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网中人的不老阁(blog)

平常心回忆无常事

 
 
 

日志

 
 

且说当年“再教育”的登台亮相 [原创]  

2013-06-21 14:18:05|  分类: 札记与随笔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前些天我梳理了1968年7、8月份的“一系列指示”,没有发现其中有关于“知识青年上山下乡”“主要是到农村去”的痕迹,也没有找到一个字言及“再教育”(详见《1968年7、8月份的“一系列指示”到底是什么》),遂继续对《建国以来毛泽东文稿》(以下简称《文稿》)进行搜索,对当年“再教育”的登台亮相有了新的感受。(注:2012年我在回顾自己亲历“复课闹革命”时已有所得,见《我的一年间之23:再教育是这样开始的》。)

 

1  疑似“前奏”但未出声(1968-8-31)

在《文稿》中有一段写于1968-8-31的四百余字的“最新指示”,不知何故当年未予公开,《文稿》对此也无解释。细品其中的韵味,不啻为对知识分子和学生由工农兵给予“再教育”的“前奏曲”。

为准备发表调查报告《上海工人技术人员在斗争中成长》写的《红旗》杂志编者按

(一九六八年八月三十一日)

此件〔1〕是上海市革命委员会八月二十九日送给中共中央、中央文革的调查报告,现在本刊发表。我们请全国各大、中、小工业城市的革命委员会予以注意,对你们那里的工程技术人员的情况给以调查,陆续送给中央,我们将择要予以发表。从根本上说来,走从工、农、兵及其后代中选拔工程技术人员及其他意识形态工作人员(教授、教员、科学家、新闻记者、文学家、艺术家和马克思主义理论家)的路,是已经确定的了。同时,对过去和现在的大专院校毕业生和在学学生,党和工人阶级、贫下中农、人民解放军有责任,热情地、严肃地帮助他们中间一些至今还不懂得或还未下决心同工农兵结合、为工农兵服务的人们,逐步地改变过来。对于已经结合或者愿意结合的人们要加以鼓励,这方面的动人事迹及其变化过程也要加以调查和择要发表。顽固的走资派或其他被广大群众认为不好的人,只是我国人口中的一小撮。对于这种人,也要从教育入手,以期使他们虽顽固而能转化,虽不好而能变好。总之是要给出路。不给出路的政策,不是无产阶级的政策。这些是我党长期以来一贯的传统政策,应向一切人讲清楚。文化大革命是一场严重的阶级斗争,也是一次伟大的教育运动。

红旗杂志编辑部

一九六八年九月 日

拟发表的材料一篇及按语,送林、周〔2〕及文革各同志阅,退姚文元〔3〕同志办。

根据毛泽东手稿刊印。

林、周及文革各同志:

此件请阅,并请总理提向碰头会上一议,加以修改。建议在红旗第三期上发表。

毛 泽 东

八月卅一日

(根据手稿刊印)

注 释

〔1〕 指中共中央文化革命小组副组长、上海市革委会主任张春桥一九六八年八月二十九日送审的调查报告《上海工人技术人员在斗争中成长》。这篇调查报告说,最近,我们调查了上海工业战线工人技术人员的情况,发现有一大批工人技术人员分布在上海大、中、小工厂中,其中在数量众多的小型厂中,工人技术人员要占本单位技术人员总数的百分之八十。他们和广大工人是发展科学技术的主力军。这支强大的工人技术人员队伍,将是无产阶级教育革命的重要力量,也是理工科大学师资队伍的主要来源。学校要进行教育革命,必须改造现有的师资队伍。上海这支工人技术人员队伍,有很高的无产阶级政治觉悟,有丰富的三大革命运动经验,懂得怎样培养无产阶级革命事业接班人。因此,完全可以从他们中间选拔一批优秀者来担任大学教员。最近进大学的工宣队中,就有一批工人技术人员。可以肯定,随着学校斗、批、改的深入开展,工人阶级在教育革命中的领导作用,将愈益显著。毛泽东审阅时,将调查报告讲到“毛主席亲自发动和领导的史无前例的无产阶级文化大革命”一句中的“史无前例的”五个字删去;将由工人技术人员来领导科学技术工作“为我国进行人类历史上一次新的工业革命准备了条件”一句中的“人类历史上”五个字删去。这篇调查报告和毛泽东写的编者按,后来都没有在《红旗》杂志上发表。

