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网中人的不老阁(blog)

平常心回忆无常事

 
 
 

日志

 
 

1973日记选(13)又失望了 [原创]  

2013-09-30 11:31:00|  分类: 1973日记选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重读当年的日记,不难发现,养伤的日子随着1973-6-14拆除石膏而进入新阶段。由于手臂恢复了自由舒展活动,颇感寂寞无聊的我就开始在日记之外不定期地写一些笔记,第一次是6月17日。当然,在当时的大环境中是不可能随心所欲、一吐为快的。从笔迹上来看,最初的一些笔记很可能是写在零散的纸片上,到7月份以后才集中誊抄到一个本子上,所以字面上很少涂改;。就内容而言,并非完全是最初的本意,在汇拢和誊抄的同时作了修改和补充。

 

1973. 6.17·笔记

今天收到江西来信,谈及大学招生一事。江西共招九千人,平均每个大队不到一人。而云庄大队仅报名者就达20人之多。这几年农村生活实践,使我产生了强烈的求知欲望。能有机会上大学就好了。

回沪一个多月了,收到不少来信,众口一辞地认为我有了一个很好的学习机会,希望我能有所收获。的确,若不藉此机会学习一点东西以补救一些损失的话,那真是彻底的“划不来”了。

前些日子躺在床上,没啥事做,不免回忆起往事来。眼下正是六月,这是难忘的六月。七年前的六月一日,毛主席亲自批准发表了北大七同志的大字报,人民日报发表了《横扫一切牛鬼蛇神》的重要社论,文化大革命的熊熊烈火燃遍祖国大地。当时我还是年仅14岁的初二学生,也投入了这场史无前例的大革命。从那以后的岁月,至今记忆犹新,难以忘怀。在这场革命中,我们每一个人都经受了极大的锻炼,受到极大的教育,尤其我们这些青年人,正处在世界观形成的时期,这场革命起了极重要的影响,打下了深刻的革命烙印。

如今,我们来到农村已有四年半了。农村的劳动、斗争、生活、实践,越来越使自己感到学习的重要。我们不少人曾多次地后悔在文化大革命中忙碌于事务而放松了学习,然而,过多的后悔毫无用处,唯一有效的应当是脚踏实地、认真老实地看书学习,“坚持数年,必有好处”。“莫等闲,白了少年头,空悲切!”这是一很好的警句!

【忆与议】大学梦碎

上述“六月感怀”是下乡四年半之际的“心情随笔”,一方面充斥着时髦辞藻,另一方面也留下了无奈的叹息:那年春节前后开始编织的“上学之梦”是彻底破灭了,因为6月上半月江西已经开始了大学招生的报名,而我只能作壁上观。插友认为我在上海养伤是获得了学习的机会,我是有苦难言,苦不堪言。

笔记中对下乡前在学校卷入文革运动的思考,还只是后悔当时“忙于事务、疏于学习”,而且所说的“学习”也是着重于“政治理论”,跳不出“听…话、跟…走”的既定模式,所以那样的“感怀”远未达到反思的地步。从小学就开始的正统教育对我们这代人的影响是极大的。

 

1973. 6.18 星期一 阴雨

阅《政治经济学》,复习代数(阅《代数百题多解法》)。下午到居委开会,传达中央21号文件,毛主席4月25日给福建省莆田县城郊公社小学教员李庆霖同志亲笔答复。反应极为强烈。这是对上山下乡知识青年极大的鼓舞与支持。毛主席日理万机,还亲自答复人民来信,直接关心着知识青年。我们要振臂高呼:毛主席万岁!毛主席万万岁!

【忆与议】失望的文件传达

这是当年中央在6月10日发出的中发[1973]21号文件,一周后街道里弄的知青也听到传达了。日记里的“欢呼”之类是言不由衷的应景,也是一种保护色。

实际上,早在1970年5月,知青听了中央(70)26号文件传达之后就大失所望(详见《从盼望到失望》)。三年过去了,还是没有听到知青及其家长心里最企盼的声音。这几年之后大家都在背地里议论,倒是那个折戟沉沙的“副统帅”说过一些我们爱听的话、想说的话。这说明真正的民心所向是希望那个极端化的上山下乡政策能够改弦易辙。但是,又一次失望了……。

 

1973. 6.19 星期二 雨

上午,第二次去杨浦区中心医院,拍片检查,稍有畸形。

【忆与议】

拆除石膏后再次拍片,确诊骨折处的两端重叠了大约一厘米,就是说,右肩比左肩窄了那么一点。至于受伤之初拍片发现还有蚕豆大小的一块碎骨,则是无法复原的。

 

1973. 6.23 星期六 阴

上午取出代数教科书,翻阅之,甚感生疏。下午续阅《政治经济学》。

1973. 6.24 星期日 多云

下午复信汤JM、徐LH、刘TN费ZD、陆BL张、桂。

1973. 6.27 星期三 晴热

续阅《政治经济学》。晚上妹带回外界流传的今年大学考试内容。

【忆与议】

现在看看当年在沪养伤的那些日子里,浏览了一些书,但是“东一榔头西一棒子”,毫无章法。听到关于大学考试的传言似乎找到了方向。但是,在实际上我那一年的“大学梦”已经破灭,详见《就医难及其他——我在1973年6月写的信》。从当年留下的6月24日信稿里可以看到,5月份刚刚回沪十天就设想的“病退、离村、上学”三种前景中,已经没有了“病退、上学”的可能性。

