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网中人的不老阁(blog)

平常心回忆无常事

 
 
 

日志

 
 

1974日记选(43)不敢想下去的思路 [原创]  

2014-05-30 18:08:41|  分类: 1974日记选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当年日记里留下了不少想法,它们并不是无中生有空穴来风,是面对现实的思索,但是又不敢想下去。

 

1974.10.29 星期二 阴,多云

行议。上午帮冬生挑了几担谷。笔记,阅完《红旗》74/10.。从半下午起,与周到四队芋地挖芋头,到六队芋地下灰,又一起参加七园松土。早上在牛门口排拔萝卜菜。

1974.10.30 星期三 阴,小阵雨

行议。早上连仔让我去小坑为大队为法院朱院长送行买两斤酒。下午到路加山。后参与六队划分芋头地。未赶上傍晚东排种蚕豆。晚复陆、费信至11时半。其间与桂、程、郜聊谈。

>>74-10-29~30笔记

某人于昨天回到队里。不仅自己带了不少香烟,四出赠送、散发,还帮×带了十多包香烟。    一个不抽烟的女同志需要香烟,想方设法搞香烟,已逐步不以为怪了。而且她们往往比抽香烟的人本事还大,搞到的烟要比烟客多!    这种反常的现象说明了什么?它的实质是什么?

【忆与议】

记得当年把香烟称为“二十响”,把瓶酒称为“手榴弹”,所以,早在文革期间那些烟酒就已经成为一种打通门路的利器,“革命化”“一代新人”等等则成为装点门面的空谈。

 

阅红旗第十一期所载大寨大队党支部的文章《坚持革命 努力前进》,其中提到了大寨在二十多年中发生的巨大变化,最重要的是过去被束缚在私有制度下的农民已经和正在变成一代社会主义的新型农民。文章列举了“新型农民”的五个标准:

一、自觉地坚持马克思主义、反对修正主义,坚持社会主义、反对资本主义。

二、从千百年私有制所造成的种种传统观念的精神枷锁下解放出来。

三、对于一切阶级敌人、严重的自然灾害以及旧社会留下来的穷山恶水敢于斗争、敢于胜利。

四、能够用辩证唯物主义和历史唯物主义的立场、观点、方法认识世界和改造世界。

五、眼望全中国,胸怀全世界,具有共产主义理想和风格。

这是全中国农民的方向、目标,老一代要努力改造自己成为新型农民,新一代更应自觉地抵制旧传统观念,努力把自己锻炼成为一代新型农民。这是实现农业现代化、彻底改变农村面貌的根本条件。

每一个革命的农民都应当十分自觉地以这五条标准衡量、检查自己,严格要求自己,用实际行动表现自己无愧于社会主义新中国的一代社会主义的新型农民。

×        ×        ×

而在我们所接触的实际生活情况,与大寨相比真是天差地别。特别是云庄的一些社员,私心杂念极为严重。我曾亲眼看到有人对仅一岁余的小孩进行占集体小便宜的“教育”:手把手地教他将队里晒在场地上的豆荚剥开来,把豆子装到自己口袋里去!如果说这是为了以此来哄小孩不哭不闹以免影响大人生产而不得已的作为,那么强令儿童、少年到禾田里拾禾穗回家喂鸡的行为就是百分之百的用旧思想来毒害少年一代,不论是自觉的还是不自觉的。这些天真纯朴的少年儿童,在学校受的是共产主义、集体主义思想的教育,为什么还要去干这些损害集体利益的事呢?原因在于社会教育、家庭教育与学校教育脱了节。尤其是家庭教育,现在依然是一种毒害幼小心灵的私有观念的教育,势力强大到足以抵制和消除学校的正面教育。社会教育也仅仅是一种消极的罚议而已,毫无正面教育。并且领导上对于广大社员的政治思想工作很少去抓,不教育做父母的人走社会主义,甚至对资本主义倾向不及时制止,结果是害了大人,更害了下一代。这是一个严重的问题。试想,如果不加强社会主义教育,势必使这新生的一代从小就受资产阶级思想毒害,从而又去危害下一代,谬种相传,何其危险?!