〔2〕 林,指林彪,在中共八届十一中全会上继续当选为中央政治局常委,不久被称中央副主席。周,指周恩来。

〔3〕 姚文元,当时任中共中央文化革命小组组员、上海市革委会副主任。

上述“最新指示”写于1968-8-31,字里行间虽然没有出现“再教育”,但已经饱含“再教育”的意思。三天之后,9-3,毛泽东在另一个编者按中使用了“再教育”一词,并于9-5见报,实在是这段不曾面世的“最新指示”的翻版与精华。

 

2  “再教育”出台(1968-9-3)

《文稿》中有这样一篇文稿——

为发表调查报告《从上海机械学院两条路线的斗争看理工科大学的教育革命》〔1〕写的《红旗》杂志编者按

(一九六八年九月三日)

红旗杂志编者按:

这是上海市的又一个调查报告,现发表,供参考。全国各大、中、小工业城市所属各工厂的工程技术干部情况如何,各理工科高等、中等学校教育革命的情况如何,希望各地革命委员会组织一些人做些典型的调查,报告中央,本刊将择要予以发表。这里提出一个问题,就是对过去大量的高等及中等学校毕业生早已从事工作及现正从事工作的人们,要注意对他们进行再教育,使他们与工农结合起来。其中必有结合得好的并有所发明创造的,应予以报导,以资鼓励。实在不行的,即所谓顽固不化的走资派及资产阶级技术权威,民愤很大需要打倒的,只是极少数。就是对于这些人,也要给出路,不给出路的政策,不是无产阶级的政策。上述各项政策,无论对于文科、理科新旧知识分子,都应是如此。

根据《红旗》杂志一九六八年第三期刊印。(有毛泽东手稿)

姚文元〔2〕同志:

此件仍有用,可发表。我写的这个按语,是否妥当,请提到碰头会一议。

毛 泽 东

九月三日

(根据手稿刊印)

注 释

〔1〕 这是上海市革委会继一九六八年八月二十九日报送调查报告《上海工人技术人员在斗争中成长》(见本册第544页注〔1〕)之后,又报送的一个调查报告。这个调查报告说,上海机械学院的前身——上海机器制造学校创办时,第一届招收的二千余名学生全是从工人农民和一部分农村基层干部中选拔的。这批从有实践经验的工人农民中间选拔的学生,学习目的性明确,阶级觉悟高,学以致用,冲击了旧的教育制度、教学内容和教学方法。最近,部分当年从这个学校毕业的上海机床厂工程技术人员以及这个学校附属工厂的工人和广大师生,在总结建校以来正反两方面的经验以后,对理工科大学的教育革命提出了一些看法和设想。一、理工科大学要走上海机床厂的道路,必须解决由哪个阶级掌握领导权的问题。二、理工科大学的学制以二至三年为宜。三、理工科大学还要担负起办好业余技术教育的任务。四、建立一支无产阶级的教师队伍。今后的教师队伍,应当采取有高度无产阶级政治觉悟的有实践经验的工人、工农学生和革命知识分子三结合的形式。社会上一大批在实践中有发明创造的工人、技术人员,要有计划地定期地深入学校讲课。学生们也都有实践经验,可以走上讲台,互相交流。现有的教师应该分期分批地到工农中去,走与工农相结合的道路。这篇调查报告和毛泽东写的《红旗》杂志编者按,均发表在一九六八年九月十日出版的《红旗》杂志第三期。

〔2〕 姚文元,当时任中共中央文化革命小组组员、上海市革委会副主任。

现在从《文稿》得知,那段“编者按”是毛泽东的手稿。综合《文稿》与人民日报提供的信息,可以看到,“再教育”于9-3“呱呱坠地”,9-5见之于报,理应属于“最新指示”。奇怪的是,当年没有向全国人民宣布那就是“最新指示”,也没有遵循发布“最新指示”的特定模式——晚上八点电台广播、全国军民彻夜欢呼。且看当年那些天人民日报的版面。

(未完)

  评论这张
 
阅读(512)| 评论(38)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