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网中人的不老阁(blog)

平常心回忆无常事

 
 
 

日志

 
 

说说为何当年没有关于中学生的中央文件? [原创]  

2013-07-27 16:37:45|  分类: 知青说……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最近一个时期,在一个知青论坛上与网友就当年的上山下乡决策过程又进行了一次探讨。回首反顾,颇有收益。交流切磋,谋求共识。澄清误解,廓清迷雾。立此存照,留作借鉴。

多年来不少网友一直在苦苦求索——1968-3-30毛泽东对大中小学生的毕业分配问题作出了批示,中央对66、67……各届大学生分配都有专门文件,为什么没有对中学生出台毕业分配方案呢?

我觉得,这样的质疑可以继续存在,也可以就此继续追索,但是,也不妨换一个思路——或许那样的文件根本就不存在?理由有三。

 

其一,来自“实际”方面。

对京津沪66~70届中学生的分配概况,我做过一个简表:

北京

天津

上海

开始分配

总体概况

开始分配

总体概况

开始分配

总体概况

66

四个面向

686

四个面向

686

四个面向

67

四个面向

68年底

10%留城

6810

四个面向

68

一片红

69年下半年

一片红

68年底

一片红

69

一片红

70年上半年

近半留城

70年初

一片红

70

全部留城

71

几乎全部留城

71年春天

四个面向

注:

北京的数据暂缺。

天津的信息来自“天津知青网”,http://tjzqw.5d6d.com/thread-17109-1-2.html 

上海的情况系本人的记录。

最后一行(70届)是顺手夹带进来的,是京津沪与“大批、跨省、插队”方针渐行渐远的开始,值得另行琢磨。

(摘自《且比较当年的北京天津与上海》)

收集以上信息时最使我吃惊的就是,京沪等地的69届中学生还在“一片红”的时候,天津已经近半留城了!所以颇有茅塞顿开、恍然大悟的感觉:文革期间对中学生的毕业分配,中央至多提出原则(如四个面向之类的说法),没有给出过类似于大中专毕业生分配那样的中央文件来统一各地的做法与步骤。

另外,我在《也说知青的幸运(三)》中对京沪两地1971年以后上山下乡情况做过比较——七十年代末在我心头留下的一个谜:上海等地知青“闹事”,为什么北京的知青那么平静?原来,北京的知青问题特别是跨省下乡的知青问题,早在1976年初就基本解决了。……上山下乡运动中,上海知青中有半数以上是跨省下乡的,1975年的时候,虽然基本停止了跨省下乡(但也比北京晚四五年),可是已经跨省下乡的知青还有七成半留在农村!尤其是去外省区兵团农场的上海知青,十之八九还在“坚持乡村”。

所以,事实表明,文革期间中学生分配乃至知青问题从一开始就没有统一各地做法的中央文件。

 

其二,来自“理论”方面。

我不止一次注意到上海知青网的网文,http://zhiqingwang.shzq.org/studyDes.aspx?ID=3861 《在大时代的祭坛上》,其中回顾文革前的情况还是有一定道理的。其要点是:

按照建国以来的政策,大专院校学生是国家出资培养的,毕业后作为专业人才使用,并且享受国家干部的待遇。所以,国家对他们拥有毕业分配权;……中学教育却是由学生家长自己出资的,它不属于国家培养的范围,所以从来不存在所谓"毕业分配"的问题。

我对文革前乃至改革前的技校生情况不太清楚。但是我知道,直到改革前,大学生大专生中专生是具有专门技术知识的专业人员,普通的高中生初中生是只有一般文化知识的劳动力,二者属于不同的管理范畴。前者属于干部系列,归组织科(干部科)管理;后者属于工人系列,归劳动科(工资科)管理。中学生可以从事技术或管理工作,但属于“以工代干”。这种体制性的差异在文革中、文革后都没有能够打破,直到改革后才慢慢有所变化。

再说现在看到的资料,文革前到文革期间,无论知青输出地还是知青接收地,具体负责上山下乡的都是劳动力安置部门(我的“知青日记”里就有记载,下乡后第一次到县城办事,办理住宿登记手续,第一步就是要到“安置办”盖章)。虽然后来改名为“知青办”“五七办”等等,只是换汤不换药而已,并没有改变普通中学生与大学生大专生中专生之间的“命运沟堑”。

