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网中人的不老阁(blog)

平常心回忆无常事

 
 
 

日志

 
 

再度回眸1968-9-6 [原创]  

2013-09-07 20:32:54|  分类: 平民忆文革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去年(2012年)第一季度,我整理自己在文革期间“复课闹革命”中留下的笔记等“废纸碎片”(详见《我的一年间》系列长篇纪实回忆录),在《22、工宣队进校》留下一个问号——

我现在已经想不起当年工宣队进驻学校的具体情况了,隐隐约约记得有一天上午,学校组织了一批教师和学生,高举宝象和红旗,又是语录歌,又是口号声,再加上敲锣打鼓,到几百米外的区革会大楼,把工宣队迎进了校园。    借助“大批判专栏”目录,估计工宣队进校日期就在1968-9-5前后。因为在1968-9-5贴出的忠47号上,通栏口号就是“最最热烈欢迎工人毛泽东思想宣传队进驻我校!”说明工宣队进驻我校的日子就在这个时候。

最近,我翻阅自己的“知青日记”,发现在1973-9-6的笔记中,有这样的回忆——

六八年的九月六日,我们欢迎了工宣队进驻学校。六天之后,12号晚上的大会上,工宣队就东风的运动表了态,其速度出人意料地快,如同晴天霹雳震动了全校。

这六七十个字,不仅弥补了《我的一年间》留下的缺憾(工宣队进校的日期),更补充了相关的重要信息(工宣队进校仅仅六天就有重大举措)。虽然我在笔记中没有具体详细的内容,但是,当年那个“出人意料”的“晴天霹雳”还是记得一些的。

当时,我所在的中学经过两年的“革命造反”,以一批青年教师与学生组成的“井冈山”成为“响当当”的“造反派”,掌握了学校革委会大权,他们的赫赫功劳是把校长“拉下马”,该校长的罪名是三四十年代曾经在湖南等地参加过国民政府领导的抗日演剧队,所以被带上了“走资派”和“国民党文化特务”的大帽子,长年累月地关押在学校里的一个小房间里“接受隔离审查”。

但是在“一月革命”开始的“夺权”过程中,就有一些“造反派”师生对权力分配结果不满意,形成了与“井冈山”对峙的势力。虽然双方都揪斗那个校长,但在“清理阶级队伍”等运动中,双方互相深挖对方阵营里一些中老年教师的“历史污点”,夸大其词,宁左勿右,先后导致了数起无辜的教师失踪甚至自戕的惨剧。在“斗私批修”“团结对敌”等等的口号下,双方一直是面和心不合,不过也没有发生械斗之类的恶性冲突,相对而言,派性斗争还算是平安无事。

时至1968年夏末,在事先没有任何前兆的情况下,传来了北京数万人马以“首都工农毛泽东思想宣传队”的名义于1968-7-27进驻清华大学“制止武斗”的消息;一个多月后,9-6,工宣队就进驻一个并未发生惊天大事件的普通学校,又在短短的六天之后,9-12,就对学校的情况作出“判决书”,对“井冈山”一派严加斥责(具体内容已经淡忘),这对“如日中天”“自命不凡”的“井冈山”来说绝对是出乎意料的。自此以后,“井冈山”日趋式微,在学校革委会中的势力逐步被削弱,有关的学生陆续参加毕业分配而离开校园,最火的几个青年教师则被陆续调离该校,其中一个“资产阶级孝子贤孙”经过三四年反复倾轧最终被“无产阶级专政机关”以“流氓犯”的罪名投入大牢,直到文革结束后才获得平反……。

这么一个普通学校的风云变幻,并没有太多的惊骇之处。事过境迁的今天,已经很难找到当年的当事人回忆那些往事的具体情况了。我只是想从一个侧面对那段历史进行一些思考。

 

