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网中人的不老阁(blog)

平常心回忆无常事

 
 
 

日志

 
 

1973日记选(9)第五次经历春插大忙 [原创]  

2013-05-05 16:48:43|  分类: 1973日记选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现在看看1973年的日记,实在是太“简明扼要”了,每天只有三四十个字,全然没有了前些年对日常生活和劳动情况的大致描述,更没有留下自己的想法,哪怕是三言两语。如今也想不起个中缘由了。1973年是我第五次参加春插,那个大忙是何时开始、何时结束的,全无记载。

 

1973. 4.21 星期六 多云,晴

今天是第一次栽禾。上午在长坑仔,下午在石尾。赤脚行路,疼痛难忍。

【忆与议】

那些年,春插多半是四月中旬“拉开战幕”,到二十日左右进入高潮。由于1973-4-13在一次“换地战斗”中左脚底被石尖戳破(参见《春插之前》),所以我没有能够从头开始参加春插。到4-21才“第一次栽禾”,应该是春插进入了高潮,男女老少齐上阵,老弱病孕也参战,实属“革命战争”年代“大兵团作战”“人海战术”的再现;早上天不亮就开始早工,晚上天不黑不能收工回家,长时间的拼体力,大干苦干拼命干,为的是“打击帝修反”。

 

1973. 4.22 星期日 多云,阵雨

伤势又恶化,怎么办呢?急死人!阅完《十万》(10)、《鲁迅的故事》。

【忆与议】

如果说最初一两年还有一些“激情燃烧”,那么,到了插队四年半的时候,“务实”已经逐步取代了“务虚”。由于脚伤不能正常出工而带来的焦急,并不是出于“拼命干革命”的崇高境界,而是担心自己力所能及的工分挣不到了,由于自己体小力弱,对需要拼体力的活儿是心有余而力不足,无法胜任,只能在对体力要求不高而讲究技术或耐力的农活上“捞一把”;其次,还是为了不影响“跳农门”,依然伸长脖子企盼着虚无缥缈之中的招工招生等等幸运降临,用当时尚能放到桌面上的冠冕堂皇的说法,则是“不管怎样,农忙季节出勤不高,总会给干部群众留下不好的印象”。

 

1973. 4.23 星期一 阴,阵雨转多云

阅书报。小组评分,我被评9.5分,承蒙德才对我的好感。昨刘仅评9分也。收父4.17来信。

【忆与议】

由评定工分产生的矛盾,自从插队知青下乡不久就出现了,而且愈演愈烈。1972年知青“独立成组”试图突破这一纠结,虽有收获,但最终还是夭折(详见《巅峰过后》)。因为它是那个体制与生俱来的无法解决的难题。1973年的农忙工分又复归旧法,农忙期间给知青高于平日的工分“以资鼓励”。日记里把刘作为“参照系”,当时他的体力略强于我,平日工分也高于我。但春插伊始评定农忙工分反而低于我,原因之一在于插秧确实是我的强项,之二是刘与生产队干部时有顶撞。也正因为如此,我会在日记里说“承蒙……好感”这样的话。德才是大队会计,但是在生产队里有很大的发言权,包括对各个“社员”的工分评定,当然也包括对知青的工分评定,而刘多次对他出言不逊。

 

1973. 4.24 星期二 晴,多云

上午复家信,下午整理信件等。阅《学点政治经济学》。

1973. 4.25 星期三 晴,下午阵雨

今天是第二次栽禾,高坑和牛栏背。

【忆与议】

那些天真可谓打一天鱼晒三天网——4-21栽禾一天,随后就连续休息三天,4-25才恢复出工,并保持了六天。看来受伤的脚底是彻底痊愈了。与其“带伤上阵”还不如“伤愈归队”来得实际实在实惠一些。 

 

1973. 4.26 星期四 阵雨

今天在拿埠口栽禾。

1973. 4.27 星期五 晴

今继续栽拿埠口,下午转战西坑,7:30才收工。中午才得知我组最高分为10.5分,故我的9.5分实为虚设,实则仅9分也!收YGB 4.22来信。

【忆与议】

当年的工分一般以10分封顶,所以,4-23那天我得知被评定为9.5分,甚为满足开心。数天后得知还有10.5分的,就颇为失望了。这种农忙时节的高分也是当时的惯例之一,且不说永远不会有人人满意的规则。

日记里YGB来信就是《回村不易,离村更难》提到的我家亲戚的朋友,为了圆招工梦,我在3-25回村后随即在3-28写信给他以保持联系,对方也回了信。那些信件未有保留,但也没有什么实质性的内容,因为当时刚刚“起步”,尚无实质性动作。到1973-5-7以后我更是“改弦易辙”,开始了“病退梦”。

