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网中人的不老阁(blog)

平常心回忆无常事

 
 
 

日志

 
 

县乡办1973-11-18给我的复信 [原创]  

2014-07-05 10:22:44|  分类: 知青文物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在整理当年日记的时候,不时找到一些相关的“破纸碎片”,对先前留下的缺口有所填补。近期发现了1973年5月7日我工伤之后回沪治疗期间,县乡办、公社乡办给我回信的原件共五件。对照当年日记中的有关记载,日期与件数完全吻合。其中第四件是县乡办在1973年11月18日给我的复信。

县乡办1973-11-18给我的复信  [原创] - 网中人 - 网中人的不老阁(blog)县乡办1973-11-18给我的复信  [原创] - 网中人 - 网中人的不老阁(blog)

县乡办1973-11-18给我的复信  [原创] - 网中人 - 网中人的不老阁(blog)

王宗仁:

你来信收阅。正好公社乡办负责同志在县开会,我将你来的信给了老孙,请他回去商量给予适当安排。这个安排就是在鸡峰公社的范围内。你知道现在县是无法调人。广阔天地农村,今年新干接收上海知青650人。一切准备好,望他们早日来。

目前,我们确忙,学十大文件,落实文件精神,也就是做好下乡知青安置工作。这是我们这一办公室的任务。

鸡峰公社乡办会给你来信,答复怎样安排适当劳动的。

敬礼

沈玉兰

1974年11月18日

在1974年5月下旬我收到的县乡办和公社乡办的回信里,我被告知有事情应该找公社乡办,可是我在6月、8月、10月三次给公社乡办去信,均为“有去无回”的遭遇。面对这样的处境,既愤懑不已,又无可奈何,11月7日,我又一次同时发函给县乡办和公社革委会负责人(见《再三再四低声下气——我在1973-11-7写的信》)。结果,公社乡办依旧纹丝不动!而县乡办是又回信了。

从5月下旬首次去信县乡办,到11月7日我已是去信四次。对此,县乡办是三次回信,而且,在这第三次回信中,终于有了实质性的回复——公社乡办将在公社范围内对我适当安排。与此同时,直言不讳地告诉我:县里无法调人。言下之意,不必想入非非、梦想进县城了。

当年县社两级乡办对知青的“信访”表现出明显的一热一冷,就好像是一个唱红脸、一个唱白脸,上下级之间是否“配合默契”就不得而知了。但是,给我这个当事人再直接不过的感觉就是对我亟待解决的实际问题拖而无决。如今看到上面那封信,不由得回想起当年从收到信件、打开信封时的满怀希望,到展开信纸、看完内容时的大失所望,短短的几分钟之内经历了“冰火两重天”……。

平心而论,也不应对乡办工作人员责全求备,那个年代整个运动就是一场大折腾,把知青大包袱扔到没有什么工业的地区,再有意于搞好知青安置工作的人也只能是“巧媳妇难为无米之炊”,且不说其中还夹杂着数不清的人际关系和日益猖獗的腐败之风。

 

四十年之后重读县乡办的这封回信,有一处引起我的注意:“今年新干接收上海知青650人。”在我的记忆中,我是1968年11月上海首批有组织的赴赣插队的中学生,后来在1969、1970年也有成批有组织的到新干插队的上海知青,但是不记得在1974年还有这样的事情。查阅新干县档案局在2009年编印的《红土情缘》一书,其中的资料显示,1968年11月、1969年3月、1970年4月和11月,先后有四批共计两千多名上海知青到新干插队。所以,1974年11月那封信里说那年将有650名上海知青到新干插队,就显得很奇怪了。再查考上海各区的区志,由于各区的统计口径不尽相同,所以无法得到分年度、分省份的数据。

近几年我关注文革期间上山下乡运动的经过与变化,有一个很深的印象:1973年以后上海跨省下乡的少了,跨省插队的更少了。所以,对那个“1974年、新干、650人”的说法不能不打上偌大的问号,留待以后关注。

  评论这张
 
阅读(237)| 评论(35)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