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网中人的不老阁(blog)

平常心回忆无常事

 
 
 

日志

 
 

1974日记选(44)最后的平静 [原创]  

2014-06-01 20:20:55|  分类: 1974日记选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转眼又到了下乡周年的11月,原以为1974年是下乡六周年的日子,在日记中也会留下纪念活动的痕迹。然而,出乎意料的是,六周年纪念这几个字根本就没有出现!巧合的是,那一年的11月19日那一天,开始了一次有关成立青年队的大讨论……。就像是浪涛袭来之前有短暂的平静,当年11月上半月的日记也显得格外平淡。

 

1974.11. 1 星期五 晴,多云

行议。傍晚与程在八园种菜少许。……晚上民兵连大会,宣布整组后的建制。后阅《红旗》74/9至10时。

1974.11. 2 星期六 晴,多云

行议。下午到路加山。上午在五队芋地翻土。……午后到六队搞了些“乐果”(与郜)。傍晚集体在五队芋地种菜。晚复家信至10:30.。

1974.11. 3 星期日 多云转阴

行议。上午与刘到新分的六队芋地耖田、三光。下午应冬生之求去小坑为发电站买机油11.5斤。后又到路加山,与刘、郜等一起烧草。再与刘到五队芋地浇水。晚上写信给王XW。阅《红旗》74/9至10点。

【忆与议】

当年在公社体制下云庄村有一个不成文的规矩,在每家每户按人头确定的长期不变的每人8厘菜园(相当于53平方米)之外,每人每年还分两次“短期”菜地,一次是在早稻收割以后的“萝卜地”,主要供社员在秋天播种冬天食用的“主打”蔬菜萝卜,也可以种植一些来年春耕以前收获的其他作物;另一次是“芋艿地”,主要供社员种植生长期较长又便于储藏的芋艿。印象中,芋艿地一般是在春天种芋艿之前分地的,不记得为什么1974年秋收以后就分芋艿地了,也许是让社员在田块休闲的冬季里有机会为自己多种一季作物吧。这两次“短期”菜地也是按人头分地,具体数字已经忘记了,日记里也没有记载,印象中每一次都不会少于每人8厘地,由于知青在三个生产队里各有10来人,即使是每人8厘,也有三处各1亩左右的菜地。如果好好规划、细细管理,确实可以“大有作为”。问题是它需要一个前提:安心,恰恰在这一点上插队的知青是越来越“反其道行之”。权且认为那些荒废的菜地是让田块有一次休耕的机会吧。

 

1974.11. 4 星期一 晴到多云

行议。上午到八园下灰,七园收豆、翻土,新四园田塍开荒,六队芋地收灰下灰。午后至七园翻土一垅后,至夜一直在新四园开荒。晚阅《红旗》74/9至11点。

近两天早工,五队总有一些人“失业”——门口只有二张打禾机,其余打禾机皆在拿埠口,因此早上男女劳动力都挤在这仅有的二张打禾机上,每张都有十来人,根本摆不开手脚,结果稍微迟到一些时间的人就告“失业”回家。而在仓库旁有一张打禾机放着没人使用,这是因为它不是属于五队的。

这种矛盾的现象反映了生产关系的不完善部分。本来这完全可以通过协商借用一下的,但是分了队之后河水不犯井水,我的东西你不准用,你的东西我也不拿来用。宁愿耽误时间、浪费劳动力,无形之中造成的损失,有谁去计算过呢?

就五队本身来讲,这还因为生产安排上的盲目性,缺乏全盘规划,顾此失彼。合理地安排生产,无形之中就会增加时间与人力。这对于我们这儿田多人少的地方尤其重要。例如五队本来应当充分估计到每天早上有多少劳动力去割禾,留相应的打禾机在门口,以便早上的割禾。这就可以缓和以至解决摘茶籽与割连作争劳力的矛盾,达到农林两不误,而五队就是吃了缺乏安排与计划的亏。因此,这儿浪费劳动力的情况实际上又是一个劳动力安排是否适当的问题。

