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网中人的不老阁(blog)

平常心回忆无常事

 
 
 

日志

 
 

1974日记选(26)晒谷卖粮,向谁看齐 [原创]  

2014-04-10 10:14:14|  分类: 1974日记选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第五次参加双抢、首次担任保管员(之四)

本文末尾的附图,是当年双抢期间晒谷的第二阶段的数据,从中可以看到每天干谷入库量屡创新高,个中缘由多多,既有巧干,也有猫腻,既有正路,也有邪道。

 

1974. 7.26 星期五

晴天。日光比昨要大。早工来的谷和昨下午进的谷至午后均入库(4000余斤)。四队四个知青(程陆张董)和国春、正英、兰英七人今搞突击,割禾52担,5962斤。我到庙下接谷6担。一天下来甚累。等保仔组至7点45分。

【忆与议】

当年在“公社体制”下每次农忙中都有“公社蹲点干部”祭起“搞突击”这一“法宝”,试图以此来“促进”一干“社员群众”的劳动积极性。我在历年的日记选中均有记载。虽然其中的“诀窍”已被戳穿而深为“过来人”不屑一顾,但是血气方刚的青年人还是比较容易鼓动起来的,每个农忙还是会出现高潮迭起的“搞突击”。知青依旧是“主力”,因不断有人“远走高飞”,所以最初几年“清一色”的知青“突击”小组也难以组织起来,所以,这一年就成了插队知青与“原住民”青年“联袂”携手“搞突击”。大家对那样的“高记录”都心照不宣,知道其中有猫腻,不可信以为真,但是对那些上阵的“突击队员”还是不忍旁观他们的拼命……。那年我也去帮忙接谷了,当然不可能到田边地头去挑谷。庙下(当地发音为miao ha)是从云庄南部田块回村的必经之地,挑长路的多在那里的一棵大樟树之下喘气休息。现在从谷歌的卫星地图来看,从庙下到晒谷场的距离大约四五百米。仅靠一只肩就把一百三十斤上下的谷担挑回来的确很累人。

 

1974. 7.27 星期六

晴天,日头比前几天要大。与昨一样,尽管拿埠口割禾水谷10000余斤,仍晒了4000余斤干谷。下午晾水谷近50担,挑至小队,单肩甚是吃力。又到近8点才回。竟有人支持把禾戽组从拿埠口连作田里撤回来的错误行为。

【忆与议】

想不起此处“有人支持把禾戽组从拿埠口连作田里撤回来”是什么意思了。当年“以粮为纲”是不可逾越的“高压线”,栽种连作(后季稻)的面积是必须死保的底线。

 

1974. 7.28 星期日

上午的日头较差,因进水谷太多(26、27两天均在1万斤以上,今又九千余),只能马虎些,中午全部换了谷,进仓干谷4千余,加下午千余,共5300余斤。中饭分作两次,12点一次,3点半一次。天气炎热,割禾收工提早,我也于7时许收工。自当保管来第一次收早工,痛痛快快、彻彻底底洗了个澡。

【忆与议】

如果说,7月24日开始的“中午大换谷”是大干苦干之中的巧干,那么此处的“马虎些”就是老实人的老实话里透露出来的猫腻。个中实情不是那三个字就可以替代的。

在雨过天晴之后,为了挽回连绵阴雨给晒谷造成的损失,保证晒谷进度,我和冬生两人把生产队仓库翻了个底朝天,把能够使用的旧晒垫全部找出来,尽最大可能扩大晒谷能力。但是,生产队只有满足正常情况下晒谷所需要的晒垫,富余量极少,旧晒垫也很少,更来不及临时编织新晒垫,所以,这方面的潜力很快挖掘殆尽。于是就有了7月24日的“中午大换谷”,这一招大约可把晒谷能力提高三四成。应该说,到此为止的所作所为是大干苦干加巧干。

但是,上述努力仍然解决不了来不及晒谷的难题,而尽快晒干存积多日的湿谷又是迫在眉睫、压倒一切的当务之急,面对久拖不决的湿谷积压难题,“马虎些”是最后的“杀手锏”“绝招”——降低对干谷的质量标准。其实,当年也没有任何测量仪器来确定干谷的含水率,只能沿用千百年来的传统土办法:用门牙嗑谷子。如果咯嘣作响、并且口感坚硬,那就说明干燥到位了。反之,就是没有晒干。但是“咯嘣作响”只是一种定性的感觉,无法成为定量的数据,也就为暗中做手脚提供了一定的方便——放松了对干燥度的要求。具体做法是,把原先一张晒垫晒一担谷的负荷加大到一担半谷,虽然同时要求晒谷人员增加了翻谷的频率,但是晒垫上的谷层毕竟加厚了一半,要保持原先的干燥水平是不可能的。

