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网中人的不老阁(blog)

平常心回忆无常事

 
 
 

日志

 
 

1973日记选(14)寂寞的七月 [原创]  

2013-10-06 17:11:48|  分类: 1973日记选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重读自己1973年7月的日记,仍然是简单而平淡,每天数十字,平铺直叙,淡而无味,不见“心情”,深藏不露,到月底以一篇月末小结收尾。相对于以后几个月里插友不断回沪带来的频繁交往而言,七月份也还是寂寞的。

 

1973. 7. 2 星期一 晴热

阅《马恩选集》p.66~76。复习代数第二册。

【忆与议】

那段日子几乎每天都在阅读马恩选集,同时复习代数。确是一副“难得清闲时 好读马列书”的样式(见《1973年养伤初期的打油诗》)。

 

1973. 7. 6 星期五 晴热

上午去沙L F家,仅见其伯母。他们坚持认为沙的东西要拿回来,债是还不了的。复习代数。

【忆与议】

如此简记,看不出是为什么又到那个在3月初寻了短见的插友沙LF家里去了一次。沙的伯父膝下无子嗣,故对沙视同己出(参见《离户榜上的男一号》)。由于沙自戕的后事与沙欠债的未了一直搅合在一起,知青也很难居中撮合,而“白发人”的态度与生产大队干部们十分纠结,使得他们索回遗物的想法最终落空。二十年后,九十年代我到过沙某家族住宅附近,但是始终没有心情去打探那几位“白发人”的状况。

 

1973. 7. 7 星期六 晴热

上午在人民剧院听国际形势报告(文化局举办)。下午就医于“红光”。复习代数。

【忆与议】

那次去参加由文化局举办的报告会,肯定是我父母单位发下的入场券,这是因为最迟五十年代开始,“上层建筑”的事业单位每年会有一两次报告会,通报一些内部消息,也是公开的报纸广播中看不到听不见的国内外动态。虽然到了基层“革命群众”也可以听取的报告会上已经没有多少秘辛了,但还是具有一定的吸引力。这样的现象随着社会的发展进步已经逐步消亡。

 

1973. 7. 9 星期一 多云,热

上午作读书笔记。下午、晚上复习代数。上午收到包裹单,祖父领来。午前、午后洗了其中几件较脏的衣服。

【忆与议】

我在5月7日意外工伤后两手空空地回沪治疗,日常换洗的衣服就成了一个大问题,尤其是在那个物资奇缺、供应紧张、衣服离不开布票的年代里。所以只能写信请插友帮忙把一些衣服邮寄回沪。

 

1973. 7.11 星期三 多云,热

上午作读书笔记。下午、晚上复习代数,第二册毕。

1973. 7.19 星期四 多云,晴

上午作读书笔记。下午,初次接触“三角”。

【忆与议】

从日记中可见,初次接触三角,仅此一次,以后就没有了下文。其中的原因是看到了父亲中学时代留下的袖珍版“三角学参考手册”(三四十年代的出版物,有幸逃过了文革初期“扫四旧”的劫难)。由于它不是教材,所以用它来自学的效果不佳。这样的复习与自学,在1974年2月回村以后就中止了,直到1977年秋天才重新开始。不过,那不是复习迎考而是突击应试,为了命运与前途而一搏。

 

1973. 7.15 星期日 晴热

感冒未愈。下午复习小楷,录《为人民服务》通篇,1小时25分。

【忆与议】

我对自己的日记感到惊奇,居然从这年这天开始持续复习小楷。这一方面是为了打发寂寞无聊,另一方面是不舍得浪费那些小楷簿。小学和初中时期的毛笔字课程使用的小楷练习本无一不是“半途而废”,最多写了一大半,学期就结束了,新学期又是“重新开始”。所以,家里积累了许多没有用完的小楷簿,不曾料想会在中断学业七年之后重新用来练字。记得那种本子每页是8×14的小格子,每页112字,需要一定的耐心与时间。日记中以通篇《为人民服务》作为习字内容,是因为当时的字帖也被“革命化”了。虽然家里也有几本劫后留存的字帖,但在那个时候是不敢拿出来的,免得惹来麻烦。

 

1973. 7.22 星期日 晴热

与父母一起消灭臭虫,搞了几乎一天,颇感疲劳。

【忆与议】

这句话想起了“大跃进”年代喊得震天响的“消灭四害”。最初是消灭苍蝇、蚊子、老鼠、麻雀,不久麻雀获得“平反”,代之以臭虫。后来,又被蟑螂取代。但是,后一次取代是由于像上海这样的大城市在七十年代中后期实现了消灭臭虫。当时是通过街道、里弄的“爱卫会”(爱国卫生运动委员会)系统,向每家每户发放“六六六”之类的杀虫粉剂,用水调制成稀糊状,再用毛笔蘸着涂抹室内板壁、床铺等木制品的缝隙。究竟是何年何月消灭了臭虫,似乎没有见到过“庆祝胜利、欢呼成就”的报道。大约四十年后,2013年9月下旬,京沪高铁上发现“吸血臭虫”的消息令沪上百姓大吃一惊。

 

1973. 7.26 星期四 晴热,35℃

上午作读书笔记。下午大雨,“防漏”紧张。

【忆与议】

虽然是刚刚完成房屋大修(参见《看似简单平淡》),但是屋顶漏雨难题始终得不到彻底解决。那样的石库门房子至今还未拆迁,不知道现况如何了,而那些位于市中心黄金地段的石库门已经越来越少,曾经代表了三十年代经济发展鼎盛时期沪上民居式样的石库门也将成为一种永远的回忆了。

 

1973. 7.27 星期五 阴有雨

上午访周DQ,又一同去拜访李HY,得知李因无在云庄四年的鉴定而无法报考大学!实在令人遗憾不已!下午阅《马恩选集》p,640~668.。

【忆与议】

日记中的周DQ是我的同班同学,有幸留城;李HY则是同校同届同学的弟弟,因为“身体原因”没有在68届“一片红”狂潮中下乡务农。而李HY的姐姐则是我1968年11月一起赴赣的插友,她在1972年12月转插皖南,在云庄村知青中产生不小的轰动(详见《“心理大地震》)。在离村前与大队干部产生了一些纠葛,想不到惨遭“算计”——作为基层组织的生产大队没有给出“鉴定”,这在政治是第一要素的年代里是致命的打击,原本有望“推荐上大学”就化为乌有。这样的教训实在惨痛,使我在后来谋求“离村”“回城”的“漫漫征途”上随时提醒自己引以为戒。

 

1973. 7.28 星期六 晴热

上午作读书笔记。下午访宋未遇;路遇周DQ,说上午去“东风”,薛已被判处五年徒刑,流氓犯。下午路经“东风”,因那位71年12月来云庄的工宣队员在门口,未进校。就医于“红光”。晚阅《马恩选集》p.689~699.。

【忆与议】

日记中的薛,是我在1965~1968即初二到离校的三年里的班主任。在《我的一年间  后记》里专门提到了他在1969、1970年遇到的凶兆,后在我的知青日记选里还提到他——1971年9月,学校工宣队派人到山村外调(《水库与漩涡》),1971年12月又有人来外调(《漩涡又来了》《又是一年结束了》),1972年1月,被“隔离审查”、大会批斗(《班主任老师难逃一劫》)。

这则日记表明,持续数年的政治漩涡到1973年7月终于尘埃落定。相关的经过可以单独成为《我的一年间》的“外编”了。

  评论这张
 
阅读(413)| 评论(41)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