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网中人的不老阁(blog)

平常心回忆无常事

 
 
 

日志

 
 

1975日记选(1)病退谈何易 [原创]  

2014-07-09 19:55:00|  分类: 1975日记选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在我的七年插队生涯中,1975年是最后一年,虽然病退圆了回城之梦,但是与七年前的下乡之路相比,这段回家回城之路走得如此艰难!

 

1975. 1. 1 星期三 阴天,有时小雨

元旦休息。复家信。程回来,烤火聊天,兴致尚好。晚上到队里去了一下,后又烤火。阅《永不休战——鲁迅批孔的故事》。

1975. 1. 2 星期四 阴

早上与程去油榨房称油。心烦意乱。上午洗洗衣服,理理房间,看看报纸,到七、八园望望。午后与程去青年队,与徐、郜、刘、桂、周等谈了一下食堂的一些事务,赶回吃晚饭。晚上计算食堂工分。

【忆与议】

从1974年11月底开始重燃病退之火开始,日记中不时出现类似“心烦意乱”的词语,因为其中不可知的因素太多,回城前景实在变幻莫测。此处再现是因为元旦前一天大队书记把我父母写给大队的要求让我病退的信件退给了我,要我去找公社乡办(详见《1974日记选(50)一年结束,新的开始》)。此刻想到日内要去公社寻访乡办,自己心里最担心的是“一场空欢喜”……。

此处又一次看到“程回来”的记载,忽然想起了那是1974年冬天开始的“路线教育”(具体情况有待查考),不知道是县还是公社组织了相关的工作队,其中抽调了少数知青。他们“深入基层”,到其他社队工作,每隔一段日子可以回村休假。这就是日记中不时出现“回来”这类字眼的缘故。无论是工作还是休假,他们的工分都在生产队照记不误。这样的“美差”在那个年代里按照阶级理论阶级路线必须是选择“根正苗红”的“革命后代”的,所以,与我无缘,在我的日记里也就很少关注,没有留下更多的记录。

 

1975. 1. 3 星期五 阴

今天去公社。早饭后步行2小时于10点半抵麦斜,与乡办孙坚谈了一下,他说要等公社常委从县里开会回来进行研究后再给我答复。下午乘自己大队拖拉机到小坑,步行回家。晚上为启祥、国春拟发言稿。

【忆与议】

公社乡办负责人孙坚,在一个月前的1974年11月下旬为了成立青年队到云庄大队“现场办公”时,还特地就我的“出路”问题与我谈过话(详见《1974日记选(48)重新开始“回城之梦”》),可是,当我正式提出病退要求时,他又没有了说法,声称需要由公社革委会的常委做决定。当年的公社乡办究竟有哪些职权?插队知青病退的办事程序究竟是怎么一回事?始终是个黑匣子。一介布衣的平民百姓无职无权、不明就里,就只有乖乖地听任摆布,如此这般的境遇又怎么不让当事人时不时地“心烦意乱”呢?

 

1975. 1. 4 星期六 转多云

早上、上午拟完两份发言稿。后开始为宣传队抄写《小保管上任》之剧本。下午到高坑菜地施人尿、八园。晚上云庄召开欢送大会,欢送艾国春同志光荣参军。会后复家信至10点半。……早上国春邀上海青年吃饭。

【忆与议】

上述两天日记中,我被“捉刀代笔”写发言稿,一份是为民兵连长写的,一份是为应征入伍青年写的。就在一个月前的12月11、12日,我为本大队洲老上村写过一份“请求书”(详见《一篇被县广播站广播的稿件》),激情燃烧地为该村表达决心……。谁知最后入伍的并不是洲老上的而是云庄村的。诸如此类的“代笔”就是从1974年底1975年初开始的,在随后病退回沪、等待就业的两年“义务劳动”中更成了“家常便饭”。那些“代笔”之作无不充满假大空套,而且多为知青题材!拟在我的“后知青”纪实中逐步晒出,那实在是一段哭笑不得的人生“历练”。

