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网中人的不老阁(blog)

平常心回忆无常事

 
 
 

日志

 
 

县社乡办1973年5月下旬给我的复信 [原创]  

2014-06-30 13:38:56|  分类: 知青文物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在整理当年日记的时候,不时找到一些相关的“破纸碎片”,对先前留下的缺口有所填补。近期发现了1973年5月7日我工伤之后回沪治疗期间,县乡办、公社乡办给我回信的原件共五件。对照当年日记中的有关记载,日期与件数完全吻合。其中第一件是县乡办在5月22日给我的复信,第二件是公社乡办5月24日给我的复信。

我在1973年5月8日回沪治疗工伤骨折,很快遇到具体问题,遂于18和19日给县乡办、公社乡办、大队领导这三级组织分别发出挂号信,汇报了5月7日工伤、回沪、急诊的经过情况,还谈到了具体的困难,提出了相应的要求(详见《我在1973年5月写的两次信》)。之后,大队没有给予答复,这也是情有可原的,因为当年插队知青的管辖权并不掌握在大队手中,所以他们不便于给出答复。

§1.县乡办1973-5-22给我的复信

根据我的日记,我给县乡办的信是18日发出的,同时也给公社乡办发了挂号信。24日收到县乡办回信。现在找到了该信原件——

县社乡办1973年5月下旬给我的复信  [原创] - 网中人 - 网中人的不老阁(blog) 县社乡办1973年5月下旬给我的复信  [原创] - 网中人 - 网中人的不老阁(blog)

 县社乡办1973年5月下旬给我的复信  [原创] - 网中人 - 网中人的不老阁(blog)

 王宗仁:

你好!你来信收阅,尽知内情。阅后就把信转鸡峰公社乡办了。今后你有什么事,或者写给大队、班里去信,这样就省了时间,他们好马上解决。

关于你提出的要求,鸡峰公社、你班里会研究,意见怎样,他们会去信告诉你。

致礼

新干县革命委员会上山下乡办公室(章)

73、5、22

应该说,县乡办的回信是及时的,但是有关内容则相当模糊。它虽然向我明示我的问题不由县乡办直接负责,这从分级管理和负责的原则来说,似无大错;但是,又让我有问题找公社,乃至大队,甚至知青集体户(当年当地习惯称之为知青班)。这就令人一头雾水:究竟谁负责、负什么责。


§2.公社乡办1973-5-24给我的复信

在24日收到县乡办写于22日的回信以后,27日收到了公社乡办写于24日的回信。现在找到了该信原件(但是没有找到相应的信封),内容如下——

县社乡办1973年5月下旬给我的复信  [原创] - 网中人 - 网中人的不老阁(blog)

 王宗仁同志:

你的来信我们已经收到。知你经过许多艰难困苦,终于到达了上海,我们甚觉放心。

事情发生的当天,公社乡办并不知道,县乡办又正好在召开大会,因此,在各方面照顾是很不够的。我们是徐黎虹开完会议之后回公社才告诉我们。现在总算进入医院正在治疗。不知医院诊断如何?以后来信请将详细情况写上。

目前,请安心治疗,不必担心其他问题。治好病是根本。在治疗中遇到什么困难,可来信告之,我们尽量解决。“工伤证明”已由徐黎虹办好;粮食问题可以解决;“工伤补贴”问题我们即和大队生产队商量,按生产队制度和贫下中农一样待遇,如生产队没有这一方面的补贴,可根据家庭情况,组织上考虑给予适当的解决办法。至于你提出今后的安排问题,这个暂且不急于答复,我们也不好答复,这要根据你的情况,上级组织会加以考虑的。总之,目前希望你安心治疗,把身体搞好。有什么事以后来信联系。

致礼

江西新干鸡峰公社乡办(公章为江西省新干县鸡峰公社革命委员会上山下乡办公室)

1973年5月24日

相对于县乡办的回信而言,公社乡办的回信对我去信里的四点问题与要求均有所答复与回应。

§2.1关于工伤证明

当时上海实行划区治疗,插队知青回沪不属于上海户口,如无证明,仅能在地段医院看病。因此我希望县革会能出一“因工伤回沪治疗”的证明。现在看到,当时是按照插队知青的直接管辖权在公社的原则,由公社乡办而不是县革会出具了那份证明。随即由云庄大队知青集体户负责人小徐寄给了我,我在21日给插友的信里告知已经收到(见《我在1973年5月写的两次信》)。近日我在“破纸碎片”里找到了当年我抄录的“工伤证明”——

县社乡办1973年5月下旬给我的复信  [原创] - 网中人 - 网中人的不老阁(blog)

卢湾区乡办:

兹有我社云庄大队知识青年王宗仁同志因公负伤,现已回上海就医,请你办给予协助解决为荷!

致礼

江西新干鸡峰公社乡办(章)

73、5、18

该证明是写给卢湾区乡办的,所以它的原件应该是交给了里委会,尔后逐级上交了。

 §2.2关于全国粮票

当年考虑到在沪治疗时间将会较长,希望调些全国粮票寄来,以解决在沪粮食问题。公社乡办对此是一口允诺“粮食问题可以解决”,似无大碍。其实不然,直接掌管粮票的发放与回笼是粮管所,它和公社乡办是平起平坐的两个部门。所以,公社乡办的允诺只能是一厢情愿。三个月后,为了吃饭,我不得不再次写信给公社乡办求助,详见《我在1973-8-31写的信》。

§2.3关于工伤补贴

由于当时家庭经济情况比较窘迫,故对回沪治疗的车费及医药费,希望能先报销一部分,并请按工伤规定,补贴治疗及疗养期间的工分。这样的要求就相当敏感而棘手了,因为农村的公社体制与城市里“全民所有制”“集体所有制”单位不是一回事,而插队知青的地位十分奇怪——既由公社乡办直接管辖,又要服从所在生产队的规矩,公社乡办的确不好办事。

§2.4关于工作安排

医生讲我今后从事农业劳动是有困难的,所以对我今后的工作问题,希望领导上帮助解决。这是一个最棘手的问题,的确不容易回答,何况还在治疗期。而我在去信中明确提出的三个方案——病退回沪,在当地安排工作,推荐上大学——无论哪一个都不是公社乡办能够“一锤定音”的,他们更需要摆平方方面面的关系。所以,拖延战术是明智之举。

  评论这张
 
阅读(493)| 评论(34)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