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网中人的不老阁(blog)

平常心回忆无常事

 
 
 

日志

 
 

那年我在云庄“罚议”(四)相对平静的二十多天 [原创]  

2014-02-23 16:48:51|  分类: 插队在云庄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我的“专职罚议”在春插大忙期间暂停了半个月,春插结束后5月2日重新开始,到5月下旬因一季晚稻(当地称为hai wo,写作大禾)插秧的时候又中断三天(23~25日)。从我日记中简洁至极的记载中看不出上述期间的异常记录,看来那些天的“罚议”情况相对平静。当年留下的“罚议记录”的第一页背面,正好涵盖了那二十余天里的“罚议”结果,见本文末尾的附图。

 

1974. 5. 2 星期四 阴

今起又开始行议。下午到石尾。

【忆与议】

春插结束后“罚议”的要求是,早上与上午就在村子周围,重点防范私家饲养的鸭鹅进入水稻田,理由是刚栽下不久的嫩苗经不起鸭鹅的折腾(它们有成群结队下田嬉戏寻食的嗜好),为此,对家禽(鸡鸭鹅)是“一视同仁”,只要出村格“罚”勿论,分别是每只4、5、6个工分;下午的重点防范是生产队的耕牛,原因是生产队的耕牛分到各家各户饲养,每天下午由尚未成年的小孩子在村里小学上完课以后(大约一点半)牵出集体的牛栏,带到山沟里,放到山坡上吃草,小孩子常常在山上玩耍或者为自己家里做些诸如打猪草或砍柴等家务,难免疏忽了对耕牛的“看管”,耕牛就乘机到稻田里吞噬嫩绿的水稻,这种“集体所有”的耕牛吃“集体所有”的禾苗,也是不允许的,只要它们处于“无人看管”状态并在田间“漫游”,就给予处罚,黄牛水牛分别为每头4、5个工分。

于是,我的日记中就留下了每天下午到某某山沟的记载。云庄村所辖范围内的山沟很多,小孩子们常去的山沟也不少,而放牛的时间只有一两个小时,我不可能每天都“巡视”一遍,所以,如今看到的日记里通常是每天一处;有时候一天有两个小地名,则是它们同在一条山沟或两个小地名紧挨在一起;难得也有过几次“翻山越岭”到两条山沟的,那多半是地形所限、且自己心血来潮、意欲“走遍群山”……。

这则日记中的“石尾”,当地发音sa mi,就在村子东北角出村不远的地方,属于全村所辖的主要大山沟hai long(大垅)的中心地带。在那里放牛就不可能上山砍柴或嬉戏了,必须规规矩矩里牵着牛在田埂上吃草,而且还不能多“看野眼”,因为耕牛也会趁你不留神就在你眼皮底下伸长脖子吃田里的禾苗。

 

1974. 5. 3 星期五 多云

行议。下午到炉下、小塘坑。

【忆与议】

日记中的两个小地名是紧挨在一起的,炉下(lu ha)在一条通往云庄村的“土公路”的南北两侧,往南就是小塘坑,再往南就称为大塘坑,它们组成了一条地势为北高南低的山沟。这条山沟有点神秘兮兮,它位于云庄村东侧有“青龙”之称的山脉东面,是云庄所辖范围内名列前茅的大山沟之一,土质乌黑肥沃,但冷水田比例较高,又与云庄存在明显的山地隔阂,所以有被冷待的感觉。据说山沟的顶端有过一个村子,因发生瘟疫而败落,最后落入云庄的管辖范围……。我在那年“罚议”中多次到过那条山沟,感慨之余,颇有遐想,且写入了笔记,另详。

 

1974. 5. 4 星期六 多云,夜雷阵雨

行议。下午到炉下。

下午,四队,艾志虎,鸭二只,10分,仓库前。

【忆与议】

这天日记中只说到了炉下,有两种可能:一是我到了炉下的“土公路”,上下眺望,未见放牛的小孩踪影,就打道回府了;二是我在那一带放牛的小孩子眼中“亮了相”,发生了威慑作用,他们加强了对耕牛的监管,我“罚议”的目的也达到了,所以我就原路返回了。此前一天,则是到了炉下(lu ha)以后还南下到了小塘坑,从另一条山间小道返回云庄村。

在“罚议记录”中有两只鸭被罚,地点是仓库前。那是生产队的仓库,就在村口东侧边缘,与大田仅一条小路之隔。村里的排水沟是与大田水沟相通的,春耕开始之初就在村口(包括各个排水沟)都用不到两尺高的竹篱笆构筑了“隔离墙”,但是仍有家禽从横跨排水沟的竹篱笆底下钻出去。这天那两只鸭子就害得主人家里一个每天拿10个工分的全劳力白干了一天活。

 

1974. 5. 5 星期日 大阵雨

行议。下午到坑头、长坑仔,打帮栽禾。

1974. 5. 6 星期一 阴

行议。上、下午分别在长坑仔和老头打帮栽禾。

【忆与议】

这两天是出于我自己对插秧的兴趣在“罚议”的时候帮忙插秧扫尾。坑头(kang hou)、长坑仔(chang kang dei)、老头(lao hou)都是近在村边的小地名,春天的秧田有一部分在那一带。

