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网中人的不老阁(blog)

平常心回忆无常事

 
 
 

日志

 
 

1974日记选(47)来到十字路口 [原创]  

2014-06-10 11:30:42|  分类: 1974日记选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那年11月21~22日举办了指向明确的知青学习班之后,有关在东岭背建立青年队的话题陡然升温。此后的数天,成为云庄知青集体户的重要转折点,也是我插队生涯的重要转折点,二者几乎同时发生,但走向迥然相异。从四十年前留下的日记里,很容易看出当年为了维持上山下乡大好形势而建立青年队在云庄知青集体里产生的动荡与分化,但在字里行间也隐藏着我从“离村之梦”转向“回城之梦”的变化。

 

1974.11.23 星期六 转晴

早上行议。老杜问我的情况。上午随徐、周、桂、程等去参加团员斫柴(筹办图书室)活动。心猿意马。最后到近岭山的地方,花了很大力气才完成每人400斤的任务。在即将完成时,我左手中指、无名指不慎砸伤,极痛。中午在岭山吃饭。稍事休息后,翻山归队,带了4担柴回来。然后去四队芋地挖芋头种青菜。晚上重写家信至12时半,长长四纸,正反八面。晚饭后至九时半食堂里展开了热烈的讨论。公社乡办老肖参加了讨论。

【忆与议】

也许是“批林批孔”运动中又想到了“大破大立”“先破后立”,1974年秋后出现了农村生产队团支部大办图书室的热潮,但是资金是“自筹”的,让团员通过不记工分的“义务劳动”筹集购买图书的资金。对云庄大队团支部而言,最简捷的途径就是“靠山吃山”——上山砍柴,几十个年轻人到山上忙乎半天,就可以搞来足以装满拖拉机拖斗的一车柴,运到县城里就能轻而易举地换成现钱,因为县城的居民日常生活用柴全靠山区提供。这样的“生财之道”对生态和资源的破坏是不言而喻的。

有公社主任等领导亲自参加的云庄大队知青学习班,是触及实质性内容的,即明确提出在东岭背建立独立核算的青年队,明确动员云庄大队的知青参加青年队。对我们这些1968年11月上海首批赴赣插队的知青来说,在时间上是太巧合了,整整六年,又一次面对来自上级的动员令,就个人而言似乎又到了人生的一个十字路口。与六年前最大的不同是,经过六年“锤炼”的青年人不再一呼百应,一方面是当初熊熊燃烧的激情已经明显降温,另一方面是不同观点之间的“短兵相接”出现升温的迹象。

 

1974.11.24 星期日 晴

行议。下午到路加山。上午打扫陆BL房间。“青年队”继续占据着谈话内容。上午与郜、中午与吴WM、郜交换了意见、阅完《历史上的儒法斗争》。晚上就“青年队”的讨论中所争论的一些问题学习《毛选》《马恩列斯论共产主义社会》《(社会主义)政治经济学基础知识》等,至10时半。

【忆与议】

我的确是个书呆子,“事到临头”,竟然真的到书本里去寻找答案了。毋庸置疑,这是徒劳的。

 

1974.11.25 星期一 晴

行议。续阅《学习与批判》74/10。午后试将自己对办青年队的想法整理成文。昨晚,赵、徐、小吴在云庄讨论青年队事,认为人数已够办队要求(10~12人),准备立即上马。下午经庙垴上到路加山,从长咀回。晚上,南边三个队知青几乎全部到云庄。吴WZ提议改队址为岭山。桂、程表示愿意去岭山办青年队。云庄响应者因此增加了4人,总计七人。又与吴WZ一起颇有信心地谈到近12时方休。

【忆与议】

从后来的日记里看到,我有关办青年队的想法最终没有能够整理成文。那些天的“风云变幻”“瞬息万变”,我曾给一些当时正在上海探亲的插友连续写信,犹如“即时报道”。可惜那些信件没有保存下来。

此处日记留下了青年队建立过程中的一个小插曲——变更青年队队址,即把青年队建在岭山,而不是东岭背。这一建议提高了吸引力。不记得该建议的具体设想是怎样的。现在从卫星地图上可以很清晰地看到云庄大队所辖四个自然村的相对位置关系。东岭背处于深山腹地,是全大队最偏僻最闭塞的地方,看上去东岭背与云庄村的直线距离与云庄村和岭山、洲老上的直线距离差不多,但在实际上由于地形的缘故,东岭背与云庄村之间山高路窄,无法开通直达的拖拉机道路,只能绕道岭山、洲老上附近才能向东前往云庄村或向南前往拿埠大队,进而“走向外界”。所以,这是当年“岭山方案”受到欢迎的原因之一。

1974日记选(47)来到十字路口  [原创] - 网中人 - 网中人的不老阁(blog)

  

