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网中人的不老阁(blog)

平常心回忆无常事

 
 
 

日志

 
 

1975日记选(12)文化宫前怒撕门票 [原创]  

2014-08-03 15:46:23|  分类: 1975日记选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1975. 3. 4 星期二 雨

代去接郭的陆烧饭。上午与家恒聊六队事。午后笔记。晚上到队。续阅《列选》p.166~170。笔记至10点半。

【忆与议】

从日记来看,1975年3月初我连续烧饭数天。当时云庄知青“大食堂”已经是无大可言,因为1974年11月底成立东岭背青年队时,云庄知青去了5人,曾经盛极一时的“大食堂”只剩下14人在册,而3月初尚未出现探亲者回队的高峰,所以“大食堂”里只有稀稀拉拉四五个人。烧饭的任务相对轻松,而我更是以此来回避“专职罚议”(详见《1975日记选(8)立春时节民兵罚议》中2月22日的日记),虽然大队干部催促我重新上岗,我是心不甘情不愿。

日记中不止一处提到了家恒(加恒),是“原住民”中的一个高中生(也有可能是共大分校的中专生。江西共大的总校是大学,各县的共大分校为中专)。他的年纪已经“奔三”了,却迟迟没有成家,住的地方离“知青屋”很近,所以常常来和我聊天。2005年6月我回云庄的时候,他是唯一的抓住点滴机会聊了几句话的老朋友,我特地问了他成家与否,他说成家了,但显露出一丝苦笑。我也无暇与之详谈,匆匆告别。前两年在QQ与云庄的八零后聊天,得知他生活不幸福,只有六十多岁就已经离世。

 

1975. 3. 5 星期三 阴转多云

烧饭。上午与程去油榨称油。午后洗衣。郭今回到云庄,晚上与郭聊天。郭由沪回队,十分感慨地谈起一件事情(在来信中曾提及)。在沪的某日,郭获得了一张工人文化宫的门票,兴致勃勃地来到文化宫,递上票子,即想进门。不料,服务员说:“请出示工作证。没有工作证不能进去。”插队落户有什么工作证?!进不了,便想回去。可是顷刻间围上来一批青工,索取门票。这当中有些流里流气的家伙还窃窃私语道:“哈!大概是插队落户的。”也挤上来伸手索取。这种情形不由得使人平地升起怒火:“要门票?请看吧,还有三天有效期呢!给你们?”随手把门票撕个粉碎,回头就走。“我们这些人的地位是多么低啊!上海已不属于我们这些吃尽了大苦种出了稻米的人。”这是郭的无限感慨。

【忆与议】

这件事在我脑海里印象很深,数十年来挥之不去。当时我等已经插队六年有余,苦苦期盼着“脱农”“离村”离村。而回沪探亲期间会碰到上述遭遇,这就不能不使插队知青更加渴望成为“拿工资、有工作证的人”,对“扎根一辈子”的“离心力”更加强烈。

社会上的的确确存在这些一股相当大的势力,对插队落户者极为轻视。不仅表现在市工人文化宫,图书馆、青年宫等等活动场所常常亦是如此,“工作证”把数十万计的上山下乡知识青年拦在门外。仅仅少了这一张身份证明啊!可是人们往往在农村已近奋斗了五六年了,还比不上一个刚进厂的青年艺徒。可以设想,这给在“工作证”面前碰壁的上山下乡知识青年的心灵上是何等痛苦的打击啊!还有,医院里亦有类似的情况。与大自然苦战了一年或几年的上山下乡知识青年,在探亲期间到医院要求检查一下身体,往往遭到回绝或冷遇。据说这是因为“这些插队落户的人最讨厌,没病找麻烦”。这是何等刺耳的语言!插队落户者竟被认为是如此庸俗不堪的人物!再如,人们往往以是否上调、参军、读大学来衡量一个知青的表现。如果至今还在农村的,就被说成是表现不好。这种舆论是凭空而来的吗?!不是有这样的宣传么——挑选表现好的知青到祖国建设的新岗位上去,却很少在宣传中顾及留队的知青该做如何解释。这些真叫人想不通。  总而言之,在知识青年的一部分人中,对于这种处境是十分不理解的,因而趋于消极、消沉。

