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网中人的不老阁(blog)

平常心回忆无常事

 
 
 

日志

 
 

1974日记选(8)没有成功的试水 [原创]  

2014-01-18 12:53:41|  分类: 1974日记选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时隔四十年,重新打开自己的日记,从简单的字里行间看不出1974-2-23我回云庄以后是怎么开始“新生活”的,只见到回村十天后的3月6日第一次“罚议”(亦称“行议”)。但这是一次不成功的“试水”。

 

1974. 3. 6 星期三 多云

今上、下午去“行议”,转了一圈,即回家。下午与毛去东边菜地。

【忆与议】

何谓“行议”?是当地的一种村规民约。详见《那年我在云庄“罚议”(一)无法回避的不二选择》。

 

1974. 3. 8 星期五 阴有雨

又未做什么事。下午与陆到高坑菜地去了一次。

2月22日离开上海,迄今恰好二周。只觉得时光飞逝,岁月不居。回队后不久,刘TN将他保存的我去年5月7号午夜在樟树火车站办公室左笔写下的“诗”的原稿交给了我。那时真是思绪万千、百感交集啊!从这些硬凑成的所谓“诗”的顺序中,可以看到那个不眠之夜的思想过程。只记得当时难以想象回沪休养的日子将会是什么模样?……

如今,我已经告别了上海,回到了云庄。2月23日中午,当我从新街上急步赶回云庄时,心情十分激动。这山山水水,是多么熟悉啊!这充满生机的大自然,使人感到格外心情舒畅。阔别九个半月之后,这一切丝毫没有生疏的感觉,从心底涌出来的是,这多么像去赶了一次集之后回云庄!去岁的一切,仿佛是昨天的事一般亲切、熟悉。

【忆与议】

看到自己当年留下的上述字迹,也不免愕然:当时能有这样的心情,岂不是相当不错?其实不然。3月6日第一次的“行议”实际上是一次不成功的“试水”,日记里的寥寥数语“转了一圈,即回家”,恰到好处地描绘了那天我匆匆出门、急急回家的窘状,其中的心理状态从下面3月9日的笔记中可见一斑。

此处提及的1973-5-7午夜在樟树火车站办公室里左笔作“诗”详见《我的五七打油诗》。

 

1974. 3. 9 星期六 雨

上午打扫厅下及食堂。午前午后续完昨夜开始的工作:抄录毛主席有关第十次路线斗争的著作(五篇)。下午欲写信给徐JC,却写成“归队半月思想小结”。

从首次“行议”想到的……——归队半月思想小结

回到云庄已有半个多月了,由于去年骨折造成的后果,使我继续从事重体力劳动有一定的困难,上级一时无法解决,现由队里安排我去“行议”,使我产生了许多思想波动。三月六日干了一次之后,思路逐步明朗起来。

简单、概括地说,我是不愿去“行议”。但为什么不愿去干?起先是单纯地因为“行议”是件令人为难的事,几乎没有谁愿意去干。而在干了一次以后,支配我不愿去干的主导思想发生了根本的变化。

到村外田头转了一圈,广大社员、知识青年战天斗地的热火朝天的场面引起了我思想上极大的震动。

到云庄以后的五年多光景中,主要地由于自己思想上多次的反复,逐步地落伍了。但是我问心无愧的是,自己在思想畅通的时候,总是全力以赴地工作、劳动的——这样的时候于我是太少了——在这种时候,我的主导思想往往就是:既然投身于某一工作之中,就要尽自己的能力去干,决不能马虎偷懒!

时光的推移,生活的磨练,不断地改造着我的思想。在实践中,我逐步懂得了劳动的伟大意义,尝到了艰苦奋斗的无穷乐趣,领略了斗争胜利的不尽喜悦之情。对于“与天奋斗其乐无穷,与地奋斗其乐无穷,与人奋斗其乐无穷”的伟大真理,我从来没有像现在这样感到亲切、朴实。劳动、斗争才是真正的生活,才是人生的第一需要。安稳、舒适、轻松,最容易使人变质、堕落、腐烂。这是我五年多来生活总结最深的感受之一,也促成了我尽早回队。

五年多来的生活,使我感到,与贫下中农一起劳动,使我学到了许多课堂里、书本上学不到的东西,并且逐步改变着初到农村时脱离群众的坏习气。如今要我天天独个儿去“溜达”“参观”,不能再与贫下中农并肩奋战田头,我实在不情愿。我决不是那种害怕艰苦、一心贪图安逸、专想拈轻怕重的人。今天,既然人还在云庄,我就应当把自己的力量贡献给她——因为她是伟大社会主义祖国的一个细胞。我们青年人,活在世上一天,就要为社会主义、共产主义干一天,而不管身处何地。

要干,就应当全力以赴,尽力而为,这是我一贯的主导思想。而行议,实在过于轻松,仅干了一天,就觉得十万分的不自然,浑身劲儿没处使,叫人多难受!大家在田间地头干得火热,我真羡慕、眼热。因为我觉得,身在农村而不参加大田生产劳动,不能把我能贡献的力量直接贡献给亲爱的党的伟大事业,这对于我的心灵简直可谓是一种侮辱或嘲讽,实在难受至极!

我热切地向往着回到大田劳动中去,回到大伙儿中去!

×      ×      ×

跋:本意在于给徐JC写信,汹涌澎湃、奔腾不止的思潮,推动着我的笔头写成了这份真实的内心表白。而这类思想的记录迄今为止于我是极少的,以后要注意多思、多写、多练。记住:“百闻不如一见,百思不如一练”。

【忆与议】

上述笔记是3月6日首度“试水”之后我的心情表白,是很典型的空想与清谈。简而言之,笔记中所说的“思想波动”是真实的,而“思路明朗”是空幻的。

在时隔四十年之后,我仍留有很深的印象是,回村后要我专职“罚议”时,我从心灵深处升腾起对“罚议”中必须面对错综复杂的人际关系的莫大畏惧。这是因为在我的童年时代,没有进过托儿所幼儿园,缺失了学前教育,自小不懂交际,形成了内向的性格;继而在阶级斗争、政治挂帅的年代里,又背上沉重的家庭出身“黑锅”,因而越发胆小、沉默寡言,甚至是唯唯诺诺、逆来顺受。日常生活中,在不善交往而显得不合群的同时,又害怕独处,还担心没有别人在旁的单独行动就是脱离革命集体,甚或与“害怕艰苦、一心贪图安逸、专想拈轻怕重”等等不良表现挂上钩。

正是在这种心理支配下,实实在在地出现了不愿意专职“罚议”的“思想波动”,却只能搬出当时最时髦的“革命理论”来推诿。而“思路明朗”即所谓的“主导思想的根本变化”是很空洞很虚幻的,从“浑身劲儿没处使”、渴望“奋战田头”,到“其乐无穷”“全力以赴、尽力而为”“贡献力量”之类,看似慷慨激昂,实无可行之处,与解决“不适宜重体力劳动”的实际问题有何相干?所以,在写下那些“思想小结”以后,那一堆纯属空谈的“大道理”除了留在自己的笔记本和给插友的信里以外,也没有正式的公开表白。与此同时的现实表现和实际行为是,在随后的十来天里,一直想方设法寻找借口龟缩在家里,例如,3月7日帮插友一起总装兔棚,8日和插友去菜地,9日打扫知青屋和食堂。如此等等,不一而足,幻想以这种方式避开“照顾”,一蹴而就、一步登天似地实现“离村”,实在是一种虚无缥缈的梦想,一厢情愿的空想。

总之,那是一次没有成功的“试水”。

  评论这张
 
阅读(350)| 评论(39)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