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网中人的不老阁(blog)

平常心回忆无常事

 
 
 

日志

 
 

1974日记选(28)惊人一幕,因祸得福 [原创]  

2014-04-15 09:42:59|  分类: 1974日记选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第五次参加双抢、首次担任保管员(之六)

高温酷热时节奋战在田间地头的“双抢第一线”,在割完早稻以后就可以大功告成“刀枪入库马放南山”矣,但是,对保管员来说,晒谷相对于割稻存在一个“滞后期”,田间的鸣金收兵只意味着晒谷由高峰转入低谷,要到全部谷子晒完进仓才是“看老天脸色过日子”的终结。简而言之,还有第三阶段,当年8月25日我在“全程概况”中有如是说——

八月十号上午完成割禾,下午就开始下雨,一连四天未晒谷。15号晚上,我队仓库因放谷太多(10万斤)致使楼桁压断,楼板断裂,六~七万斤干谷跌到一人多深的潮湿泥地上。十六号就开始紧张的卖谷。我终于因为积劳过度,不得不退下阵来,一连休息了两天,第三天干了半天又不行,又休息一天半。到22号队里又要我去罚议了。25号最后一天晒谷我还是到了,有始有终。

那是至今记忆犹新的惊人一幕,也有令人啼笑皆非的因祸得福。

 

1974. 8.11 星期日

阴雨天,无法晒谷。早上在楼上翻谷。上午把晒垫搁起,在队里翻谷。下午筛了些地上扫起来的脏谷。晚上瓢泼大雨。电影放映不成。阅《学习与批判》74/6。午复家信。

1974. 8.12 星期一

阴雨。基本上未做什么事。上午开出库三联单。下午筛脏谷,翻谷。阅完《学习与批判》74/6。续阅《政治经济学基础知识》。晚上放弃看电影,续家信。

1974. 8.13 星期二

大雨至午后方止。早上去仓库,楼上有一处漏水。上午畚了20担谷。下午冬生未到,翻谷。续阅《政基》。晚上续家信。

1974. 8.14 星期三

雨止,天阴。上午晒晒垫,下午翻完谷,冬生才来。调整谷箩,以便明早发口粮。知青团员开会,正式宣布公社要张L去五七综合厂猪场!

【忆与议】

那年8月10日完成早稻收割,11日又开始下雨,好在此时没有新的湿谷收进来了,对保管员的压力也不像前阶段那么沉重了。我的搭档冬生正好可以在家照顾分娩才一个多星期的妻子。

前一次下雨多是阵雨,抢完谷冒雨卷起的晒垫被打湿的部分只是朝天的一长溜,对雨过天晴继续晒谷没有太大的影响。这后一次的雨则不同,量大而持续,而当时在整个晒谷期间晒垫是每天下午收完谷子后晒垫卷起来、就地露天过夜,不收入室内或放到屋檐下,所以,不可预期的连续大雨就把卷起的晒垫也淋了一个透。以至于雨止之后还要专门晒干晒垫。

日记中,“公社要张L去……”的说法似乎是公社把云庄知青调动到别处,实为误解或笔误。详见8月31日的日记。

 

1974. 8.15 星期四

多云,上午九时才挑出谷去。午后下阵雨,全部抢了进来。晚上陆向我传达昨会内容。关于发展团员,考虑三人:潘、屠、我。夜雨。

【忆与议】

那年4月初我递交了申请报告(见《1974日记选(11)提交申请的前后》),四个月后就成为发展对象了。不记得当年的发展程序到底是怎样的。

 

1974. 8.16 星期五

多云。震动全村的事,对我六队是极为悲伤的事,发生在昨夜:今晨冬生打开仓库门大吃一惊,六~七万斤干谷因楼桁断裂,沉到一人多深的潮湿泥地上。晒谷被迫中止,增加了九人风谷打包,下午卖了两车。今打包近二百,我一天是倒谷。

【忆与议】

那些日子的突击晒谷,总算没有损失已经到手的谷子,生产队仓库堆满了干谷,两米多高的谷堆差不多挨到了二楼楼板。从文末附录可见,到10日为止,干谷进仓达到14.5万斤,其中种谷1.7万斤、糯谷0.5万斤、合计2.2万斤是在仓库的二楼,其余12.3万斤都在底楼。

我至今还记得,那些天每天挑着一担担干谷进仓,赤脚走在一尺多宽的杉木板上,步步登高,把谷箩里的干谷倒在谷堆上,谷堆是天天增高,高到不能直腰挑担了,还是勉为其难,微微弯着腰继续加高着谷堆。面对“顶天立地”的谷堆,我和冬生感到无计可施,因为生产队的仓库只有这么大,如果再不开始卖谷就无处放谷了。

万万没有料到,就在此时,发生了不惊天不动地的惊人一幕。那天早上,保管员冬生打开仓库大门,大吃一惊,高耸的干谷堆几乎不见了!原来,仓库地板下的支承结构出了大问题。为阻滞泥地的潮气,仓库里设置了地板,地板下是杉木桁条,桁条搁置在网格状分布的墩子上,墩子用青砖砌成。由于那里的地面是个斜坡,所以地板底下的空间是自南向北南逐步降低,最高的地方有一人多高,平均也有一米多。这样的“砖木结构”没有经过土建专业的计算,全凭既有的经验,因而不可避免地存在安全隐患。在7月上旬开镰收割以来的一个多月里,干谷只进不出、持续增加,静压力不断加大,最终有一两个砖墩不能承受干谷之重,砖碎墩倒,随之而来的是桁条折断、地板断裂,一大片地板变成了一个漏斗,偌大的谷堆跌落到一米多深的泥地上!偏偏仓库底下的地面上有一个汨汨冒水的小泉眼,常年流水不绝,所以那一片泥地就不是一般的潮湿了。

