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网中人的不老阁(blog)

平常心回忆无常事

 
 
 

日志

 
 

县乡办1973-10-10给我的复信 [原创]  

2014-07-03 08:52:18|  分类: 知青文物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在整理当年日记的时候,不时找到一些相关的“破纸碎片”,对先前留下的缺口有所填补。近期发现了1973年5月7日我工伤之后回沪治疗期间,县乡办、公社乡办给我回信的原件共五件。对照当年日记中的有关记载,日期与件数完全吻合。其中第三件是县乡办在10月10日给我的复信。

县乡办1973-10-10给我的复信  [原创] - 网中人 - 网中人的不老阁(blog)县乡办1973-10-10给我的复信  [原创] - 网中人 - 网中人的不老阁(blog)

县乡办1973-10-10给我的复信  [原创] - 网中人 - 网中人的不老阁(blog)

宗仁:

你两封信都收阅,尽知内情。因望江西下达有关知青下乡具体细则,所以我没有及时回信。再加其他同志都到知青班中共同学习,怎样做好这项工作,我一人在办公室,也确忙,来访一些问题,有的也确答复不了。我这个人也愿多说话,一下子一天就过去了,接待几个人就是一天。同时也处理其他事件;总之还是我懒吧!我知你与家长会谅解的。

你两封信,今天转给公社了,这是为了公社了解情况。至于你的伤好怎样安排,我会请公社商讨,看怎样安排法,公社研究后,他们会写信给你的。

宗仁,你也提一提你的意见,写封信给公社乡办或者是洪其五同志。洪是鸡峰领导小组的组长,可能你知道吧?洪同志热爱知青,更热爱安置工作。你有什么要求来信

宗仁,江西省还未有下达规定,可能马上就下来,省在研究呢。希安心治疗。

我很好,请代问同志好!

沈玉兰

1973年10月10日晚

 

严格说来,尽管这封回信用的是“新干县革命委员会‘五七’办公室稿纸”,但是实在算不上一份公函:信末既没有县乡办字样,也没有县乡办公章,只有县乡办负责人的个人签名;无论是起始处的台头还是结尾处的落款,都不是正式行文格式,就像是一封私人信件;信中的话语口吻更像是在谈天聊家常。

上述回信的背景情况是:按照5月下旬县乡办、公社乡办在给我的回信里的说法,我应该多与公社乡办联系(见《县社乡办1973年5月下旬给我的复信》),所以我在6月上旬给公社乡办写信,汇报治伤近况,并要求解决后续医药费等具体问题(见《就医难及其他——我在1973年6月写的两次信》)。然而,两个多月过去了,“泥牛入海无消息”,8月底。我向县、公社、大队三级组织同时发信,需要解决的燃眉之急是在沪吃饭需要的全国粮票(见《吃饭难及其它——我在1973-8-31写的信》)。但是,一个月过去了,仍然杳无音讯,于是。我又在10月7日用挂号信方式给县、社两级乡办去信(见《等待复等待——我在1973-10-7写的信》),其中我特别提到,大队干部在9月份让回沪的知青给我带来了口信,内容是,即使我回生产队,他们也没有办法安排工作。这一方面说明我8月底给县、社、大队三级的信只有大队给出了回音,另一方面说明我的工作安排如何解决这只“球”被基层的大队生产队踢到了上级的“球场”上,所以要看县、社两级乡办如何应对。

就是在这样的情况下,县乡办给我发来了上述回信。聊家常式的行文似乎是刻意营造出一种亲近气氛,但是回避了具体实际问题如何解决这一关键,使那个“球”再一次到了公社乡办的“球场”上。但是,公社乡办继续缄口不语——在5月下旬有过一次回信以后,无论我自己去信公社乡办,还是县乡办把我的去信转到公社乡办,公社乡办一概没有回音。

  评论这张
 
阅读(207)| 评论(33)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