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网中人的不老阁(blog)

平常心回忆无常事

 
 
 

日志

 
 

1974日记选(15)还是不忘“起势” [原创]  

2014-03-03 10:14:25|  分类: 1974日记选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持续半个多月的春插,累得腰酸背痛,刚刚缓过气来,5月下旬又要插秧了,那是“栽大禾”(zai hai wo),即一季晚稻的插秧。不过,其面积要大大少于春插的面积。那个年代是“以粮为纲”、数量至上,所以重中之重是必须确保双季稻。实际上,一些田块只种一季晚稻,是符合客观实际的做法,因为它们不仅仅是离村很远,“鞭长莫及”,管理不便,而是所处山沟狭窄,导致日照很差,全年日照量难以满足双季稻的需要。

 

1974. 5.23 星期四 阴

今天参加栽大禾,在炉下。云庄红小兵成立。

1974. 5.24 星期五 阴,阵雨

今在龙潭仔、毛竹坑栽大禾,路途甚远,挑秧极累。闻昨晚知青团员开会,张未参加,而与董外出不知搞什么事。

1974. 5.25 星期六 阵雨

至今天上午栽完大禾。最后的这半天是在船仔背。下午行议,到长坑仔。中午打扫厅下,烧屑。

【忆与议】

不记得当年我参加一晚插秧是否也是因循惯例而暂停“罚议”。现在从工分簿上来看,那两天半的栽禾工分并不是平日的底分8.5分,而是如同春插大忙期间一样实行“多劳多得”的,所以,23、24、25三天的工分分别是14.6、16.7、10.5。

从那几天的日记中可以看到,栽种一晚的小地名有:炉下(lu ha,在《那年我在云庄“罚议”(四)相对平静的二十天》中已有提及),是位于比云庄村东面名为“青龙”的山脉更东的一条山沟;龙潭仔(long an dei)、毛竹坑(mao zu kang)、船仔背(sian de bei)则是比云庄村北面的水库更北面的小山沟。到那些地方去栽禾,不仅每个人都要挑一担秧,在一路向上的羊肠小道上跑好几里路;而且还要求每个人的秧担尽可能地满载,宁可有秧用不完带回来,也要避免出现秧苗不够而“开天窗”,致使翌日再派人跑远路去填充空白。上述小地名中,以船仔背最远,是云庄村的最北端。由于我无法交替使用双肩,只能左肩一肩挑,所以感觉是极累。查阅自己的日记,1971年就有如是记载——1971. 5.26 星期三 阴时有雨 ……下午去船仔背,各人一担秧,……。身体很虚,挑秧上船仔背时竟需休息两次,回来时尽管放慢速度,仍是满头大汗。(参见《1971日记选(12)并不红火的五月》)从中可以见得去船仔背之不易,而当时我还没有遭遇工伤骨折之类的折腾。

由于自己在那年4月初递交了申请报告(参见《提交申请的前后》),所以对知青中的团员活动情况也很关注,似乎折射出当时对“团票”的关切程度。“厅下”则是当地方言的说法,发音为tiang ha,指的是当地民居结构里居中的客厅,知青屋的结构与当地传统民居并不相同,但留出两个房间未作板壁分隔,可以作为集体活动的空间,所以也就称为“厅下”了。

 

1974. 5.26 星期日 多云转晴

行议。阅《朝霞》74-3.。下午到卢加斜、天井坑、长坑仔、水库上。傍晚与桂凑合成八园南瓜“棚”。

1974. 5.27 星期一 阴雨

行议。下午到牛门口、庙下、卢加斜、小塘坑(山)。上午洗衣、补衣,拆两条旧裤子。晚上开大会,后小学文艺演出。阅《帝国主义是资本主义最高阶段》。

【忆与议】

此前,有5月23日成立云庄红小兵,此处又有云庄小学文艺演出,似乎反映了当年偏僻山区也“引进”了大都市里对少年儿童的政治思想教育模式。

 

1974. 5.28 星期二 阴雨

行议。下午到短坑、毛竹坑。……×××多次窃米事发。

【忆与议】

云庄知青集体户在1968年11月“落户”后不久就发生财物失窃事件,很快查出此系内贼所为。但是那人屡屡认错、又屡屡再犯,尽管几乎每年都要在知青学习班上批评他教育他,甚至还有一年因为“手脚不干净”而使他丧失了上调进厂的资格;他本人也不止一次作出痛哭流涕的悔改状,但是始终没有“金盆洗手”,实属知青队伍中的异类。

 

1974. 5.29 星期三 转晴

行议。下午到短坑、毛竹坑、路子坑。午复家信。上午打了些猪草,村子周围有许多“盐板柴”。午后在高坑芋地(足耒)田塍上的刀豆。后又打帮栽禾(高坑),起线,尚可。汤JM今回。

【忆与议】

山区的“原住民”深谙就地取材之道,打猪草就是其中之一。在那些年的插队生涯中,生产队曾经安排过几位知青到养猪场担任饲养员,接触到打猪草,但是,知青集体户一直没有关注此事,因为每年春夏秋三季知青在村的高峰时节,二十来个人吃饭的“大食堂”喂养三四头猪只靠“吃细粮”(意指只喂米糠)也是绰绰有余,不必吃野生猪草。村民们则大不一样,他们把养猪作为自家的“储蓄罐”,除了一家口粮派生出来的米糠之外,还要出动年长和年幼的家庭成员打猪草,尽可能为自家一分一厘地“聚沙成塔”。他们看到知青集体户只用米糠养猪,羡慕得不得了,并说,如果换了他们当家,有那么多米糠,再加上猪草,一定可以成倍地增加饲养量,一头猪就意味着一年增加上百元收入啊!……

