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网中人的不老阁(blog)

平常心回忆无常事

 
 
 

日志

 
 

返城以后1975〈4〉病退前后的双重标准 [原创]  

2014-12-11 09:28:57|  分类: 返城以后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病退返城之后在里弄里“义务劳动”,大部分内容是与上山下乡、知识青年有关的,使我很难迅速远离自己的知青身份和知青经历。相反,在病退返城仅仅一个月的时候,新的境遇加深了“知青”的“烙印”,继续感受“体制差异”的滋味——病退前后的知青分属不同的部门管辖,而那些部门各自掌握着互不一致的政策,用现在的说法就是“双重标准”。

 

1975.10.14 星期二 阴,小阵雨

上午,里委学习,评《水浒》,另传达市委办公室75(14)号参阅文件(干部子女教育)。下午走访7大组1人,召开“韩桂荣病退座谈会”,拟写里委关于韩的报告。后去老西门为弟取药,路遇耿国良,了解昨天下午街道乡办会议内容(昨下午碰头会竟忘得一干二净也)。晚上居委召开市、区家代会代表会议,讨论街道交流大会倡议书。8时即回,阅《水浒》。

【忆与议】

现在找不到当年“市委办公室75(14)号参阅文件(干部子女教育)”的内容,但是这样的题目不能不感到,当时的干部子女教育问题已经到了什么程度。现在一些人把那个年代描绘得妙不可言,显然是信口雌黄。当年在奉行“报喜不报忧”的宣传方针的时候,如果不是问题成堆的话,会专门下发内部文件吗?

日记中提到的耿国良,好像是兴安里委的病退知青,此时也成了访问回沪青年的“义务劳动者”。对好不容易才病退返城的知青来说,面对那样的“义务劳动”实在是诚惶诚恐,没有人敢于一口回绝。至于那些家代会、交流会搞“倡议书”,早已是没有谁感兴趣、更没有什么实际作用的形式了。

 

1975.10.15 星期三 阴,偶有小雨

上午先到乡办,询问了有关许阿雷的情况,后居委无事,……下午在大庆剧场开“交流大会”,担任纠察。与耿国良长聊。会开了三小时。沈长华发言纯粹是背出来的,获五次鼓掌。晚上阅《水浒》。

【忆与议】

在捉刀代笔的情况下,那位“先进典型”在“交流会”上背诵发言稿全文,这就是那个年代“发现、培养、宣传先进典型人物”的模式在基层单位的生动例证。真正需要解决实际问题的是许阿雷,从我的访问工作笔记中来看,那是已经下乡、又常年在沪的老大难,里弄和街道都感到束手无策。

 

1975.10.16 星期四 阴

上午在居委,也未作什么事,将情况向黄书记汇报了一下。下午无事,心烦,到斜桥转了一圈。晚上阅《水浒》。

【忆与议】

为街道召开的知青家长交流会代写发言稿算是“顺利完成”了,我诚惶诚恐地向里弄党支部书记黄帼英作了汇报。然而,我毕竟是一个“义务劳动者”,返城已近一个月,前途如何,不得而知,“心烦”是正常的。

 

1975.10.17 星期五 阴,偶有小雨

上午街道乡办汇报会,直至11:40方散。下午去里委,多是帮小朱打杂(送修电视机等),去五七小学列席志成里委向阳宣传队成立大会,与沈志民、叶小平见了一面。晚上团支部学习。

【忆与议】

街道乡办的汇报会,另见工作笔记。里委的小朱,是一个“因病留城”的中学生,在家“待分配”数年之后被安排在生产组,又“被借用”到里委,还担任了团支部书记。在里弄“四委班子”里属于“少壮派人物”,因为里弄干部大多是婆婆妈妈和退休职工,所以他就显得年轻力壮,是打杂事务的生力军。那天一起列席志成里委大会的沈志民、叶小平也是“病退知青”,其中沈是从黑龙江兵团回来的,后来进了生产组,1977年和我一起参加高考,名落孙山之后顶替父亲进了一家服装厂,不久就进入管理层。

 

1975.10.18 星期六 转多云

上午里委学习,评水浒75回,传达市革办(75)57号参阅文件(关于加强捡垃圾管理)。……上午访问了十大组1人,下午访问了九大组1人、七大组1人、十大组2人。……晚上团支部学习。

【忆与议】

看来当年的内部文件还真不少,就连捡垃圾这样的拾荒也有专门文件。

 

1975.10.20 星期一 晴

上午去里委,访问了一户。劳动调配组小郭来告诉我:复查结论不属伤残,亦无工伤条文。要华瑶庭写了家庭情况及个人履历,上报区里作为伤残安排。下午无事,心中不乐。

【忆与议】

这是病退返城之后遭遇的的首次“沉重打击”。一个月前,9月19日,是喜滋滋、兴冲冲地下了火车回到家里、结束了插队生涯。可是怎么会想到,一个月以后,10月20日,竟然被宣布我不属于伤残和工伤!街革会的劳动调配组是一个重要的“实权部门”,并且在区革会有对应的调配组,掌握着留城青年和病退知青的工作分配大权。小郭就是吉安街道的调配组组长郭忆红。

我获知那样的“结论”的同时,与我同属大华里委的病退知青华瑶庭顺利地上报区里作为伤残安排工作,使我极为惊讶,从此开始了据理力争——我的病退就是因为伤残,为什么返城之后不承认是伤残了?难道让我重回农村插队?此其一。其二,为什么插队期间的劳动受伤不承认是工伤?同样是中学毕业参加工作,为什么下乡当农民就不能像进工厂当工人那样有工伤待遇?

