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网中人的不老阁(blog)

平常心回忆无常事

 
 
 

日志

 
 

返城以后1975〈1〉插队结束了,梦魇在继续 [原创]  

2014-12-03 18:13:32|  分类: 返城以后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我的插队生涯终止于1975-9-19——那一天上午回到上海,与1968-11-19早晨离开上海到江西插队,是七年差两个月。之所以能够返城,是由于1973-5-7在江西的一次劳动中因公负伤,经过两年多的的周折,终于获准病退回沪。也正是继续立足于工伤这个理由,我在返城之后又陷入了新的梦魇——街道负责工作分配(当时没有就业安排的说法)的部门不承认我发生在农村的工伤,只能按“因病留城”或“因病返城”的“里弄青年”去里弄生产组,每天七毛钱的收入。我据理力争,坚持要求参照城市企业的工伤条例,考虑已有七年“农龄”的实际情况,安排到街道工厂工作,拒绝“享受”与“里弄青年”同等的待遇。为此,我开始了长达两年的“抗争”。最后还是得助于1977年恢复高考,才跳出“火坑”,终结恶梦。参见《我的高考1977纪实》http://wangzongren1952.blog.163.com/blog/static/9959590120094292016558/  。

两年多的“抗争”时期,我是一个等待工作分配的“里弄青年”,为了谋求理想的工作安排,不能与里弄、街道搞僵关系,所以,几乎不间断地参加了没有分文报酬的“义务劳动”,而内容则集中在“知青”工作上!如今看来也可以称作我的“后知青年代”了。两年多在里弄、街道“乡办”从事这种内容的“义务劳动”,既有“熟门熟路”的感觉,也有“大开眼界”的收获,值得把有关的日记和笔记等文字材料整理出来。那是上山下乡运动中鲜为人知的一个方面,也是迄今为止很少有人谈及的一个话题。

 

1975. 9.22 星期一 晴,多云

上午到区乡办后勤组报到,尔后到派出所报户口、街道团委转关系、街道乡办报到、粮管所转油粮,前后仅1.5小时。……下午到居委,……到菜场、煤店更正菜卡煤卡。

【忆与议】

如果没有这样的日记,真想不起来当年“病退”返城之后居然是首先到区乡办后勤组报到的。那个年代的日常生活是绝对离不开票证的,所以少不了跑粮管所、菜场、煤店办理相关手续。记得曾经有人形象化地称之为“白、绿、黑”三件大事。这样的生活“方式”已经在九十年代结束了。

 

1975. 9.24 星期三 阴,小雨

上午和下午在居委搞专栏。

【忆与议】

回到家里才五天,居委就来找我“帮忙”了。此时专栏的内容应当是“评《水浒》”。

 

1975. 9.25 星期四 阴,小雨

傍晚陈美娟来,通知我参加乡办义务工作。

【忆与议】

这是“义务劳动”的开始。陈美娟是里委会负责知青工作的人员,好像不是退休工人,属于“大跃进”年代走出家门的家庭妇女。

 

1975. 9.26 星期五 阴,阵雨

上午去街道乡办开会,卞同志谈了修改讲用会发言稿的几个要求。下午街道乡办“访问小组”培训会议,由卞同志讲解访问工作的打算。4时结束。晚上团支部组织生活,等候交流会发言人沈长华至8:45,仍未见回家。

【忆与议】

返城回家刚满一个星期的这一天,就“踏上了新的征途”——到街道乡办“义务劳动”。那个“卞同志”是街道乡办的负责人,大名卞金山,五十来岁,是个复员军人。“义务劳动”的第一件事是参加街道乡办组织的走访知青家庭活动,另外还有零星的一些“捉刀代笔”,为那个被街道乡办看中的知青家长“修改”发言稿,就“送子务农”作“讲用”交流。那个年代的“修改”实际上是统一口径甚至代为写稿,然后到会上照本宣科。

 

1975. 9.27 星期六 阴,阵雨

上午去里委,但因他们另有事,“访问组”事日后再商量。乃去东站询问托运的家具是否已到。……晚上到张YH家商量取东西的事,后到吉安小学操场担任“街道少年之家国庆文艺演出”纠察。8时雨大散会。

1975. 9.28 星期日 阴,小阵雨

上午与沈长华商定晚上会谈,……下午在“北京”看电影《春苗》(上海75-5摄制)。后至张YH家联系车子。晚上与沈长华就发言稿谈了近二小时。回家,张的小妹已就车子有回音,乃去苏HQ家。不料苏已于今下午回沪,已被录取于上海复旦大学数学系计算数学专业,交谈半小时。

【忆与议】

我返城之时可以在江西的樟树火车站根据户口迁移证明托运一定数量的家具,但是我自己很少享用这项权利,因为家里经济拮据、且无甚空间来添置家具,就让给了张、苏等插友。所以回沪之后少不了联系他们家里确定领取托运物件的方法。当年没有这方面的运输服务企业,就连货物是否到达上海也要自己到火车站询问,而运输车辆只能通过“有办法”的人去企业借用。这种社会化的“找关系”“通路子”既败坏了风气,也堵塞了服务行业的发展,实际上这当中蕴藏着解决就业困难的极好途径。

插友苏HQ实在幸运至极,数天前还在江西为我送行并为自己托运家具,岂知一个多星期之后就摇身一变、成了“工农兵学员”,也回到上海了。他所在的云庄大队洲老上村在1974、1975年连续两年成功推荐了知青上大学,而在整个上山下乡运动的十余年里,云庄大队63名上海知青中也只就出了那么两个上大学的幸运儿。

 

1975. 9.29 星期一 大阵雨

早上……到张家,适逢车子到,顺路找到苏,一同到东站取行李。大雨滂沱,淋得湿透。依序到苏、程、我、张家卸货。午后到华耀庭处,原来她上午亦未去街道乡办,乃去乡办找老卞。得知无甚事。……晚上整理一些照片,勾引起对往事的无限回忆。

【忆与议】

日记中的华耀庭是同一条弄堂的邻居,不记得是从什么地方病退回沪的。也是刚刚回来不久,理所当然成了“义务劳动者”。

那天晚上整理照片,数量极其有限,也就是插队之前和插队期间总共十来张而已,在那个年代“玩摄影”实在是一种玩不起的奢侈享受。

 

1975. 9.30 星期二 阴,阵雨

上午陈、张来叫我去居委写国庆标语。……下午拟写沈长华发言稿。晚上阅《水浒》。

【忆与议】

一旦“义务劳动”开了头,就接连不断。叫我去写国庆标语的里委干部是陈美娟、张红萍,因为陈是负责知青工作的,是我最早的一位“顶头上司”,而张分管宣传,此前与我也没有什么交往,所以就与陈一起来叫我帮忙;同时,以此表明今后我也可以被张“差遣”了。张好像是退休职工,约五十岁,较之于陈这样的家庭妇女要精练能干了不少。

  评论这张
 
阅读(392)| 评论(31)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