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网中人的不老阁(blog)

平常心回忆无常事

 
 
 

日志

 
 

破解半个世纪前的谜团 [原创]  

2013-07-21 19:03:57|  分类: 札记与随笔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上世纪的六十年代初期,我还是一个小学生,就读于“大跃进”时代兴办的民办小学。所有的教室都是大小不一、形式各异的“客堂间”,散布在居民区里。即便如此,这样的“校舍”仍然十分紧张,无法实行全日制,而是“两部制”,每天只有半天在教室上课,还有半天在家里或同学家中“开小组”(班主任根据学生居住地就近的原则,把全班分成大约十个小组,每个小组选择住宅条件较好的一个同学家里开展课外小组活动,每天一个半到两个小时,主要内容是完成课外作业,也可以利用闲暇时间开展一些娱乐游戏,这样的形式在口语中被称之为“开小组”)。

这种形式为我们创造了不少接触社会的机会,尤其是坊间流传的俚语童谣在幼小心灵中留下不少记忆,其中也有若干不解的谜团。印象最为深刻的是一句“社会青年只想要老婆”。所谓“社会青年”是六十年代初期出现的术语,指的是未能考取高中或大学、又未能找到就业机会、赋闲在家的市区青年人。记得邻居街坊也不时悄悄议论一些“社会青年”,那是因为1963年开始号召 “社会青年”到新疆去、到祖国最需要的地方去,那些“社会青年”也就成为众人关心的焦点之一。

也就是在那时候,在弄堂里常常可以见到这样的情形:一些成群结队戏耍玩乐的小孩子,看到有“社会青年”路过,就童声起哄:“社会青年只想要老婆”。而“社会青年”奈何不得,只能急步离开这个“夹道阵势”。这样的情形使我大惑不解,于是就回家问爷爷那是什么意思,不料,被爷爷一顿呵斥:“不要学那些‘野蛮小驹’(沪语,‘顽童’的意思)!”至此,我不敢再寻根问底,也不敢在同学之间议论此事,以免祸从口出。……

于是,我的脑海里留下了一个偌大的问号,而且长达半个世纪之久!五十多年过去了,我也从一个不谙世事的孩童变成了花甲老人。最近因病住院,在病房里与一位素昧平生的陈姓病友闲聊各自的人生经历,不经意之中解开了我积压在心头半个世纪的谜团。

陈姓病友于1941年出生在上海,1958年到无锡某厂当临时工,不久该厂向上海某厂要求支援技术工人,上海方面则要求支援临时工,陈因此回到上海工作。1961年,工厂大量精简工人,美其名曰“回乡支援农业生产”。陈无乡可回,成为无业人员,即不久之后的“社会青年”,他在郊区摸鱼捉虾,到市区出售,以此谋生。他的原则是一不要犯错误(以免劳改劳教之类的牢狱之灾),二不去外地(不去农村也不去农场)。1966年,陈与本市郊区一女工结婚。根据当时的规定,对于结婚成家的“社会青年”要安排工作。所以,陈于1967年获得做合同工一年的机会。期满后,待业半年,又在1968年获得进上棉十一厂当临时工的机会,三年后转为正式工,直到退休。

如此真人真事,言者无意,偏偏闻者有心,使我颇有“踏破铁鞋无觅处,得来全不费工夫”的惊喜,更因此对那个年代那场上山下乡运动背后至今讳莫如深的奥秘产生了越来越浓厚的兴趣。

链接:

1966-8“红卫兵”这样勒令“社会青年”

  评论这张
 
阅读(585)| 评论(52)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