×        ×        ×

要巩固工农联盟的无产阶级专政,必须巩固农村的集体经济。电影《艳阳天》反映了在建立集体经济时的严重斗争。在巩固发展集体经济的征途中,斗争更严重、更尖锐。私有制及其传统观念要作拼死的抵抗和斗争,无产阶级思想一定要经过坚忍不拔的精神进行坚决的反复的长期的斗争才能在农村阵地上占领下来,扎下根来,战胜顽敌,取得胜利。这是向共产主义迈进的伟大进军中的一场艰巨斗争。我们这些经过党的当年培养教育的知识青年,应当在这场严重的斗争中冲锋在前,发挥生力军的作用。

在这方面,近来陆续听到一些关于洲老上知识青年和本地青年团结一致坚决走社会主义道路的事迹,十分动人。这是一场深刻变化的良好开端,在万里征途上迈出了极为重要的第一步,是云庄的榜样。那儿的青年,不仅努力抓紧自身革命化,并在三大革命中成为名符其实的青年突击队,而且用大量的模范行动辅之大量的耐心的政治思想教育工作,逐步改变着深受私有制传统观念精神枷锁毒害的老一代农民。这就是洲老上这个小山庄近几年发生较大变化的最重要的原因。它是希望的曙光,必将带动其他各个生产队的政治工作。它是茁壮的幼苗,定能在大风大浪中锻炼成长,开出鲜艳的花朵,结出丰硕的果实。

我们云庄知青应当虚心地向洲老上的知青学习,学习他们脚踏实地的精神,学习他们敢于斗争敢于胜利的精神,学习他们以身作则模范带头的作风,学习他们安心农村改造农村的崇高思想境界,为改变旧习惯势力更为根深蒂固的云庄村的面貌,真正实实在在地做一些事情,这才无愧于党和毛主席寄予青年一代的殷切希望,也才能说是为完成历史赋予我们的伟大历史使命作出了应有的贡献。

【忆与议】

如同当年对大寨的了解只是限于官方宣传报道一样,对近在咫尺的洲老上村知青“动人事迹”,也只是道听途说,或来自某次会议的材料。我也没有在那个村子呆过、看过、亲身体验过。就在我写下上述想法后的一个月,那几个知青就结束了“与本地青年团结一致……”的历程,离开了那个小山村,成为独立核算的青年队的成员。这就不能不使人想到,“外来”的知青果真做得到与“原住民”的结合并在他们中间生根开花乃至安心农村改造农村吗?

 

但是,我们云庄知青的精神面貌、思想境界又如何呢?毫不客气地说,是远远不如洲老上的战友们的。有的同志就很坦率地承认自己“不但没有把旧农民从旧传统观念的精神枷锁下解放出来,自己亦已经被那精神枷锁锁了进去。”这倒是颇为真实的简略概括。我想最明显的表现可以说是劳动态度问题了。工分挂帅在我们这些人中间的市场渐渐扩大。其次,政治气氛的淡薄、歪风邪气没有受到应有的打击,这也可以说是一种表现。再一个突出的表现要推四队知青的试验田了。上半年倒还有劲,挺认真的,可是虎头蛇尾,这下半年竟无人问津,不了了之,被人引为笑柄。    这些失败的事例或倒退的现象再好也不过的表现了我们与洲老上知青的差距。    我们应当承认确实存在这一差距的客观现实!不承认是不行的。我们还应当用实际行动努力弥补这一差距,学先进,赶先进!

【忆与议】

时过境迁之后发现,这样的激情燃烧来源于空泛的理想,在真实的现实中必定渐趋冷却直至熄灭。

 

1974.10.31 星期四 小雨转阴

行议。早上第二次收拾牛门口排上萝卜地的残局。上午在五队芋地种菜半垅,阅报、笔记。午后向显龙家借豆种,与郜称米,后到东排种蚕豆、豌豆,费时近二小时。

这几天的行议实在连我自己也觉得太马虎了,但又有什么办法呢?青年食堂中做不完的事何等恼人啊!可是人那么少,事情又是非做不可的。去干、去做,占去了多少时间、花费了多少精力啊!不情愿也罢,情愿也罢,总归得去干。现实就是如此矛盾纷纭。人就处在这永无了结的矛盾世界之中。关键在于如何处理这些矛盾。而我实在不知道怎样来适当处理当前的矛盾。

×        ×        ×

今年以来所见所闻的大量事实使我越来越感到,在培养、教育青年一代的问题上存在着极其尖锐的两个阶级、两条道路、两条路线的斗争。这是一场关系当和国家命运的重大斗争。而我们队伍中的许多同志还没有觉察到这一点。他们为某些个人成见纷争的表面现象所迷惑,没有看到事情的实质,因而没有重视它,深入地想一想。

×        ×        ×

遗憾的是有些人为某些假象所迷惑,因而无法了解到一些真实情况,由此出发去处理青年中的矛盾,势必不可能达到良好的效果。    由于官僚主义作风以及爱听好话不爱听批评话的作风,人为地造成了许多工作中的障碍,是十分令人痛心的。

