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网中人的不老阁(blog)

平常心回忆无常事

 
 
 

日志

 
 

盘点龙年 [原创]  

2013-02-08 12:06:48|  分类: 不老阁闲话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告别龙年了,我在屏前码字玩博也超过1500天了。不知不觉之中,聚沙成塔集腋成裘,博文字数累计已经突破百万,达到1200千。而龙年更是创下了“年产”37万的空前记录,这是事前没有想到的。

 

龙年涂鸦中自己感到最满足的是了却了在心头徘徊了许多年的一个夙愿——把自己在文革初期的所作所为、所思所想作一次系统性的梳理与回顾。

还在2011年11月,下乡插队43周年之际,完成了1970日记选,打算一鼓作气整理1971年的日记,但是,一个偶然机会邂逅了四十多年前无意之中留存的一叠“废纸碎片”,那是1967-11~1968-11这一年留下的,虽然简单又支离破碎,但是真实的;虽然没有也不可能留下自己当时的全部真实想法。但是也足以使我比较真实地还原自己那一年间的经历;更由于在网上找到了当年人民日报的逐日全文,仿佛穿越时间隧道,回到那个不堪回首的荒唐年代,在一个普通中学的范围,以一个初中生的视角,重现那一年时间里如何“复课”、怎样“革命”。

回想四十多年前的经历,回望自己留下的痕迹,回味自己的亲身感受,回眸当年的人民日报,确实是别有一番滋味在心头,我这个当年不明就里、“投身革命”的普通小百姓不能不又一次陷入沉思:文革的始作俑者对“教育革命”真有可以操作的蓝图?文革的“司令部”对“斗、批、改”真有战略部署?文革中诸如“清理阶级队伍”之类的最新指示真是针对“一小撮走资派”?……

从2012年1月开始这样的回顾与还原、回忆与思索,到4月中旬才基本结束,形成了10万余字的《我的一年间》。

 

龙年涂鸦中自己感到最意外的是对“知青”“上山下乡运动”的思考有了一个新的突破。

正是在上述写作《我的一年间》的过程中,超乎预料的大力投入(历时三个多月),收获也是出乎意料的丰富。为了厘清自己在“复课闹革命”中的亲历的背景情况,我查阅了那个“一年间”的人民日报。我注意到当时常常把大中学生放在一起宣传报道,但是真正实施的“毕业分配”又大相径庭。在网上偶尔看到有关大学生毕业分配的文件,第一感觉是震惊,因为当年我们并不关心和了解大学生毕业分配原来是这样的;第二感觉是沉重,因为至今喋喋不休的“上山下乡运动研究”都局限在中学生范围内,这显然是不够的,也无法对12-21指示进行完整的解读。当年我们还是中学生,也不可能关注和注意那些“身外之事”。如今则发觉很多事情被选择性地失语失真了。

所以,我在结束那个“一年间”以后,又花了将近一个月时间,在网上查询有关“老五届”大学生的文件,并梳理形成了资料汇编《为何“知青”中没有大学生》。我通过解读那些历史文件,觉得可以聚焦到一点——当年大学毕业生与中学毕业生的重要区别在于是否“干部编制”。正是这个区别使“知青”行列中没有出现大学生的身影。进而对上山下乡运动的思考,不再局限于中学生而扩大到整个社会。那个文革中的所谓“继续革命”“彻底革命”其实是一场空谈。“干部编制”这条坎始终无法逾越,1967年开始的大学生分配就是如此,即使有1968-12-21指示也无济于事。到文革后期的1975年“大张旗鼓”地“破除资产阶级法权”,恰恰反映了那些年的“继续革命”“彻底革命”已经趋于最终失败。超越社会历史发展的“革命理想”只能是乌托邦,最终是祸国殃民。

 

龙年涂鸦中自己感到最满意的是对自己的“知青生涯”又作了一次回顾。

虽然从2009年底就开始整理自己的“知青日记”,至今已经完成1968~1971的日记选,但是始终处于“脚踩西瓜皮,滑到哪里是哪里”的状态。龙年的六月,热播电视剧《知青》,想法多多,不说不爽,使我陪伴了整整一个月,《看《知青》电视,说“知青”往事》系列的12篇博文,虽不成体系,但紧跟剧情,不知不觉地把自己历时七年的知青生涯又作了一次全面回顾,唤醒了许多沉睡多年的记忆,弥补了整个过程中的一些残缺,对继续整理“知青日记”大有裨益。五月份才姗姗开工的1971日记选因看《知青》等事情直到十月份回归正轨,但一气呵成,及至年末终于完成《插队云庄(纪实与回忆·1971)》。

 

龙年涂鸦中自己感到最有益的是初步尝试了“拼图”。

年底“12-21指示”四十四周年的时候,我看到网上披露了有关当年北京知青去延安插队、上海拟在江西建立知青农场而被叫停等资料,结合几年来收集的零散信息,形成一组三篇博文《有助于解读12-21指示的三条新信息》《想起了一条不可小觑的旧信息》《试析1968-12-21之前发生了什么》。

我一直希望能在有生之年得到一个关于“知青上山下乡”的“说法”。我相信多年来自己的重点不是在力图说清楚“为什么”,而是试图搞清楚“是什么”。但是,我没有可能像专家学者那样接触大量档案资料,只能在茫茫网海里大浪淘沙似地寻觅资料,辨别真伪,所以,不是盲目收藏或“瞎子摸象”,而是努力收集“碎片”,它的积聚将有助于日后的“拼图”,逐步逼近那段历史的内幕与真相。

从“停课闹革命”到“复课闹革命”“上山下乡干革命”,再到持续几十年的“知青运动”的寿终正寝,相关的档案资料至今没有公开,但是现在可以看到许多逐步披露出来的蛛丝马迹,好比是一堆无序无规则的“碎片”,通过去伪存真、由此及彼的筛选与衔接,有可能一步步地“拼图”,逐步逼近自己渴望知道的内幕与真相。如果说,2011年初,我从最初听到的“伪造说”入手,通过网络信息的筛选与衔接,弄明白了12-21指示的“最后一公里”(从甘肃日报最初的报道到后来人民日报的报道及12-21指示问世的过程),只是集中于一个时间点的追踪;那么,2012年底的上述三篇博文则是对12-21指示的由来追溯到更早的1968年5月份,说明12-21指示绝非心血来潮而是一个过程。在目前条件下,只能是由点及面地收集“碎片”进行“拼图”,别无他法。如此“拼图”也许是预防老年痴呆症的一条途径吧。

其实,即使是官方档案资料解密了,也还是有很多事情的。因为它们不可能包含全部的内幕与真相。自古以来就是官修正史与民间笔记并行于世,互补共存,所以,我在“拼图”的同时也把自己留存的平民文物拿出来理理晒晒,希望为后人研究这段历史提供一些有用的资料。

 

链接——

盘点牛年(2009)

盘点虎年(2010)

盘点兔年(2011)

  评论这张
 
阅读(467)| 评论(56)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