 

1974. 5. 7 星期二 阵雨

行议。下午到坑头、炉下。

早上,五队,艾启祥,鸭一只,5分,老头。

早上,四队,艾干才,鸭三只,15分,牛门口。

下午,五队,姚菊英,鸭一只,5分,仓库前。

下午,四队,艾后德,黄牛二头,8分,炉下。

【忆与议】

这天无论在村子周围还是在山沟里,无论是私有的家禽还是集体的耕牛,都有“斩获”。其中艾启祥时任大队民兵连长。我无法回忆起那个女性姓名姚菊英是怎么一回事。当年“社员家庭”与生产队之间的经济往来是由每家的户主挂名进行的,而户主多是一家之长的男性。此处“罕见”的女性姓名,难道是没有子女的独居寡妇?实在想不起四十年前这方面的旧时状况了。

 

1974. 5. 8 星期三 阴,下午起阵雨

行议。下午到水库上、毛竹坑口。

上午,五队,卢清文,水牛一头,5分,牛门口。

下午,五队,艾年桂,鹅,一只,6分,老头(茅厕边)。

下午,六队,邹九生,水牛一头,5分,毛竹坑口。

【忆与议】

此处的水库上、毛竹坑是村子北面的小地名。水库于1969、1970两个冬天修成,当初声称可以解决云庄村的水力发电,实际上只发了几天电,水库就没水了,从此成为一个大号的鱼塘。小地名中则“与时俱进”地出现了“水库上”“水库下”这样的称谓,分别指大坝的上方与下方,也就是水库内侧与水库外侧。毛竹坑则是位于水库内侧、大坝东端的一条相对偏僻而隐蔽的小山沟。

这天被罚的邹九生是第六生产队队长。云庄村里少有的非艾姓。

 

1974. 5. 9 星期四 阴

行议。下午到水库上、长坑仔(山)。

1974. 5.10 星期五 阴

行议。下午到炉下、长坑仔。

1974. 5.12 星期日 晴热

早工罚议。上下午办知青学习班。

1974. 5.13 星期一 晴热,夜起大雨

行议。下午到长坑仔(即回)。

上午,五队,艾九根,黄牛一头,4分,牛栏背田里。

上午,五队,艾年桂,鸭二只,10分,老头(茅厕边)。

1974. 5.14 星期二 晴,多云

行议。下午到路子坑、水库上。

1974. 5.15 星期三 晴,多云

行议。下午同昨。

【忆与议】

这里的路子坑(lu zi kang)应该是在水库内侧、大坝西端的一条小山沟。

 

1974. 5.16 星期四 晴,多云

行议。下午到万坑、牛形田、蚌坑、无坑。

早上,四队,艾炳云,鸭二只,10分,仓库前。

【忆与议】

此处的“万坑、牛形田、蚌坑、无坑”四个小地名已经是第二次“联袂”出现(前一次是3月31日),但是在我历年日记中很少见到这些小地名,看来不属于我所在的第六生产队的田块范围,由此推测它们是位于云庄村西南方向的小山沟。

 

1974. 5.17 星期五 晴,多云

早工军训(队列)。行议。下午到长坑仔、天的坑。

下午,六队,艾菊孙,鹅一只,6分,老头。

【忆与议】

此处的天的坑(tian di kang)应该是在长坑仔(chang kang dei,属于大垅的一部分)东首一个很短的小山沟。

 

1974. 5.18 星期六 晴热

行议。下午同昨。

1974. 5.19 星期日 晴热

行议。下午到炉下、塘坑、拿埠口底、船仔坑、横坑。

【忆与议】

这天下午的“罚议”是转了大大的一大圈,从炉下(lu ha)到塘坑(即大小塘坑,hai tang kang、xiao tang kang)是一路南下,到了端头向西,也就到了云庄村的大垅(hai long)的最南端,即拿埠口底,然后北上回村,途径船仔坑(san dei kang)和横坑(wan kang),其方位一时想不起来,原因是那一带不是我所在的六队的耕作范围,见5月16日的“忆与议”。

 

1974. 5.20 星期一 晴热

行议。……下午未远走……。

1974. 5.21 星期二 晴热

行议。……下午到天井坑、长坑仔、路子坑。

【忆与议】

综合5月17日和14日的行踪,21日下午是从云庄村东北角出村后到大垅的北段,继续北上,到了水库,还到了大坝西端的lu zi kang,再沿着山腰小路返回云庄。

 

1974. 5.22 星期三 多云

行议。……下午到炉下、小塘坑、长坑仔。

【忆与议】

这一天又到了lu ha、xiao tang kang,然后回到村子东北方向的chang kang dei。

此后三天参加一季晚稻(晚禾)的插秧。

 

附图:当年“罚议记录”的第一页背面

那年我在云庄“罚议”(四)相对平静的二十天  [原创] - 网中人 - 网中人的不老阁(blog)

 

  评论这张
 
阅读(351)| 评论(29)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