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网中人的不老阁(blog)

平常心回忆无常事

 
 
 

日志

 
 

1974日记选(30)杀猪卖肉起风波 [原创]  

2014-04-21 13:47:43|  分类: 1974日记选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在担任保管员的那些日子里,我的生活内容是“两点一线”:一是知青宿舍与“大食堂”,二是生产队仓库及其门前的晒谷场,所以在日记里留下的内容除了仓库保管员之外只是简略提及“选拔工农兵学员”一事,相关的想法也是保管员工作结束之后陆续写成的。这说明当时埋头于“正事”无暇顾及其他“份外事”。但是,在农忙结束之后知青集体户里发生新风波,出现新矛盾。

 

1974. 8.26 星期一 晴

行议。下午到长坑仔,又助保仔算账。晚上食堂开会,讨论了明杀猪事。欢送张L、毛CH去综合厂和王XW迁往安徽。气氛尚好。会上许多人批评了一些负责人工作中的缺点、错误。这是许久以来第一次认真的“开火”。群众的呼声如此之高,就要看头头怎么行动了。

【忆与议】

云庄知青集体户一下子有三人离开,是前所未有的事情。也许就是因为如此,才有了杀猪吃肉以示欢送之举。那个年代里只有农忙和传统节日才由生产队里杀猪,平日生活中一两个月不知肉味是正常的,所以少不了会在日记中就吃肉写上一笔,不过不知为何我没有在日记中写到这年双抢吃肉之事。在农忙结束不久就杀猪,这在当时是很奢侈很惹眼的,想不到引发了一场风波。

 

1974. 8.27 星期二 多云

行议。上午和午后花了六个多小时把五队芋地的“荒地”全部翻过来,平整了部分。下午到路加斜、小塘坑。……晚上聚餐,四队全部到炳云家去了。与陆BL、吴WZ议上午事至11点半以后才睡。

今天上午,在我们云庄村青年集体发生了一件震动全村的事。为了卖几斤猪肉,掌刀的桂和程与刘TN发生了争执,十分激烈,最后桂举起刀,高过头顶,又猛地向桌子上劈去……在场者无不惊讶,听说者也十分吃惊。  事情本身很简单,争夺的双方都是为与自己接近的社员买肉,用以作人情、拉关系。这在今天已是司空见惯、毫不奇怪的事了。

事情的发生则是长期以来积累着激化着的矛盾的一次总爆发。当事者都是团员、班长。事情责任的深究,如果停留在各个细节上,是没完没了的。追根寻源,根子就在长时期以来政治空气的严重缺乏,政治学习的极端松散;食堂管理上严重缺乏民主,少数人说了算,却又听不进一星半点的不同意见,结果是造成自己与大多数人的对立;这种倒退,必然带来坏的后果:歪风邪气泛滥,正气无法抬头,无聊、荒唐的东西的市场扩大,也不断腐蚀着革命集体的团结。

今天事件的发生,是这个疔疮溃烂到了极点,是坏事,也是好事,解决问题的时机到了。重要的是处于领导地位的人要善于抓住时机,因势利导,求得合理解决,并制定切实有效的措施,加强思想政治工作,活跃民主气氛,调动广大群众的积极性,使食堂各项工作能有所起色,前进一步。

【忆与议】

从字面上来说,是典型的空头政治,再加上“原教旨主义”的幻梦。从事情经过来说,是知青之间的利益冲突。在长年累月的人际交往之中出现的矛盾纠葛是无法避免的,而已经长达六年却遥遥无期的“修地球”形成的积怨则随着插友不时远走高飞而愈益演绎成为危险的干柴,稍不留神碰撞走火中迸发的一颗小小火星就会引燃那堆危险的干柴。

 

1974. 8.28 星期三 晴

行议。下午到长坑仔。上午与费在八园议论了昨日之事。晚上与徐、屠议论昨事至10时。

1974. 8.29 星期四 晴

行议。下午未远走。午前、午后、傍晚把四园的缺口堵了起来。上午复家信。阅完《学习与批判》74年第7期。下午在八园刀豆地拔草。晚王打箱子。

八班菜园中的一垅刀豆,下种时仅把土翻过身来,而大量的草压积在下,几天之后,草又发起来,与豆苗争肥。化了许多时间细心地将这些害人精拔去,但总还有一些豆苗被草带起来,丧失了生命。  初看,种豆时是省去了许多时间与力气,快得很,实际上是事倍功半,或者说成事不足、败事有余,当时“省”去的力气,现在则要多花几倍的时间,而且还会造成不必要的损失,所以看上去“省”,实则是浪费,看上去“快”了,实质上是慢。这就是事物的辩证法。

