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网中人的不老阁(blog)

平常心回忆无常事

 
 
 

日志

 
 

返城以后1975〈7〉街道乡办“访问工作”汇报会 [原创]  

2014-12-18 12:04:42|  分类: 返城以后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在我保存的1975年9~11月参加街道乡办“访问小组”的工作手册里,逐日记录了对本里委范围内回沪知青的走访活动,逐一记录了每个人的简况,也穿插了10月7、17、21、28日四次街道乡办汇报会的的记录(13日的汇报会我忘记参加)。每周召开一次的汇报会,模式是:先由各里委(当年卢湾区吉安街道下辖九个里委)汇报进展情况、人数统计、突出的问题;后由街道乡办提出下一步的工作要求。当时我立足于自己是工伤又是伤残,不可能分到里弄生产组工作,而应该去街道工厂,故今后不会是街道里弄工作的“常客”,眼下则是“义务劳动者”,并非街道乡办的正式工作人员,所以,除了记下自己所在大华里委的汇报内容外,对其他里委的情况都是听过算数,不予记录。前两次的会议记录中,只是大华里委汇报的一些数据;后两次则因为到了访问活动后期,街道乡办有具体的下一步工作要求,我都作了记录。从中可以比较具体地看到当年的工作方法与工作思路。

 

1975-10-21下午  街道乡办汇报会

1、继续抓好先进苗子,发扬典型。物色新的先进典型。不仅要抓家长,还要抓青年,为今年12-21指示七周年纪念活动作准备。打算12月中、下旬开一个大会。物色一部分先进青年,①讲用家长中的,②调查访问中发现的,③注意新近回沪青年中的。要求各里委在春节前建立一支回沪青年讲用队伍。

2、继续把访问调查工作抓紧抓好。进度要抓紧,要求要达到。(至17号,[全街道回沪青年]624人,已访520人)。上门有数,出门有底。在复访基础上,分析填表,汇总情况,月底月初[结束]。随后写回顾小结,要求在下月上旬完成。同时结合整顿小白卡。74届上山下乡的要填表。对未回沪的,根据情况,争取做到心中有数。

3、建立与健全家配小组,①由景安[里委]介绍,②光明邨筹备、组织情况。

注意半工半读动态,市里再三强调。

【忆与议】

也许是在革命战争年代就开始把大力树立先进、着力宣传先进作为一种必不可少的重要工作方法了,在和平建设时期,由于延续了斗争哲学、继续革命等观念,上述方法得到不断传承与发扬光大。到了上山下乡这一具体工作中,树先进、立典型又有其特殊性,它不仅仅涉及当事人,还把相关的家庭都深深地卷了进去,所以在抓先进青年的同时,还想到了抓先进家长。

于是,在上山下乡这条“战线”上,一方面,是在知识青年接收地,有层层级级的知识青年积极分子,省、县、公社(或兵团、师、团)也少不了一年一度的“积代会”(积极分子代表大会),并且“由点到面”地扩展树立各种“先进集体”;另一方面,是在知识青年输出地,有层层级级的“送子务农”先进家长,市、区、街道就相应地有“家代会”(先进家长代表大会),后来又扩展到“教子务农”,为的是“巩固上山下乡成果”,再后来出现了“集体化”的“家配小组”(家长配合再教育小组)……。倘若上山下乡运动继续持续下去,还会有新的花样新的名堂。

街道乡办负责人在那次汇报会上要求下属里委“物色新的先进典型”,实在是反映了乡办这一条线上的“难言之隐”——上山下乡运动中的先进典型具有变化多的特点。这是因为各地在大力宣传先进典型的同时,又把那些先进典型作为当兵、上学、进厂的首选对象,致使相关的的管理部门(包括城、乡两方面)忙不迭地重新寻找和树立新的先进典型。那些在嘴边挂着时髦话语的先进人物,更容易招致尴尬场面——刚刚宣扬了某人立志“坚持乡村、扎根农村、做一代新农民”的事迹,转身就“拔根”而去、成了工农兵学员……。端的是“情何以堪”!那些年,基层从事上山下乡工作的人们是最躲不开这种尴尬的人,啼笑皆非之余又奈何不得,唯有“再起炉灶”、加紧“沙里淘金”,填补空白。所以,“物色新的先进典型”可谓经验之谈、先见之明,“未雨绸缪、预防为主”的一种“方略”。

其实,在那次“访问”工作中,我也首次接受了有关“先进事迹”的“教育”。在那次“访问”结束以后的日记里,我记下了一个“发现”——先进事迹是可以“稍许夸张”一下的,可以“适当夸大”一些的。毫无疑问,那不是我的发明,来自亲耳聆听、耳提面命、……。时过境迁之后重读这些历史记录,感慨万万千,我们这代人就是这么过来的!?

那次汇报会上,街道乡办负责人还提出了“各里委建立一支回沪青年讲用队伍”的要求,这对下面的里弄干部是勉为其难了。因为要达到“讲用”水平,不仅是“谈何容易”,更在于难以寻觅。归根结底,原因在于真心诚意拥护上山下乡政策的知识青年实在是凤毛麟角。所以,在里委这个最基层的层次上能够找到一个达到讲用水平已属大不易,想在这样的基础上每个里委都“建立一支队伍”,实在是脱离实际的幻想空想了。后来的事实也表明,那样的要求是无法落实、彻底落空了。

当年是12-21指示七周年,街道乡办对此当然是不敢马虎造次的,提前两个月就开始筹划纪念活动了。这使我狐疑的是,尽管四十年后当年的知识青年仍然在纪念自己的上山下乡岁月,甚至连大人物也说“广阔天地 终身难忘”,却很少有人提及12-21指示了!恰恰是那个12-21指示,立足于“接受再教育”的“理论”,掀起了亘古未有的大迁徙。如今回顾那个岁月,怎么能选择性地避开12-21指示这一历史事实呢?舍此,回顾充其量是一种怀念,而不是反思。如此选择性的“回顾”就是“反对历史虚无主义”吗?真正的学者在研究和评价那场运动的时候一定不会忘记那个12-21指示的,因为那是不能离开的基本出发点。

从上述记录中还可以感到,当年街道乡办对下乡知识青年是盯得很紧很紧的,不仅对刚刚结束毕业分配的74届要抓紧填表纳入工作对象,还要紧盯回沪青年的动向,甚至对没有回沪的青年也要做到“心中有数”。记得当年我听到这些说法的时候就心存芥蒂,上山下乡知识青年被如此重视、如此关心,是正常的吗?对他们的来往与举动要做到如此了如指掌,还不是为了防范不测?那么,为什么不把精力和心思花在从根本上解决问题?事实上,“市里再三强调注意半工半读动态”就提供了一个答案。关于“半工半读”问题详见《返城以后1975〈6〉街道召开“联席会议”》。积滞了六年之久的67、68届半工半读学生500多人“不服从分配”已经成为当政者的心头之患,几乎到了逢会必说的地步。

 

1975-10-28下午  [街道乡办]老卞布置工作

月底前完成访问。月初将三表一卡完成,然后写一小结。

小结内容有三部分:一、基本情况:走访人数、方法等;二、访问效果;三、存在问题。

【忆与议】

此处提到“三表一卡”,估计其中的“一卡”就是在日记和工作笔记中几次提到的“小白卡”,但是它们究竟是些什么,已不可考。居然还有“三表”之多,是否“文山”之一斑?

各个里委要奉命写出小结,于是我又奉命执笔,并留存了一份底稿,另文专述。

  评论这张
 
阅读(284)| 评论(25)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