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网中人的不老阁(blog)

平常心回忆无常事

 
 
 

日志

 
 

1974日记选(39)抹不平的心灵创伤 [原创]  

2014-05-21 19:29:51|  分类: 1974日记选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如今二十来岁的年轻人已经全然不知“家庭出身、本人成分”之类的术语了,更不会有书面汇报家庭情况和本人认识这种事情了。在极端年代里,它们一直是使我痛苦不堪的梦魇;时至今日还是一个抹不平的心灵创伤。

 

1974.10.10 星期四 晴

保管。天甚好。中午到八园松土,到东排、五队芋地。傍晚集体在七园种菜,后与刘KR到四园、二萝卜地。

1974.10.11 星期五 晴

保管。北风甚大。上午到东排豆地割堪。刘TN今回沪。林长今到队,云程约在15号后回队。午休。傍晚到东排豆地割豆。晚上徐找我谈家庭情况,写书面材料至10点半。

【忆与议】

这是我当年我最感痛苦的一件事。在那个年代,一方面是以言治罪、因言获罪,另一方面是欲加之罪、何患无辞。我在1964年进入中学以后逐步知道了“阶级阵线、阶级觉悟”之类的概念,还有“有成分论、不唯成分论、重在表现”之类的“阶级政策”(在1965年强调政治挂帅以后,最后一句又改为“重在政治表现”)。文革爆发以后,更懂得了那些概念对我家的具体含义。但是,我始终不认为我的祖父和父亲是“三反分子”“阶级敌人”。我曾经暗暗庆幸自己“躲过一劫”——我在1968年11月19日离沪赴赣插队以后,12月26日中共中央、中央文革发出“关于对敌斗争中应注意掌握政策的通知”,首次提出了“可以教育好的子女”政策,随后,我的弟弟妹妹虽然只有15岁、13岁也被父母单位叫去办学习班,“坚决批判”父亲的“三反罪行”,言不由衷地与父亲“划清界限”……。我因为已经身处江西偏僻山村,“鞭长莫及”,避开了那样的恐怖境地。总之,无论是在学校里“复课闹革命”还是下乡插队“走上社会”,我的沉默寡语、形似自闭,既源于祖父和父亲再三告诫的“祸从口出”,也出自我不愿意说违心话的宗旨,以至于同校不同班的插友在朝夕相处数年以后都不知道我身负“两代黑锅”痛苦的内心世界……。虽然1970年我父亲被宣布“作为人民内部矛盾处理”,1973年初我祖父被宣布“维持文革前四清运动的结论,回到人民队伍”,但是整体环境氛围使我感到并没有真正“解压”。尽管远在千里之外的知青集体户中出现了“争取团票”的风气,我还是害怕那些“提高认识”“划清界限”之类的“坎”,因为我实在不想说、也说不出那些违心话。我妹妹在我家兄妹数人中率先“破冰”——在中学里入了团,使我感到“违心话难题”出现转机……。我不记得1974年10月给团组织的汇报具体写了些什么,但是可以肯定我有理由不对祖父和父亲进行言不由衷的“口诛笔伐”。不过,完成那份报告也不是轻而易举、一蹴而就的——1974.10.11  写书面材料至10点半。——1974.10.14  晚写“报告”到10点半。——1974.10.15  晚将报告交给了徐——至少是花了两个晚上!

 

1974.10.20

今天可以说是我难忘的日子。    团支部召开了全体团员大会,选出了新的支委会,健全了领导机构,结束了相当时期以来的近乎瘫痪的状态。会上还决定发展一批新团员:岭山的吴WZ,洲老上的吴WS,云庄的刘细细【“原住民”】,还有我。    徐LH将入团志愿书交给了我,让我填写。

我久久无法落笔,思潮澎湃。我想,自己现在距离一个光荣的共青团员是近了一步,但与党和人民的要求相差得很远。要真正成为一个能使毛主席放心的合格的革命接班人,就得把在征途上的每一个微小成绩都当做继续革命的新起点,以更大的坚定步伐冲破一切障碍,终身为共产主义事业艰苦奋斗在无产阶级专政下继续革命的万里征途!