1974. 8.30 星期五 晴

应王XW之求,与他一起到新干去了一次,把两个箱子、两副床板寄放在徐HD处。徐、屠到新干买小猪,回家途中在麦斜停车一个多小时,一小猪憋死在狭小的谷箩里。两时到家。下午行议,到长坑仔。晚上徐、费找程谈,程很固执,我也插言,但过火了。我当时是难以控制自己的感情,想不发火,但无法自我抑制。我心里明白,本人与程并无成见,我也不想对程发火,可是话到嘴边却言不由衷、不由自主了。这种情况大概也是由于缺乏锻炼的缘故吧。

永康家与邻居纠纷,吵闹半夜,至11时方睡。永康家里造新房子,为了房基与几家人家争吵不休,原因是侵犯了别人的地基。而这些地基还是土地改革时、即20多年前划分的。按照这种划分,在这地基上建屋,已经使云庄村的建筑紊乱、巷道曲折,既不美观,也不方便。社员自己也感觉到这一点,却又局限于土改的划分,不愿变动。这固然是由于社员之间宗族等观念造成的不同所致,但更重要的是在于领导干部的思想水平。水平高些,目光远大些,心中有个长远的规划,就必然会按照社会主义新农村的远景来予以指导、安排。全面规划,妥善解决。水平较低,目光短浅,安于现状,不求大变的人,就必然得过且过,任其自由发展。这也反映了一个人的世界观,究竟是坚持前进、革新,还是主张守旧甚至倒退。

这事也说明了任何事情都是发展的、前进的,一定条件下正确的东西在历史不断前进的过程中也可能会成为绊脚石。例如此地土改时划分的地基,已经不能适应现在的需要,社会主义新农村的村庄住宅的要求必然要打破这种规范,超越二十年前的界限,人的思想也必须适应这种客观要求的变化,不要做守旧派。

【忆与议】

这些想法也是很空洞的,何谓社会主义新农村?时至今日仍然不得要领,一头雾水。

 

1974. 8.31 星期六 晴

行议。下午到卢家斜、长坑仔。阅《中国近代史上的不平等条约》。晚上又至11时睡。

上午想去菜园帮帮忙,可是一跨进七班菜园,就见一整垅的黄豆已被拔剩最后几根了!一种难以形容的愤慨顿时涌上心头,耐着性子讲了几句,转身就走。

这些豆子还是近两个月前因为茄子夭折造成菜园“空白”而补上去以挽回茄子的损失。那是遍地是草,在烈日之下汗流浃背地苦干了半天才把野草锄尽,然后种上豆子。双抢期间,懒惰者使菜园又一次荒芜!却想出什么馊主意,用稻草厚厚地盖一层,使一半以上的豆子死去。这已够使人气愤的。而七园这一垅侥幸全存,如今又遭如此毒手,怎不令人气愤至极!   对于他人的劳动成果如此掉以轻心,在干这件事的人身上已不止一次了:别人苦心经营的留种菜棵,任意拔去;苦心留种而种的少量秋刀豆,也竭力主张拔去;……理由更是荒唐:一曰菜园美观,建筑在如此基础上的这种美观难道属于无产阶级范畴吗?!二曰无须留种,自己打秧不如买秧,这更是一种懒汉思想。

菜园管理上,我向来主张向本地社员学习,提高土地利用率,坚决反对某些人贪图方便、不求实效的作为。同时,我还主张把菜园、芋头地等属于我们种菜的场合尽多地种上菜,而不同意某些人在所谓“反对广种薄收、力求少而精”的美名下的懦夫懒汉思想,主张重新发动各班的力量,依靠广大群众一起种好菜。这一点点的园土无须化太大的力量就可管好的。问题是在于没有去努力做那些经过努力可以做到的事。

当然,现在要想重新恢复分班管理制,是颇有困难的。首先是一种“雇佣思想”作祟,以为炊事员是我出工分养的,所以菜园就理所当然归他们负全部责任。其次是依赖上海的思想,有一些人自恃家庭后方实力雄厚,大手大脚惯了,动辄就伸手要钱,买些东西自个儿享受,结果是“后方薄弱”的人或者主张自力更生的人就不能不受些份外的“罪”了。最后,颇为重要的是头头不带头,或者挂在口头,不动手脚,动嘴不动手,群众自然也就不能很好地发挥积极性了。而这些头头多属于第二种思想类型的人,经济条件的优越是一下子难以使他们改变思想的。

【忆与议】

农忙结束后又置身于“公私兼顾”之中,不可能绕开“菜园管理难题”,可是在那样的客观条件中只能是“剪不断、理还乱”,唯有“彻底崩溃”。以“大逃亡”告终是势在必然。

  评论这张
 
阅读(335)| 评论(39)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