就当年大局发展进程而言,现在收集到的一些信息是值得品味的。一方面,在网上可以看到,1968-7-27“宣传队”进驻清华大学以后,“工人阶级领导一切,工人阶级占领上层建筑领域”成为最新主旋律,1968-8-25,中共中央、国务院、中央军委、中央文革发布了“关于派工人宣传队进学校的通知”(见北京市委“宣讲家”网站http://www.xj71.com/2009/0108/515334.shtml  );另一方面,从《上海通志·大事记1》中可以看到,在上述央文件发布前三天,上海就“领先一步”了——(1968年)8月22日 上海市革会决定工人毛泽东思想宣传队(简称工宣队)进驻高校。次年1月全市抽调9万多名工人组成工人毛泽东思想宣传队,进驻全市1971个独立单位(http://www.shtong.gov.cn/node2/node2247/node4561/index.html )。不过,上述《上海通志·大事记1》中对上海工宣队进驻高校之外的“全市1971个独立单位”的时间是值得质疑的,绝对不是1969年1月的事情,而是与进驻高校的时间相差无几的。这可以从《建国以来毛泽东文稿》第12册中得到佐证。据“对上海市革委会关于工宣队进入中小学情况报告的批语(一九六八年九月二十九日)”的注释披露,上海市革委会一九六八年九月二十七日关于工宣队进入中小学情况给毛泽东等的报告。报告说,“九月五日至十二日,我们组织了三万一千余名产业工人,进入十个区的五百一十三所中学和一千二百四十九所小学。……”至此,可以得到这样的时间表:1968-8-22,上海市革会派工宣队进驻高校;8-25,中央发布文件派工宣队进驻大中城市的大中小学;9-5~12,上海市革会派工宣队进驻中小学。所以,工宣队进驻学校的确是一个“重大战略部署”,但是其中的细节内幕尚未公开。

就具体的个案而言,一个普普通通的中学在1968-9-5上海开始派工宣队进驻中小学的第二天,9-6,就迎来了工宣队。再结合我在《我的一年间·22、工宣队进校》里的有关资料,工宣队进校后,9-9~12,校革会举办了一期“教工、学生干部毛泽东思想学习班”。恰恰就是在学习班的最后一天,9-12晚上,工宣队就表态了。这样的过程说明整个行动并不是“急就章”,而“快速表态”也不会是一个学校工宣队的“孤立事件”,都是有备而来的。虽然每支工宣队都配备有“劳动模范”之类的人物,甚至担任队长,以此显示“领导阶级的先进性”,但是他不具备“执政参政议政”的能力,只不过是一种花瓶摆设罢了。重要的是,工宣队是一个有层次结构的专门组织。所以,基层工宣队的所作所为必定是得到来自上级的指令的。究竟有怎样的自上而下的运作程序呢?似乎没有人钩沉其中的细节内幕。

就青年和学生而言,1966年夏天爆发的文革是以学校为突破口的,以青年和学生为先锋队的,被称为“革命小将”,所以,最初颁布的“文革大法”——“十六条”中找不到“工人阶级领导一切”“接受工农兵再教育”这类词语。时隔两年之后“革命小将”的境遇已经不可同日而语。两年前是让他们“自己教育自己、自己管理自己”,两年后则成了“认认真真老老实实接受再教育”的对象。在工宣队进校之前充斥报章的辞藻是“革命大联合,端评一碗水”,那么,此时此刻就成了某种懿旨下的“一面倒”。如此这般翻云覆雨的变化,不是用“洞察一切”“明察秋毫”等等可以解释得了的。现在流行的一种说法——在“炮打司令部”的既定目标实现以后,回过头来整肃学校中的红卫兵和造反派以达到“由乱到治”的目的——是有道理的。学校里的年轻人(教师学生)虽然履行并完成了“光荣的历史使命”但也成了潘多拉魔盒逸出的魔鬼而无法驾驭,只能搬出“再教育”等“理论”和“五七干校”“上山下乡”等“革命道路”,整而治之,分而化之。这才是1968-8-25文件中“整顿教育,时间到了”一语的真正含义。然而,当年经过多年基于现代迷信和个人崇拜的愚民教育,更经过文革初期的造神狂潮,真正能够独立思考的人越来越少,使得极左泛滥无归,对“再教育”之类美丽辞藻下的倒行逆施还虔诚至极地言听计从,这是历史的悲剧。如今在网上不时看到当年某些“造反派”的活跃分子在不同时期以不同理由遭到整肃,至今觉得冤枉和无法理解,实在是没有从那场所谓“大民主”中清醒过来,即使他们曾经是真心诚意地反对各种确实存在的腐败阴暗面,但在实际上是被文革的始作俑者用来为自己的政治目服务。而在那种体制下自发的“反腐败”是不会有好结果的。

时隔四十余年,回眸一个普通中学的风云变幻,仿佛也是见一斑窥全豹,见微知著,对当年的文件资料有了新的感受,逐步逼近历史疑团的谜底。

  评论这张
 
阅读(513)| 评论(4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