自此以后,我越来越多地感受到“农民进城”以后的不平等待遇,正因为自己有过“插队当农民”的经历,所以亲身领教了此中的辛酸苦涩。这种现象的根源何在?城乡二元化体制!那样的体制时至今还未彻底根除,说明了一种体制出现并存在了数十年是很难在短时间里消弭的,更说明了一个社会只有具备自我更新、及时纠错的机制,才会给芸芸众生带来真正的福音。

 

1975.10.21 星期二 晴

上午里委学习,评水浒14、16回。下午街道乡办汇报会。……帮卫生站写标语。收大队10-19挂号信(鉴定)。

1975.10.22 星期三 阴,小阵雨

去里委,未能成访,干坐无聊,便回家……。中午将大队的鉴定交至乡办老卞。

【忆与议】

这里的日记解开了我在10月3日写信给插队地大队干部的谜底,即,关心当年至关重要的“人生档案材料”——鉴定。那是由领导和组织对个人在一定的的时间和场合的表现所做的评定。一旦缺少那样的薄薄一张纸,会带来想不到的“无穷后患”。这并非空穴来风。和我同在江西云庄村插队的一个插友,在1972年底自找出路、转插安徽的时候,大队迟迟没有作出“鉴定”,导致了1973年她在安徽丧失被推荐上大学的难得机会。有了这样的前车之鉴,我等对“鉴定”就更加不敢小觑轻视了。那个年代里那样的“鉴定”不与本人见面,近乎“缺席审判”,被“鉴定”者没有申诉的权力。

 

1975.10.23 星期四 阴

上午陪祖父去曙光就医。下午去里委,仅访1户即回,陈美娟忙于抓卫生,无暇过问上山下乡访问工作。乃回家写卫生站标语。晚上团支部学习,听好八连报告录音。

1975.10.24 星期五 阴转阵雨

上午陈美娟说忙于迎接卫生大检查,访问工作暂停。乃回家打扫卫生。下午续阅《水浒》。

【忆与议】

当年里弄干部“婆婆妈妈”,最大的牢骚是“上面千条线,底下一根针”,意思是里弄管理(现在是社区管理)千头万绪,从政治运动、社会治安、人民防空、计划生育、爱国卫生、青少年教育等等“国家大事”,到回收泔脚水(支援郊区养猪事业)之类的琐碎小事,都要经过里委干部落实到居民家庭,所以,一人多职,疲于应付。那个分管上山下乡的陈美娟,忙于自己所在的居民大组里迎接卫生大检查,就把访问回沪青年搁到一边去了。

 

1975.10.28 星期二 转晴

上午陪祖父去“曙光”就医,并家务。下午去乡办向老卞请示工作,并聊“分配”事。后访费ZD两小时。3时半回家,闻乡办曾有人来找我乃去乡办。是小朱找,可能要写一份材料。……

【忆与议】

此处记录了街道乡办负责人卞金山与我聊“分配”之事,这是他第一次要我“服从安排”进生产组,谈吐之中似乎允诺我进生产组以后再以“借调”名义到街道乡办上班。我不愿意如此“乖乖就范”,插队七年、又是工伤,为何不能按照伤残进入街道工厂?由于那时候是“一次定终身”,一旦进了生产组就很难有希望再出来,所以不能轻易让步。对我的据理力争,老卞也觉得并不是胡搅蛮缠,但是在以后一年多的交往中又显得爱莫能助,因为他并没有“调配组”那样的权力。

此处的街道乡办小朱,是病退知青朱培文,当时就是进了生产组又立即借调到乡办上班的。后来在八十年代初期顶替母亲进了青年会宾馆工作。

 

1975.10.29 星期三 阴

今在居委整理“小白卡”。午、晚阅完《水浒》。

1975.10.30 星期四 转晴

上、下午在里委分析情况、进行统计。另外访问了一户。晚上团支部学习。

1975.10.31 星期五 转阴

上午陪祖父去“曙光”就医。下午到里委,3点到乡办开会,讨论写小结。晚上疲倦,早睡。

【忆与议】

关于“小白卡”,尚未查到详细信息,参见《街道乡办“访问小组”培训会议》。

那次“访问回沪知青”工作,必须按部就班地写出工作小结,它既是本里革会的“政绩”之一,又是街道乡办进行总结的基本依据和素材来源。我也代笔完成了里革会的小结,并且留存了定稿版本。容后与该工作的工作笔记一并晒出。

  评论这张
 
阅读(464)| 评论(3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