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网中人的不老阁(blog)

平常心回忆无常事

 
 
 

日志

 
 

1975日记选(5)最后一次在云庄过春节 [原创]  

2014-07-15 19:47:51|  分类: 1975日记选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在云庄插队将近七年,其中有1969~1975七个春节。我在云庄过了两次年,正好是“一头一尾”——下乡后的第一个春节(1969年2月17日,农历己酉年春节),下乡后的第七个春节(1975年2月11日,农历乙卯年春节)。两次春节相隔了六年差六天,留下的感受是大不一样。1969己酉年是我等刚到云庄不久,三个月还缺三天,三十余名稚气未消而意气风发的初中生,按照军队三个班的形式,在“红海洋”没有遗忘的角落里与几亿疯狂的国人一起举行虔诚的“早请示”仪式、开展“忆苦思甜”活动等等,还以为将在我们这一代“双手绣出地球红”、“消灭帝修反、解放全人类”、建成一个红彤彤的新世界……。然而,六年后的1975乙卯年春节,天还是那爿天,地还是那片地,云庄还是那个云庄,而知青集体户却已面目全非,三十余个知青只剩下十余人还在云庄,留在村里过“革命化春节”的只有四五个,当初的“万丈豪情”已经化为蹉跎岁月,“激情燃烧”已经不复存在,每个人都在企盼着脱农、离村、甚至返城……。

重读1975年春节日记,与六年前1969年春节日记(《头一回在乡下做过年准备》《那一年的大年夜到年初五》《蹉跎岁月第一春》)相比,实在是恍若两重天!也就是在兔年正月初五的笔记里我这么写道:“我正在搞病退,能否成功,尚无把握。倘若不成,在此亦不会很长久了。”由此可见,虽然我是第二次在云庄过年,但是我更多地想到这可能是最后一次在云庄过年。1975年这个春节之所以没有回上海,并不是出于留恋,而是出于无奈——1974年11月底获悉上海病退政策中原先关于“知青工伤由发生地解决”的规定有变化,但这是新“开辟”的回城之路,具体做法是一如既往的“内部掌握”、概不公布,所以,我选择了留在工伤事发地,以便于及时应对可能出现的要求补充相关材料之类的不测,免得为此在沪赣两地往返奔波,徒增车旅费负担……。就在这个春节之后七个月又六天,我终于离开了云庄,圆了返城梦。到了云庄在我的视野里渐渐消失的时候,心里突然产生了难以忘怀的感觉,因为我把最美好的青春留在了这里,永远、永远……。

 

1975. 2. 5 星期三 大雨

代陆烧饭。下午以后雨势加大。晚上复信屠HS、刘TN。阅《红旗》74/12至12时。

1975. 2. 6 星期四 阵雨

续阅《红旗》74/12。上午起应陆的要求代他烧饭以换工。晚上阅《红旗》至11点.午后为冬生写春联。

1975. 2. 7 星期五 阴雨

换工烧饭。午后与刘、陆同至小坑。晚上打麻糍。后与桂、程、潘等聊至11时3刻。

1975. 2. 8 星期六

早上下了场小雪,午后开始融化。换工烧饭。午后为海根写春联。晚上张L来,聊至8点半去。续阅《红旗》74/12至10点半。

1975. 2. 9 星期日 阴有雨

早上、早饭后整理房间。后与小潘磨水粉。后打扫厅下。午后续阅《红旗》74/12.。半下午起,开始忙碌过年事。好不无味!晚上六队吃“罚议酒”,未去。云庄宣传队演出,中途即回。续阅《红旗》74/12至11点。

【忆与议】

所谓“罚议酒”到底是怎么一回事,我一直没有注意过。只是听说是把生产队里由“罚议”罚到的工分在年终分红以后用来买酒做菜,让辛苦劳作了一年的“社员们”集体“搓一顿”。所以,应该与村规民约的罚议议约有关。不过,1974年我“专职罚议”几近一年,难免伤情恶意,所以与“罚议”有关的吃喝就避而远之了。记得那天我还在暗暗祈祷,千万不要有人来叫我赴宴啊!

 

1975. 2.10 星期一 阴,多云

早饭后准备过年菜肴。11时,与程、陆、潘一起去青年队。吃了午饭于2时返回云庄。一齐动手准备“年夜饭”。晚上聚餐从6:50开始,共6人(程、陆、董、潘和我)以及林长,饮酒取乐。晚上11时,民兵连长来要人参加大队范围的巡逻,于是我就与启祥、志华、年根、层根、程共六人一起到洲老上、岭山,于1时许回到云庄。与程守大队部直至天明。上慰周副组长今去青年队。

【忆与议】

那次“年夜饭”和六年前的“年夜饭”是无法相比的,偌大的食堂里只有坐不满“八仙桌”的几个人,真有冷冷清清的感觉,不禁想起了借酒浇愁的古话。我记得自己喝的是很低度的果子酒,但是喝下去的量不少,以至于脚下有点轻飘飘的感觉;也有人喝了度数高一些的米酒或高粱酒,但无一喝醉。

 

