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网中人的不老阁(blog)

平常心回忆无常事

 
 
 

日志

 
 

1974日记选(5)回村之前的回忆 [原创]  

2014-01-09 14:58:32|  分类: 1974日记选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也许1973年那次骨折以后在沪治疗休息的时间太久太长,以至于在无可奈何的百无聊赖之中会有“闲情逸致”回望自己中小学时代的一些往事,并且记录在案。

 

1974-02-19笔记:归队前所思所想杂录

自去年5月8号夜到沪,一晃已过去九个多月。生活是枯燥而单调的。饱食终日,无所事事,思想活动就容易泛滥无归。在此回队之前,回忆一些往事也不是无趣的事。

(1)

记得从小就受父亲的影响,大约是在60年代初,小学三、四年级的时候,就收集过当时报上的“每周一歌”。后来“汉语拼音小报”上的“成语解释”,则全部予以抄录,至今犹存。当时对我提高写作能力是有所帮助的。中学时代,兴致在于阅读“青年报”“中国青年”“中学生”等青年报刊,是力求上进的反映。文化大革命初期至67年10月积极投入运动之前的“逍遥”时期,曾几度收集“社论”,始终未能坚持,而近乎狂热地收集各种小报。67年10月后忙于事务,将学习置于一边,收集“社论”全部丢光了。

【忆与议】

此处说到的“从小就受父亲的影响”,指的是从小看到父亲从家里订阅的解放日报上收集自己感兴趣的学术讨论文章,还有舅舅在学校图书馆里代为收集的一些剪报,然后再利用若干废旧期刊杂志作为底版,把那些文章剪报分门别类地粘订成册。我就默默地模仿进行剪报收集,但是没有达到利用废旧杂志装订成册的地步,就遇到了“大革文化命”,在“破四旧”时“自觉革命”,把那些收藏主动扔进了垃圾箱,唯一留下的是手抄的“成语解释”。因为在囊中羞涩的岁月里无力购买“简明成语小词典”不得不“自行编纂”的经历实在太难忘了。

 

68年到江西后,一度在阅报时抄录报上的马列语录。69年下半年起,全力抄录主席的专题语录,前后共抄了七、八册之多。70年夏天起,报上较多地刊载国际资料,引起我的兴趣。至今未解这一“癖好”。

【忆与议】

在1971年的9-13事件之前的造神高潮中,出于盲目的崇拜,大量收集马列毛语录,当时尤以专题语录红极一时,所以我的手抄本积存了一大堆,也许可以成为虔诚岁月的印记。还有一些国际资料剪报,是来自正式报纸上统一发稿的内容,还模仿当年父亲收集学术文章的办法装订成册了,但是其价值是远远不能相比的。唯一的作用是在那段岁月的无穷寂寞之中排除了些许苦闷与空虚,这一点在当年就有所感知。

 

这些习惯或兴趣,最初起源都不是自觉的、有目的的的行为,很大程度上是由于自己思想上空虚,而到这些地方去追求思想上的享受。

现在我终于感到了必须同其中一部分癖好作“忍痛割爱”了。因为它们占去了大量时间与精力,从中所获得的,仅仅是一些资料简单的的增加而已,对自己并无大作用,并且从一个侧面助长着我身上渐渐浓厚起来的不良色彩:华而不实,好高骛远。试问:收集了这么多东西,有多少认真使用过?花了大量时间去干毫无意义的事,只能被认为是浪费宝贵的年华,最终还是因为思想的空虚的表现。

(2)

进一步说,我自己思想上纵然有过在某一方面进行钻研的念头,但从未脚踏实地去干过些实际工作,仅仅满足于收集一些材料,满足于一鳞半爪的一知半解,满足于粗浅、表面的偶尔所得,从未深入思索、研究。不愿踏踏实实地一步一步前进,而幻想能一举成功,一口吃成胖子;不愿走弯路,幻想舒舒服服地前进,平平坦坦地顺利地到达目的地,这真是幼稚、天真!

正是这种好高骛远的思想方法,自觉不自觉地支配着自己的思维活动,从而使自己在学习方面越来越显得华而不实。要永远把马克思在资本论序言中的那段名言作为座右铭!

必须采用集中力量攻击一点的办法,下决心同一些颇为顽固的无效的“癖好”割爱,否则势所必然会成为“滕文公”或“收藏家”,而达不到在某一点上有所钻研的目的。人的精力终究是有限的,不改变现状,势必在碌碌无为中虚度一生,毫无实际成绩。

(3)

九个多月的思想情绪起伏不定,时高时低,时犹时乐。那次意外事件固然在自己思想上精神上以极大打击,但至今还不能从中解脱出来,恰恰说明了自己的思维神经何等脆弱,小资产阶级情调何等浓厚。如此区区小事还不能忍受,怎么谈得上为革命献出自己的一切?!