 

1973. 6.28 笔记

近来花了些时间浏览了苏修《社会主义政治经济学》一书。此书苏修于71年出版,上海人民出版社今年将它翻译出版,供开展革命大批判之用。

读后的感觉是,对其中的一些术语、概念不理解(这是次要的),而对于其中一些修正主义谬论难以着手批判。我想,这正是由于自己对马列主义实在懂得太少!又如,平时对于一些现象,不懂得正确的分析、理解,也正是缺乏马列主义的世界观、思想、立场、观点、方法。因此,应当把学习马克思主义放在首位,认真学,刻苦学,坚持学,弄懂弄通!

【忆与议】当年的“读书心得”

以上也可以算是浏览苏联版政治经济学后的“心得”。记得当年还和父亲讨论过一些不得其解的问题。但是在当时的环境中,对报刊宣传与现实状况的质疑只能私下议论,没有胆量把那些想法写下来。下乡四五年接受了“社会大学”的“再教育”,不能不对“两报一刊”心生疑惑,希冀自己能够真正搞懂马克思主义、并用以批判“修正主义”,而不是依赖现成的“大批判文章”。可是,直到极左路线垮台覆灭,我也没有能够实现这个愿望,因为书本知识越多,与正统说教的距离越大。尽管是用书本上看到的“原教旨”作为检验现状的标准,但只要与主旋律不一致还是属于大逆不道的异端邪见,稍不留神就会招致灭顶之灾。

 

1973. 6.29 星期五 雨转晴

阅《马恩选集》(I)“代序”27~42页,正文1~19页。复习代数,开始系统复习第一册,以复习概念为主。

1973. 6.30 星期六 晴

复习代数,第一册毕,一些过去未学的内容亦予弄懂。下午就医于“红光”。阅完《祖国的好山河》。

【忆与议】

系统地复习数学知识,是从初中起步。但是文革前我上初一初二的教材被我带到江西去了,就只能用妹妹(72届中学生)的“革命化新教材”,其中塞进了许多政治术语,而且对原来的系统也打乱了不少。记得当时我留下了一些学习笔记,为四年后参加“高考1977”的自己和“考友”提供了一些资料。

 

1973. 6.29 笔记

今花了一天时间,复习了初一上学期代数。这是一些最普通、简单的概念与常识,却也忘却甚多,可是毕竟还存在一点“条件反射”,故尽管有七年多未去触及它,但唤起这沉睡的记忆也并不十分困难。不过心中总感迷惑的是,如今去复习这些旧时的学业究竟还会有多大用处?不得而知也。

我自己为什么会想到去复习中学课程?还不是盛传大学招生恢复考试么?!文化大革命以来的大学招生,前几年均未用考试方法,今年有所改变,引人注目,那些旧时的教科书一下都吃香起来了,还有人不回农村,专门留在上海温课迎考的哩!我以为这是值得三思而行的!

【忆与议】关于温课迎考的思考

上述笔记的后半部分与前面的内容有明显的差异,应该是七月份以后补入的内容,因为那一年七月下半月“白卷事件”之后主旋律痛击社会上的“大学梦、考试热”,我难免其俗,在汇拢笔记的时候与时俱进,表示要“三思”。

(2013-09-23~30初版,11-16修改)

 

附录:

1973-6-10  中发[1973]21号文件(摘自 http://www.xj71.com/2009/0108/515349.shtml   )

中共中央转发李庆霖来信和毛主席的复信

中发[1973]21号

各省、市、自治区党委,各大军区、省军区、各野战军党委,党中央和国务院各部委领导小组、党的核心小组,军委各总部、各军、兵种党委:

伟大领袖毛主席一九七三年四月二十五日对李庆霖同志的来信作了重要答复。现将毛主席的复信和李庆霖同志写给毛主席的信,印发给你们,请印发至公社、街道以上各级党委,并传达到上山下乡知识青年和广大群众。各级党委要认真学习,对知识青年上山下乡的工作,严格检查,加强领导,总结经验,上报中央。

各省、市、自治区、各大军区在开党委扩大会议时,可分出一天时间,宣读学习毛主席的信,并对你们从五月中央工作会议带回去的《关于当前知识青年下乡工作中几个问题的解决意见》,以及这次印发给你们参阅的中共福建省委《关于认真学习毛主席给李庆霖同志的信的通知》,进行讨论。准备在六月下半月,由各省、市、自治区、各大军区各派一人(内有专管上山下乡知识青年工作的一人),来中央汇报和统筹解决这一问题。

中共中央

一九七三年六月十日

《中共福建省委关于认真学习毛主席给李庆霖同志的信的通知》(略)

 

附一:

毛泽东给李庆霖的复信

李庆霖同志:

寄上300元,聊补无米之炊。全国此类事甚多,容当统筹解决。

毛泽东

1973年4月25日

 

