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网中人的不老阁(blog)

平常心回忆无常事

 
 
 

日志

 
 

1973日记选(20)提前的探亲潮 [原创]  

2013-10-27 17:28:40|  分类: 1973日记选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从那年十月份的日记来看,几乎每天都有进进出出来来往往,除了极少数是与老同学交往外,其余都是与插友的往来。搞不清楚是什么原因,为什么一年一度的回沪探亲潮会比前几年来得早。云庄村知青集体户的鼎盛期是1970年春天时的32人。1970~1972年期间,先后有2人进厂、2人转插、2人婚嫁,所以,到1972年年末减少为26人。1973年上半年,又有婚嫁、病退、自戕各1人,因此,进入1973年下半年时只有23人了。虽然与此同时云庄“知青屋”落成、迎来乔迁之喜,但就在这个时候,提前出现了回沪探亲潮。从七月底开始到八月份,有5人回沪,九月份增加到8人,十月份又增至12人,及至十二月中旬在沪的更达到17人,为集体户总人数23人的七成半。此中不乏长达四五个月的长时间“滞留在沪”,表面上似乎验证了如今把插队知青称为“散养”是有根有据的,实际上还反映了[1973]30号文件中的一些政策对基层产生了实在的影响。具体说来,1974年年底发生的云庄知青集体户解体、云庄大队东岭背青年队成立,并不是一次突变,而是在1973年下半年就开始萌芽的。我从自己的日记里找到了点点滴滴的不完整记录。

 

1973. 9.30 星期日 晴

上午洗衣。阅《马恩选集》(II)p.211~222.。晚与弟、小妹同至中百、上图一带观灯。

1973.10. 1 星期一 晴

国庆24周年的喜庆日子。四年未在上海过国庆了,颇有新鲜之感。晚上又与祖父、小妹到淮海路观灯。西行至淮海电影院而回。昼阅《汉书选》。

【忆与议】

不记得从幼年的什么时候开始,我几乎年年国庆节要去看灯,抑或当时住在南阳桥(现今“新天地”的东侧),距离淮海路和南京路乃至外滩等中心地带不是很远。自从1968年11月“自愿插队”以后就没有机会观灯了,所以1973年会“颇有新鲜之感”。

 

1973.10. 2 星期二 阴,多云

上午……寄钉100枚给费,夹于报纸内,附送《古代罗马奴隶起义》一册。……晚上与刘、程一起去北站接徐JC,未接到,乘黄鱼车兜风,因观灯交通管制,只能绕道新闸桥、石门路等等回家。

【忆与议】

此处寄钉也是当年的特色之为。那一次很可能是因为“知青屋”落成、乔迁新居之后,室内安置需要铁钉,但是,那个年代物资供应出奇的紧张,就连不起眼的铁钉都成为稀缺商品,县城和公社小镇上都是无货供应,以至于需要从上海邮寄。但是,乡村邮递员不会把各种邮政包裹(无论大小)投递到生产大队,必须由收件人到二三十里路之外的公社邮电所领取。如此这般的无可奈何就逼出了用足“印刷品投递到生产大队”的政策,即,把那些铁钉放在成卷筒状的报纸的中心部位,从而混入“印刷品”,省去了数十里山路的往返劳顿。

在卷报中夹入的《古代罗马奴隶起义》是当时推出的“读点历史丛书”的一种,薄薄的几十页,属于通俗读物,是文革“破四旧”以后的第一批新书,对无书可读的人们来说仿佛沛雨甘霖。然而其中的阶级斗争主旋律实在是误人子弟的“狼奶”。

当年国庆节三天观灯实行交通管制,南京路、外滩、淮海路等地带属于禁止车辆通行区域,人力三轮货车(沪语中把它称为“黄鱼车”)也不例外。我们这些插友都住在“禁区”南面的卢湾区,火车站则在“禁区”北面,所以只能绕道而行,自诩为兜风。

 

1973.10. 5 星期五 阴

上午阅《从毛主席著作中学逻辑》。……晚阅《马恩选集》(II)p.269~281。

【忆与议】

八月份试图从逻辑学角度分析文化考试的对与错(详见《大学梦碎》),此后仍然试图弄懂弄通逻辑学。可惜没有成功,直到花甲之年还是一无所得。

 

1973.10. 7 星期日 晴

上午写信给县、公社乡办。午后到邮局用邮,挂号寄信。【县革委乡办沈玉兰同志(挂号)、公社乡办孙坚同志(挂号)】

【忆与议】

当年骨折以后希望及早有个解决办法,就信件方式紧盯县乡办和公社乡办。但是只有第一次以病情为主要话题的回信是及时收到了,六月初第二次发信汇报近况并提出今后安排等要求的去信,两个多月没有任何回复。于是在八月底再次发信,不料又是“泥牛入海无消息”。所以,十月初采用挂号信方式,以此来催促他们给个回音(参见《等待复等待》)。果然有一定的效果,日记里有这样的记载——1973.10.13 星期六 阴  收沈玉兰10.10来信。但是轮到我没有及时回复了,实在是无可奈何,另详。

 

1973.10. 8 星期一 晴

上午翻阅了小说《欢笑的金沙江》第一部《醒了的大地》(李乔著,作家出版社61年9月出版)。下午帮弟弟外出修旅行袋,到老西门逛了一圈。阅《红旗》。晚阅《马恩选集》(II)p.296~352。

1973.10. 9 星期二 晴

下午阅小说《沸腾的群山》第二部(李云德著,人民文学出版社73年5月出版)。晚上阅《马恩选集》(II)p.353~371。

1973.10.10 星期三 阴

上午作读书笔记。至老西门……。下午阅《洋务运动》。晚阅《马恩选集》(II)p.372~386。

1973.10.11 星期四 阴有雨

阅完《征途》(郭先红著,上海人民出版社73年6月第一版)的上册。……。傍晚收到费让章10.8寄出的特挂信,江西粮票45斤。

1973.10.12 星期五 雨

阅完《征途》下册。晚上去北站,为弟弟送行。

【忆与议】

上述日记说明那些日子里又出现了一些“新小说”,呼号着“大破大立”“破旧立新”“灭资兴无”的“大革文化命”试图以这样的“无产阶级革命文艺”一举战胜千百年积淀形成的人类优秀文艺。至于《洋务运动》之类,则是当年“上海人民出版社”出版的一批新编历史读物,其性质与前述“读点历史丛书”不相上下。

此处的日记表明,当年的粮票还需要采用“特种挂号信”(特挂)来邮寄,足以见得粮票的珍贵与重要,尤其是那年公社乡办早在6月份就同意给我换90斤粮票,但是公社粮管所说没有粮票,插友们跑了三四次,到8月份才换到45斤,所以10月份总算换到余下的45斤,就更显得“物以稀为贵”了(参见《吃饭难及其它》)。

我的弟弟于1970年3月被“69届一片红”裹挟去了江西生产建设兵团,很快因为严重哮喘而闻名全团,据说在十团的“病退”中名列第二。此处日记中为弟弟送行,是他回沪复查身体、且已获得确认,故返回江西,准备办理病退手续。稍后,日记里有如是记载——1973.10.27 星期六 多云  母今去乡办,得知弟事市里已批准。

 (2013-10-26~27初稿,11-17修改)

  评论这张
 
阅读(371)| 评论(39)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