 

1973. 4.28 星期六 晴

今天大战白石坑、西坑,上午竟到2点半才吃饭。下午转战坑头,又到7点半才收工。老小11人(保仔、志军、冬生、梅英、小云、国保、我、林英、六妹、凤英、冬生母)栽了9.905亩。

【忆与议】

这天的日记是1973年春插大忙期间留下的唯一的一次具体内容。“老小11人”中的“老”是指名单中最后四位,当时都是四十岁以上且已生儿育女的妇女,所以每天早工时她们在家做饭,上下午参加“集体生产”;“小”是指志军、小云、国保三人,还是在读书的中小学生;算得上全劳力的只有保仔一人,他是文革前的高中生,年近三十,仍单身一人,身强力壮,在农忙中常被安排“树标兵”;冬生是团支部书记,时年22,刚刚进入全劳力行列;他和梅英新婚不久,1974年夏天有了儿子。那天的“劳动组合”里有冬生母与长子冬生及媳妇、三子国保组成的一家两代四口;如果没有记错的话,还有凤英与小云的“母子配”。

 

1973. 4.29 星期日 晴,多云

勉强出工,在炉下栽禾。极感疲劳。

1973. 4.30 星期一 晴,多云。大风

仍是勉强出工,炉下栽禾。连续第三天七点半收工了。

【忆与议】

从那些天日记里的小地名来看,都奋战在云庄村最关键的产粮“要地”,所以也是春插中最为艰苦的日子,以后就转入分散在诸多小山沟的田块,扫尾收官。

 

1973. 5. 1 星期二 阴转晴

劳动节,休息在家。阅报,续复家信。阅《学点政治经济学》。

1973. 5. 2 星期三 晴转阴

早上续阅《学点政治经济学》。上午复郑信,计1700余字。下午复完家信。阅完《学点政治经济学》。

1973. 5. 3 星期四 阵雨

上午洗衣。午后向周借了《唯批》教学讲义,开始通读《唯物主义和经验批判主义》p,1~17。

【忆与议】

我从1969年开始一直以春插劳动来“欢度五一”,连续四年都是如此,但是到了1973年一反常态,五一这天“自我放假”,并且在1974、1975两年也“照此办理”。或许是做起“回城梦”的一种外在表现吧。

 

1973. 5. 4 星期五 晴,多云

早工在高坑扯秧,上午在老头栽禾,下午在路加山耘禾。上午起了一长线,弯弯曲曲,实在还没有学到哇!

【忆与议】

看来这年的春插到此结束了。即使是从4-21算起,十四天里也只有八天出勤。是插队七年、参加春插七次中出勤率最低的一次。

日记中“起了一长线”是当年我的强项栽禾中的一道软肋。“起线”是云庄方言“qi(第三声)si(第四声)”,绝对是一项技术活,算得上栽禾技术的最高境界。通常插秧的要求之一是插下去的一株株秧苗横成行、竖成线,横平竖直。山区的梯田都是不规则的,每块田里第一个下田起头的就叫“起线”。他不仅要插得快,还必须保持直线,成为后来者的标杆。当然,可以用绳子或细藤拉一条直线,但是,云庄的插秧好手均以徒手“起线”作为“最高境界”,由于是相当高超的技术,所以诸多插秧好手中能够成为“起线高手”的也是凤毛麟角。我那几年曾经几次在小的田块里尝试过徒手“起线”,也得到大家的鼓励,但在大一些的田块里没有成功,最终还是没有登上“高手榜”。

 

1973. 5. 5 星期六 多云转阵雨

早工、上午分别在高坑、路加山耘禾。下午停工种芋头。周昨听张L说汤WC不久将迁去宁波老家。

1973. 5. 6 星期日 多云,阵雨

早工、上、下午分别在高坑、长坑仔、长咀耘禾。王XW说汤JM不久将迁去嘉兴。潘也在找门路。

【忆与议】

又一次春插结束了,又一轮“传言”开始了,插队知青“人心思走”是“势不可当”了,当然真要实现梦想也不是轻而易举的:上述提到的汤WC是到两年后的1975年夏天才“圆梦”的,而汤JM走了嫁给下放干部的路径;传说别人动向的王XW则在1974年初秋转插安徽淮北;张L在1974年夏末离开云庄去了公社综合场、尔后在1976年进了上海中医学院;周在1977年病退回沪;潘直到大回城才告别云庄。而在上述传言纷纷扬扬之时,谁也没有想到我在数天之后会开始了历时两年的“病退之路”……。

  评论这张
 
阅读(415)| 评论(39)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