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网中人的不老阁(blog)

平常心回忆无常事

 
 
 

日志

 
 

1975日记选(8)立春时节民兵罚议 [原创]  

2014-07-21 19:46:01|  分类: 1975日记选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当年云庄村“罚议”那样的“村规民约”究竟是怎么一回事,现在无力去搞清楚。从当时留下的日记来看,1975年春节之后,年初八就由村里的民兵进行了“新春第一罚”,

1975. 2.18 星期二 晴

上午整半天洗被子、鞋子、衣服。下午参加民兵的罚议。后与潘、程同到小坑,又一起到宋文毓老师家里拜年。回家已晚。中午、晚上分别到老杨和永新家吃饭。晚上逢被子。10点半睡觉。

【忆与议】

从我保存的1975年“罚议记录”中来看(见下图),那天的“罚议”还是局限于家禽家畜的“犯规”,并没有扩大化的迹象。但是在春节气氛尚未散尽的时候为什么要来这一手“大煞风景”呢?又为什么要由民兵的名义来实行呢?在立春刚过的时候,大田里都是绿肥红花草,即将走出生长缓慢的越冬期,此时此刻实行“罚议”或许是为了不使红花草受到家畜践踏糟蹋从而“维护集体利益”。但是,在男女老少总共才二三百人的村子里,这样的行动不可能事先做到不露风声,为什么那天还会有那么多“犯规”行为呢?可能那样的“罚议”过于严厉而不得人心。有意思的是,受罚者中正好有民兵连长(启祥)。

1975日记选(8)立春时节民兵罚议  [原创] - 网中人 - 网中人的不老阁(blog)

 

1975. 2.19 星期三 晴

早上行议。上下午与陆一起把七、八园全部锄草、松土。晚上看电影《民兵赞》《侦察兵》《毛主席会见桑戈尔等贵宾》至10点。

【忆与议】

似乎那次民兵“罚议”拉开了新的一年的“罚议”大幕,第二天我又开始“罚议”了。其实不然。从稍后的日记来看,到2月底的十天里,我仅有19、20、22日的三个早工去“罚议”了,真正重新开始“专职罚议”是3月1日。或许。那些日子里我是想回避村民不满“过度罚议”的风口浪尖。

 

1975. 2.22 星期六 晴

早上行议。上午与陆拔完萝卜菜,后去八园清除草皮。下午与陆到八园种葱、东排豌豆插竹枝,后将四队芋地松土完成,晚上都去年根家吃饭。中午晚上阅《列宁选集》p.1~25,晚至10点半。

德才又一次来叫我去罚议,可是因为食堂事务烦多,加上小陆子身体欠佳,又要我代为烧饭,使我无法脱身。德才颇为埋怨地说:“去罚议吧,这不可以解决吃饭问题吗?”    我已不止一次地听到这种“教导”了,每一次都深深地刺痛了我的新,每一次都要使我的心情顿时恶劣起来。

作为一个青年人,二十来岁,正在兴旺时期,却要被迫去“享受”老弱者的“福利待遇”,这怎么能使人心安理得地接受下来呢?且不去谈论罚议这份“美差”的本身吧。诚然,作为大队、生产队对我的照顾,让我去罚议,这只能而且必须认为是一种临时性的过渡性的办法,岂能长期使用?!    我常常不敢设想,倘若我不是在这几十个人的青年集体中插队落户,而是在某生产队里单独插队,那是多么可怕呀!因而我始终极为感谢云庄青年大食堂这么一个可爱的革命集体,为我解决了受伤之后在诸如砍柴等方面的困难。    可是按照德才的说法,我是完全可以而且应当按照目前的情况继续生活下去,如此的弦外之音不禁使人感到不寒而栗、毛骨悚然。试想,若干年后大食堂不复存在时我该怎么办?我难道永远可以心安理得地享受集体的照顾吗?一个年轻人的青春难道就这样过去吗?难道我就这样度过自己的青年时代作为对党对人民对祖国的贡献吗?!    正是因为每次都联想到“青春”“前途”“贡献”等等的许多,每当想到这一些,心境就会恶劣起来,种种的不安、失望以及信念、希望一齐涌来,思绪万千,心烦意乱,一片混浊,不知所措,汇拢起来又成为无比的烦恼与痛苦。然而这一切该向谁诉说呢?!又会有多少人能真正理解我的心情呢?    往后返顾,回到已整整一年。罚议生活的滋味是饱尝了,但它留给我些什么呢?归纳起来,概括成最主要的一点就是,这是件最麻烦、最讨厌的事!我也看到和碰到了许多问题,却又无从解决,或者得不到解决,相反还常常伤情恶意,受窝囊气!真是一腔肺腑向谁言,唯有吞声把气咽!

