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网中人的不老阁(blog)

平常心回忆无常事

 
 
 

日志

 
 

1974日记选(32)当年的“上海情结” [原创]  

2014-04-27 11:37:08|  分类: 1974日记选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随着不断整理1974年日记笔记,不由得深深感激当年大队生产队让我担当了一年多的“专职罚议人”,因为正是这一举措使我有机会留下了不少当年的“活思想”,这就为现在反思插队经历提供了许多宝贵的原始资料。其中有一条值得一提,按现在的说法,也许可以称之为“上海情结”,正是它在相当程度上主导了我在七年知青生涯中的思维方向,即,自己想象中的“一代新农民”是以“上海工人阶级和劳动人民”为榜样模式的,由于自己的主观想象与身处的客观环境之间越来越难以吻合,自己的想象越来越趋于不可能,就产生了越来越强烈的失落感,具体的表现就是对离农离村的企求,对上山下乡道路的怀疑。

 

1974. 9. 8 星期日 晴热

行议。下午到庙下、路加斜、牛门口、石尾。上午、午后、傍晚均在八园,锄堪、垒堪、烧草。中午助保仔算预分账。晚阅中央(74)23号文件附件之一。续阅《学习与批判》74-8.。宋、黄今回沪。

中央74年23号文件下达了。这是深入、普及、持久地开展批林批孔运动的一个重要步骤。批判林彪的资产阶级军事路线,剥开林彪“天才军事家”的画皮,是彻底肃清林彪修正主义路线流毒的一个重要方面。

批林批孔运动,如果从春节以后算起,已有半年多了。每次看到文汇报,就深切地感觉到上海工人阶级和劳动人民在这个伟大运动中胜利前进的步伐,就像亲切地回到了上海这个革命城。这是因为自己所接触的客观环境中的客观现实实在令人遗憾。运动冷冷清清,就像毫不搭界一样。领导是关键。它不抓,又有什么办法呢?我们这些人虽然知道“反潮流”,但付诸行动则是“太困难”的事儿。

【忆与议】

虽然当年知青集体户订阅了人民日报,但还是念念不忘上海,解不开这样的心理情结,所以我让家里把看过的文汇报寄来。与此同时,还有插友家里寄来《学习与批判》等上海出版的书刊。这样的“思乡”也就不可避免地受到来自左祸重灾区的狼奶的影响。好在我们那里属于穷乡僻壤,对思想的禁锢相对松弛,自主思考的机会反而比上海多一些,中毒也就浅一些。

上述笔记从一个侧面折现出当年我思维深处的理想化状态、对农村发展和“一代新人”的理解与想象,都是以“上海工人阶级和劳动人民”为蓝本的,所以就不可能不出现与插队地“原住民”之间格格不入的隔阂,导致了思想感情上难以融为一体。

假如当年我留在上海,很有可能成为“紧跟潮流的青年积极分子”。阴差阳错的是,这样的假设不可能发生,因为在当时的阶级理论、阶级路线、阶级政策之下,我是必然的“外农”,命中注定了我一生中“难逃此劫”。在这个意义上来说,我要感谢七年插队生涯,让我从真实的农村生活中较早地看到了真实的社会面貌,从来自书报广播中的正统“理论”回到活生生的现实社会中来。

 

1974. 9.10 星期二 晴热

行议。下午到长坑仔。上午在八园修圳。傍晚在四园割堪。午阅完《学习与批判》74-8.。

今阅人民日报九月六号第六版所载署名“章华”的短文《金钱与权势》,颇有感触。

文章大意如下:苏联格鲁吉亚第比利斯市一大工厂的厂长花了一万三千卢布的巨款——相当一个普通工人十年的工资——买通一家医学院“党委书记”和“教授”,把自己的女儿送进了“高等学府”。那个“党委书记”则利用招生受贿、出卖文凭等卑劣手段大发横财,成了拥有十四万卢布家财的富翁。文章引用南斯拉夫报纸的话说,今天苏修的教育,成了特权阶层子女“爬上官职的阶梯”。乌法市调查的结果表明,该市厂长、经理、专家等人的子女当工人的简直是凤毛麟角。文章指出,此出丑闻,不过是苏联资本主义复辟的一个小小的例证而已!

