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网中人的不老阁(blog)

平常心回忆无常事

 
 
 

日志

 
 

1974日记选(19)唯一一次参加县知青代表会议 [原创]  

2014-03-19 10:50:47|  分类: 1974日记选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那年6月16~21日我参加了“新干县上山下乡知识青年代表会议”,会后,6月24日写了一组笔记,有如是开头——16号至21号参加了“县上山下乡知识青年代表会议”。这是我第一次参加这类会议,也是第一次到县里开会。大致过程与随感如下。

【忆与议】

这是我平生头一回参加这样的会议(参见《难得当了一次知青代表》),似乎别有一番感触,留下了一些感想。

 

1974. 6.16 星期日 晴

去县参加知青代表会议。搭农机厂卡车前去。报到之后,无甚安排,与赵、程到化工厂找刘H。午后“沾”东岭背手扶拖拉机的“光”到洋峰农场买桃子吃。  在从洋峰回新干的路上我不由自主地责备自己:私自动用集体的拖拉机图私利,这属于什么行为?我为什么没有迅速觉察这一点并予以制止,反而亦参与了呢?

【忆与议】

化工厂的刘H,是1968年11月同一批到云庄插队的插友,早在1970年9月底就抽调进厂了,成为云庄知青中第一个“离农”的幸运儿。若无此日记,断然不记得自己曾有此行。不过,即使有了日记,也想不起有关那次拜访的丝毫印象,对那个工厂在什么地方是什么模样的记忆也是荡然无存。

至于那天的自责,则是完全彻底的“原教旨主义”了,实在天真幼稚,到1974年还被忽悠得这等地步!仔细想想,其中的原因在于,六年来在偏僻山沟里,不仅没有这种“开会”的体验,还不时接受“狼奶”的熏陶,再加上批林批孔运动正在兴起,以为类乎文革初期“大破大立”“破私立公”的新高潮又来了。

 

1974. 6.17 星期一 晴,晨雨

会议于上午开幕。县委常委、上海慰问团均出席了开幕式,县委常委、县革委副主任柳英杰作报告。不到两小时即告散会。下午的讨论极为马虎。晚上组织看《水乡风云》,我们退了票,去看电影毛主席会见惠特拉姆总理、尼泊尔国王和王后,新闻简报73/48、50、52,74/1、5、8.。

柳主任报告中有五、六处提及阳团大队。我们颇有反感,大不服气。这实际上是骄傲自满、夜郎自大的坏习气。为什么只许宣传自己而听不得对其他先进单位的宣传呢?为什么听到外单位先进经验的宣传和介绍就不服气呢?仔细想想,我们云庄大食堂实在没有什么显著的进步,基本上停留在原地。其次,有了一点成绩就想出风头,要表扬,这种思想是极其错误的。批林批孔运动批判了林彪、孔老二搞复辟倒退的罪行,我们应当把这种精神贯彻到我们食堂工作中去,坚持继续革命,反对复辟倒退。具体地说,就是坚持集体食堂的形式,进一步搞好管理工作——这些只是手段而已,目的应当是——学习外单位先进经验,发挥青年在农村三大革命中的生力军作用。

【忆与议】

上述笔记使我回忆起当年的感受,我始料未及的是,总以为县里开会的水平要高于大队生产队办的学习班,想不到“适得其反”,会开得那么松散,远不如大队生产队“实打实”地坐上半天或一天或两天。晚上的娱乐活动则是县剧团的演出,被我们自行退了票;而电影院的内容也没有什么精彩的,这是那个年代的特色。对于报告的异议,则反映了各个“知青集体户”之间存在纠葛。四十多年后有人忘乎历史事实,高唱“五百知青一个梦”,实在令人哭笑不得。

 

1974. 6.18 星期二 多云

上午,上海慰问团曹组长作了个报告,后由柳主任传达了几个中央文件,即告休会,仅开会一个多小时。原定作批林批孔报告,因报告人“生病”而告取消。下午的讨论更加马虎了事。晚包场电影,同昨。

会议安排如此松散,而生活安排十分舒适,叫我感到十分不解。我吃着丰富的菜肴,不禁想起在家里的同志们。我第一次参加这类会议,对于生活安排上的优越是很不入眼、很不过意的。