除此之外,就是更加猫腻的“损招”“阴招”了,当年9月6日的笔记中有如是记载——我们六队曾一直坚持不在泥地上晒谷,但到后来终于学习四、五队的样子,每天有十担谷子倒在地上。这些谷子混入泥尘、石粒之后,作为征购粮出卖给国家。在某些人心中这是理所当然的。我想,不知哪个城市里的人要倒霉了?!  按照大寨精神,应当是把最好的粮食贡献给国家,而上述做法正恰恰相反。可见觉悟之低!这种错误的做法,危险之处还在于危害工农联盟,危害城乡关系,危害社会主义经济基础。

记得当时是把晒场边上的一小块平坦泥地扫干净,作为“临时晒谷场”,把湿谷直接倒在地上晒谷!由于可晒十担谷子,所以其大小相当于七到十张晒垫,等于是把原有的大约三十张晒垫又增加了两三成。不难想见的是,那样的“临时晒谷场”地上收起来的干谷里少不了混入沙粒、碎石、泥块。我们两个仓库保管员接到新的指令,那些来自“临时晒谷场”的干谷一定不能进入存放本队口粮的谷仓里!言下之意,不言自明。

当年生产队干部如此决策“马虎些”一定也是以先前曾经成功的经验为基础的,可以保证不会出现太大的风险。同村的四队、五队早于我们六队“开创”了简易的“临时晒谷场”,知青插友听我说了此中内幕,面面相觑。而作为“接受再教育”对象的知青,又能有什么万全之策?一个插友带着诡秘的笑容说:“这也很正常嘛,毛主席早就讲过,严重的问题是教育农民……。”自此以后,我在上海听到家人或邻居抱怨“最近买到的米里小石子好多啊,不知道是怎么搞的”,我不会再感到那是不可理解的事情,因为我曾经有过亲历亲为。

如今我看到自己当年的笔记中留下了那些关键的内幕,不能不对现在有些人把那个时代描绘得(或想象得)极其美好、无比理想而感到啼笑皆非

 

1974. 7.29 星期一

多云,日头比昨还差。进仓5700余斤干谷质量较差。晾水谷中许多连水未干。连续第三天下午把晾水谷挑到小队了。自24号以来每天中午进干谷,午饭进餐时间无安定。左腰觉不适。

【忆与议】

虽然不下雨了,还是仰天祈求烈日发威,面对如此靠天吃饭的现实,何以相信人定胜天的豪言壮语?

 

1974. 7.30 星期二

日头较好,加之割禾者较少,进仓干谷6500余斤。因不再挑晾水谷去小队,故省力不少。晚上传达省高校招生办公室7月10号发出的江西省一九七四年高等院校和中等专业学校招生工作宣传提纲。

【忆与议】

那年我做过一次“成为工农兵学员”的美梦,但是在人生记忆中几乎忘记得一干二净,幸好在日记中还有若干记录,另文详述。

 

1974. 7.31 星期三

天晴。仅两个组割禾,创进干谷最高纪录9179斤。干劲再大些的话,即中午早换谷的话,可达万斤。无奈人倦力乏也。下午从2时到7时半的五个多小时是很累人的。午到四园、东排、四、五队芋地转了一下,加之日前到八、七园,现仅六队芋地未到。很令人失望。

【忆与议】

从当年留下的早稻晒谷记录来看,上述“正路”“邪道”的“多管齐下”,的确使晒谷成绩出现了大突破,每天干谷入库数从先前最高六千多斤提高到八九千斤的水平。如果不知道那些内幕与细节,仅凭一些数据,的确“可喜可贺”,还可以锦上添花说成“战天斗地成绩骄人”,但这只能是以假乱真,愚弄不明就里的旁人后人,断然不可能反映事情的全貌与真相。

 

附图:当年第六生产队早稻晒谷明细记录的片段,7月20日~8月10日。

1974日记选(26)晒谷卖粮,向谁看齐  [原创] - 网中人 - 网中人的不老阁(blog)

 

  评论这张
 
阅读(346)| 评论(39)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