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网中人的不老阁(blog)

平常心回忆无常事

 
 
 

日志

 
 

试说“老三届”是怎样“炼成”的(6) [原创]  

2014-11-15 19:23:56|  分类: 平民忆文革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六】1967-3-7,三七指示

亲身经历过文革的人大多不会忘记“三七指示”,从《建国以来毛泽东文稿》中可以看到全文及相关的注释——

在关于天津延安中学以教学班为基础实现全校大联合的报告上的批语

(一九六七年三月七日)

林彪、恩来〔1〕、文革小组各同志:

此件〔2〕似可转发全国,参照执行。军队应分期分批对大学、中学和小学高年级实行军训,并且参预关于开学、整顿组织、建立三结合领导机关和实行斗、批、改的工作。先作试点,取得经验,逐步推广。还要说服学生,实行马克思所说只有解放全人类才能最后解放无产阶级自己的教导,在军训时不要排斥犯错误的教师和干部。除老年和生病的以外,要让这些人参加,以利改造。所有这些,只要认真去做,问题并不难解决。

毛泽东

三月七日

根据一九六八年三月八日《人民日报》刊印。已节编入人民出版社一九六七年十二月出版的《毛主席论教育革命》。

(有手稿)

注释

〔1〕林彪,当时任中共中央军委副主席。在中共八届十一中全会上继续当选为中央政治局常委,不久被称中央副主席。恩来,即周恩来。

〔2〕指中国人民解放军天津警备区司令员郑三生等一九六七年三月六日关于天津市延安中学以教学班为基础实现全校大联合和整顿巩固发展红卫兵的体会给北京军区和全军文革小组的报告。报告中说,天津市延安初级中学在部队进校前,到校人数很少,组织多而乱,有武斗现象。经过一个月的军政训练,改变了面貌,实现了以教学班为基础的全校大联合,建立了“三结合”的临时革命委员会,整顿、巩固和发展了红卫兵组织。三月一日复课后,掀起了抓革命促教学的新高潮。三月八日,中共中央将这个报告和毛泽东的批语一起转发给各军区党委、各级党委。一九六八年三月八日,《人民日报》全文发表了毛泽东的这个批语,并拟题为《毛主席关于无产阶级文化大革命的伟大战略部署的指示》。因这个批语写于一九六七年三月七日,因此又简称为“三·七”指示。

 

在《周恩来年谱》里对三七指示有如是记载——

(1967年)3月7日 毛泽东就北京军区某军报送的《天津延安中学以教学班为基础实行全校大联合和整顿巩固发展红卫兵的体会报告》〔注〕批告林彪、周恩来、中央文革小组;“此件可转发全国,参照执行。军队应分期分批对大学、中学和小学高年级实行军训。”“军训时不要排斥犯错误的教师和干部。”次日,周恩来将原件及毛泽东批语印发参加碰头会各成员及军以上干部会议各代表,并要人代中央拟批语后转发全国。

〔注〕报告反映:部队进校军训前,到校的学生人数少,组织多而乱,并有武斗现象。经过一个多月的军政训练,学校面貌改变,到校人数达一千一百多人,实现了以教学班为基础的全校大联合,建立了“三结合”的临时革委会。

 

上述文献资料表明,三七指示在半年以后的1967年12月编入人民出版社出版的《毛主席论教育革命》(内部发行)、在一年以后的1968-3-8正式全文发表,但在实际上是1967年3月就已经“内部公布”,铺天盖地的大字报和“革命群众组织”的小报,把三七指示宣传得“亿万革命群众和革命师生”没有不知道的。到了四十多年后的今天,我作为“过来人”仍然不清楚那个指示的真实用意。

前已提及,《周恩来年谱》中有这样的记载——(1967年)1月2日……主持中央碰头会,讨论华东问题和对大中学校学生的军训问题。——由此可见,当年的高层领导人至迟在1967-1-2就把“军训”提上了议事日程。为什么到了3月份又要由最高领袖重申“军队应分期分批对大学、中学和小学高年级实行军训”?如今我们是知道了在高层领导人中爆发过“二月逆流”这样的激烈争斗,固然,那是聚焦在对文革大局的分歧上,但是对诸多具体事务的影响是不可忽视的,只不过至今没有解密有关的档案而已。

三七指示提到了军队在进行军训之外,还要“参预关于开学、整顿组织、建立三结合领导机关和实行斗、批、改的工作”。显然是把各级学校置于类似军管的地位了,这和半年之前的1966年8月公布的“十六条”存在明显的变化(在“十六条”里强调的是“让群众在运动中自己教育自己”)随后对“红卫兵、革命小将”的极度吹捧是前所未有的。而三七指示以“说服学生……”的口吻凸显了试图加强控制学生的作为,并提出采用“先作试点,取得经验,逐步推广”这样的既有模式。至于“所有这些,只要认真去做,问题并不难解决”,则隐匿了当时真正令最高领导人挠头的具体问题究竟是哪些。

应当说,三七指示是与教育领域有关的,而且明白无误地指向了大学、中学、小学高年级的学生,但是它与本来意义上的教育是毫不相干的。尽管重申用军训的办法把那些学生管束起来,但是没有半个字提及恢复上课等货真价实的教育问题。显然,与此前三个关于小学、中学、大学的文革问题的中央文件并不合拍,而且与当天发表的人民日报社论《中小学复课闹革命》也是互不呼应的。这种现象后面的本质是什么?需要深入探讨文革的历史与内幕。

而三七指示的实际效果是众所周知的。最高领导人试图通过军训这一方式,把学生这样一股力量统统归于“伟大战略部署”的管辖之下,并且以诗人般的想象实现“大乱达到大治”。虽然总的“战略部署”是获得了“全面胜利”,即1968年9月实现了“全国山河一片红”,但是也因应了“有所得必有所失”的古训,原计划的文革运动半年屡屡失控,从半年到一年(是经由文件公开宣布了的),后来又拖延到了两年(至今没有找到任何文件,应该是纯属个人意志),而史无前例的内乱造成的恶果是极其巨大的,被打开的潘多拉魔盒再也无法闭合,为了恢复秩序又别出心裁地提出了“再教育”,至此“老三届”就不得不“炼成”了。当然此中的“炼钢手”并不是一个人或几个人。

  评论这张
 
阅读(239)| 评论(29)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