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网中人的不老阁(blog)

平常心回忆无常事

 
 
 

日志

 
 

1974日记选(25)高温烈日之下 [原创]  

2014-04-08 09:21:53|  分类: 1974日记选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第五次参加双抢、首次担任保管员(之三)

前述连绵阴雨的十来天是当年双抢期间保管员工作的第一阶段,此后从7月20日到8月10日的二十天是第二阶段。当年8月25日我在“全程概况”中有如是说——

到七月二十日上午总算开始转晴。而我经过这十来天吃眠不宁的日子也累倒了,休息了半天。从这以后天气一直较好,但劳动量相当大。因为到下雨前才晒了七、八千斤干谷,而到二十号雨止之时已进仓几万斤湿谷了。虽然抢时间晾干了水,但日子一长还是要变质霉烂的。这是血汗换来的劳动果实,岂能白白浪费?!所以从24号开始实行中午大换谷,结果弄得吃午饭常到二点半以后,甚至三点半。日进干谷也日日上升,至31号达9179斤,1号更达9257斤。体力消耗极大:每天早上要挑出五、六千斤,中午进仓三、四千斤,晚上进仓的,干谷三、四千斤,晾水谷二、三千斤。每天有一万多斤的谷子在两个人肩上进进出出啊!于是到8月3日又休息了半天。本拟再休息一天,因无人愿代,冬生爱人生小孩,只能“讲蛮劲”,硬着头皮上,人一下消瘦下来。八月十号上午完成割禾……

 

如今逐日解读当年的日记,彷佛重新回到那个岁月。它是整个过程中最为繁忙最为辛苦的二十天。

1974. 7.20 星期六

到上午九时才出太阳,总算一日未下雨,望眼欲穿的晴天总算来了。但我因昨午淋雨、昨夜与章合铺受寒,体力不支,硬撑到中午,由王XW顶替。午饭未进,到3时许呕吐一场,方觉舒适,精神亦好些。与火仔聊云庄村史。闻王XM与外通信,下放农场。

1974. 7.21 星期日

大好晴天,解决了1000余斤广解六号种谷,共进干谷3500余斤。昨病伤元气,两脚发软。下午等候德才组至8点。

【忆与议】

此前的十多天是“霪雨连绵愁煞人”,寝食不安,也伤体力,所以红日高照之时却从“火线”上退了下来。幸好年轻,挺了过来,没有趴下。

日记中关于“王XM与外通信,下放农场”的记载,使我回想起,2012年我在《看《知青》电视,说“知青”往事(二)》中曾经有过这样的回忆——记得是1971年夏天,有一天我们在田里干活收工回村,听到一个骇人听闻的消息:公安机关如临大敌似的到我们公社、大队、生产队来了,对一位上海知青严加追查。听说公安机关还到上海“内查外调”……!我们十分惊讶,因为这位知青向来踏实勤恳,一直老实本分,会出什么事情呢?后来才知道,这是一场“虚惊”:那位知青从半导体收音机里听到一则广播,说是即将新开英语广播讲座,可以写信到某某地点联系购买教材,于是就“照此办理”,发信联络,以满足学习外语的渴望。谁知道,那个购买教材的联系点是“海外敌特机关的联络点”!公安机关早已对其严密监控,“守株待兔”。幸好那位知青的家庭还算清白,没有招来灭顶之灾。——现在看到这样的日记,发现当事人是同一个人:王XM,云庄大队洲老上村的女知青。事由都相同:与境外通信。季节也一样:都是夏天。但是有两处不一致。一是年份,前者是1971年,后者是1974年;二是后果:前者是“一场虚惊”,后者是“下放农场”。由此可见,先前纯粹的回忆不甚可靠,而应以1974年有文字记载的日记为准。若有机会,定与当事人认真核实,那是荒唐年代中的一件荒唐事。近年来在与插友聊谈时得知,王XM于1972年离开云庄、转插吉安,不久就调入邮电系统(?)工作,由于与境外通信是政治错误,所以被下放到农场……。

 

1974. 7.22 星期一

晴了一天。欠缺之点在于昨夜下雨又打湿了场地。今进水谷较少,故干谷多了些,队里地上的水谷都晒干入库了(已存一星期)。

1974. 7.23 星期二

晴天。因昨进水谷较多,所存晾水谷未能晒多少,把二十多担种谷解决了。晚上在刘房间里,费、徐等一起议论“团结”与“为人”。

1974. 7.24 星期三

晴天,但云较多,大多组在栽禾,故晒干谷达高峰——6600余斤。午至2点半才吃饭。晚九时起大风。

【忆与议】

当年的7月24日就是文首“全程概况”里所说的“从24号开始实行中午大换谷,结果弄得吃午饭常到二点半以后,甚至三点半。”正是由于前期积压的湿谷太多,不得已改变了一以贯之的工作程序。在原先正常情况下,前一天傍晚和当天早上收割回来的谷子是从早上晒到下午,可以达到干燥度要求,作为成品干谷收藏入库;而当天中午收割回来的谷子在下午初晒半天。天黑时作为“晾水谷”装担收回仓库,第二天早上再挑出来晒半天,可达到成品要求收藏入库,腾出的晒垫又正好接收这天上午收割回来的谷子进行初晒。如此晒谷和周转晒垫,是无法应对大量湿谷积压问题的。所以,从7月24日开始了“中午大换谷”,前提条件是,在连日晴朗高温天气的条件下,每天下午收割、傍晚挑回来的谷子已经达到很高的干燥度,所以没有必要再在第二天晒一整天,于是在中午就把它们作为成品干谷收藏入库,腾出来的晒垫就可以用来晒那些“晾水谷”了。这样的流转方式提高了晒垫利用率,加快了解决积压晾水谷的速度。随之而来的就是管理员和晒谷人员的工作量同步增加。毕竟,那是全靠人工和体力的“大干、苦干”,地地道道的“天大热、人大干”!

