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网中人的不老阁(blog)

平常心回忆无常事

 
 
 

日志

 
 

1974日记选(17)无可奈何的难堪 [原创]  

2014-03-08 10:49:04|  分类: 1974日记选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这一年被安排“专职罚议”,使我有时间想想写写,是我插队生涯中留下“活思想”最多的一个时期。这些想法不乏过激之词,但也多少记录了当年的一些情况。

 

1974. 6. 6 星期四 晴

行议。下午到石尾,再从小塘坑越岭到拿埠口,又沿山脚到白石坑、罗星仔,经猪场回。午饭后完成四园篱笆。傍晚到东排豆地开荒。

近一个月来天气晴热,没下透雨。菜园里都需要水,便进行串水。昨天高坑芋头地串了水,却因为田缺没有堵好,都漏完了,只能今天再串。缺里漏水,是因为作缺者马虎了事,自以为是,好像什么都学会了,作缺这类小活儿还在话下?!  由此,我又一次感到,“差不多”的思想是多么要不得。农村中无穷无尽的知识,我们实在还只是沾了一点边,农村中做不完的事,我们实在只做了一星半点而已。贫下中农的可贵之处,我们学到的实在太少,却因为思想防线的松懈,逐步地受到落后东西的潜移默化。自以为是,差不多,正是走下坡路的开始。我们每时每刻都不要忘记“谦虚谨慎、戒骄戒躁”。  听不得反对意见,一听到与自己不一致的话就跳起来,这也是骄傲自满的表现。我发觉自己近来这方面是比较厉害的。老虎屁股摸不得,结果是听不到批评,得不到帮助,失去同志的教育,这比什么都坏。人贵有自知之明。要记住:对于自己身上的缺点、弱点,只有不断虚心听取大家的批评帮助,这是最好的改正的办法。不能讳疾忌医,不能爱吹不爱批!

【忆与议】

此处的议论又能嗅得出当年“喝狼奶”之后的一些气息,“反骄破满”“自知之明”之类的口吻完全来自于当时的政治大气候。

从当年的日记中看到,连续几天出现了“串水”一词,这是当地一种抗旱措施,既常见、又实用、还省力。它基本的出发点是利用当地的自流水及其灌溉系统。由于当地是山区,又有四季常绿的植被,良好的水土保持形成的山水常年潺潺不断,所以从未有过焦金流石的旱情。在一般情况下,风调雨顺,菜园里很少要专门浇水的。只有在出现连续的晴热天气的时候,园土极度干燥,才需要抗旱。因为当地种植水稻,所以田间常年有水;又因为当地的水田都是梯田,所以便于水自上而下地流动,形成自流水。这样的大环境决定了当地无需人力水车这类提升水位的农具,也就没有踩水车这样的农活。菜园属于旱作,平时无需蓄水,但园内有水沟,且留有进水口和出水口(当地方言中称之为“缺”que),形成自流水灌溉系统。如果发生了旱情,就可以到附近的水田里引水到菜园里抗旱。通常是在太阳西下的傍晚时分,把菜园的进水口打开、出水口堵上(方言中称之为“作缺”zuo que),等到菜园里积存一定的水以后,再把进水口堵上。菜园里的积水经过一整夜的滞留,使干涸的园土吃饱喝足。第二天清晨打开排水口,把多余的水排尽。这样的抗旱比起挑水浇水,有一个绝佳的特点,它不仅仅是让表层土壤局部湿润,而是让园土整体从底部得到滋润,一次“串水”就相当于老天爷下了一场透雨,可以管用一段时间。实施这样的“串水”,要考虑到许多户菜园互相毗邻的实际情况,招呼左邻右舍,搞好自流水上下游之间的沟通,尤其是要防止无意之中给处于下游的菜园带来不必的洪涝之灾。

 

1974. 6. 7 星期五 晴

行议。下午到毛竹坑、龙潭仔。傍晚在东排豆地开荒。晚续阅《学批》74/3.。

1974. 6. 8 星期六 晴

行议。下午到炉下、大塘坑、拿埠口、罗心仔。傍晚在四园盖辣椒。中午阅完《学习与批判》74/3.。晚阅《学习与批判》74/4.。

1974. 6. 9 星期日 晴热

行议。下午到拿埠口(羊曹陂、让陂)。午、晚阅《学习与批判》74/4.。

炊事人员突然大叫起来:“吃的井水怎么这么快就喝光了?”实际上,怎么会喝完呢?如此高速度岂不成了水牛?!原来是一些女生用它来洗衣服:“塘里的水太脏了,洗不干净,回来再洗一遍。”  本来,讲究清洁卫生是一种美德,应当大力提倡。但是在清洁与肮脏的标准上,历来就有两种世界观的斗争。毛主席在延安文艺座谈会上的讲话中就讲到过。在我们这个环境和条件下,这些人的行为不正是在说广大社员和知青是属于不爱清洁之列吗?她们的行为把自己放到了大多数人的对立面上去了。  一定的行为是一定的条件产生的。这些人或者是教师,或者是饲养员,较其他人有更多的时间去料理自己的事情,更由于她们在一定程度上脱离大田劳动,脱离艰苦的生产斗争,非无产阶级思想是很容易乘机泛滥的,加上主观上缺乏自觉地刻苦地改造世界观、脱胎换骨的观念,于是做出这种为众人厌恶的事来!  从这一件小事可以说明,尽管身在农村,并不等于解决了改造思想的问题。最普通的生活习惯上,虽然不值得过多指摘,但它能反映出一个人思想深处的境界。

【忆与议】

这样的偏激之词,是地地道道的上纲上线。幸好纯属一己之见,没有扩散害人。

 

1974. 6.10 星期一 晴,下午阵雨

行议。下午到短坑,为大雨打回。与桂、刘KR、周、潘、郜到高坑芋地、五队芋地插山芋,并在东排豆地补苗。我到四队芋地补苗。晚上阅完《学习与批判》74/4,阅74/5.。上午,打扫厅下。

下午下了场大雨,是种豆、插山芋的好机会。恰巧今天买到了10斤山芋藤。真是再巧也不过的事了。桂呼吁大家动手一起去插,可是响应者竟寥寥无几,仅有五、六人到场,其他人多是以“刚洗好澡换上衣服啊”为借口而不去。  我亲眼看到,许多社员同样也淋湿了衣服,但是他们回到家里,换去衣服,等雨一停,就扛着锄头,带上豆苗或薯藤到园里去了。  两相对照,是何等明显的不同!  在一些人思想中,现在大概没有一点儿“种菜”的观念了。在他们的脑子里似乎只有“吃菜”的思维神经了。更可恶的是,还有个别人不但不种不管,还在收果实的时候去偷集体菜园中的果实来解馋。多么可鄙啊!  由此,我们又可以说,不能以为经常参加大田劳动就等于树立了正确的劳动观念。在勤劳的现象背后,还可能是“懒汉”的真实形象!  撇开其他不谈,我们应当虚心学习社员们的勤劳的品质。我们与之相比,真是太懒散了。

【忆与议】

又一次显现出当年知青集体户菜园管理中的难堪与无奈。当时在集体户里处于主导地位的想法是,保持曾经荣誉一时的“大食堂”光环,但是对不时降临的菜荒中反映出来的菜园管理“短板”则一直无法解决。我面对着村民们热气腾腾的勤劳开荒,只是在自己的日记中感叹束手无策,徒唤无奈,别无他法,详见下文。

  评论这张
 
阅读(277)| 评论(32)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