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网中人的不老阁(blog)

平常心回忆无常事

 
 
 

日志

 
 

1974日记选(21)看电影与喝狼奶 [原创]  

2014-03-27 11:32:02|  分类: 1974日记选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那个极端化的年代里,“政治挂帅”与“斗争哲学”相伴同行,通过经年累月的耳濡目染、潜移默化,渗透到了日常生活的思维中,而某些电影等艺术作品则是不容忽视的“狼奶”发酵剂。

 

1974. 6.27 星期四 多云

行议。下午到石尾、卢加斜。中午在七园、八园割堪。傍晚在四园堪上平地。因感冒早睡。

周的来信又有一个多月、近两个月了,迟迟未复。日前费把周给他的信拿出来又看了一遍,才感到拖延不复近乎不太礼貌,可又因为时间不多,草草写上一些而了之。这是因为有许多想法一时还不够成熟与完整。  周给费的信上有一段话特别使我想得多。他的大意是,我们几个老同学应当保持紧密团结,而不要有任何不愉快的事,这样,周作为一个异地的老同学也就感到高兴与满意了。

我以为这是一种善良的愿望。周作为一个与我们并肩战斗过的老同学,出于对身处异地的老同学的关心,提出这样的愿望是完全合乎正常人的心理,也是十分自然的。  但是,这又是一种脱离我们现实生活实际的幻想式的美好愿望——责任不在于提出者本身,因为他没有也不可能全面、无误地了解我们的一切。但有一点是他忽视了:任何事物都只能在斗争中存在、发展,团结也只有在不断的斗争中得以存在、发展与巩固。  记得七二年八月间,我曾在给章的信里谈到这一点。斗争是万物之母。当时我与在此地的老同学的关系甚是恶劣。我至今并不后悔当时自己的一些作为,并且坚持当时所持的一些观点。今天,我还是要坚持斗争哲学——这是哲学意义上的斗争,是一些较大问题上的斗争,而不是拘泥于小是小非上的个人纷争。  再过两个月,我们这些人相处已整整十年了,这也许是不大容易的。老同学之间的陈情旧谊固然可珍可贵,但这绝不是回避一切必要的积极的思想交锋而保持无原则的一团和气的理由。而采取一种态度,长远观点看问题,非但无益于增进革命的友谊,而只会腐蚀战斗集体,消磨革命斗志,成为庸人,最终是于革命大事业无益的。  生命力来自斗争!

【忆与议】

周和章都是中学时代的同班同学,他们两个分别在上海的工厂和淮北的农村,与费和我保存着通信联系。上述日记中的想法与说辞也不是“新来乍到”的时鲜货,从《我在1972年(11):老同学之间》中就可以看到最初的端倪,尽管是同校同班的同学,在“修地球”的日常生活中意见各异亦属正常,但是会闹得“针尖对麦芒”、难以调和,也许可以认为是当时年轻气盛,但究其深处,还是从小植入心灵的“狼奶”毒素在不断发酵,到了1974年“批林批孔”的形势下,愈发受到“斗争哲学”影响,在日记里显现出一副咄咄逼人的架势。

 

1974. 6.28 星期五 多云

行议。上午在五队芋地、七园清圳,与桂、刘到东边水蕻菜地下肥。下午在七园开荒、拔草,八园拔草。……因感冒未愈早睡。

上午与桂一起去水蕹菜地下灰、下肥。桂因日前杀猪时刀伤手掌而休息在家。然而又全然不顾右手的伤痛,为集体操劳。这不禁使我对某些人(包括一些主要头头)口头叫喊“关心集体”实质漠不关心的行为更加气愤。  下午在菜园里与两位老师一起拔除蕹菜行里的草,言语中我想起日前经过小学时郜老师正在对学生们讲解农谚“人误地一时,地误人一年”,于是我又发现理论与实际相结合对我们是何等重要。……人勤地不懒。我们还是勤快些吧!经过近六年的接受再教育,应当懂得这一点了。

1974. 6.29 星期六 多云,下午起阵雨

行议。早工称柴。下午到拿埠口、炉下。上午与桂到四队芋地、水蕻菜下肥,八园、七园清圳。午到四园堪上开荒地平土,东边豆地田塍开荒。

世上的万事万物都是发展的,每个人也不断变化着,因此对每一个人的认识也是一个长时期的过程,不可能一下子完成的。  相处时间长,并不等于完全了解一个人。时间是认识事物所需要的条件之一。而环境更重要些。在学生时代,身处学校,离广阔的社会尚远,加上年龄幼小,各人的世界观还未形成,所以对人的了解也就不可能深刻、深透、真实、全面。及至踏上社会,年龄的增长,生活的磨练,逐渐形成世界观,在复杂的社会环境中,在各种斗争场合里,在艰苦的生活条件下……每个人的本质都会逐步逐步地暴露于众人面前,想掩饰也是徒劳的。这里就是时间问题了。

在与桂又一次去水蕹菜地时以刘为谈话中心的议论,使我想到了以上这些。可以说,十年相处,真正了解还是在到农村以后的这五年多时间,尤其是近两三年内。

【忆与议】

上述想法都是基于当时与同学兼插友刘TN等人的“针锋相对”。崇奉“斗争哲学”时,凡事以我为主,遇事对人甚严,这些特点从当年的日记里、小事上可见一斑。

 

1974. 6.30 星期日 阴,下午起阵雨

行议。早工称柴。下午到长坑仔。上午在七园开荒、挖圳。

近阶段来,我时常为了集体事务而着急、烦恼,屡次请灭虫的人们抽午休时间去菜园打一下虫药,竟每每被各种借口与理由拒绝。一般人到也罢了,偏偏这几位都是头头,真叫人满腹不满。

火车跑得快,全靠车头带。政治路线确定之后,干部就是决定的因素。食堂事务常由少数人做主。前不久,在欢送郭DJ时总算借机由大家议论了一下,结果头头们却不带头去做,还是一场空。电影《艳阳天》——不久前在县里又看了一遍——中的肖长春的形象在我脑子中十分深刻。他坚持走社会主义集体化道路的决心、惊人的毅力与坚强的意志,使我极为感动。当东方地平线上出现合作社这一新生事物时,肖长春是何等坚决地执行毛主席的革命路线,他全然抛弃了个人利益,一心扑到了集体上。电影中许多场面刻划肖长春英雄形象是多么激动人心啊!而我们一些同志却是“激而不动”,看过就忘,即使是食堂这一小小集体里也丝毫没有学习一点肖长春精神。

【忆与议】

这些内容不单单是前几天日记里思维的继续,而且明显地反映出当时的电影《艳阳天》对我的影响,那就是艺术化的“斗争哲学”造成的“狼奶”中毒。回顾那一年,正是那次知青代表会议之后,我的性格情绪开始出现微妙的变化——此前多是在日记中围绕着集体户菜地管理难题流露出一些感叹和感想,但在那次会议之后,我的这种想法逐步上升到了不满意情绪,表面上看来那些词语只是把自己的作用看高了,实际上凸显了“斗争哲学”经由那些艺术化了的“狼奶”产生了毒害的后果。

不过,随即开始了双抢大忙,我担任生产队仓库的临时保管员,重新回到艰辛的劳作之中,那些脱离实际的乌托邦梦想受到客观实际的有力冲击,“狼奶”毒素的影响受到一定的遏制。

  评论这张
 
阅读(847)| 评论(48)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