×        ×        ×

我逐步发觉一种令人不安的倾向在发展:……利用某些工作上的便利,慷国家之慨,或违国家之法,将国家全民所有制的财产或产品用来直接或间接为个人私利服务。这难道不是“特权阶层”的雏形吗?!我记不清钟志民同志对于“走后门”的分析。我一直觉得他的分析是比一般见解要深刻、尖锐。因为他提到了所有制问题!而这是极为重要的一点。

【忆与议】

此处日记里提到了钟志民,尤其是把“特权阶层、走后门”等等与所有制问题联系起来。现在未能找到相关的资料。根据《钟志民的选择》(http://www.xzbu.com/1/view-4315659.htm  ,中国新闻周刊 2013年8月第28期)介绍,当年,1974年1月18日人民日报头版头条刊出钟志民的退学申请报告。一周后,北京召开来势凶猛的批林批孔动员大会,周恩来等党政领导大都出席。江青等人在批林批孔之外,还夹发了第三支箭--批“走后门”上大学。人民日报助势批“走后门”,四天后再以头版头条刊出钟志民向南京大学校党委汇报申请退学的思想转化经过。

当年上述报道的影响很大,但是,处于偏僻山村的我并不知道此事很快“平息”了。这是因为——2月15日毛泽东在叶剑英反映部队批林批孔问题的信件中批示:“批林批孔,又夹着走后门,有可能冲淡批林批孔。”“开后门来的也有好人,从前门来的也有坏人。”2月20日,中央根据毛泽东的批示发出通知:对批林批孔运动中不少单位提出的领导干部“走后门”送子女参军、入学等问题,应进行调查研究,确定政策,妥善解决。这样就把“走后门”问题搁置起来,后来实际上再也没有追究。

我写上述笔记时,大局已经发生变化——钟志民已经不再是“反潮流”典型,对钟的政治宣传也悄然转向,只强调“向一切剥削阶级自私自利意识形态开火”,“向特权思想挑战”等空目标。钟被改塑为“决心彻底地改造自己”、“自我革命”、“自我批判”的思想革命战士。

所以,引起我注意的与所有制的关系问题,到了此时是不可能继续下去的,基调已定:不是所有制出了问题,斗私批修的思想革命就可以解决的。

 

顺着这样的思路我走过许多次,但每次都不敢再想下去。一种奇怪的矛盾心理把我从这条思路上引开去。但我总觉得问题没有找到答案,心里总感不畅。

记得初到农村时,总是把自己终于踏上社会引以为自豪。那时是多么纯朴、天真、幼稚。带着孩子气、学生味来到农村、进入社会之后,无数事物竟是那么出人意料之外,许多事情竟然与早先想象中的截然相反。严酷的现实极其痛苦地改造着充满美好幻想的头脑。而真正地认识社会、了解社会还是近两年才开始的。从小小的一个云庄知青集体食堂,到地处偏僻山沟的云庄村,直到整个农村、整个社会,许多令人难以理解的现象接踵印入脑海,叩击着真理的大门。

心情的舒畅或积郁,越来越多地与思考一些社会现象直接联系在一起了。现在我终于感到了社会是多么错综复杂,矛盾是多么纷纭繁杂。常常由于对许多事物无法解释而感到苦恼。如果说黑格尔的名言“一切现实的都是合理的,一切合理的都是现实的”是正确的话,那么我正苦恼于无法用它来解释自己的一些疑问。

×        ×        ×

这后一半的想法,不仅仅是下午思路的发展,而是在读完一封调子低沉、心情忧郁不快的来信之后想到的。不知作者究竟碰到了什么样的痛苦事情。但是可以肯定,这实质上也是一个认识社会、改变幻想的痛苦过程。由于各人所处的环境不同,这一过程也有所不同。信的作者是直接触及到个人切身利益,思想转变更为痛苦些。而我往往是由间接地受到的客观现实的冲击转变着思想,痛苦也许就少些。

【忆与议】

当年“一封调子低沉、心情忧郁不快的来信”究竟是什么内容,现已无法忆及。在不同的地方插队的同学有各不相同的遭遇,在时过境迁之后的今天,大多不愿意谈起那些不愉快的往事。

上述笔记里还特别说明,“顺着这样的思路我走过许多次,但每次都不敢再想下去”。看来这是“社会大学再教育”的结果。

  评论这张
 
阅读(296)| 评论(35)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