在那些年不知道听到过多少遍这样的话。1974年我在云庄“专职罚议”时,与一些家庭主妇或放牛的孩童有所接触,对他们的打猪草有所见识。不过,没有认认真真当一回事,所以最终的成绩只是认得了其中的一种“盐板柴”,它生长在路边草丛中,由于不难采集,成为“众矢之的”,所以此事也就难以持之以恒,我也没有想到学会到山野树林的“广阔天地”里打猪草。如今在网上未能搜索到相近的资料图片。它应该是一种草本植物,取其上部鲜嫩的枝干和叶子作为猪食。给我印象最深的,是它的叶子颇具特色,朝上的一面是绿色,朝下的一面呈白色,有些与我年龄相近、学历相仿的村民朋友还告诉我,“盐板柴”有一个别称“青天白日”!由于这个词汇在那个年代属于敏感词,所以我不敢记录在案,但在脑海中留下了抹不掉的记忆。

这天下午又“打帮栽禾”,地点是高坑,而在25日的日记中已有“上午栽完大禾”的记录,所以,那天我肯定是在我所在的第六生产队的田块范围之外“打帮”,当我“罚议”来到高坑,看到那里的一季晚稻尚未完成插秧,不由得又产生了学习“起势”技术的念头。

写到这里,回头看见我在1971年日记里关于“起势”的记录——1971. 5.24 星期一 多云  ……上午、下午在牛眼仔栽大禾。下午栽了三坵小田,学习起畦,对此项技术有了些感性知识。(参见《1971日记选(12)并不红火的五月》。“起畦”是历年日记中对“qi si”一语的最初书面表达。)这么看来,在1971年春天我就尝试“起势”了,并且在短小的田块中领略了“起势”的感受。由于1972年的日记失窃,故无法确定那年我的表现。1973年在春插中是在一块大田尝试了一次长“起势”,但未成功(见《1973日记选(9)第五次经历春插大忙》)。因此,把前后几年的记录联系起来,对1974年这则日记的解读应当是,那天对“起势”作了“尚可”的自我评价,是不满足于那田块并不大,所以“起势”成功也没有什么稀奇。

 

1974. 5.30 星期四 晴天,多云

行议。下午到鸡木坑、长坑仔。上午花了两个多小时在四园开荒。下午12:30~4:30,在东边种水蕻菜,东排豆地补兜、下灰,四队芋地种豆、下灰,五队芋地补兜、下灰、间苗,四园种豆、下灰。傍晚在六队芋地圳塍上种豆。

1974. 5.31 星期五 晴

行议。下午到路子坑。上午在村子周围打了些猪草。午后和傍晚在高坑,午后在堪下第一垅(刀豆)拔草,傍晚锄了其四分之一。下午在路子坑带了竹尾巴12根,适刘TN在路加山打虫药,由其从水库上掮回。晚阅《全国新书目》74/1、2.。

【忆与议】

这几天的记录中,“公私兼顾”的内容在持续增长,表现为5月29日开始,在两处芋头地的田塍上种豆。当年在云庄村的大田里有一些田埂(方言写作田塍,发音tian xin)相当宽,达一米左右。在上级指令“发展旱作杂粮”的1970年前后,由生产队派人在宽田埂上种黄豆,因为它不大需要管理。后来这样的上级指令无声无息了,“田埂种植”就成为一些社员的“个人行为”,主要集中在生产队分给的芋头地的田埂上。1974年知青集体户也“向贫下中农学习”,充分利用菜地的“边角料”。这样的事情毫无疑问是需要人力投入的,而我对这样的“私心杂念膨胀泛滥”已经满不在乎、不以为然了。

 

1974-06-01笔记

五月份转眼就过去了。在这个月里,大量的时间花在菜园管理之上,看书学习的时间则降到了最低点。它又一次告诉我需要抓紧时间!时间、精力都是有限的,必须抓紧再抓紧。为集体做点事是义不容辞的,但不能成为放松学习的理由。

上午去南边三个队通知会计来大队查账。从二队到一队去的公路上,我十分自然地想到了徐JC。记得他曾在这里打过炮眼,是这条土公路的开路先锋。如今他虽已退回上海,但我却忘不了他曾开拓这条山间土路。我想,无论如何,我们对于云庄多少是产生了一些感情的,因为我们曾经在这儿流过汗、出过力。

【忆与议】

上述笔记是对五月份的简单小结。与现在的“日记选”的看点相比,当年小结的着眼点有着明显的不同,对自己在“专职罚议”之余的“公私兼顾”,因其属于为集体户做事而心安理得,所以侧重点放在自己的“看书学习”,提出了“抓紧再抓紧”的要求。虽然这是当年大环境所致,但在随后的笔记中也确实反映出那种喝狼奶式的学习对自己思维方式的影响。

此外对插友徐JC的回城有感而发的那些话,也许是隐隐感到了离开云庄已成为趋势。至少那句“我们曾经在这儿流过汗、出过力”表明,在不经意之间埋下了数十年后“遥望红土、祭奠青春”的种子。

  评论这张
 
阅读(284)| 评论(38)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