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网中人的不老阁(blog)

平常心回忆无常事

 
 
 

日志

 
 

1974日记选(34)一次自作主张 [原创]  

2014-05-03 09:14:56|  分类: 1974日记选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如今回眸1974年的日记,发现那一年被照顾去“专职罚议”使我有不少时间置身于自己喜欢的看书与思考之中,是我在插队生涯中难得的一段“动脑”时光。

 

1974. 9.18 星期三 转阴

行议。下午未远走。上午与费在八园翻土,有一小时被拖拉机司机拉去打帮。下午在八园种菜、下灰。八园共“自产”草灰5担。午前午后在四园烧灰。张L又回,索取《学习与批判》7.。

1974. 9.19 星期四 阴

行议,下午到水库下、庙下、台面上、窑场。傍晚把四园所“产”二担草灰施于萝卜地里。

1974. 9.20 星期五 阴,下午细雨

行议。下午未远走。在七园翻土。

日前收到父亲来信,针对我上次所问关于儒法斗争与“让步政策”的问题,间接地回答我云:看书读报之后,“自己有什么看法,同意的或不同意的,都要用笔记下来,不要停留在脑子中或口头上。记不记下来,大不一样,记下来就要把自己的看法再深入想一想,才能整理出一个有条理的看法来”。这已不是第一次告诫我了。    的确,近来的学习、生活实践提出了许多问题,大多数的场合下我都仅仅是停留在脑子中,而没有动笔。我不是不会写,实在是懒于写。懒字当头,必坏百事。我常常自己“原谅”自己,找出客观上的理由来解释自己的懒笔。这真是自欺欺人,结果是延误光阴,自己受害。记得有一句话叫做“天才来自勤奋”,这里说明了实践与知识才能的辩证关系。在实践中勤奋上进,勤勤恳恳,不畏劳苦,贵于坚持,才有可能达到光辉的顶点,获得真正的成绩。而这一切只有从现在就脚踏实地地做起来,决不能期待一个完全合乎自己胃口的客观条件从天而降之后才动手。

【忆与议】

这段笔记中的所思所想源于文革前的一段经历。文革之前我在爸爸妈妈的房间里看到过爸爸收集的一叠学术讨论剪报集,其中就有关于历史上“让步政策”的讨论,唇枪舌剑的论战颇有引人入胜的感觉。到了文革前夕,这样的学术讨论演变为思想领域的阶级斗争。1974年的批林批孔运动中,大谈儒法斗争,使我想到了那场学术讨论,可惜那时候的家信都未能保存下来。如今在网上搜索“让步政策”,得知原先的学术讨论被上纲上线到阶级斗争,是和最高统帅的亲自过问有关的。广东人民出版社1996年7月出版的《毛泽东读书笔记解析》(作者: 陈晋)的历史篇中,第66节就是关于这件事情的。见本文附录。

 

1974. 9.21 星期六 细雨,下午转阴

为了配合学习23号文件,队里要我绘制有关地图。今天花了一天,绘了一张《辽沈战役前敌我形势示意图》,根据文件附件之图二参照图一绘制。

1974. 9.22 星期日 阴

今绘制《平津战役前敌我形势示意图》,系根据文件附件之附图一参照图三绘制。因章主任要索取一套二份,故需绘第二套。下午完成第一套后,开始第二套,把“平津图”素描完成了。

【忆与议】

在网上查得,四十年前的“批林批孔运动”中,1974年8月5日下达了中发[1974]23号文件,详见北京市委“宣讲家”网站http://www.71.cn/2009/0108/515092.shtml

毛主席已圈阅。

中共中央通知

各省、市、自治区党委,各大军区、省军区、野战党委,中央和国家机关各部委领导小组或党的核心小组,军委各总部、各军兵种党委:

为了使批林批孔不断深入,使广大工农兵进一步学习毛主席的无产阶级军事思想和军事路线,深入批判林彪的资产阶级军事路线,现将军事科学院编的《批判林彪资产阶级军事路线的若干问题》之一、之二,发给你们,请你们参照中发[1974]1号文件的传达方法,向群众进行传达,组织学习讨论,继续开展对林彪和孔孟之道的革命大批判。

