等纳入奢侈品,因为千百年来劳苦大众没有那些电冰箱、洗衣机不也过来了吗?纳入“非生活必需品”是确定无疑的。

随着那样的“红色恐怖”深入持久的发展,淮海路上校园里狂躁不安,屡屡发生悲剧惨案。东风中学王明仁老师当众自戕,张凤岐老师人间蒸发,殷之濂校长失去人身自由,“罗右派”(图书管理员)“孟右派”(总务处员工)饱受凌辱殴打,十多位老师在“清理阶级队伍”中成为“大批判”对象……。这哪里是“打击一小撮走资派”啊!按照当时的宣传,他们是“国民党的残渣余孽”,虽然年逾半百年又手无缚鸡之力,但都是图谋变天的阶级敌人,所以要清理阶级队伍、只有彻底清除他们,才能“保护广大革命群众”,不承认这一点,就是和中国赫鲁晓夫刘少奇的“阶级斗争熄灭论”……。这一切,实在无法和当今的“爱仕马之家”联系在一起。

想当年,那个愈演愈烈的阶级斗争年代,极左肆虐造成普遍穷困,遭到了黎民百姓的抱怨与反对,导致了极左势力的垮台。看如今,特权孳生腐败,贫富差异悬殊,激起民怨沸腾,亟待妥善解决。其中的失误如何纠正?教训如何汲取?尤其是,反腐治腐防腐路在何方?

腐败分子物欲横流穷奢极欲,固然可恨,但也不能因此把奢侈品统统打入十八层地狱。更何况奢侈品(非生活必需品)概念是在不断发展变化的。六十年代普通民众无法想象的电冰箱洗衣机,现在进入寻常百姓家,“降格”为普通不过的家用电器,这些变化是社会发展的结果。与此同时还会有新的奢侈品出现。总而言之,人类对生活的需求永远不会停顿,也永远不会统一。空喊抵制是一厢情愿乌托邦。

广而言之,人类社会的发展永远存在差异,所以永远会有矛盾乃至对立。但是,解决矛盾与对立并不是只有斗争这样一个途径。以为只有你死我活的拼死决斗一条路,就是极端化了思维。数十年的亲身经历告诉我们,没有高差的一潭死水,不可能用于水力发电;纹丝不动的空气,不可能用作风力发电。同样的道理,人类的本性——人往高处走——决定了人类社会不可能整齐划一地“齐步走”,必然出现不同的层次,从来没有一个社会是人人平等的。文革始作俑者试图消除这种不平等,其实这个“理想”使在文革过程中也没有实现,“走后门”就是典型的特权现象,而且败坏了社会风气。那种寄托于强人政治的阶级斗争,文革是登峰造极,几亿人口统一到一个思想上,没有了独立思考能力,被领导者以“革命”的名义“绑架”了,忙于政治运动,忙于“敬献忠心”,忙于“斗私批修”,忙于“灭资兴无”,忙于“弃小家顾大家”,忙于“支援世界革命”,忙于“解放全人类”,忙于整肃别人或遭别人整肃,;……归纳起来就是,一个字,斗;两个字,斗争;四个字,不斗行吗。结果呢?充斥着谎言、残忍、贫穷、愚昧,社会发展大大落后于人。还能重蹈覆辙再次发动“阶级斗争”吗?

人类社会是一个复杂系统,多姿多彩,的确存在阶级或阶层,但又都处在不断变化之中,可是多少年来习惯于仅仅以某一时空点上的状态作为认识和解决社会问题的出发点,动辄就是姓社姓资、姓公姓私、两个阶级斗争、两条道路斗争……,人类社会被简单而荒谬地“一分为二”,针尖麦芒,水火不容,势不两立,不共戴天,非要决出个你死我活不可,不能包容协调,不能和平共处,这种思维方式必然推导出“阶级斗争不可能熄灭”的结论。且不说阶级等等基本概念如何定义,仅就“彻底消灭私有观念”而言,就是必须抛弃的,这样的设想已经有一百几十年了,非但没有成功先例,还留下了累累杯具。亲历其时的人们已经懂得,那是最终酿成悲剧的重要根源之一,那疯狂的年代里有多少人屈死在这疯狂中。现在回想起来,恍如噩梦一般。不忘过去的惨痛,是为了希望的明天!差异永远存在,矛盾不可避免,斗争应该熄灭!因为以暴制暴,没完没了。斗争并不是唯一的选择,而且是一个最坏的选择。

我们赌咒普遍的贫穷,唾弃荒唐的斗争,承认合理的差别,追求公平的富裕。

  评论这张
 
阅读(352)| 评论(3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