【忆与议】

上述笔记是四十年前所见所闻的记载,上述感慨是四十年前所思所想的记录。如今为上山下乡运动继续“歌德”的人们,不是忘记了那样的境况,就是根本没有那样的经历。想当年,插队知青回沪探亲期间,在诸多公共场所遇到“独具一格”的不平等待遇,在心灵上是巨大的伤害与沉重的打击。当初还是“四个面向”的时候,确有一些涉世不深的中学生激情燃烧、自觉自愿地上山下乡干革命,也有许多人“按照档次”无可奈何地到广阔天地插队落户,不乏“当一代新农民”的“思想准备”;在随后68、69届“一片红”的两年多时间里,稍稍为自己先行一步而天真地觉得高兴的时候,就从多处传来了上调进厂的消息,“一辈子当农民”的说法不攻自破;紧接着,“四个面向”重新登台,“对号入座”的做法再现实不过地戳破了“再教育很有必要”的漂亮幌子……。如此变幻不已的现实使不少人产生了莫大的怀疑(参见《何去何从》中1973年11月22日的日记),而日常生活中日积月累的矛盾与困难又怎么是“聊补”能够解决的?且不说下乡插队五六年了还是一文不名,与同届“毕业”有幸留城的同学相比更是天差地别,“对号入座”的弟弟妹妹们留城之后也“后来居上”,而苦苦奋斗了那么多年的插队知青,竟然就连一个起码的身份都得不到承认,这对情绪日趋消极消沉的插队知青来说犹如雪上加霜,更像火上浇油……。如此这般的上山下乡政策能够得到民众百姓的衷心拥护和真诚支持吗?“人比人,气死人”,插队知青的不安心、不安定就是不可避免的。

我不禁又想到,在知识青年中还有一种值得注意的倾向,即在恋爱、婚姻问题上愈来愈多的“先斩后奏”——未婚先孕,甚至未婚已育。近年来这类事屡闻不鲜。因为搞出了事,只能匆匆办理结婚手续,进行一次“结婚仪式”算是合乎了法律的规定。这是多么尖刻的讽刺!这难道不是道德风气的颓废?!可是对于这种成婚的知青,领导上不但不予批评,并对其他青年进行教育,反而积极鼓励,或者派人参加婚礼,或者赠送礼物。这难道是鼓励、支持知青扎根农村健康成长吗?明明是助长那种违犯法律、败坏道德的邪恶风气和恶劣倾向!    我们不禁还要问:为什么在知青中会出现如此恶劣的风气?它究竟说明了什么问题?仅仅是年幼无知吗?仅仅是感情冲动吗?它到底反映了什么?

【忆与议】

未婚先孕、奉子成婚的现象在当时居然没有受到批评,当事人还成了“扎根干革命”的先进知青,足以说明上山下乡政策已经到了荒诞荒唐荒谬的地步。

回味四十年前的笔记,实在感慨不已,四十年前由社会存在决定的社会意识中就已经开始了对上山下乡的怀疑与思考,时过境迁的反思应该是顺理成章势所必然的,可是偏偏就有人把对上山下乡的反思说成是来自海外的“搞乱思想”云云,真的是新一轮的荒诞荒唐荒谬!

 

1975. 3. 6 星期四 阴雨

烧饭。下午与陆到六队芋地收菜一担。心境不佳。十时休息。

烧晚饭时,由于一连点了四次火均告失败,不由得火冒万丈,撒手不干了,愤愤离开了食堂。心事茫茫,不知所终。到村外散散步,凉风习习,吹拂脑门,肝火渐平,怒气渐消,较冷静地返顾了近一个月来的思想情绪。

从春节前至今的一个月,客观环境是相当地不称心,“矛盾纷纭,危机四伏”,就是这四五人的小集体内的情况。为了不至于爆发而造成崩溃,每个人都设法捂住矛盾的盖子,憋着、闷着过日子。可以说,客观环境比较恶劣。恰恰是在这种情势面前自己的种种表现暴露出自己许多的弱点。

最显著的一个弱点就是经不起风浪的考验。在顺利的时候,干劲冲天,热情迸发,浑身是火,炽烈烩人。然而一遇困难或一遭挫折,就怨天尤人,满腹牢骚,动辄发火,消沉躺倒,一点儿的微风细浪就往往把我弄得不知所措,惊慌失措。这是我最大的最致命的弱点,曾经给我带来许多不必要的、本来完全可以避免的麻烦。过去一贯很少经风雨见世面,使我不能很好应付社会生活,遇事缺乏冷静清醒的头脑,这是因为还没有真正掌握用辩证法来观察、分析事物和现象,被表面的东西迷惑或吓倒,不能用一分为二的方法迅速地灵敏地进行分析,从而找到应付的方法。由此看来,理论联系实际着实需要功夫与力气。

脾气急躁,这一点在我身上表现得越发明显起来了。躁的背后往往是娇和骄。从我本身来说,从小受宠爱,娇生惯养,万事如意。长大以后,顺利的时候较多,滋长了一种骄傲自满的坏习气。近几个月来,因为入了团,这种习气又有所抬头,表现形式之一就是“躁”,这是应当引起我严重警惕的。要永远谦虚谨慎、戒骄戒躁!虚心使人进步,骄傲使人落后。我们应当永远记住这个真理!

【忆与议】

诸如此类的“自我批评”是那个年代的特色,生活在那样的大环境中“难以免俗”。

  评论这张
 
阅读(356)| 评论(32)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