中央这个通知和附件之一、之二,军队可以发到排以上单位,地方可以发到党的支部。

中共中央

一九七四年八月五日

从网上可以看到,那个文件全文近2万字,转发了军事科学院编的《批判林彪资产阶级军事路线的若干问题》(之一、之二)。内容分别为“林彪在辽沈战役中的问题”“林彪在平津战役中的问题”。从我的日记来看,“之一”有两张图,“之二”有三张图。遗憾的是在网上没有看到文件中的那些插图。

当年我接受了放大绘制那些插图的任务,发觉假如全部照样制作,工作量很大,于是琢磨着根据文件的叙述把那些地图的内容适当地加以合并,使之“简化”为两张图,辽沈战役和平津战役各一张。这样的“自说自话、自作主张”,是不符合“原原本本”的原则的(当年还没有“保持一致”的说法),但是,对负有宣讲重任的公社干部来说,这样的“简化”方便了携带地图和展示讲解,所以,非但没有指斥我,还得到了公社章主任的认可,并要我再复制一套!现在想想真是一次“胆大妄为”。再想想,又何尝不可?

 

1974. 9.23 星期一 多云,阴

至午后完成“平津图”,加了夜班,基本完成“辽沈图”,还需要一个早工即可全部完成。

近日来上海青年房子中甚为热闹,简直成了一个木工场,锯板的,做床板的,打箱子的,……成天忙个不停。为什么?为的是带回上海去。有那么些人是永不知足的,胃口大得无边,其木材的需求量是没有止境的。每次回沪都有一大堆木器或木料。    而近来又出现了一种新的说法:“反正早晚要撑家当的,早些做成,过日子也就舒适些。”归纳起来,就是一句这样的口号“把日子过得舒服些”。付诸于行动,就是加入“木工”的行列:千方百计地搞各种硬木,乃至不择手段,废寝忘食。    新老热心者汇合在一起,形成了如今的木工新热潮。说到头来,根子还是在一、二个头头身上。他们“以身作则”,自然会“群起效尤”,这又有什么办法呢?干部干部,先走一步。干部走歪了,就直接影响到他领导下的这个集体前进的方向。因此就不难解释为什么现在发动群众管理菜地的阻力如此之大,迟迟不能解决?那几个头头也满足于口头上的号召,行动上却“私事”当头,把集体完全置于脑后,那么其口头号召究竟剩下多少“号召力”也就可想而知了。

1974. 9.24 星期二 小雨

早工完成绘图。因纸张太薄,故用纸加厚。至10时完成。

【忆与议】

看到这样的“历史记录”,不由得又一次想起赴赣插队45周年之际编印的纪念文集,冠之以“五百知青一个梦”的书名,实在哭笑不得,那么多年里那么多知青当真共同拥有一个梦?

 

附录:

http://www.xiexingcun.com/maozedong/dsbj303.htm 

地主阶级对农民有让步政策吗(读孙达人《应当怎样估价“让步政策”》)

[原文]伟大的农民战争冲破了封建罗网,根本改变了地主和农民的关系,才使农民获得了自由。相反,在农民战争失败之后,封建政权的“让步政策”,实质上恰恰就是剥夺农民所获得的这种自由,重新束缚农民。敌对阶级之间的利益是你死我活、针锋相对的。封建地主阶级对待农民,决不会有什么“让步政策”。封建政权究竟采取什么样性质的政策,不是取决于革命压力,而是取决于地主阶级当时的阶级利益,也即取决于地主阶级的本性。——摘自孙达人《应当怎样估价“让步政策”》

[毛泽东读书的笔记和谈话]

现在出了小将孙达人,写文章反对翦伯赞所谓封建地主阶级对农民实行“让步政策”。在农民战争之后,地主阶级只有反攻倒算,那(哪)有什么让步政策!孙达人的文章只讲古代,不讲近代;看了近代史,这个问题就更明白了。地主阶级对太平天国就没有什么让步。义和团先是“反清灭洋”;后来变为“扶清灭洋”,这时得到慈禧的支持。清朝被帝国主义打败,慈禧和皇帝逃跑了。以后慈禧就搞“扶洋灭团”。研究一下近代史,可以更清楚地看出,地主阶级对农民没有什么“让步政策”,反动派总是反攻倒算的。历史上每当出现一个新的王朝,就要实行“轻役薄赋”政策,那时人民很苦,没有多少东西好拿。“轻役薄赋”政策,对地主阶级最有利。