事发当天早上,驻队的公社干部紧急联系公社和粮管所,破例同意我们生产队提前交粮、突击交粮。以往,十分干燥的稻谷由于烈日的暴晒而显得枯白,粮管所收购时往往因外观成色不佳而理所当然地压低收购级别。这一次惨遭不测的谷子竟然“因祸得福”,在泥地和泉水作用下,非但没有超过含水量的指标,还因为微微受潮使外壳变得金光灿灿、格外诱人,竟然受到粮管所入库检验员的青睐,判为一等好谷!于是乎,生产队因无妄之灾而获得了意外的好收入,众人喜笑颜开。这真是“塞翁失马,焉知非福”。

 

1974. 8.17 星期六

天气不甚好,傍晚又下雨,晒了些谷,只能充作征购粮。今送粮七车,我们又少不了帮忙。早上我牵袋,上午挑出谷后就一直在端谷,站在一人深的“地下室”向上传谷。下午收完谷又是倒谷。此外,各次装车时还打帮上肩。连续的用力劳累,使胸部感觉极端难受,气闷,疼痛,用了费的白花油搽之,稍好些。

【忆与议】

此处又是“一语泄露天机”,不是晴好天气晒的谷子“只能充作征购粮”,由此可见,这样的意识并不是偶然或新生的,而是早已有之、习以为常了。

 

1974. 8.18 星期日

一夜未有好睡,不适之处仍不适,只能作四十余天来第一个整休日。阅完《政治经济学基础知识》。王XW昨收到家中寄来的安徽阜阳县接收证明,即将离赣迁皖。

【忆与议】

前述日记中,插友王XW在7月18日就收到家信,得知安徽方面已经同意他的转插要求,而正式的书面文件则是一个月之后才姗姗来到。

 

1974. 8.19 星期一 晴

再休息一天。王听仲XY讲,我大队曾上报五个名额:赵、金、程、、我。郭DJ也证实曾在公社见到我的名字。

【忆与议】

有关当年的“大学梦”另见专文。

 

1974. 8.20 星期二 晴

昨晚德才通知我去行议,但今早冬生临时告诉我他去新干,要我再当一天保管,我答应了。但到中午,突然腹部奇痛,卧床稍适,许久不好。下午只能又休息。为分散注意力、减少疼痛对精神的折磨,阅小说《较量》。

1974. 8.21 星期三 多云

又作休息。阅《学习与批判》74/7.。晚看工分榜,七月份为400.5分,少冬生107分。如单算保管分,亦少他70分以上。我是按8.5的底分去靠小组同等的。

【忆与议】

当时的做法是,保管员没有劳动力等级,其工分向同等劳动力看齐,而同等劳动力的意思就是底分相同。因此,虽同为保管,同工不同酬。

 

1974. 8.22 星期四 晴,多云

今起恢复“行议”。上午搓草绳。下午与家恒制“社员往来表”。晚上与徐、费、程、郜聊食堂事务至12时。刘无故拒绝讨论一些有关事务,我又与之“小冲突”。

【忆与议】

此处搓草绳应当是为插友王XW“远走高飞”去淮北而做准备。而与刘姓插友的纠结在农忙结束后重新出现“复燃”状态。

 

1974. 8.23 星期五 多云

行议。下午到炉下,打帮挑谷。上午在五队萝卜地者多为“假公济私”者:周、程、徐皆保管,我则在“行议”。

【忆与议】

当地在秋初播种萝卜,早期间苗收获的萝卜缨则是秋末冬初一道重要的时令蔬菜。此时知青中“假公济私”逐步蔓延“蔚然成风”。

 

1974. 8.24 星期六 多云

行议。上午帮春桂叠土砖。下午到路加斜、长坑仔。傍晚在五队芋地“开荒”。这几天一直在帮保仔算账。

【忆与议】

这件小事至今仍有印象。当时曾经打算拒绝春桂的要求,理由是我为什么要帮你干私活?旋即又觉得难以理直气壮:我在“行议”的时候“公私兼顾”,虽然是为知青集体户管理菜园,但终究是私活,“己身不正何以正人”?更何况春桂在云庄干群中颇有影响力,不可小觑。

 

1974. 8.25 星期日 晴,多云

最后一天晒谷。我仍当保管。午前与费在五队芋地“开荒”。费云徐从德才处得知刘在设法退回上海。张、毛两人已被批准去公社五七综合厂。晚上与张、桂、董等聊天到11点,内容是有关开后门、干群关系等社会现象。

【忆与议】

张姓插友在1973年云庄知青集体中出现“反对走后门”时中枪(参见《反对走后门的困惑》)。一年之后离开了伤心之地云庄村,转到公社五七综合场(厂)。毛姓插友也无意在云庄久留,决定换个地方。那个综合场(厂)是在1972年为解决体弱多病的知青办起来的。但从上述那两位插友的转场动机可以看到,最初的办场宗旨在1974年已经变味,它已成为知青之间回避矛盾冲突的一个“避风港”。然而,这样的事实在四十年后由“知青”自己编纂的“纪念文集”中遭遇了另一次“回避”,在回忆录的作者笔下,那个综合场(厂)俨然成为“早了一个年代”的“社办企业”的“先锋”,何等荣耀!

附图:当年第六生产队早稻晒谷明细记录的片段,8月10~25日

1974日记选(28)惊人一幕,因祸得福  [原创] - 网中人 - 网中人的不老阁(blog)

 

  评论这张
 
阅读(1157)| 评论(41)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