十分凑巧的是,我们这儿大学招生工作正在进行中,最后名单已基本确定。虽然我大队没有发生去年那样的事,但在较广的范围内,还是听说有不少。为什么会有这样的事呢?还不是因为继续有人改换手法“走后门”么?    今年明火执仗地开后门的人也许是不会再有了,但是换手法的却大有人在。    用物质手段   。 然而可怕的是这些人并不以为耻、以为害,反以为荣、以为乐。应当说,这就是修正主义的苗子啊!!!当事者不觉得,“只缘此身在山中”。

通过文化大革命和批林批孔,广大群众反修防修的路线觉悟空前提高,声势浩大的群众运动挖掉了隐藏在党中央的以刘少奇、林彪为头子的两个资产阶级司令部,极大地巩固了无产阶级专政。而在一些基层领导干部和群众中,却产生了这样一种危险的思想:党不变修,国不变色,是中央所决定的,与基层无关。因此,对于日常生活中“小节”上的资产阶级作风、修正主义苗子毫不察觉,更谈不上制止和改正了。

毛主席曾对一些下级领导干部讲过,中央出了修正主义,你们怎么办?这就很清楚地期望广大干部、群众在一旦中央出了修正主义的时候,奋起造反。文化大革命和批林批孔中,许多干部受到冲击,因为他们犯了或大或小的修正主义错误,或者说或多或少地执行了修正主义路线。根子在哪儿?就在于自己马列主义水平太低,对于修正主义没有识别能力,犯了错误还不知错,走上了邪路,还不知悬崖勒马。从这个角度,我们可以进一步体会到毛主席关于“认真看书学习,弄通马克思主义”的指示是极其重要的,具有深远的历史意义和重大的现实意义。

如今在“走后门”问题上,一些干部的作为正是在重犯文革以前不自觉地执行修正主义路线的错误。试想,自身已在滑向修正主义,怎么还可能识别由上而下的修正主义?更说不上去造反、去抵制了。

据说前时期公社开干部会传达了主席关于“十年规划、五大指标”的指示时,许多公社干部兴奋之余还在担忧主席百年之后怎么办?会不会出修正主义?事实上,这些干部身上或多或少地保持着旧作风,在一些问题上往往自觉不自觉地反映出修正主义路线。他们把全部希望寄托在中央,忘记了自身革命化,实质上是没有真正理解毛主席亲自发动和领导的无产阶级文化大革命和批林批孔的群众运动的伟大意义和根本目的所在。联系到一些干部在工作上只依靠上级安排,没有主观能动性,就更可以看出这些干部实际上缺乏识别真假马列主义的能力,只会被动地跟上面走。这就必然地产生跟修正主义走的危险性。  文化大革命和批林批孔运动前所未有地空前广泛地普及了马列主义毛泽东思想,革命理论越来越广泛地掌握在广大群众手中。而有一些干部实在是落到了群众的后面,这对于反修防修的百年大计实在是一大危害。

【忆与议】

四十多年前写下的这一千余字的笔记,放到今天很可能会有人叫好,似乎也适用于现在。四十多年前,农村基层中“走后门”和“物质手段”(也就是行贿受贿)之类的歪风彼伏此起、层出不穷,绝不是偶然的,上行下效,历来如此。那些歪风在文革那样的“疾风暴雨”中非但没有得到根本的改观,反而随着知青问题而愈演愈烈,这正说明了文革那样的所谓“群众运动”方式是解决不了问题的,继续革命理论战无不胜攻无不克充其量是一厢情愿,自欺欺人。时至今日再拿出来奉为仙丹妙药至少是一种忽悠。

  评论这张
 
阅读(287)| 评论(37)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