——摘自毛泽东1965年12月21日在杭州的谈话《见穆欣《办<光明日报>十年自述》第256—257页,中共党史出版社1994年版)

[解析]

史学界所谓的“让步政策”论,最旱是剪伯赞在1951年发表的《论中国古代的农民战争》中提出来的。他说:“每一次大暴动之后,新的封建统治者,为了恢复封建秩序,必须对农民作某种程度的让步,这就是说必须或多或少减轻对农民的剥削和压迫,这样就减轻了封建生产关系对生产力的拘束,使得封建社会的生产力又有继续发展的可能,这样就推动了中国历史的前进,因而中国历史上每一次农民暴动或农民战争,可以说,都是中国封建社会向前发展的里程碑。”这篇文章是在读了毛泽东的《中国革命和中国共产党》一文后写的。毛泽东在这篇文章中提出的:“在中国封建社会里,只有这种农民的阶级斗争、农民的起义和农民的战争,才是历史发展的真正动力。因为每一次较大的农民起义和农民战争的结果,都打击了当时的封建统治,因而也就多少推动了社会生产力的发展。”翦伯赞的文章,意在对毛泽东的这个观点作进一步的发挥,即:农民战争之后,是怎样使生产力向前发展起来的,他论述的角度,就是统治者的让步。1961年,翦伯赞在《对处理若干历史问题的初步意见》一文中,对这个问题又有所补充和修正。他说:封建统治阶级“并不是对每一次农民战争都让步,他们对于那些小的局部的农民战争是不会让步的。让不让,让多少,这要决定于阶级对抗的形势,决定于农民战争带来的阶级力量的对比的变化。”他主编的影响较大的《中国史纲要》也有相近的论述。对他的观点,史学界有不少人是赞同的。有的甚至概括为:“革命斗争——被迫让步,再斗争——再让步”是农民战争起推动作用的一条规律。

到六十年代中期,一些人认为,用统治阶级的“让步政策”不能概括农民战争的历史作用。当时在陕西师范大学历史系任助教的孙达人,在1965年9月22日《光明日报》“史学”专刊上发表的《应当怎样估价“让步政策”》一文,这是不同意翦伯赞观点的一个代表,由此引起学术界的广泛关注和热烈讨论。这样,1965年下半年,史学界就发生关于“让步政策”的争论。讨论文章大都发表在《光明日报》上面。起初,讨论还是在学术范围内进行的。到12月初,戚本禹在《红旗》杂志上发表《为革命而研究历史》一文,便不点名他说翦伯赞的观点是“反对”马克思主义的,是“现实阶级斗争在史学界的反映”,翦伯赞是“近几年来史学领域两个阶级、两条道路尖锐斗争中资产阶级一方的代表人物”。这样,关于让步政策的讨论就带有了政治批判的味道。

一向爱看《光明日报》的毛泽东,自然注意到这场讨论。上面引述的就是1965年12月21日他在杭州的谈话。谈话中不仅涉及孙达人的文章,也说到成本禹的文章。从上面引用的谈话内容来看,毛泽东讲孙达人的文章,主要还是从学术角度立论的。其中有三点很重要。一是他赞成孙的观点,并进一步提出,反动阶级不仅不会让步,而且常常是“反攻倒算的”,这是符合他在“文化革命”前的思想基调的。一是怎样看“让步政策”论的重要论据——“轻摇薄赋”,在毛泽东看来,新王朝往往是在一场大动乱之后建立起来的,这时候,社会生产已经遭受严重破坏,人民艰苦,统治者无法从人民身上刮取更多的东西,是不得不“轻徭薄赋”,这样做对自己才有利,这不能算是“让步”。再一点,他对孙的文章也有不满足的地方,即没有从近代史的角度展开这方面的论述。于是,他举了近代史上义和团的例子。

在这次谈话中,毛泽东说“戚本禹的文章很好,我看了三遍”。(穆欣《办<光明日报>十年自述》第257页)这样,本禹对翦伯赞的批判就更来劲了。1966年,他在《红旗》杂志第4期上发表与人合写的文章《翦伯赞同志的历史观点应当批判》,说翦伯赞用“资产阶级的历史主义来歪曲历史唯物主义,来同马克思列宁主义的阶级斗争观点相对抗。”

  评论这张
 
阅读(240)| 评论(38)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