事物发展是有前因后果的。正因为有上述历史渊源,所以会有:

——文革结束后知青回城,都经由劳动部门就业,而不是组织部门。即使顶替,走上技术或管理岗位,也还是“以工代干”,需要取得一定资格文凭后才能“转干”。

——1985年,关于解决原下乡知识青年插队期间工龄计算问题的通知,规定了在农村参加劳动的时间,可以与参加工作后的时间合并计算为连续工龄。这是中央的决定,但也是由劳动人事部发文的(劳人培(1985)23号),而不是中央组织部。

——九十年代编写的地方志,把上山下乡放在“劳动志”里。

所有这些,都从不同角度验证了那篇网文的观点,中学生不属于国家培养和分配的范围,一直是按普通劳动力安排就业,所以,也就不会有类似大学生毕业分配的中央文件。

 

其三,来自“可能性”方面。

文革期间的确有过1968年9月份由国务院下达指令让陕西延安接收北京3万名中学生插队,此外还有十多个生产建设兵团拔地而起,那么,其余数百万中学生也统统由国务院来具体安排落实,有这样的可能吗?换言之,十多个兵团的成立是通过军事化体制办到的,而北京3万中学生到延安插队是个案,能否适用于大规模的行动(特别是跨省插队)?现在看来,是有先例、后无来者。

即使当年的“大管家”有意要把中学生毕业分配统一管起来,但是真要具体落实、实现这一想法谈何容易?!文革前乃至改革前,大学生大专生中专生的毕业分配,都有中央一级的具体操作部门,高教部、各行业管理部门(如化工部、纺织部、冶金部等等等等)都有自己的毕业生分配管理处,由上而下直至各企事业单位,都有条条块块层层级级的对口部门和工作人员,具体负责本系统本行业企事业单位每一年大中专生毕业分配计划的编制与执行。正是有了这样的专门机构和日臻成熟的办事程序,才能完成每年十几二十万毕业生的分配。但是,大了一个数量级的普通中学生毕业分配也要由中央来统一平衡协调,就没有类似的中央级机构部门来操作了,也不可能在各省直到县公社大队生产队找到对应的工作部门。又何况是在1968年那样大乱的年代,就更没有可能在短时间里突击建立相关的工作机构、建立相关的办事程序。而数以百万计、以插队为主要形式的中学生所去的地方是“广阔天地”,更有穷乡僻壤,毕业分配工作中不可缺少的上下沟通、左右协调、前后呼应,不能不受到文化水平管理水平等客观环境条件的严重制约。因而,类似于大学生毕业分配的中央文件也就不可能出现。

 

想到这些,就觉得大可不必纠结在当年“为何没有关于中学生毕业分配的中央文件”上了。进而又想到一些关于思考方法的收获:

——即使是京津沪三大城市,也大不相同,遑论“天高皇帝远”的其他地方了,所以,不能轻易地推己及人、由此及彼。

——莫说大学生与中学生,就是中专生与中学生,虽然是一字之差,在某些方面却是天壤之别。所以,不能陷入轻率地把复杂问题简单化的误区。

——直到今天还有人津津乐道于那个“美好年代”不绝于耳的“统一意志统一步伐统一行动”等等说辞。其实,那正好说明当时十分缺少“统一”。如果能够像“1+1=2”那么简单易行那么轻而易举,就不需要连篇累牍地宣传学习号召了。

总而言之,不要把文革那个特殊时期的特殊情况在不经意之中“扩大化”了而误入歧途。啰嗦这些的目的在于避免重蹈覆辙。

 

链接:

为何“知青”中没有大学生(1)   1967-7开始分配66届大学生

为何“知青”中没有大学生(2)   推迟分配67届大学生

为何“知青”中没有大学生(3)   1968-6开始分配67届大学生

为何“知青”中没有大学生(4)   1968-6开始分配67届中专生

为何“知青”中没有大学生(5)   68、69届大学生分别在1968-11、1970-7分配

为何“知青”中没有大学生(续篇)  1972~1973年关于“老五届”大学生的文件

  评论这张
 
阅读(443)| 评论(4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