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网中人的不老阁(blog)

平常心回忆无常事

 
 
 

日志

 
 

1975日记选(17)在云庄的最后一个春天 [原创]  

2014-08-18 18:54:00|  分类: 1975日记选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自古以来就有“一年之计在于春”的说法,到了阳历四月份,属于南方水稻种植区的云庄村进入早稻育秧期。

1975. 4. 1 星期二 阴

行议。晚上,政治夜校,德才通篇是批判艾家恒,扣以“蜕化变质分子”的帽子、气温骤降。公社来电要求秧田灌水保秧,党、团员大多到田头作缺。10点半到家。笔记至11时许。

晚上参加了生产队政治夜校。我越来越感到不安的是,现在强调的“对资产阶级全面专政”“限制资产阶级法权”等等革命口号,正在被某些人接过去,为我所用地加以歪曲篡改,用来为个人或宗派服务。

云庄六队成为老大难的根子究竟何在?这一点,群众是很清楚的。可是就有人接过革命口号,转移目标和视线,混淆两类不同性质的矛盾,动辄给持有不同意见的人扣上各种帽子,什么“蜕化变质分子”“新资产阶级分子”等等,不一而足,并扬言要对他们实行“专政”。可是,这位可敬的先生在大喊大叫的时候,竟绝然忘记了自己在何等程度上陷入了资产阶级的泥坑!这种人学理论的目的只不过是用它来打击、压制任何一点点的不同意见,更加肆无忌惮地推行“一言堂”,在斜路上越滑越远。

【忆与议】

那个极端年代到了1975年“学习无产阶级专政理论”的时候,又开始出现整肃群众的趋势,“对资产阶级实行全面专政”之类的说法很快成为“与人奋斗其乐无穷”的最新理论依据。不过,持续不断的“阶级斗争”“路线斗争”已经使百姓感到腻烦。

这天日记中提到,晚上公社来电话要各生产队到秧田灌水保秧。这使我想起前些日子(2014年4月)在新浪博客上有个“云南知青”提起曾经听说过江西有知青成为“管天姑娘”并且解决了山区天气预报的难题,并称之为“是永远值得记忆和称许的美好”。为此,我查阅了《上海知青与井冈山》(江西省吉安市委党史办编写、中国文联出版社2004年出版),其中有“新干县鸡峰公社阳团大队知青排”写于1974年的《广阔天地大有作为》一文,提到了“今年(1974年)以来气象预报从大队扩展到整个公社”的说法。

后来从2009年由新干县档案局编纂的《红土情缘》及2013年年底新干知青编印的纪念文集《五百知青一个梦——忆青春》中看到同一篇“旧作”——《管天姑娘任远》,全文五六百字,有一半篇幅是说1975年春天的一件事——

任远是1968年下放到鸡峰公社阳团大队插队落户的上海知青,1970年,她运用自己所学气象知识,因陋就简办起了一个气象哨,同时,她发动群众提供260多条有关气象的农谚,常年为农业生产、农民生活搞好天气预报,广大干部群众亲切的称赞她是农业生产的“参谋长”。

1975年3月底的一天,省气象预报了最低温度是5~6摄氏度,县气象站也作了类似的预报。任远根据精心观察,加上前两年自己预报育秧期间气候的经验,认为当晚的气温在11点以后还会大幅度下降,甚至出现霜冻。此时正是早稻秧苗管理的关键时刻。当晚10点多,任远将反复研究的紧急气象预报及时传到了全公社每一个村庄。许多大队的党支部书记亲自一个村一个村去通知,动员全公社群众立即行动起来,灌水护秧,做好防霜准备工作。第二天,大地果然被白茫茫的霜覆盖。由于及时做好了准备工作,在全公社范围内避免了一次大面积烂秧事件的发生。

……

看上去,与我日记里说的颇为相像。但在细节上不甚吻合,其一是日期,那篇来自档案馆的材料说的是1975年3月底的一天,既然是发生在气象预报领域,理应留存准确的原始资料,怎么连日期都说不清楚呢?其二是时间,那份材料是说晚上10点多通知全公社各个村庄,而我日记上是10点半已经回到家了。由此看来,只能说是“疑似”一回事。

即使是同一回事,由于上述细节描述方面的差错,也使我对那个年代留存下来的材料究竟有多少可信性产生怀疑。在《五百知青一个梦——忆青春》中还注明此文是“1974年为上海人民出版社《井冈山下一代新人》撰写,原件存新干县档案馆”。言下之意,那样的宣传材料当年也没有正式出版。

如今在着力歌颂“知青时代”“知青精神”的时候,切莫重蹈当年为了政治宣传的需要而大力拔高却最终落为笑柄的覆辙。我们经历了不能说真话的年代,我们不能把假大空套留给后代。我们曾经听过太多的故事,现在希望知道更多的事实,也要留给后人更多的真实。

 