1975. 2.11 星期二阴,傍晚起有阵雨

农历乙卯年正月初一 春节。早上,大家皆姗姗迟起,我在七~八时打了一个小时瞌睡。洗脸后,林长即来招呼我们去作客,又按启发的意见,等候至10点半,“上慰”老周和徐、赵、桂、周四人来云庄,即与启发一起参加聚餐(桂未参加)一小时。午后,随陆BL一起在村里来了个旋风式的“拜年”。后独自去喂猪、挑水等。阅完《红旗》74/12。晚饭仅程、董和我及林长四人。晚上与桂、陆、程、董、林长打扑克至10时许。甚感疲倦,即睡。春节就这么过去了。

【忆与议】

这是我一生中唯一的一次玩香烟。在蹉跎岁月里,虽然并不是每个男生都成为烟民,但是从未买烟玩烟解闷消愁的恐怕寥寥无几。我真的是保持了一种定力,在无数次的抽烟场合,我始终与烟绝缘。不过,大年初一那一天,插友小陆对我说,平时谢绝递过来的烟没有什么问题,反正你也“做出牌子”了,但是今天是春节,遇到老年人递来的烟是不能谢绝的,这是当地的礼节与规矩。对此,他提了一条应对之策:当遇到第一个长者递烟时,就应景地接过并点燃,以后就一直带着那支烟,看到有熄灭的趋势,就吸上一口,维持燃烧……。就这样,那天在村里拜年,转了一大圈。村民们看到我手里有一支点燃的香烟,都以为我“开戒”吸烟了,纷纷把我列入递烟行列,我则一一收下,结果,到拜年结束回到知青屋,我的口袋里一大把“伸手牌”香烟,三四十支,让抽烟玩烟的插友们乐开了怀。应当说,我在年三十玩酒和年初一玩烟,也因为存在着来自心灵深处的苦闷与忧愁。

 

1975. 2.12 星期三 阴

早上,与桂、程、陆、周应邀到连仔家进餐。回来后独自去喂猪、挑水。屠HY回队。中午一起做饺子。午后洗衣。始阅《红旗》75/1。憩息一小时又开始忙晚饭。晚上又一起做汤团至10点半。桂、周及去阳团吃喜酒的徐、赵、吴今晚一齐回东岭背。

1975. 2.13 星期四 大雨终日未停

一天过得很不如意,竟弄得没人烧饭、喂猪、挑水!早上喝了些稀饭,中午由程和我弄了些馒头,直至下午4时。晚上程、屠去启发家,陆、董皆不吃晚饭,仅我一人吃了一些。心里极为不乐,思绪万千,心绪紊乱。从上午就开始写信给家里,始终未能写成。晚上续阅《红旗》75/1至11点。

1975. 2.14 星期五 阴,上午有时多云

续阅《红旗》75/1,复家信。又是无人烧饭。下午3点起与陆一起做团子。后独自喂猪、收拾食堂,直至7点多。

【忆与议】

那几天留在村里的几个知青竟然没有达成烧饭喂猪等事务的分工安排。

 

1975. 2.15 星期六 阴

上午起又是代理食堂事务,陆去洲老上了。晚上复完家信。结合昨晚阅读的人民日报社论、梁效文章,找出去年钟志民的文章,思索良久。续阅《红旗》75/1至11点半阅完。

下午到七、八班菜地去剥些老叶充作猪饲料。菜园里土质潮湿板结,到处杂草茂盛,颇有不堪入眼之感。细一想,已有近半个月未到菜地来了。好一副破落衰败的景象。我的脸上热乎起来。

曾记得,我在力争求得家中同意让我在队过春节时,把菜园管理作为一条主要理由,可是,我没有很好地完成这一任务。当然,天气一直阴雨绵绵,是一个重要原因。但根本上还是主观上对菜地管理逐步轻视起来了,自己是集体食堂主人翁的观念逐渐淡薄了。

诚然,半年多来主动、积极地关心集体菜地并没有使更多的人同样重视起这一工作使我受到很大的打击,逐步冷却着我的热情。但是,我不应当对旁人指责、指点或责难,而应当是问一个为什么没有把更多的人的积极性调动起来,为什么自己的热情经不起时间、环境的考验?——我应当更多地考虑这一些!

我正在搞病退,能否成功,尚无把握。倘若不成,在此亦不会很长久了。我应当坚持站好最后一班岗。在最后的几个月里,坚持用主人翁的态度,积极为集体贡献力量。因为,这是一个坚持了将近五年的新生事物,对于它,我从心底里爱护她,感谢她,我应尽最大的努力,用实际行动毫不犹豫地毫无保留地继续支持她,维护她。“一个人做点好事并不难,难的是一辈子做好事”!

【忆与议】

这则笔记对自己1974年的热情有所反思,为什么自己的所作所为无法改变集体户菜地管理方面的无所作为?当然,还是没有找到答案。预感自己在云庄不会很久了,则是基于这样的考虑:我在1974年2月下旬回村以后是老老实实地在村里“静候”来自县社乡办的“佳音”,从2月下旬到11月下旬没有到县社乡办去过一次!真的是等待馅饼从天而降。但是12月份开始的申请病退,就像是把沉寂了一年的“火山口”打开了。这样,即使病退不成功,我因公负伤的工作安排也正式见之于县社两级乡办的工作日程中,所以,我的脱农、离村也就有希望指日可待了。

 

  评论这张
 
阅读(395)| 评论(33)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