【忆与议】

当年会议包场的电影也是用新闻纪录片来“滥竽充数”,足以见得县城电影院可以放映的电影实在可怜,这正是经历了“大革文化命”的民众文化生活的真实写照。

笔记中“生活安排上的优越”一语使我又一次想起,那次会议餐发生过这样一件事:第一天晚餐时,菜肴中有一个苦瓜炒肉片,引来餐厅里一片责骂声,及至晚饭结束,可以看到许多桌子上那个菜除了肉片无人问津。这是因为很多知青代表不吃苦瓜。当时我大惑不解,因为自己在云庄知青“大食堂”里不时遇到菜荒,不得已用米仁汤下白饭,而天天有肉片做菜则是“黄粱美梦、痴心妄想”,怎么到了这样的会议上会亲眼目睹那么多人如此“挑挑拣拣”的?不可思议之余,我还在担心第二天开会是否要就此事让大家“认真斗私批修”?谁知道“平安无事”,而那个让我美美地饱餐了一回的苦瓜炒肉片从此不见了踪影。直到回城以后,我自己在家里多次做过苦瓜炒肉片,重新回味其中难以尽说的滋味。

 

1974. 6.19 星期三 晴热

上午,参加“新干县城批林批孔大会”,开了三个半小时。贾、饶首先发言,带检查味。下午是大会交流。计划16人发言,却因时间不够,仅有7人作了发言,余皆去录音。鸡峰代表反对,但亦无济于事。晚看电影《奇袭白虎团》。

中午鸡峰“全体代表”贴出了《谈几点看法》的大字报,共分五点。一、对大会的看法:县委根本不重视此会,是由上海慰问团再三催促下召开的。二、对柳主任报告的看法:不突出批林批孔,不谈路线斗争,自吹自擂。三、对选青的看法:县委在年龄上作18~22岁的规定,并在表上文化大革命中的表现一栏,是为了排斥当年造反的红卫兵。四、对知青的培养使用,很不关心,很不得力,有的公社抓知青工作的干部作风不正,有的则打击敢于提意见的青年。五、关于抓典型,不注意发现和培养新典型,如D班。

大字报贴出后,反应不小。但公社洪主任持异议,说这种做法干扰大会方向,本来只须到县委扩大会议上去读一下即可。又传说,该大字报是在洋湖公社准备写大字报的情况下产生的,但后来洋湖请示了慰问团,慰问团认为缺乏具体内容,而被说服未贴出来。

大字报中把D〖村集体户〗称为典型,我是不赞成的。严格说来,这是一个反面的典型——屡犯路线、方向错误的典型。其中一些主要人物的路线斗争觉悟之低与他们的身份是极不相称的,而他们所谓成绩多是自吹自擂、华而不实的。

【忆与议】

当年由“批林批孔”煽起的风潮曾经被认为是“第二次文革开始了、又要造反、又要贴大字报了”,年初之时就在上海感受到那样的气氛。四五个月以后,在那个会议上也有知青代表“顺应潮流”,恍如当年在上海校园里的“革命造反派红卫兵小将”。那份大字报的火药味可见一斑。我也有自己的想法,不过我是缄口不语,那些对别的知青集体户上纲上线的论调,还是停留在自己脑子里想想、笔记本上写写。

 

1974. 6.20 星期四 阴雨

上午,分组讨论大会“倡议书”,并讨论起草“挑战书”。下午会议闭幕式,通过了“倡议书”,向先进单位和先进个人发了奖状,向全体代表发了纪念品(每人一条毛巾、一个笔记本,价值约1元)。最后作了简单的小结,即告结束。晚上看电影《艳阳天》。

【忆与议】

那个时代流行“倡议书”“挑战书”“应战书”之类的热闹场面,到七十年代中期已经式微,实在是形式主义的老一套,充其量让未见世面的小孩子热血沸腾一次。

记得那次会议的纪念品是一直收藏着的,但是几经迁徙,不记得把它们塞到那里去了。那条毛巾是小号的,专门印了会议名称;那个笔记本是红色塑料封套,正面印有金色的木刻井冈山和会议名称,记忆中因为它老化脆裂而丢弃了;内芯则用于日常笔记。

 

1974. 6.21 星期五 阴,多云

早上专车送代表回社队,我们到小坑下车,步行到队,才九时许。下午到各菜地看了一下。

会议结束了,我觉得我是享了全体青年的福,会议的安排说明了主办者的大手大脚、铺张浪费,对于青年们思想改造并无益处啊!  我亦发觉,出席者中存在着一种颇为普遍的倾向,即喜欢自吹,不爱虚心学习,谈自己天花乱坠,口若悬河,滔滔不绝,夸夸其谈。听到批评,就跳起来反驳,不肯多听听、虚心接受。这种作风实在不应该在这种会上出现。

【忆与议】

上述感叹来源于哪些具体事例已经想不起来。其中提到了会风“对于青年们思想改造并无益处”云云,岂料后来数十年中各种会议“大手大脚、铺张浪费”是愈演愈烈,主办者中何尝没有当年上山下乡的知识青年?那样的“再教育”又有神马作用?

  评论这张
 
阅读(303)| 评论(43)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