前者说明了生产资料的所有制范围必然会随着生产力的发展而产生变化,人不去改变是不行的,时机一旦成熟,就会冲决一切罗网,去适应已变化了的生产力。后者则反映了由于生产的落后状况,使得一些处于领导地位的人们无法如同大生产那样作全面的规划,合理安排使用劳动力。这又与他们缺乏马克思主义的思想方法去指导生产安排生产是紧密相关的。

【忆与议】

这样的想法太理想化了。

 

1974.11. 5 星期二 晴,多云

行议。一天与刘在新四园插篱笆、翻土开荒、种蚕豆、豌豆,又到石尾找水准备新园串水。傍晚参加七园种菜。晚听去井冈山开会回来的徐作介绍。集体拣鸡毛菜。阅《红旗》74/9至10点半。

1974.11. 6 星期三 晴

行议(早上与上午)。上午与刘插新园篱笆(砍灌木丛)。午后与刘偕同阳团顾JS、小杨去岭山买樟木板,与刘、杨上山掮木头。傍晚近六时回到队里。七、八园种菜已是尾声。晚上补衣。写信到11点半。

1974.11. 7 星期四 晴

行议。早饭后与刘把存放近二旬的豆子搬出来晒。上午观察新四园串水情况,八园平土。下午新四园种完蚕豆,八园、六队新芋地种蚕豆,六队新芋地平土。赶回家,八园种菜已毕,松了二垅土。刘收豆,有十来斤。晚上阅完《红旗》74/9,写信至11点。

1974.11. 8 星期五 多云

代替冬生保管一天。午前午后把近一个月前禾戽打豆时留下的一担断萁零荚清理了一下。傍晚八园松土。晚阅《全国新书目》74/8、9,《红旗》74/6至11点。

1974.11. 9 星期六 阴,偶有细雨

早上行议。上、下午到路加山六队新芋地平地种菜(上午孤军奋战,下午后一半才加人:刘、郜、桂、徐)。晚上协助桂、屠修灶。

1974.11.12 星期二 阴有阵雨

行议。上午到五队芋地补兜,到东排。下午到六队新芋地。阅完《红旗》74/7。晚阅《红旗》74/8。

1974.11.13 星期三 阵雨

行议。上午到萝卜地间苗,为大雨打回。阅完《红旗》74/8。续阅《学习与批判》74/9,晚至10时半。郭DJ特地为食堂送来鲜鱼二条九斤余,众人感激。

这几天公社在高岭水库捕鱼,昨天云庄三个队去买了一批,大大改善了生活。今天晚上进餐至中途,忽然郭DJ回来了,真是出人意料之外。他不知道云庄三个队已去买鱼,今天捕鱼告结束,未见我们有人去买鱼,便冒着雨翻山越岭,在收工之后黑灯瞎火地赶到云庄来,特地送来两条又肥又大的鲜鱼。天黑路滑,道路泥泞,打着赤脚,还跌了几跤……。大家一时感动得不知说什么才好。

这一生动的事例强有力地说明了青年食堂具有强烈的吸引力和极大的优越性。如果说,一个人没有真正切身体会到大食堂的优越性,就不会对她产生感情,更谈不上关心她、爱护她,用实际行动支持这一新生事物的成长。    我们这个集体中的大多数同志是自觉地维护这一新生事物的,这正是食堂能够坚持近五年的最根本的原因。郭虽然因为工作需要离开了食堂,半年来仍然关心着食堂的成长,继续用自己的行动尽可能多地支持这个新生事物。这说明了青年食堂确确实实在青年们心中扎下了根,说明了青年食堂是符合广大知青的愿望与要求的。同时也说明了举办集体食堂的方向、道路是正确的,符合农村社会主义革命的方向的。

【忆与议】

不记得是哪一年,公社办了一个林场,由各大队派人参加,各人的工分由所在大队决定,工分报酬也来自各大队。据说是年终回村参加生产队分红,各人的所得与林场的情况没有太多的关联。插友郭就是由云庄大队指派前去公社林场的。他在云庄知青集体户五年多,有一定的感情,对林场环境并不适应,详见后文。当然,拔高到方向道路等等的高度,是那个年代特有的荒诞。

  评论这张
 
阅读(293)| 评论(28)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