【忆与议】

上述内容反映出当年自己对“罚议”生涯的心理状态。以下部分则是当年的“发散思维”“联想思考”。

 

做任何一件事单靠善良的愿望都是有点不够的——这也许可以作为这一年生活经历给我的一条有益教训!受益最深的大概要算两次农忙期间“硬撑”的后果了。春插时硬着头皮用单肩去挑秧,咬着牙关忍着伤痛坚持插秧;双抢时的几十天,每天的几千斤谷子,都靠单肩单腰挺过来了。虽然是得到了一些好评,但是如此拼命、硬撑的后果又有多少人了解呢?如今,左腰无疑是腰肌劳损的了,挑担把水都感到十分不适,更不去说天气稍有变化就酸痛不已了。然而我至今依然没有吸取教训,还是在继续硬撑。为什么要这么做?我只有一个善良的愿望,就是活在世上就要为人类尽多地有所贡献,而不能饱食终日,无所事事,浪费青春,虚度年华。这是一股很强烈的信念,以至于一次又一次的教训都被它克服、战胜、取而代之。

然而客观规律是无法改变的,“凡事只有善良的愿望是不够的”。这确确实实,实实在在是如此啊!别的且不说,二十天以前在要求大队签署对我要求病退的意见时,又是这个德才节外生枝、无中生有地提出什么“是否确实”之类的问题,这说明了善良的愿望甚至会遭到恶意的歪曲,而这种厄运往往是不以人的意志为转移的。难道说我的伤痛都是故意做作出来的吗?难道说我的病情都是弄虚作假地造出来的吗?这真是天大的冤枉啊!

我从来不愿意在众人面前申诉甚至渲染自己的病痛,从来都是咬牙坚持,默默地度过、熬过这些难受的时间的——这不仅是在受伤之后,受伤之前一贯如此。同时,我又是不大暴露思想的,自己内心的活动很少用语言表达出来,而希望用行动来表示自己的思想。正由于这种不善于言辞、不乐于表白的脾性,常常使人们无法全面地了解我的真实情况。真又是“光有善良的愿望是不够的”。

如果我是另外一种人,擅长夸张、吹嘘、渲染、宣传,或者不择手段,善于钻营,那么,或者早就不在云庄了。应当承认我是一个十分安分守己的老实人,对于上面的指示可谓是惟命是从,忠实执行,而不超越一步提出自己的要求,甚至连因为这种不妙的安排带来的不妙的遭遇也从不向上面反映哪怕一字一句!这样,他们把我完全搁置一边,极少过问,或者说根本不再过问,又能责怪谁呢?责怪他们官僚主义、高高在上吗?责怪他们并不真正关心每个知识青年吗?这未免太苛刻了吧。这又得归咎于自己的“善良愿望”。我总是想,“上面、乡办要管那么几千几百个知识青年,一定十分繁忙,怎么能让他们专门为我一个人人考虑呢?我不能光为自己的事去打搅他们的工作。我相信上面是会给予重视、考虑、研究的,何况他们早就做过当面的允诺……”于是我就一声不吭、耐心等待……。又一个三百六十五天过去了,逝去的时光留给我的却还是老样子、老状况,当面的允诺——没有兑现,等待的结果——依旧不变。

客观现实用冷冰冰的面孔对我教训道:“光有善良的愿望是不够的。”我愕然惊醒,仔细一辨,却又是这句话。然然我至今还未能完全懂得它的全部涵义。“做任何一件事单靠善良的愿望总是有点不够的”!

【忆与议】

这是一段充满愤懑的心声。我注意到在这千把字的“心情随笔”里,反复出现“做任何一件事单靠善良的愿望总是有点不够的”这句话,看来其中必有名堂。遂以那句话作为关键词在网上百度,发现它出自列宁全集第1卷第一篇文章《什么是“人民之友”以及他们如何攻击社会民主党人》,又发现那也是列宁选集的首卷首篇,原文写于1894年春夏。(网上见之于http://cpc.people.com.cn/GB/10895824.html  )

这使我茅塞顿开。正是在当天的日记里,有这样的记录:“中午晚上阅《列宁选集》p.1~25”。所以,可以肯定,是那天阅读列宁选集时看到了那句话,不胜感慨,就写进了笔记,反复咀嚼。在文革的极端年代里,出现了“活学活用、学以致用”的“风尚”,即“马列主义经典著作”乃至其他名人的片言只语都可以用来打“语录战”。受此影响,列宁的那句话被我视为珍宝。其实,这句语录并没有真正在我脑海里生根。最最使我难以忘怀的是,在1975年9月病退回沪以后长达两年多的“待分配”期间,曾经看到鲁迅的一句话:“无端地空耗别人的时间无异于谋财害命”,顿觉欲哭无泪,至今铭记心中

  评论这张
 
阅读(386)| 评论(23)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