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网中人的不老阁(blog)

平常心回忆无常事

 
 
 

日志

 
 

1974日记选(33)一周之内两度发火 [原创]  

2014-04-30 09:55:37|  分类: 1974日记选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在那年双抢农忙结束以后,知青集体户里连续发生口角:8月27日发生了因杀猪卖肉引发的争执,半个月后9月中旬又因为一些小事情,我竟然连续两次“大光其火”,下乡五年多一直给大家“唯唯诺诺”的形象就此“大为改观”。

 

1974. 9.11 星期三 晴热

下午尤热,几乎三伏天。行议,下午未远走。  晚上重新开始阅《帝国主义是资本主义的最高阶段》。参阅北大经济系编的该书《提要和注释》,今阅完第一章。

我又一次急躁、冲动了。    预分之后,刘提议从张的进款中留下一些以便下半年支付食堂开支,因为张已离开云庄,届时可能会有所不便。本来这是合乎情理的事。可是在成见影响之下的程却利用刘的某些不周之处挑动性地向今天回队的张介绍了刘的提议,使得也持有成见的张一下子爆发起来,与刘发生争执。认为刘的提议是什么“对人性的侮辱”    指责刘在“搞阴谋诡计”云云    。就在这种情势下,我出面批评张。由于无法克制自己的愤慨,酿成了一场无谓的冲突,面红耳赤,不可开交,影响甚坏。心平气和之后,我向他承认了自己的一时冲动。

近半个月来,我是第二次冲动了。这在一些人看来似乎是反常的,不合我平日的脾性的。的确,我一向很少与人争执,言语并不多。这并不是自己毫无思想,没有观点,只是不愿公开罢了。然而,这两次冲动,正反映着我身上一个重大弱点,即严重缺乏发言能力,在情绪激动时更不能及时地克制自己,避免感情用事,不自觉地表现出急躁情绪,非但达不到自己预定的目的,反而招致相反的后果。今后一定要加强这方面的锻炼,学习在非常情况下冷静地处理问题的能力,而不要再凭感情用事,一时冲动,造成事与愿违的后果。也就是加强性格方面的锻炼和工作方法的学习。

程在与刘口角后“辞职”。

【忆与议】

这是一件小事情,但它紧接着尚未淡化的8月27日冲突,仅仅相距半个月,又是一场轩然大波。知青集体户内部的不和谐,是随着时间的推移越积越多的。集体户从一开始就不是一个正式的团体,也没有形成正式的规章制度,天真幼稚地以为用“革命理想”“革命理论”就可以解决一切困难和问题,但是,现实生活中出现不一致是不可避免的,在没有章法的情况下,年轻人的血气方刚、争强好胜、互不服气,使得涉及切身利益的小冲突无法及时合理解决,其结果必定是“貌合神离”“同床异梦”,渐渐演绎成一个个“不定时炸弹”,一有机会就发生爆炸。而当年喋喋不休的“斗争哲学”更不可能促成同筑一个梦。

 

1974. 9.12 星期四 晴热

行议。下午未远走。在八园与刘KR一起翻土  。上午、中午、晚上写笔记。

近来,好几家社员在兴建土木,造新房子。按惯例,社员们纷纷前去帮工。在我们青年中也开始有人去参加帮工了,这是几年来没有过的。表面上看来,这是一个好现象,与群众关系密切了,但透过现象看本质,去帮工的人都是抱着个人私利而去的:尚未入团的就选中了团支书冬生家里;善于取巧的就选中了明年可能担任生产队长的九生家里;惯于施展政客手法的就选干部家里或干部近亲家里……各人的目的用心一目了然,无须多言。这类情况与“走后门”相类似,也是相关的:它为什么会出现,为什么难于迅速彻底制止,原因究竟何在?诚然,这些都是旧的传统观念的反映,其阶级根源、思想根源是什么?但在现时,其存在甚至一度泛滥的现实基础又是什么?

听一些“烟客”们说,现在香烟紧张,要到新干县城里去找后门,结果是吃烟的开不到后门,不抽烟的倒可以很容易地搞到烟票买烟。与此相类似,据说在上海,需要手表、缝纫机的人愁于弄不到票子,不需要的人则常常握有票子,或挑肥拣瘦、过期作废,或四出活动、拉拢人情。有人以为怪,其实不怪,走后门的歪风远远没有刹住,反而变得更加隐蔽和“合法化”了。而从烟票、表票的问题,联系到大队走后门买拖拉机配件,物物交换换取水泥、化肥之类的“走后门”,不禁使人感到,这类“走后门”是否还与物资供应有关?