不知道日记中那位艾国春是哪一年复员回村的,他入伍之前请插队知青吃饭,他复员回村已经没了插队知青踪影。我在2005年6月回村时也来不及与他会面。2010年我在网上遇到他的侄女,得知他现在承包了一个养猪场,生活还不错……。

 

1975. 1. 5 星期日 晴天,多云

续抄剧本。下午一起到七园、四队芋地种莴笋。晚上续抄剧本。

1975. 1. 6 星期一 阴雨

至下午完成剧本抄写任务。

【忆与议】

那年冬天,村里自娱自乐的文艺演出宣传队似乎相当活跃,为此,我在1974年12月为他们把《杜鹃山》剧本刻写成蜡纸(参见《1974日记选(49)第一个月是不公开的》),也许是此举代价不菲,所以后来就改用复写纸方式了。

 

1975. 1. 7 星期二 阴雨

以车代步抵新干。与程会合同去樟树。晚上看电影《平原作战》。10:53~11:15急步至火车站。12点陆到。

1975. 1. 8 星期三 阴

早班船抵新干。近12时乘本大队拖拉机于下午3时到队。家里托带东西甚多,前所未有。晚上林长邀陆、屠和我三人去吃饭。十分疲倦,八时上床。

【忆与议】

那些年云庄的知青从上海回队,都选择那班沪穗特快,午夜在樟树下车,天明以后坐赣江轮船逆流而上到新干县城,然后搭乘拖拉机,一般在天黑之前可以回到村里。这是一个最省钱、最省时的方法。

 

1975. 1. 9 星期四 阴

上午给新书编目,翻阅。下午洗衣,与陆、郭、刘同去洲老上。晚上老杨家邀去吃饭。晚上与陆、潘等人聊谈至11点半方休。

1975. 1.10 星期五 多云

为宣传队复写剧本《同上战场》一式四份。为食堂结算往来账、与生产队来往等。下午到七、八园。晚上算账,翻阅《无机化学》至11点。

1975. 1.11 星期六 阴

复始行议。上午继续清理一些账目。下午到七园松了一垅土。桂收工后来云庄,与陆谈青年队。晚阅《学习与批判》74/11至11点半。

1975. 1.12 星期日 多云,阴

行议。阅完《学习与批判》74/11.。晚上复信费、刘,复家信至11时半。程回,郭准备回沪,人来人往,嘈杂终日。

1975. 1.13 星期一 多云

陪陆送郭回沪。早上乘本大队拖拉机至新干,搭潭坵拖拉机至樟树,迟了二十来分钟未能赶上80次。4时半将箱子交付托运,后到街上进晚餐,看电影《奇袭》。后回车站,又未赶上88次,乃上清晨50次。

1975. 1.14 星期二 阴、雨

送走郭后,乘船回新干。坐本队拖拉机至小坑,步行回队,时3点。到家后雨势即大。在县里遇孙坚,云公社尚未讨论研究我病退一事。下午回队后稍作休息。晚上团支部大会,总结工作,传达公社团支书会议精神,公社评选麦斜、阳团、综合场、云庄四个支部为先进支部,冬生被评为优秀团干部。支部大会上评选了先进团小组(二队团小组),优秀团员四人(朱海根、艾菊根、何ZY和我),三好青年一人(潘HQ)。改选团支委会(七人,冬生、徐、周、仲、菊根、成保、程),各团小组正副组长(青年队周、郜,二队仲、九仔,四队程、兰英,五队成保,六队菊根和我)。会后结算食堂账目至11点。

【忆与议】

从1月3日到公社乡办提出病退要求,到14日在县里见到公社乡办负责人,整整十天,竟然没有丝毫进展,原地踏步,日记中也只能是无话可写了。想当初,1968年11月发动组织中学生“到井冈山插队落户干革命”,从开始宣传鼓动到正式出发也只有十多天,且不说我等被“紧急招募”只有三天就办完所有手续“踏上征途”了(详见《人生第一步》)。而今遇到实际问题了,却是“我在火里,他在水里”……。前恭后倨的态度能不令人心寒? 

  评论这张
 
阅读(383)| 评论(35)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