1974.11.26 星期二 晴

上午办了第二次学习班,否决了吴WZ的提议,大队决定办在东岭背并立即上马,要求各人立即表态。仅有9人表了态(实际可有11人)。下午他们讨论产生了筹备小组(徐、赵、吴、李)。我们这些人心不在焉地打了会儿扑克。我开始给上海的人们写信。晚上部分青年队成员讨论具体事务,邀我、桂、周参加。桂表示了准备“立即上马”,周亦差不多。我则明确表示了对是否立即上马还需要考虑,便回来继续写信,尽可能客观地向上海的人们叙述了一周以来的事情发展,长达7页。然后又匆匆写就一封家信。时已11点半。

【忆与议】

此处的“办第二次学习班”,是相对于明确了办青年队这个具体要求的11月21~22日学习班而言的,与前一次仅仅相隔三天。更重要的是把“岭山方案”迅即否定掉,确保“东岭背方案”立即付诸实施。至于“东岭背方案”究竟是怎样产生的,在下乡插队45周年纪念文集中没有一个当事者发表相关的回忆。

那个“岭山方案”可能没有在官方档案中留下什么痕迹,当年的知青集体中也很少有人记得这件事,它的提出者前不久与我在电话聊谈中谈到往事,他说那年那个“岭山方案”被否决之后,他意欲“归顺”东岭背青年队麾下,但是遭到大队领导的反对。在莫名其妙和无可奈何之中,他最终离开了岭山村和云庄大队,去了别的青年场队……。现在看来,当年那次短暂的争议中有一点是不可忽视的,“岭山方案”对上级领导已经拍板决定的“东岭背方案”提出异议、大胆叫板,多少显现出知青对自己命运与前途不再是唯唯诺诺的一群小绵羊。1974年11月,“离农”已经是人心所向、众望所归,但是,在当时政治高压环境中没有可能喊出“我要回家”的口号,于是在力所能及的情况下发出自己的声音,表达自己的意愿。

从这天的日记可以看出,面对“不可更改”的“东岭背方案”,插友中又一次出现分化,例如桂、程在25日表示愿意去岭山,26日就“分道扬镳”了——程没有被邀请参加东岭背建队筹备和讨论,桂则表示“立即上马”。我在25日没有明确表态的记录,26日则明确表示还需要考虑,更退出了建队筹备与讨论会。至于我为什么确定自己的观望态度,还有其他原因,后文详述。

 

1974.11.27 星期三 晴

心烦意乱,头昏脑胀。没有心思去干些什么事。上午与屠一起在七园松土,午后又一起去高坑剥白菜。下午到石尾(卢加山)。傍晚在六队芋地施“碳酸氢铵”一担。老孙下午去东岭背。

1974.11.28 星期四 晴

行议。下午到路加山六队芋地、东边四队芋地。始阅《政治经济学基础知识(下)社会主义部分》。晚上续阅《学习与批判》74/10。老孙、老涂下午与我续作交谈。县陈组长下午到东岭背。

【忆与议】

现在看来,11月26日是东岭背青年队呱呱坠地的“诞生日”。随后两天的日记中留下了公社乡办老孙、上海慰问团新干小组陈组长再次莅临东岭背建队现场的记录。青年队的正式成立在紧张筹备之中。

 

1974.11.29 星期五 晴

行议。上午与屠到高坑芋地剥菜、施肥。下午从山顶到石尾坑内里。续阅《学习与批判》74/10。晚与郜结10月账。观月全食。复费给程信,写家信到12点半。

1974.11.30 星期六 晴

早上行议。上、下午称肥。云庄参加青年队成员之行装今天由手扶拖拉机送去东岭背。晚上阅完《学习》74/10,续阅《政治经济学》(下)至10点。

1974.12. 1 星期日 阴,偶有小雨

早工写标语(“征兵”)。上午与程、屠、潘一起去东岭背,祝贺“云庄大队五七林场”成立。公社洪主任、老涂、老肖,乐门、阳团、综合场均派代表前来祝贺。下午开了个会,上述干部、代表,大队支书均讲了话。程代表全大队知青表示祝贺。下午4时离东岭背回家,包饺子吃。……晚上列席了青年宣传队的会议。据小潘讲,桂、周两人去五七林场是极不自愿的,并劝潘不要参加,云云。晚上续阅《政治经济学基础知识(下)》至10:30.。

【忆与议】

东岭背青年队于12月1日正式举行成立大会。不知道为何最初曾用名“云庄大队五七林场”,抑或只用了短短几天?此处日记中的“青年宣传队”与东岭背青年队是两码事,负责人是曾经有过少年戏剧班学员经历的知青小潘。生产队发挥其演艺特长,在村里搞起了由年轻人组成的自娱自乐的文艺演出队。而由知青组成的青年队则是“经济实体”,插友规劝小潘不要参加青年队也是情有可原的,因为青年队是独立核算的,体力才是硬道理,偏偏她长得特别矮小(不足1米6),身体欠佳(心脏不好),当初下乡才半年,生产队就让她当“赤脚老师”,一直到“大回城”时回沪。她由于心脏病等原因,四十来岁就与世长辞了。

  评论这张
 
阅读(333)| 评论(29)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