【忆与议】

上述“心潮澎湃”并非言过其实,但是它的含义中又有多少“难言之隐”啊!亲身领受过那种“阶级路线”“阶级政策”的滋味以后,对那样的理论与实践及其后果有了刻骨铭心的体会。然而,那个极端年代的惨痛历史被有选择地遮掩起来,甚至美化、去恶化,只说光明而不谈黑暗,才是真正的历史虚无主义。不记得历史教训终会重蹈覆辙甚至万劫不复。

 

1974.10.12 星期六 晴,

风大。保管。午前午后到东排割豆。傍晚集体割豆。

1974.10.13 星期日 阴转多云,傍晚小阵雨

天阴,未晒谷。早上与上午筛了一部分谷,十分厌气,故下午作休息。午前到七园、八园、六队四队芋地,在五队芋地捡零散豆子,竟有三把之多。下午作体力与思想上的休整。晚与桂刘董打扑克。

午前到五队芋头地去了一次,发现几天前收豆子时竟散落了许多豆荚,耐心地将它们拣起剥出来,不多时间竟有三把之多。    积少成多,聚沙成塔。生活中许多不引人注意的小事情中常常包含着这个重要的涵义。人们往往不注意罢了。    在对待这些看起来微不足道的小事上,实质上可以反映出一个人的思想本质。例如,仅仅听嘴巴上的言语是如何重视劳动或珍惜成果,或仅仅单纯看行动上的高出勤,是片面的。实际行动及其效果是最清楚地反映了一个人思想的。可以作这样的结论,对于劳动成果(不管是自己的还是他人的)不珍惜、任意挥霍浪费的人,不论他如何表白,或“劳动”如何出色,都不能掩饰他内心里轻视劳动或并没有树立真正端正的劳动观念的实质。

【忆与议】

当年的艰苦劳动并没有与“正确的劳动观念”形成正比,这也是“再教育”之类的“理论”难以解释的现象。

 

1974.10.14 星期一 阴

未晒谷。终日在仓库,筛谷与搜集破谷箩。下午以前者为主,早、上午以后者为主。傍晚在七园松土,与徐在七、八园浇水。晚写“报告”到10点半。

11号是启发之女正英成婚。知青中男生无一送礼,而女生则合伙花了近十元钱“送嫁”。按照此地规矩,“送嫁”者是必须在“喜庆日子”去吃喜酒的,作为受礼人家的还礼。    这种不折不扣的“礼尚往来”,难道符合“移风易俗”的精神吗?青年一代人中竟然不能摆脱旧习惯旧风俗的羁绊,依旧拘泥于繁礼缛节之中,甚至还不曾发觉自己已成为旧观念的俘虏。这是很令人遗憾的事。    如同帮工一样,肯定会有人把类似这次的举动认为是“与贫下中农日益接近”的表现。我认为这只能说是顽固的旧习惯、传统观念对纯洁的年青一代的潜移默化,不是值得称颂的好事,而是值得警惕的不良倾向。

1974.10.15 星期二 阴

未晒谷,在仓库,同昨。……傍晚在七园下灰,与周在四队芋地收豆。晚将报告交给了徐。因一周晚睡,今9点半入眠。早上阅红旗69-1.。

自从8号开始的一周了,每天晚上皆到10点半以后睡觉,因为白天的时间均花在仓库工作或菜园管理之上,处理个人生活琐事及看书学习的时间几乎为零,所以不能不利用夜晚。七天来,幸而白天劳动不甚繁重,不然的话,身体肯定会垮下来。时间是多么宝贵呀!我应当抓紧再抓紧,把浪费时间的各种漏洞统统堵上,决不让生命的每一分钟白白浪费掉,以争取对人民有更多的贡献!

【忆与议】

诸如此类的正宗“原教旨”与光怪陆离的现实生活交织在一起,真会让人头晕发昏。也确实有人认定那些空洞的“原教旨”而拒绝接受现实,钻进了牛角尖里,早晚成为无辜的殉葬品。

  评论这张
 
阅读(234)| 评论(38)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