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网中人的不老阁(blog)

平常心回忆无常事

 
 
 

日志

 
 

1974日记选(16)难得当了一次知青代表 [原创]  

2014-03-06 09:37:20|  分类: 1974日记选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那年春插结束以后继续“专职罚议”,我走上了“公私兼顾”的“邪路”(详见《初试“公私兼顾”),想不到就是在这个时候我居然被推选为“知青代表”!

 

1974. 6. 1 星期六 多云

早工、下午行议。下午到水库上、龙潭仔。上午连仔要我去南边三个队通知会计下午来大队查账。下午到路子坑带竹尾巴12根,又请刘TN到水库掮回。中午3个多小时在四园开垦荒废了的田塍。早饭后削竹桩,中午在四园插了一部分。

1974. 6. 2 星期日 多云

行议。下午越岭到山仔坑、蚌坑,从山上回到山仔坑,到拿埠口,过窑场,到坑头。早饭后和中午共4个多小时结束了四园田塍的垦复。上午把高坑第二垅刀豆兜下的草拔去。傍晚去锄草,尚有1/2垅以上未完成。

昨天和今天两个中午把四班园子的田塍垦复了一下。日长天久的懒散,使这条荒废的田塍上的野草逐步侵蚀着园土,不断地扩大着。从某种角度来讲,我们应当学习一些社员上山开荒的精神。我们把菜园荒废掉了。这同他们上山开荒是多么不相称啊!人总得勤快些才行。

【忆与议】

平心而论,此等议论确有过分之嫌,因为“专职罚议”确实是一份相当轻松的“差事”。但是,细读上述议论,也可以发现一个重要信息:当年鼓励和引导我“公私兼顾”且乐此不疲的动力与偶像,并不是别人,恰恰是“对知识青年进行再教育的贫下中农老师们”,简而言之就是“人民公社社员们”!上述日记中,第一次提到了社员开荒与知青撂荒的强烈对照,稍后的日记中还有更多这方面的作为及相应的想法。

 

1974. 6. 3 星期一 多云

行议。下午到长坑仔、水库上。上午整半天在高坑芋地(足耒)刀豆。中午集体(足耒)高坑芋头。傍晚在四队芋地圳塍上种了些豆。

中午,在芋头地锄草,是不大乐意干的事,睡上一觉多美呀!天气挺热,叫人只想睡觉,懒洋洋的。但是近来的一些生活体验告诉我,越是懒洋洋的时候,越要打起精神去干,人总是要有一点精神的。这个精神只有从艰苦奋斗中来!逃避艰苦的环境,回避艰苦的工作,是无法获得无产者永不衰退的革命精神的。

【忆与议】

这样的感叹就明显过分了,它与当时常常“狼奶”有关,从日记里不时可以看到阅读《学习与批判》杂志的记录。幸好当时插队将满六年的集体户已经把政治学习“抛之脑后”,那些“狼奶”只是随意传阅,减少了扩散中毒的可能。

 

1974. 6. 4 星期二 晴热

行议。下午到水库上。中午集体(足耒)四队芋头。午前在四园种豆。傍晚与桂、程、周、郜等在高坑芋地插山芋,七园串水。

中午又去芋头地锄草,总有些人要撅起嘴巴,一万个不乐意,似乎这些事都是强加于人的。有的社员建议我们把菜地分工到各个人负责。这是行不通的。“生产资料”分到各人所有,必然会助长那股分灶的小小的暗流。云庄这个青年食堂无疑是个先进之处,必须尽全力保持下去。被人称为“养了一批懒汉”的问题应当解决,但必须坚持维护集体利益的原则。这个食堂四年来一直没有散掉的原因究竟何在?找到其原因也许就可以找到菜园管理的办法了。

【忆与议】

这样的记录很有意思,村民们是看出了知青集体户菜园管理中的要害,并且提出了分工负责的建议。但是这一建议始终未被接受,原因是坚持原教旨主义似的思维方式,首当其冲的是用乌托邦式的“维护集体利益”的空洞观念,竭力为“云庄知青大食堂”这一明显停滞不前的事物“保持先进”,实际效果却是实实在在的“吃菜难题”始终未获解决。这真是“空头政治”的典型。

 

1974. 6. 5 星期三 晴

早工、上午行议。下午,大队知青学习班,推选出席县知青代表会议代表5人(赵JB、金Y、吴WZ、程C和我)和分配公社下来的补助款20元/人。中午集体(足耒)东排豆地。傍晚与桂在四园开荒堪,到八园、高坑转了一下(串水)。晚阅《学习》74/3.。

竟然把我也推作代表之一,是我料想不到的,也是同志们对我的鼓励与期望。几个月来,虽然为集体做了些事,但很大的一个问题就是没有发动大家一起来干,多是单枪匹马。今午在豆地锄完草后,留下几人在挖田塍上的荒地,有人对桂说回去吧,不要搞个人英雄主义。可能也是对我的旁敲侧击式的批评,应当引起我思想上的警惕,防止个人英雄主义思想和出风头等等坏思想侵蚀头脑。

昨晚公社武装部聂部长来云庄,少不了有人招待他的。但是这类行为每次都引起许多人的反感。且不论招待者的动机如何,单就效果来讲,这种举动是影响云庄知青团结的。云庄知青从来就是一个集体,没有发生过分灶分家的事,上级干部来云庄,却由某一个人出面特别招待,不仅大伤众人的自尊心,更把集体食堂贬低到个人之下。诸如此类抬高自己、突出个人的行为日积月累只能起到销蚀知青团结的作用。

而作为一个上级干部,与知青打成一片,关心知青成长,就应当同样站在维护新生事物的立场上,和最广大的知青一起生活,而绝不应当看私人情面,或者心安理得地去吃特别为之准备的“小灶”。在到哪儿去吃一餐饭这样一件小事上,既关系到干部保持不脱离广大群众和艰苦奋斗的政治本色的大问题,也关系到把青年一代引向什么方向的大问题。

青年中存在两条道路的斗争,两个阶级在激烈地争夺着一代青年人。青年中各种行为无不反映着两个阶级、两条道路、两种思想的斗争。因此,作为一个上级干部就应以明察秋毫的政治目光分析青年人的每一种动向,并决定自己应当采取何种行动。

【忆与议】

从当年留下来的“罚议记录”中可以看到,这一天上午,大队支部书记被“罚议”,成为云庄村二十多年来的破天荒第一次(另详);而在日记中对此没有只字片语,巧合的是,这一天下午,知青办学习班,按照常规,大队支部书记应该是知青学习班的主持人。正是在那天的学习班上我被推选为参加县知青代表会议的代表之一。

插队那么多年了,知青集体户的负责人被习惯性地称为班长,县或公社每年要召开几次班长会,也有过几次知青代表会议,逐渐形成一种思维定势:既然已经是知青集体户的班长,那么担任知青的代表也是理所当然的。因此,1974年那次推选出来的五名代表中有四名是班长。前三名来自云庄大队所辖四个自然村中除云庄村以外的三个自然村,三个村的知青班长被推选为参会代表;云庄村的知青集体户因为有二十来名知青,所以有两个代表。现在想不起来,那一年是怎么把我这个“非班长”推选为知青代表的呢?

上述日记中对于知青接待上级干部而引发的争议,有上纲上线之嫌,但从中也多少折射出一些实际情况,当年的干部并不廉洁,当时的知青并不单纯!

  评论这张
 
阅读(500)| 评论(34)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