1975. 4. 2 星期三

行议。上午慰问团老盛、老高(总团)经云庄去东岭背,我送至山顶。下午阅报(张春桥文章)。绘南越草图。晚上无灯,十时憩。

【忆与议】

当年越南南方战场上出现重大进展,美军撤离后,尤其是1975年3月中旬开始,南越阮文绍政权兵败如山倒,只见报纸上接二连三地报道越南南方某某省获得解放的消息。我找到一张薄纸,在《世界地图册》上描绘出一张越南南方分省地图,再根据报纸上的新闻,逐一标识该省改旗易帜情况。没想到,那份草草绘就的地图居然留存至今。

1975日记选(17)在云庄的最后一个春天  [原创] - 网中人 - 网中人的不老阁(blog)

 

1975. 4. 3 星期四 多云转晴

行议。早上称柴。上午复刘TN信,5页之长。下午到七园翻土一垅加二短垅,八园翻土一小龙。晚上团员开会学习。后给新增图书盖章至10点半。

1975. 4. 4 星期五 多云转阴

行议。早上称柴。一天忙食堂事务:为晒菜借晒垫、晒菜、拣菜、收菜。早上图书编号。

1975. 4. 5 星期六 大雨

行议。上午与黄、陆腌菜,拣菜。下午许多老俵来看书报。阅《列选》p.441~451。.

1975. 4. 6 星期日 阴

行议。晚上团课学习。

1975. 4. 7 星期一 雨

行议。晚上人甚多,娱乐至10时休息。

1975. 4. 8 星期二 转晴

行议。下午与郜ZW交谈许久。晚上复家信,阅报至10点半。

1975. 4. 9 星期三 阴

行议。下午汇集《认真学习马恩列论无产阶级专政》。晚上阅《列选》p.451~505至10点半。

1975. 4.10 星期四 大雨滂沱

上午续阅《列选》p.505~514。下午人多,翻阅《军事基本知识》。晚上阅《秦汉之际农民起义和儒法斗争》讨论至11时。

1975. 4.11 星期五 大雨转有雨

上午将《认真学习马恩列论无产阶级专政》汇编完成。晚上夜校学习。

1975. 4.12 星期六 阴有雨

行议。晚上阅《朝霞》75年第1期。11时休息。

1975. 4.13 星期日 阴

行议。

【忆与议】

不知为何,进入四月后,别说不见了“心情随笔”,就连日记内容也骤然减少,以至于如今找不到可忆可议的切入口。

 

1975. 4.14 星期一 阵雨

行议。续阅列宁选集p.524~544。传×跳楼死了。

1975. 4.15 星期二 雨

行议。阅《列选》p.544~602。关于×,成为话题中心。宋今去新干向×发加急电报。

1975. 4.16 星期三 多云,闷热,下午雷雨

行议。宋中午回队,未有回电。下午抢在雨前种了刀豆。后在屋前挖沟排水。傍晚开始搬床。屋内返潮极为严重。晚上团员学习“三十三条语录”。后与桂、苏等一起议“×事”,至10时半休息。晚上九时半打电话给屠,仍未有回电。

1975. 4.17 星期四 多云,阴,下午雷雨

行议。至上午将房间收拾完毕。

1975. 4.18 星期五 阴,下午有雷阵雨

行议。刘费16号午后发出电报,20号到县。众解悬念。午及晚上重写家信,至10时休息。

【忆与议】

上述五天是云庄村知青的一次集体“虚惊”。不记得是什么渠道传来×插友的噩耗,这在云庄村知青中已经有过一次先例——1973年3月上旬,沙某在即将结束探亲、返回生产队之前突然自戕,详见《离户榜上的男一号》。时隔两年之后,又有类似的传闻,不同的是这次已是4月中旬,大多数插友已经回队。大家在忐忑不安之中,派人在第二天专程到六十里路之外的县城,发电报到上海以求澄清。谁知没有得到回音,空手而归。第三天的晚上又在村里的“摇把子”电话机上使劲摇把子,与被借用在县广播站的插友屠HY通上了电话,竟然依旧没有上海的消息。直到第五天收到插友回队的电报,总算解除悬念。当年电报通讯的速度也是难以置信,16号午后由上海发出的电报,竟然到18号才到达云庄,令人啼笑皆非。而某插友的被误传,更是令人无言以对,何至于斯! 下乡插队已经六年半,“再教育”的“毕业”却遥遥无期,前途迷茫,情何以堪!

 

1975. 4.19 星期六 阴,偶有阵雨

行议。续阅列宁选集p.602~636。

1975. 4.20 星期日 晴

行议。中午与张到小坑。因加班车停开,未接到来者。下午到卢加斜,后到七园翻土。刘、费回。晚上看电影《杜鹃山》。后众聊天。与刘KR聊至近1点。

1975. 4.21 星期一 晴

早上称谷。上下午在七园翻土,七、八园清圳,种了点黄瓜。晚上政治夜校,栽禾分组。后与刘TN(费后加入)交谈至1点。

【忆与议】

至此,一年一度的春插就要开始了。当年我不可能预料到,这就是我在云庄的最后一个春天。

  评论这张
 
阅读(326)| 评论(4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