附二:

李庆霖给毛泽东的信

尊敬的毛主席:

首先,我向您老人家问好。

我是个农村小学教员,家住福建省莆田县城厢镇。家庭成分是贫农。我的教员生涯已有20多个寒暑了。

我有个孩子,叫李良模,是一个1968年的初中毕业生。1969年,他听从您老人家关于“知识青年到农村去,接受贫下中农的再教育,很有必要”的教导,毅然报名上山下乡。经政府分配在莆田县山区──秋芦公社水办大队插队落户务农。

在孩子上山下乡后的头11个月里,他的口粮是由国家供应的(每个月定量37斤),生活费是由国家发给的(每个月8块钱),除了医药费和日常生活中下饭需要的菜金是由知青家长掏腰包外,这个生活待遇在当时,对维持个人在山区的最低限度的生活费用,是可以过得去的。

当国家对上山下乡知识青年的口粮供应和生活费发给断绝,孩子在山区劳动,和贫下中农一起分粮后,一连串的困难问题便产生了。

首先是分得的口粮年年不够吃,每一个年头里都有半年或更多一些日子要跑回家吃黑市粮过日子。在最好的年景里,一年早晚两季总共能分到湿杂稻谷200来斤,外加2、300斤鲜地瓜和10斤左右的小麦,除此之外,就别无他粮了。那200来斤的湿杂稻谷,经晒干扬净后,只能有100多斤。这么少的口粮要孩子在重体力劳动中细水长流地过日子,无论如何是无法办到的。况且孩子在年轻力壮时期,更是会吃饭的。

在山区,孩子终年参加农业劳动,不但口粮不够吃,而且从来不见分红,没有一分钱的劳动收入。下饭的菜吃光了,没有钱去再买;衣裤在劳动中磨破了,也没有钱去添制新的;病倒了,连个钱请医生看病都没有。其他如日常生活需用的开销,更是没钱支付。从1969年起直迄于今,孩子在山区务农以来,他生活中的一切花费都得依靠家里支持;说来见笑,他风里来,雨里去辛劳种地,头发长了,连个理发的钱都挣不到。此外,他从上山下乡的第一天起,直到现在,一直没有房子住宿,一直是借住当地贫下中农的房子。目前,房东正准备给自己的孩子办喜事,早已露出口音,要借房住的上山下乡知识青年另找住所。看来,孩子在山区,不仅生活上困难成问题,而且连个歇息的地方也成问题。

毛主席:您老人家号召知识青年到农村去,我完全拥护;叫我把孩子送到山区去务农,我没意见。可是,当孩子上山下乡后的口粮问题,生活中的吃油用菜问题、穿衣问题、疾病问题、住房问题,学习问题以及一切日常生活问题,党和国家应当给予一定的照顾,好让孩子在山区得以安心务农。

现在,如上述的许多实际困难问题,有关单位都不去过问,完全置之不理,都要由我这当家长的自行解决,这怎么能行呀?有朝一日,当我见阎王去,孩子失去家庭支持后,那他将要如何活下去?我真耽心!

今年冬,我的又一个孩子又将在初中毕业了,如果过不了明春的升学关,是否再打发他去上山下乡呢?前车之鉴,我真不敢去想它!

在我们这里已上山下乡的知识青年中,一部分人并不好好劳动,并不认真磨炼自己,并不虚心接受贫下中农的再教育,却倚仗他们的亲友在社会上的政治势力,拉关系,走后门,都先后优先被招工、招生、招干去了,完成了货真价实的下乡镀金的历史过程。有不少在我们地方上执掌大权的革命干部的子女和亲友,纵使是地富家庭出身,他们赶时髦上山下乡才没几天,就被“国家社会主义建设事业发展的需要”调用出去,说是革命干部的子女优先安排工作,国家早有明文规定。这么一来,单剩下我这号农村小学教员的子女,在政治舞台上没有靠山,又完全举目无亲,就自然得不到“国家社会主义建设事业发展的需要”而加以调用了,唯一的资格是一辈子在农村滚一身泥巴,干一辈子革命而已。面对我们这里当今社会走后门成风,任人唯亲的现实,我并不怨天,也不忧人,只怪我自己不争气。我认为,我的孩子走上山下乡务农的道路是走对了。我们小城镇的孩子,平常少和农村社会接触,长大了让其到农村去经风雨和见世面,以增长做人的才干,是很有必要的。但是,当孩子在务农实践中碰到的许多个人能力解决不了的实际困难问题,我要求国家能尽快地给予应有的合理解决,让孩子能有一条自食其力的路子可走,我想,该不至于无理取闹和苛刻要求吧。

毛主席:我深知您老人家的工作是够忙的,是没有时间来处理我所说的事。可是,我在呼天不应,叫地不灵的艰难窘境中,只好大胆地冒昧地写信来北京“告御状”了,真是不该之至!

谨此敬颂

大安!

福建省莆田县郊城公社下林小学

李庆霖 敬上

1972年12月20日

--------------------------------------------------------------------------------

来源:根据文件的翻印件,翻印者未注明

  评论这张
 
阅读(334)| 评论(57)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