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网中人的不老阁(blog)

平常心回忆无常事

 
 
 

日志

 
 

1975日记选(9)停留在笔记本的想法 [原创]  

2014-07-24 19:44:58|  分类: 1975日记选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当年在春耕即将开始的情况下,风行召开数千人的干部大会,以此大造声势,大鼓干劲。不过,“学习理论”也风头正劲,“无书可读”的我看了那些报纸杂志,以为那是正宗的理论,产生了一些“原教旨”式的想法。

 

1975. 2.23 星期日 阴

代陆烧饭,空余时间及晚上续阅《列选》1/25~64。

县里农业学大寨经验交流会(三千人的四级干部扩大会议)已结束。听徐讲,全县已有十六个青年队(场),其中除了鸡峰五七综合场、乐门青年队外,都是新建队(场)。这次会上都向上级提出了解决资金困难的问题。县里亦无良策,只能说,我们也要向上面汇报。同时又告诉大家,这事儿全省都有,全省有几千个新建青年队,需要成千万上万万的资金,不上报中央,怎么解决?

听了这些,我不禁产生了一种莫名其妙的担心:万一无法如愿解决这些资金困难,这些青年队(场)将怎么度过这段艰苦创业的日子呢?    看来,徐挺乐观——竟远远要比我这个局外人乐观得多——她很得意地说,某大队办的青年队所得到的支持还不及我们东岭背青年队得到的支持多呢!由此,她似乎并不担心自己的困难。

我忽然想起,几天前人们告诉我,东岭背青年队未经过国营供销合作社,而与新干饭店直接挂钩,将出售的什柴价格从国营供销合作社的牌价0.50元/担提高到1.30元/担,为前者的2.6倍!当人们指出这不符合社会主义方向时,某头头还坚持说这是考虑到新建队资金短缺的困难,继而又打出“红招牌”——“这是公社某主任提出来的”,以此来为自己辩护、开脱。末了,还硬硬头皮说:“反正只有两次,下不为例就是了。”

咋闻此事,心中不禁一怔:这种错误的倾向居然出现在青年队身上!岂不奇哉怪也!冷静想一想,并不奇,也不怪,恰恰最生动地证明了党的基本路线无比正确。同时也为我们在筹建青年队过程中提出的一些预见提供了强有力的现实根据!当初不是有人大肆宣扬青年队不存在路线问题之类的论调吗?他们把青年队描绘得那么平安无事,路线、道路、方向的问题似乎早已解决,根本不存在这些问题,只需要埋头苦干、艰苦创业就可以了。现实无情地粉碎了这一谬论。它告诉我们,两条路线、两条道路、两种思想的斗争在青年队中必然存在,不可避免。青年是整个社会的一部分,青年队是阶级斗争、路线斗争的一个战场,而绝不是什么世外桃源!尚未听说他们内部对此有过什么争论或斗争。倘若果真在这上面“完全一致”的话,倒是极其危险的。

其实,根子还不在这儿。既然这一“生财之道”是公社某主任所指点,那就说明这个事件的根子还是在某些领导身上,是他们把路带错了。而作为公社领导连这里面的路线是非都混淆不清,那不仅太令人大失所望,更令人十分担心:这某些领导还会把其他生产队往什么道路上带?!

事关路线,事关大局,不能不引起人们的高度警惕。

话回到青年队本身。由于人少事多,劳动力相当紧张。结果,大队民兵集训,他们全部请假;许多次干部开会,他们亦尽量少参加或不参加。对此,启发对徐说:“怎么?你们可以亲身体会到劳动力的紧张与重要了吧?今后,你们总不会再哇啦哇啦提出一个月两天的学习了吧?”俨然一副胜利者的姿态、口吻!且不去评论这件事了,我只是感到,这件事与卖高价柴事件联系在一起,可以再清楚也不过地说明,他们对于学习是何等的轻视,以至于对错误倾向是何等的麻痹、麻木不仁!至少是理论与实际是何等的脱节!

【忆与议】

现在看看当年的笔记,不禁发怔,假如当年我也参加了那个青年队,又会如何思考?上述“原教旨”式的想法看上去很革命很可爱,但是面对实际问题必定束手无策。

 

1975. 2.24 星期一 阴

烧饭。午后到八园平土。晚上新干化工厂文艺宣传队来进行宣传演出,至9点半。程陆矛盾愈烈,纷纷向青年队的桂、徐等人倾诉。

近来,我们这只剩下仅仅四个人的小集体中很不安宁。某些固有矛盾愈演愈烈,不可开交。关于这种三角冲突,不想去分析、评论,说上许多。只是想说一句:“冲突”的症结所在是那位第三者在生活问题上表现得很不严肃。这不是一个正直的青年人应有的道德品质!