 

1974. 7.25 星期四

多云,下午下了阵雨,少了几百斤干谷。中午又到2时以后才吃饭。晚上等候志新组至7时45分。慰问团老周、老刘今天到云庄一次,进午餐,为此事早饭后与刘、王发生争论。

【忆与议】

不记得当年上海慰问团在双抢大忙期间来基层到底要做什么,却引发了知青集体户在大热天爆发了一场口水“热战”。如今从一个月后的8月26日的笔记中看到我对那天那件事留下了这样的回忆与感想——

上个月的昨天,上海慰问团同志来云庄,要在云庄进午餐。一些同志提议买些鸡蛋,但是遭到几个人的反对,其理由是荒谬的。其一曰,我们在田里拼命干,只能吃蕹菜,他们无所事事,为什么要买鸡蛋?让他们也尝尝艰苦的滋味。首先这说明讲此话者的感情上与慰问团是对立的。其次,他们来云庄,是来自上海的亲人,至少是个客人吧,难道那几个人连如何待客的道理都不懂吗?!最后,他们是要付就餐费的。因此更无理由冷待他们。反对者的另一个理由是:某些人用了集体的钱来为个人利益服务,借招待为名,拉拢私人感情。这的确点中了某些善于使用政客手段的人的要害,但不能把此次招待慰问团与某些人开“私宴”混淆起来。    那天是发生了争吵的,我感情冲动起来,也大声讲了几句。事后想来是不必要的,因为当时争论的双方是互存成见的双方、感情上对立的双方,我主观上是想不掺成见地发表一些意见,由于方法上的欠缺,使人造成偏袒一方、打击一方的客观效果,这是今后要注意的工作方法。

【忆与议】

当年不时有上级领导来看望知青集体户,如何接待他们渐渐成为集体户中的一个矛盾,我自己当年6月5日的想法(见《1974日记选(16)难得当了一次知青代表》)表现出对干部不廉洁的义愤填膺,与一个多月以后的想法恍若两人。为什么时隔不久就迥然相异了呢?这是出于自己的需要。我在1973年5月因公负伤以后就开始了“病退梦”,但是遇到上海各级“知青办”的狙击,说是事故发生在江西,就只能由江西解决。而江西方面又以“安排工作有困难”为理由拖而无决,所以,我还是把希望寄托在上海方面,毕竟已经有一些知青经由病退之路回到了上海,这不能不对我产生“极大的诱惑”。正因为如此,当上海慰问团提出在云庄用餐而知青中发生应不应该招待的争议时,我就站到了“应当招待”这一边,尽管有不少冠冕堂皇的理由,但是心灵深处的目的在于希望慰问团能为知青前途“多多着想”“高抬贵手”……。持“反对招待”意见的插友则在“看透世态炎凉”方面走在了前面。事情的发展也确实如此,当年冬天最早向我提供“上海放松病退政策”这一关键信息的,并不是来自上海慰问团。

在当时的大环境下,虽然没有人胆敢公开反对“扎根”,但是围绕着“扎根”有不同的理解,成为知青中的“热点话题”。我自己在当年8月26日的笔记里还留下了这样的内容——

上月(七月)下旬,×代姚凤英晒了四天谷。结果,苦了我们二个保管员。中午换谷时,比往常要多做一倍以上的事:挑谷进仓后,必须不停歇地回到晒场上做本来晒谷人员完全做得了的事:倒下湿谷并翻下来,缩拢干谷等。原因是×的手脚太慢,畚谷来不及。

畚谷一事论技术要求并不高,主要要求畚谷人有吃苦耐劳的精神,这一上一下的反复连续动作,用力并不太大,关键在于毅力与意志。而×正是缺乏这一点精神,怕苦怕累,缺乏“蛮劲”,也不善于学习正确的畚谷动作。其实又何止于晒谷这一点上呢?×所在禾戽组对×意见甚大,原因之一,×每天要求收早工,收工较晚了,就嘀嘀咕咕。更有一次本来下午可以割完的,硬由×作主张,留下一些,收了早工,却还冠冕堂皇地叫嚷“明天早上四点钟起来。”其慷慨激昂地叫喊时,西边的夕阳刚刚下山呢!多么可笑而又可憎啊!类似的事已不是这一次了。人们从×此种表现中是不难得到自己的结论的。  云庄村的知青中许多人至今还不会做什么农活,……却也在高喊“扎根”。

【忆与议】

当年此类的议论并非仅此一起,在集体户里不时出现,上述日记中,7月23日晚上插友还在一起议论“团结”与“为人”,25日就发生口水“热战”。这表明集体户里的不和谐伴随着高温烈日下的与天与地苦斗也在逐步积聚升温……。四个月后成立独立核算的青年队、维系了将近五年的“大食堂”终于分化,与此前一系列纠葛不无关联。

  评论这张
 
阅读(400)| 评论(35)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