听说,九号知青团员开了会,试图解决八?二七争端,但没有丝毫效果。我觉得,至今双方仍互存怨气,姿态都很低,拘泥于琐事、小处,而没有从根本上找原因,挖根子,所以,这样的话,再开几次会也是解决不了问题的。

【忆与议】

这天的笔记,从知青选择性帮工联想到“类似走后门”,由烟票表票等等想到了物资供应是否有问题。这在当时“形势大好而且越来越好”的主旋律氛围中,只能是在笔与纸上自说自话,断然不敢公开谈论的。

 

1974. 9.13 星期五 晴热

行议。下午到长坑仔、路加山,罚牛6头。上午补汗背心,中午晚上续阅《帝国主义论》第二章。

1974. 9.14 星期六 转多云

行议。下午到水库,经长咀回。上午理箱子,复家信。傍晚在八园下灰,仅一处就有三担灰,“菜园自产”草木灰真多啊!由此可见当初草势之大。晚续阅《帝国主义论》第三章。屠回沪。

【忆与议】

在历时一个多月的双抢季节里,对菜园疏于管理,客观上也是插队知青的无可奈何,因为知青不像“原住民”家中有老人可以打点菜园。结果,农忙结束后,按照当地的习惯做法,把菜园里疯长的杂草除掉,让太阳暴晒之后,放火烧成草木灰,也算是“变废为宝”。因而连续的晴热天气也留下了连续的烧灰记载。

 

1974. 9.15 星期日 多云,下午转晴

行议。下午到路加斜。路加山。午后在五队芋地烧灰。

1974. 9.16 星期一 晴

行议。下午到水库下、长坑仔。早饭后在四园清除碎石,烧灰。上午及中午打扫厅下,烧灰。傍晚在八园下灰。“遍游”各菜地,每次总是憋气而归。晚上郜将程的出纳工作移交与我。

【忆与议】

我也当过云庄村知青集体户大食堂的出纳?我已经毫无印象了。其实也正常,因为我接手此事仅两个半月,1974年11月底,在上级领导指导下,经济上独立核算的东岭背青年队呱呱坠地,云庄“大食堂”受到冲击,趋于分化,首批有四分之一人马投奔青年队麾下,包括了“大食堂”负责人在内。再加上几乎与此同时,我被告知有望病退回沪,所以,我那份出纳差事很快就成了过眼烟云。

 

1974. 9.17 星期二 晴

行议。下午到水库、长坑仔、高坑、坑头。早饭后在四园削草。上午、中午及晚上阅完《帝国主义论》(第四~十章)。晚与费交换意见。张与程弟今天回沪。

昨天下午,遍游了各菜地菜园,令人沮丧、气馁。回家后,恰逢陆、刘两人问及菜地情况,我一股脑儿发泄了自己的不满。感情上的冲动又控制了我的一切,急躁情绪支配了我的言论,发表了一通不十分切合实际的议论,对于费的批评则更是言过其实。

我从中发现了自己很大的弱点在于容易受外界的影响,旁人的观点与自己有某一点的吻合时,就往往会失去独立思考、分析的能力,随声附和一些不确切的议论,结果有损于同志间的团结。  这个弱点的基础在于脾气的急躁,脾气的急躁又常常同自满情绪相联系的。在菜园管理上,几个月来我稍许多作了些事,但是这极为微小的成绩怎么能归于个人,成为趾高气扬的资本呢?!应当明白,要是没有集体食堂的优越之处,我若是单独起伙,连柴火问题都难以解决。同志们的代劳,我仅仅多管些菜地有什么了不起呢?第二,应当清楚,自己的情况有特殊之处,因为是长期行议,与其他人大田生产大不相同,这是使我有可能较多地过问菜地的客观条件,因此不能不顾客观条件、任凭自己的性子、硬要旁人照自己一样去干。第三,在批评或指出一个同志的缺点、不足之处时,应当充分肯定他的成绩,不能把七分与三分颠倒过来,或者客观上造成颠倒七分与三分的后果。尤其要注意不要养成背后议论的坏习气。喜欢背后议论别人的人往往只听得进好话,这是骄气抬头的表现。  今后一定要时刻注意正确对待群众、正确对待自己,正确对待成绩、表扬与荣誉,经常检查一下自己身上的弱点、缺点和错误,摆正个人与集体的关系,戒骄戒躁,团结同志,共同前进。

【忆与议】

到1974年8月下旬,我已经下乡五年多,从未发过火,给人以唯唯诺诺的形象。如果说,8月27日我在那次与自己没有直接关系的争执中自以为仗义执言而脸红耳赤还不至于改变上述现象的话,那么,9月11日和17日的两次“大光其火”就是“引火烧身”了。至今我的记忆中虽然不记得9月17日那个日期,但仍然记得被我伤害的老同学兼插友费ZD在事后娓娓道来的一番好言相劝,使我惭愧……。

  评论这张
 
阅读(249)| 评论(27)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