云庄的人们对于自杀身亡的马JA、沙LF是常常挂在嘴边的,可是很少有人真正从中汲取有益的教训。人们往往惋惜于他们为了爱情去自杀未免有点不值得,但这只能说是一种肤浅的认识。为什么不值得自杀呢?我们又应当如何对待这个问题呢?看来很少有人去思考它。

马JA纯粹是因为失恋而自杀的,沙LF也有部分失恋的因素。在他们心目中爱情是最崇高的东西,至高无上,压倒一切,把它作为自己生活的唯一目标,其他的任何东西都是无足轻重的,都必须服从这一至上的目的。正因为他们错误地理解了爱情的真正涵义,摆错了位置,所以在他们一旦失意的时候,就会惊慌失措,丧魂落魄,陷于无法自拔的无限绝望之中。    这除了说明他们的世界观、思想方法上的片面、绝对、唯心史观外还能说明什么呢?

现今周围的某些同志正是在重犯马、沙的错误,当然他们理智要清醒得多,感情要克制得多。但尽管如此,仍然免不了精神上恍惚,思想上空虚,妨碍劳动、工作、团结以及个人身心健康。

我自己年龄尚小,能看到这一些,并从中得到一点教益的话,对于自己今后的生活道路是有好处的。

【忆与议】

笔记中的马JA是一个六十年代初期的考入江西共大、毕业后分配在新干、1968年秋天下放到云庄村的干部,原籍上海,故与插队知青相当亲近,但于1969年5月因为失恋而早早归西(详见1969日记选《五七大军与“五八命案”》);沙LF是1968年11月到云庄插队的知青之一,于1973年3月寻了短见(详见1973日记选《离户榜上的男一号》)。及至1975年,云庄村的知青都在22岁以上了,不乏春情萌动者且出现“竞争”态势,于是我有了上述想法,其中大多来自于当时的主流说法。在各级乡办的“知青工作”中则是大力鼓励知青相恋、成家、扎根(参见1974日记选《对结婚等于扎根的质疑》),而我和一部分插友是拒绝考虑的,没有基本经济条件却考虑此等大事,是头脑发热、热得发昏了吧?尔后“浓缩”成四个字“不要热昏”。

 

1975. 2.25 星期二 阴,多云,甚热

烧饭。上午洗了衣服。下午与程收了四分之三的菜干,并到八园播种(青菜)。空隙时间及晚上续阅《列选》p.65~85,晚至10时半。

昨天晚上,新干化工厂的文艺宣传队在我大队进行了一次宣传演出。    其中有一个节目:口技。表演者表演了些什么内容呢?——模仿牛、羊、鸡、鸭的叫声,树林中的鸟语,火车的轰鸣等。而后在应观众的要求加演好节目中,竟然是模仿猫打架、小孩啼哭!尽管他模仿得相当成功、相当逼真,并博得了观众的好评,但我却另有看法。

口技是一种别致的艺术,它通过逼真地模仿现实生活中的一些声响,给人们一种形象的、犹如亲临其境的感觉。但是,它如同其他各种艺术形式一样,同样充满着两个阶级的激烈斗争,同样是阶级斗争的武器,同样存在着为什么人服务的问题。

在修正主义文艺路线统治下的旧文艺,大搞地主资产阶级的趣味、噱头,目的在于腐蚀广大劳动人民的意志。当然这不等于说某一种文艺形式或某一种具体节目不能为无产阶级政治服务,问题在于如何服务。婴儿的哭闹,小猫的厮打,各种禽畜的鸣叫,都富于浓厚的生活气息。这些内容如果能用一种政治内容连贯起来,不就是很好的一个文艺宣传材料吗?把它们分割开来,独成一段,目的在于引起观众的一片笑声。这并不能体现出文艺为工农兵服务、为无产阶级政治服务的根本原则。

记得曾听到过一个“野营拉练”的口技节目,那里把许多的口技内容融合在一个表现解放军野营拉练生活的艺术整体中,既充满了强烈、浓厚的生活气息,形象逼真地再现生活中的实际景象,又起到了教育人民、鼓舞人民的作用。口技应当革命,向着这个方向前进!

有些同志并不敏感,相反地是啧啧称赞演技的高超。其实这种高超,是适应小市民需要的东西,是无产阶级所唾弃的糟粕。    这种现象说明了旧的思想意识并不因为经济基础的改变而一下子从人们头脑中退走,政治思想战线、意识形态领域中的斗争将是长期的。

与此相类似的,有对于无产阶级新电影的评价。最突出的一例就是对于《南征北战》的评论。不少的人都说这次重新拍摄的不及老片子来得好看。可见一种意识一旦形成之后,要想改变是不大容易的。因为人们往往习惯于旧的东西,而对于新鲜事物的接受往往要经过相当的努力才有可能。    深入论之,这是对革命新生事物的态度问题,是真支持的,必然满腔热情地宣传、维护她;是假支持的,就必然是攻其一点不及其余,将某些不可避免的缺点错误无限扩大,从而否定新生事物。这是壁垒分明的两军对阵。

【忆与议】

诸如此类的“激进”言论可谓当时的“主旋律”“正能量”,但我始终停留在笔记本上,从未溢于言表。因为我明白,此等言论会有几个人真正把它当一回事呢,充其量是言不由衷地敷衍几句。

  评论这张
 
阅读(388)| 评论(32)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