所以,必须长期地到火热的斗争生活中去,改造思想,锤炼一颗坚强的钢铁红心,做一个经得起任何大风大浪的考验的意志坚强的革命者。

在人的思想革命化过程中,同样是“斗则进,不斗则退,不斗则垮,不斗则修”。回顾九个多月的生活,我深有感触。

(4)

一年多来,受客观条件、生活环境的影响,自己的性格有所改变。突出的一点即是与外界接触增多,但一度达到泛滥无归的程度。这一曲折的过程中,观察了许多各式的人物,并逐步懂得了要有所选择与侧重。能合得来、谈得拢的是不多的,除此之外只要一般过得去即可。因为各人思想不同,自然会有“话不投机半句多”的局面。强求一律亲热,只能是枉费心机,浪费时间。相反,若把这些精力用于志同道合者之间,往往可有“事半功倍”之效,互相学习互相促进。

(5)

我还得努力改变沉默寡言的性格。因为它已给我带来不少损害。不暴露思想,不叙述己见,人们不可能对我有全面的、真实的了解,还会产生本来可以避免的误会。要充分表达自己的思想,不怕争论和交锋,因为在这样的场合往往能发现自己的错误,学到别人的长处,否则自己错了也无法知道。同时,思想交锋还能提高自己的思维能力、辨别能力。光凭一个人独自思索,害怕展开积极的斗争,是不能发展自己的。世上万事万物都是在斗争中成长起来的,斗争是万物之母,一个人思想和思维能力的提高,也同样如此。

【忆与议】

时隔四十年重读上述内容,发现其中除了(1)是当年自己的所作所为之外,其余的所思所想则主要是总结了在沪九个月里父亲在日常交谈交流中对我的教诲,以及我自己的一些理解,再加上了“思想革命化”之类的时尚语句,也反映了当年的语境与思维方式。

 

1974-02-21笔记

因故延期二日赴赣,今天上午有机会再一次走访老同学周DQ。虽然言语不多——自己心绪万千,思路繁杂——但在别后联想不少。

他颇有些小聪明,也即是接受能力较强,但我总觉得他过于讲究穿着和外表。这一点,同我们这些人的区别是极其显著的。我认为自己之所以毫无兴趣于穿着及吃、用诸方面,主要是多年农村生活教给我的,就是在沪期间,对讲究吃穿享用的言行甚感刺耳刺眼,丝毫不能引起我的思想共鸣。农村艰苦的生活和劳动锻炼,极大地影响和改变了我在这一方面的信念,也许会永久决定着今后的生活。

因而在九个多月的上海生活中,在生活方面常常与上海人们无法一致。周围的人们中,至少也认为“多少也要随着一点潮流吧!”而我却连这种议论也难以接受。当然我现在也很难预测到一旦改换了环境之后会改弦更张地发生变化。但我坚定地认为,必须永远牢记主席关于“艰苦奋斗是我们的政治本色”的一贯教导。

×    ×    ×

人最容易丧失生气、信心的时候,是在遇到不利或遇到失败或挫折的时候,事不如愿的时候。失败与挫折对不同的人会产生不同的影响。意志薄弱的人会从此一蹶不振,消沉下去。意志坚定的人会从中吸取教训,振作精神,作新的冲锋。迥然不同的表现决定于每个人的世界观与思想方法。用一分为二的辩证法正确对待不利局面,不但不会使人沮丧、懊悔,而是教人找出正确途径,向着既定的最终目标作新的努力奋斗。

自己在沪九月的思想是以起伏不定为主流、以忧郁不安为基调的,外表上的某些变化包藏不住旧有的性格。剖析这些无止境、无休止的自个儿悲哀的思想情调——这在春节前后达到高潮,具体流露在1月31号给徐、刘的信及自己1月2日、2月5日二次笔记之中——却是让小资产阶级情调遮住了眼睛,主宰了灵魂,因而迷失了方向,在黑暗的死胡同里打转、彷徨、徘徊。

所以,我还得加倍努力学习,掌握唯物辩证法观察分析事物,指导自己的行动,不走或少走弯路,做一个革命的乐观主义者。

我又发现自己在九个月的上海生活中,尽管得到许多收益,但也多少受到一些消极因素的影响。譬如说,优越、舒适的生活条件逐渐使我变得懒散起来,这是一种危险的倒退!它也正好说明了劳动、斗争对一个人是多么重要,对于世界观的改造是何等的必须!

【忆与议】

当年“因故延期二日赴赣”的原因后详。由此而“额外”留下的笔记,其内容展示了当年的语境,更显现了当时的思维方式。显而易见的是斗争哲学的入耳乃至入脑,呈现出吸食“狼奶”后的初期中毒症状。好在当年持续的逆境使我多少保持了一些独立思考的能力,才没有陷入执迷不悟。从这一点来说,逆境是人生道路上的一种助推力,但是这不等于说可以人为地制造逆境。逆定理是不存在的。

  评论这张
 
阅读(323)| 评论(36)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